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73章改观噩梦

第73章改观噩梦

        边境临国境内的一处密林环绕的高地,一场战斗结束后,烟雾和水雾混合的场景里,几具尸体整齐的横列在草木泥土翻卷的地面上,充满硝烟味儿的男人们在收拾了残局各自分配任务后除了值班的士兵,都萎顿在战壕里,默默恢复体力,伤口隐藏在绷带下,心绪掩盖在眼睑后,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让每个人的心情沉闷低落,沉默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没人因胜利的喜悦欢呼,连续好多天超负荷的运动量让他们在松懈下来后全身都不想动,没适应战事的士兵精神还处在劫后余生的心惊胆颤中,耳边还有轰鸣的爆炸声嗡嗡作响。

        沈修然依着枪靠在战壕里小憩,衣服上血渍泥渍交织看不出原本的军绿色,额头被弹片擦伤的伤口没做处理已经结痂,脸颊上黑色的污迹和冒出的胡茬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却掩饰不了硬硬的棱角,和未散尽的凛然杀气。

        聂卫国强打精神巡视了一番后在沈修然不远处坐下来拿出压缩饼干吃了几口喝了水,抬眼看了眼沈修然,这场战斗的胜利,最大的功臣就是这个他试图改造却依旧"劣迹斑斑"的"少爷兵"沈修然,他可以是那样的无畏,机警,敏锐,果敢,和他并肩作战的这两场战斗可以说是酣畅淋漓,配合很是默契,完全不用有不必要的担心,多余的啰嗦,只需放手战斗,自然会有相应的接应配合。他们可以说是干净利落的获得了胜利,伤亡人数相比战斗规模小了很多,也让聂卫国对沈修然的看法有所改观,不过这也只是让他对他少了些偏见,作为战友的关系缓和了一些而已...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沈修然抬眼看见了聂卫国,嘴角斜翘,怎么看怎么像是挑衅的表情,被聂卫国瞪了眼,悠然的闭上眼睛继续休息了。

        那隐含的表情似乎还在笑话他的红马甲和红内裤,聂卫国嘴角抽了抽,决定只和沈修然同志保持纯洁的战友关系,私人上一句话也不说!

        聂卫国不再想那已经过去的战斗,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又一次战斗让他倍加的想念亲人,手不自觉摸向胸口,那里的口袋里正放着家里不多的几张照片,有全家福,也有妹妹聂曼卿因为要去插队长时间离开家而照的相,为了家人,他也必须活着回去!

        聂卫国这样想着时,手已经不自觉的摸出了照片,透明塑料纸包裹的照片没有在那场于中沾染一丝雨水和鲜血,家人依旧在那一方纸上,母亲笑的温柔,父亲笑的憨厚,大妹像个小受气包,小妹笑的得意,他则是傻傻的,这几张照片就是他最大的能量,像是暖光一般将他浑身的戾气杀气因为杀戮产生的阴暗面洗礼成阳光灿烂的晴天。

        "队长,你看啥呢,让俺看一下呗"聂卫国旁边的一个睡了一觉醒来的小战士看到聂卫国的举动,凑近想去看看。这一声让周围的气氛一下子活了起来,不再死气沉沉。

        "队长,这,这是你对象?真好看!你都不给俺们介绍介绍"一个胆大的战士抢走了一张照片,恰好是聂曼卿的单人照,有些惊讶的说道。

        "去你的,这是我妹妹,照片给我,小心弄脏了,不准抢,只准在我手上看"聂卫国抢回了照片,伸脚作势要踢那人。

        "真的?亲妹妹?"有人不信的问道。

        "当然是亲妹妹,这还能有假,你没看我们长的很像吗?!"聂卫国拿着照片说道,说话时表情很严肃,仿佛说的是一个真理,看不出来的人是白痴,却让看到的一众人轰然笑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绝对是一个最好笑的冷笑话。

        "咳,咳,的确长的挺像的,那个,队长,你妹妹这么好看,队长,回去,你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好不,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队长,你看我,还不错吧"刚才抢照片的战士性格比较活泼,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有些谄媚的说道。

        "不行,队长,方大头嘴巴太溜了,不老实,你还是介绍给我吧,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呢,队长,我们班可是把流动红旗稳住了两年啊..."另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小战士凑上来说道。

        沈修然听到谈话的声音睁眼看向聂卫国的方向,看到聂卫国宝贝似的举着照片,眼睛瞄向那照片,想看看聂卫国长的象他的妹妹长成什么样子,被聂卫国及时发现,立即把照片转了角度,只给沈修然一个背面,坚决不给他看到一丝一毫。

        "切,什么丑八怪,谁稀罕!"沈修然撇了撇嘴闭眼不看了,就那几个人的品味,几个月没见过女人了,大猩猩的恐龙妹都成一朵花儿似的了,他才不想看呢,他还是继续想他的卿卿吧,怎么想都想不够,谁都没她好看...

        "你..."聂卫国被气的不行,说他什么都不在意,竟然敢说他宝贝妹妹是丑八怪。

        "队长,队长,有些人没眼光,俺们不和他计较,话说,小仙女儿妹子,也介绍给俺介绍认识认识呗"围观的一人看聂卫国刷的下站起来赶紧当和事佬。

        "哼!你们这帮糙爷们儿,懂什么,会吓坏我妹的"聂卫国被人一夸妹妹,也不想在这种时刻和沈修然起冲突捂住了相片说道。虽然聂曼卿在西大上学,也只有徐明远知道她,聂卫国从没想过要把自己妹妹介绍给谁认识,让自己认识的谁成为自己的妹夫,除了他一直以为妹妹还小,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正如他说的,"糙",这群人有毅力,有担当,是绝对的男子汉,可是他们和他一样,身体强壮,皮肤粗躁,人高马大,说话高声粗气,用脏字代表亲昵,用打架表达感情,和妹妹完全不是一个国的人,那么娇嫩的妹妹,碰到这些人,不吓哭,也会被他们随便一个自以为很轻的动作弄痛的...

        "队长,人家不糙的,人家好温柔的,队长,人家长这么大连小姑娘的手都没牵过呢,可纯情了"被叫做方大头的战士顶着一脸漆黑摆出忸怩样怪声怪气的说着,被周围几个人狂扁了一顿还在期期艾艾的说着。

        "行,只要你们能活着回去,我就介绍妹妹让你们认识,不过,谁要惹她不高兴,我就揍谁!"聂卫国看着这一群人打闹的人没再忍心拒绝对他们说道,是的,只要,活着...

        "报告,队长,人来了,距离这里还有大概一公里"负责警戒的战士这个时候报告。

        "全体保持警戒,准备战斗!"聂卫国立即站了起来去,刚才嬉闹的几人也端正了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跃起的沈修然早已经拿着望远镜看向远处...

        ***

        在传说中的旱季不知道哪里来的积雨云在蔚蓝的天空形成巨大的规模,大雨倾盆而至,断断续续的下了好几天,将团部救护所四处包围,雨水冲刷了血腥味也让空气更加的潮湿,雨停后的湿冷似乎能浸入骨髓。

        "曼曼姐,曼曼姐,你醒醒,你没事儿吧?"蔡梦华睡的迷迷糊糊听到了嘤嘤的哭泣声,忙转身摇着旁边睡着没醒却哭的眼泪哗哗流的聂曼卿。

        "没事儿,做噩梦了"聂曼卿睁开眼看到上方蔡梦华的脸终于醒了过来,忙用袖子擦了眼泪说道,整个晚上和衣困在厚重的甚至还带点血腥味儿的被子里,让她睡的很不踏实,噩梦连连。聂曼卿来到团部救护所已经十来天了,随她来的其他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大男人,之前也来过,战前培训早就做过了,在这里呆了几天就被分到具体连队了,像她这样来自地方又是女孩子的本来也不会让上前线,她也只是文字记者,因为报社高层的决策原因被发配来,人员稀缺顺带客串下摄影还是现学现卖的,政策范围之内也只能呆在这里了,好在有认识的人,她留下来采访伤员发稿件外加帮卫生员裁减纱布制棉球照顾伤员等。

        这里算是后方,相对安全,食物虽然差点都是一些压缩食品,但是供给足起码不会遇到工兵遇袭好几天没吃的境况,因为营地是临时搭建的,经常会有蜥蜴小蛇老鼠等小动物出没,只要不骚扰到自己,聂曼卿也无视了,帮着照顾伤员看到各种血腥听到各种催泪的故事,这些聂曼卿都能抗住,让聂曼卿最受不了的是,这里没有电,也没什么燃料,所以热水就是奢侈品,喝的水很多时候都是河水过滤后加净水片,更别提洗澡了,这对于爱干净的女孩子绝对是噩梦,另一个噩梦就是这里的气味儿了,散不尽的血腥味儿加杂着古怪的腥臭味儿让刚到这里的她恨不得不呼吸了,这些还都属于忍受了也就忍受了不会怎么样的问题,挑战聂曼卿身体承受能力的是在这里没办法好好睡觉,每天睡眠都不足,还有这里昼夜温差变化和相对潮湿的空气,对她来说都是挑战,就算她小心谨慎,又准备了药,还是生了一回病,低烧了两三天,差点被李瑞佳送走,这么几天就让她之前来时的"雄心壮志"被"摧残"的支离破碎了,支撑她的就是性子里不服输的倔强和见哥哥一面确定他安全这个信念了,就如同当初在红花寨再如何艰难,她也没有因为那些艰难而痛苦抱怨一般。

        "你做什么噩梦了,哭的那么伤心,吓我一跳"蔡梦华松了口气边说话边穿鞋子,睡觉时两人都没脱衣服,以便应付突发状况。

        "我...我梦见我哥了...他受伤了,就像昨天那个小战士一样..."聂曼卿顿了下说着,想着梦中的景象依旧心惊胆战。她说的那个战士因为腹部中弹,送来时没处理好,鲜血喷涌止都止不住,肠子都因为内压流了出来,塞都塞不进去,很是恐怖,蔡梦华即使见了不少伤员,仍旧恍神了一个下午。

        "你别多想了,你哥哥那么厉害又有你这么好的妹妹怎么可能舍得受伤呢...放心吧,有什么新情况,佳佳姐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的"蔡梦华安慰聂曼卿道。

        "嗯,嗯"聂曼卿胡乱的点了点头,按下心中的不安收拾起被褥,手却不自觉的发抖。她没说的是,她梦到的不只是哥哥,还有沈修然...

        在梦里,她的确看到了受伤的聂卫国,因为白天看到过李瑞佳处理那个战士的伤口,知道基本流程,虽然很害怕,还是强迫自己镇定给聂卫国缝合了伤口,完成后聂卫国没事儿人一样,还笑着夸奖她"妙手回春",她松了口气后镜头调转,竟然让她看到了鲜血淋淋的沈修然,他蜷缩在一个小树洞里,全身的衣服没一块完整的,背上弹片密密麻麻,血迹早就成了暗黑色,一条腿蜷起抵在洞内,另一条腿从膝盖上方断开,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伤口发白有明显的腐烂痕迹,他的头抵在坑洼不平的树洞内面上,嘴唇紧抿着,面色灰败,嘴唇干裂,血红的眼睛盯着一个方向,在快要闭上时,强睁开,口里低声说着话,声音断断续续,嘶哑之极"不能,不能睡,不能,死,你要回去,回去找卿卿的,你必须,必须..."

        这画面清晰的如同就在她的眼前,真实的让她崩溃,她想伸手碰他,想帮他,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看着,那一刻,绝望,无尽的悲哀让她在梦里放声痛哭...

        沈修然并不是如李老爷子说的得了病,而是参加了这次战争,聂曼卿到这里不久就从蔡梦华的嘴里知道了,因为李老爷子看上去"仙风道骨","和蔼可亲"就一个小孩脾气的老顽童,骗人的人自然的被聂曼卿按到了"大骗子"沈修然头上,对于"大骗子"把李老爷子也给骗了的"事实",聂曼卿很是气愤,那时骤然听他说真的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她欢喜的想哭,后得知他生病,她难过的要命,恨不得是自己病了,甚至想付出一切换取他的健康,想着若是他真如李老爷子说的那样,没人要他,她就照顾他,即使他喜欢的不是她,她那坚持的精神"洁癖"不再在乎他被人抱过亲过,那样的卑微,那样的将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却不成想到头来又是一场"骗局",她已经决定再也不理会这个坏人了,再也不相信他了,没想到会突然做这样一个梦...

        梦里的情形还在聂曼卿脑里子重播,聂曼卿猛掐了下自己,不会的,那个坏蛋肯定不会有事的,坏人活千年,他那么坏,又那么狡猾奸诈,像是个野蛮人一样,连毛毛都怕他,他肯定不会有事的,肯定不会的...

        聂曼卿不断的安慰自己,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一些,和蔡梦华洗漱了下,胡乱吃了点东西,戴上帽子就往临时医务室跑去了。

        两间不大的病房里躺了几十个伤员,聂曼卿和蔡梦华来后就替换了值班的人,开始检查伤口,换药喂药了。聂曼卿来时穿的一身素色衣服已经被一身有些宽大的军绿色的军装代替,头上带着帽子将头发遮掩在里面,脸也不那么白净了,看上去像个小男孩,这是她来之后蔡梦华和李瑞佳给她的变装,以便不会轻易被人认出是个白净的漂亮女生,不显得太突兀。

        "小梦,赶快准备一下,马上要有新的伤员送来了,是前线从***高地送来的伤员..."两人正和同样值班的另外两人忙着李瑞佳面带忧色的进来说道,她刚接到通知,正是聂卫国所去进攻的那个高地来的人,这让她很不安,作为这里的主要负责人,她必须冷静。

        "他,他没受伤吧?"蔡梦华听到那个高地的名字就变了脸色。

        "你是医务兵!冷静点,别多想,我们做好准备"李瑞佳有些严肃的对蔡梦华说道。

        一般前线部队都有跟着卫生员的,轻伤做了处理后还要继续战斗,不会被送到后方,除非重大伤势才会在做了急救了被送到连部,团部,或者更有条件的师部救治...

        聂曼卿根本无法开口了,托这两个人的消息,她对前线的事情也知道点,听到李瑞佳这么说,梦要变为现实的恐惧感让她一阵眩晕差点站不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赶紧码字,对木住大家了...

        活在结尾的想象中的某人,已经陷入到了下一个的YY中了(就您这速度,就别出来祸害人了吧,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