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79章这个骗子

第79章这个骗子

        天色渐暗,将周围的景物涂抹成麻灰色,绿色的植物颜色也渐渐加深和那泥土树皮腐木差不多的色调了,密林深处一个被藤蔓遮蔽的天然洞穴里,本就不大亮的光线被束缚成小小的几束,只看的见几人模糊的影子,大约七个人,其中三个持枪的黑瘦男子,赤着脚,每人一架狙击步枪,堵在洞口,里面的洞穴里有三女一男四人萎顿在地,其中两女正在嘤嘤的哭泣。

        似乎是不耐女人的哭泣声,其中一个黑瘦男子拿着枪话也没说一声大步走来一枪托将一个女人打晕,正要打另一个时,她旁边的一个女孩子斜着身体挡住,用头撞了下那个哭泣的女孩子,黑瘦男子身后有一人拉住他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那人才骂了一通回转身而去。

        这里面的三女一男,正是被敌方特工抓走的几人,挡住蔡梦华哭泣的正是聂曼卿,她此时也害怕的要命,却坚信哥哥和沈修然肯定会来救她的,她要保存体力到时候要配合他们。

        之前聂曼卿到了医务室找了一圈儿没发现蔡梦华,便去了那里的简易厕所,另外一个女卫生员的帐篷里等她可能去的地方找了找,都没找到,最后在路过距离简易食堂不远的一颗高大的棕榈树边看到了蔡梦华的衣角,过去看她,蔡梦华看到是她,转身就跑,聂曼卿喊着她追上去,没跑多远,从一侧的草丛跃出一个伪装成和周围草色颜色几乎差不多的人将蔡梦华抓住一记手刀便让她晕了过去,聂曼卿大叫了声,声音却太小没传出去多远,只是一耽搁,那人就跃起向她扑来,她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动作,后颈一痛也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就已经在这个洞里了,还被绑了起来,对方人多,她就算手脚能动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黑暗中蔡梦华缩成一团颤抖着,看着挡在自己面前比她相对矮小的影子,心情复杂,头埋在了胸前不想再看,事实上她在害怕之余哭的最大的原因便是伤心,之前看到的情形让她绝望幽怨,那时她在帮着处理伤员,看见了安然无恙的沈修然,看到他没受伤很高兴,跑上前去叫他,他却根本没有看见她,径直走向了聂曼卿,抱着她就大步出去了,根本无视了她...

        以前她一直以为沈修然因为张丽青受伤,喜欢的人也是张丽青,只是对张丽青很失望没办法原谅她才会痛苦,她觉得自己有希望,只要坚持他一定会喜欢她的,当她看到沈修然在看到聂曼卿时脸上露出的笑容,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存在的专注,她才发现,他喜欢的是聂曼卿,难怪那个时候他要和聂曼卿单独说话还原谅了她,而聂曼卿在被她问到砸沈修然的原因时只说沈修然是个大坏蛋,大骗子,却支吾着不说原因,因为聂曼卿从听到她说起"五哥"开始就没给沈修然好评过,她也没多想,当时还为沈修然辩解...

        也是他们见面的时间太少了,自从沈修然被自己父亲亲自从李老爷子那里挖走蔡梦华便一直没见过他,而聂曼卿到了边境后得知沈修然参战,对于自己陷入"骗局"正对沈修然满是愤懑呢,也当然不会说沈修然好话了,当她明白真相立时有种挫败感,伤心绝望都有,因为她直觉如果是聂曼卿,她就没有丝毫机会了,当看到聂曼卿来找她,就不想看见她,谁知会突发这样的事情...

        "别害怕,他们会来救我们的"聂曼卿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在蔡梦华耳边说了句,声音颤巍巍的。

        蔡梦华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看着那几人才重新回到被捕的恐惧中,当敌方的俘虏,尤其是女的,所要面临的情况无法想象,那些人根本不会顾及国际法的...

        聂曼卿绑在背后的手捏了捏蔡梦华的手,想去看看另一个被打晕的女孩子怎么样时,前方三个人中的一个立即站了起来,吓了她一跳,只见那人跃出了洞穴,没一会儿便听到洗洗簌簌的声音传来,洞里进来了五个人,除了刚才出去的那人,另外四人其中一个被另一个扛着,到了洞里就被扔到了聂曼卿他们几人的一堆儿中,还有一个被一人反手抓着,跟在后面挣扎着。

        "你们,你们可以放了我了吧,他们这些人绝对可以让你们换回足够多的物资,还有你们想要换回的人...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我们之前约定好的啊"那个被压着的人刚到洞里就带着哀求的语调说着。

        "放你?我什么时候说要放你的?给我闭嘴!"原本在洞穴里的一人扇了说话那人一耳光恶狠狠的用汉语说道,语发音不怎么准备,语调很是阴狠低哑。

        "混蛋,你们说话不算数!"被打的人挣扎着骂,被压着他的人又踢了一脚。

        "软骨头!不是你好歹还有点用,我现在就毙了你!你们这些侵略者,每个都该死!"刚才说话的人又说道,后面拿句话说的咬牙切齿,在他看来这次的战争就是一次大国对小国的侵略。他说完就揣了那人一脚,把那人揣的晕了过去。

        这边这几人说着话,聂曼卿一个字也没听见,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被扛进来的人,从一进来她一眼就认出了,是沈修然,从他身上传来浓浓的血腥味儿,看上去好像受伤了,在他被人扔到了她的脚边时,她完全确认了,他没有被绳索捆绑,腿和胳膊有带血的绷带缠着,摔在不平的地上那么重的响声也没有吭一声...

        聂曼卿刚才一直告诉自己要镇定要相信哥哥,相信沈修然这个大坏蛋的念头一下子被击碎了,沈修然刚才还一点伤都没有,现在就成了这幅样子,很显然时那些人做的,这么野蛮大力的沈修然都让他们给抓了还受了不轻的伤,这让她的希望破灭,但更多的是对沈修然的担心,强忍着恐惧和不安趁着那几人在说话暂时没注意到这边挪到了沈修然身边,手没办法动,她只能俯身用脸贴在沈修然脸边,感觉到他若有若无的呼吸,不禁急切的在他耳边小声的叫他"你醒醒,醒醒啊"

        聂曼卿叫了好几声,对方都没什么反应,她看不清楚他面部的表情,也不能检查他的身体受了哪些伤,更不敢大力的撞他的身体,一时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情况,急的一头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怕发出声音被刚才那个不耐烦的人敲晕她死死的咬着唇没让自己哭出声音,想坐起来却使不上力,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你们放开我,我要帮他看下伤,他流了很多血,呼吸都快没了,已经晕厥了,再不处理伤势就会死,死的人对你们应该没什么作用吧?!"聂曼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重新坐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压下颤抖才大声对那几人说道,她虽然不清楚被抓的几人的身份,不过这些人抓了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杀死,费了这么大劲儿运到这里,肯定想用他们换取什么,这个聂曼卿还是猜的出来的。一直处在自己的世界中的蔡梦华听到聂曼卿说话才从自己的世界中出来抬头有些奇怪的看着聂曼卿。

        "怎么?我这样一个女孩子,连武器都没有,你们还怕我?要是这样那就算了,让这家伙血流而尽死了吧"看那些人突然不说话了,聂曼卿说道,很明显的激将,用她本来娇脆的声线带着冰冷讥讽的语调说出来,没什么威慑力倒是像向大人挑衅的小孩一般。

        "呵呵,有意思,激将啊,老黑你们怎么搞的,不是说活捉吗,还见了血?!"之前一人似乎是他们的头儿,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拿着一幅类似望远镜的东西看向聂曼卿,笑了一声,又转头反问另外几人。

        "他本来就有伤,去抓他还反抗,没控制好,军刀就捅到他了,没伤在要害,但是一路都在流血...没留下痕迹的..."派去抓人的一人似乎很害怕那个头儿回答的有些胆战心惊。

        "没用的东西!"那头儿骂了句叫老黑的人亲自上前伸脚踢了沈修然一脚,沈修然的身体只抽搐了下并没有醒来,看似晕厥的自然反应。

        "你要做什么,他已经这样了,你们还要怎么样?"聂曼卿没想到那人竟然会踢沈修然,在他还要再踢时俯身挡住了沈修然,抬头看着那人,光线越发的暗淡,聂曼卿根本看不清除对方的样子,只抿着唇死死的瞪着眼睛。

        "啧,真是伟大,这样吧,你要是想救他,可以,我会松绑你,还会给你点伤药,但是等你处理了他的伤后,你要自愿让我的几个兄弟享用一回,他们都好久没碰过女人了,当然,你要是决定不救他的话,我绝对不会强迫你的,还会考虑提早把你送回去"那头儿还是拿着那样一幅奇怪的望远镜居高临下的看着聂曼卿,说话的语气很无所谓,带着点讥讽。

        "好,你先放了我,保证我将他救活,随便你怎么处置!"聂曼卿长吸了口气说道,声音带着明显的颤音。

        一时间洞穴里出现片刻静默,很快刚才说话的人发出一声低哑的笑声打破了静默。

        "我最讨厌你这种人!很好,你好好救救他吧!"那人俯身抬起聂曼卿的下巴语气古怪的说了句便挑开了绑着聂曼卿的绳子退到了一边儿坐下。放开聂曼卿根本不是个事儿,因为聂曼卿完全不是威胁,这人也只是带着恶趣味说了一个条件而已,他没想到聂曼卿会答应...

        聂曼卿的手得了自由撑住了身体,却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她转脸正对向沈修然,试图看仔细他,但是怎么也看不清楚,在她想要起来查看他的伤时,她只觉得唇上一热,嘴唇被一张大嘴狠狠的攫住,右手也被一只大手抓在手里,那力度捏的她生疼。

        聂曼卿僵在那里,破碎的希望重新回归让她似乎有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力,感觉到手心传来的触摸,粗糙的手指正在她的手心划拉着写字,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这个骗子!

        演技绝对能冲击奥斯卡了,连身体反应都模拟重伤昏厥的样子,实在是一个超级大骗子!

        聂曼卿咬住了那吻住她的唇,恨不能咬死这个人,又骗了她一把眼泪,骗的她害怕的要命,实在是可恶,可恶!

        可是,可是就是这样可恶的人,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这样可恶的人,她愿意用生命来爱他!

        此时的沈修然真恨不得将聂曼卿紧紧的抱在怀里一直亲吻才能表达他的心情,但是他不能,从他进入到这群人的警戒范围就已经开始认真观察了,周围除了五个敌特,在洞外还有两个望风,最危险的是潜藏在洞穴深处的那一个掩盖在茅草和暗影里,不仔细看根本不能发现,这些人的警惕性都很高,尤其是那个头儿,如果是沈修然一个人他还可以慢慢和他们周旋然后慢慢干掉他们,现在有四个人质,另一个人渣不算,他必须要保证这些人的安全,尤其是他上方这个女孩的安全,所以他必须小心行事。

        在团部时李瑞佳提出自己去当诱饵,沈修然是怎么也不会让她去的,便换了一个方式,让李瑞佳将他打扮成伤员的样子,用带血的纱布包扎了腿和胳膊,并在他胸前放了一个血袋,他独自一瘸一拐到僻静处抽烟时,没多会儿便有人向他下手,他假装反抗不敌被那人的匕首划到,受了点小伤,因为有血袋的辅助,看上去好像触到了大动脉一般血流不止,再加上他对身体的控制模拟了受伤的情形,也没人怀疑他,本来他只是想示弱,趁人不备再想办法反击的,没想到自己的示弱最先影响到的却是聂曼卿,她,竟然答应了那个人那么过分的要求,只为了他活命的机会…

        虽然此时光线黑暗身处绝地,阴冷潮湿伴随在周围,沈修然却觉得心里热的发烫,没有什么比他确定他的卿卿是如此喜欢他更让他高兴,也没有什么比他的卿卿为他做出这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什么?咋就成了谍战风格,赶紧打住,就这一章,这个事件本来对二位猪脚是过场专为聂李准备的,汗…

        其实我不喜欢生生死死,平平淡淡才是真啊,咋滴又扯到你死我活生死相许上了(你问谁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