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81章大哥

第81章大哥

        "沈修然!"这是聂卫国手术后醒来的第一句话,咳,可不是因为聂卫国对沈修然"情深谊长",因为在沈修然被这声微弱的声音叫醒时,聂卫国说了他醒来后的第二句话"放开我妹妹!"

        此时已经是聂卫国受伤后的第二天了,聂曼卿因为担心聂卫国不肯回自己住的帐篷睡觉在聂卫国手术完后一直守着他,沈修然当然也陪着了。聂曼卿之前消耗的太大,尤其时后来看到"受伤"的沈修然被抓来到亲眼看到子弹洞穿自己哥哥的身体,亲自参与急救他的整个过程,几乎相当于她平时好几天的消耗量,沈修然也是看到她脸色苍白冷汗直冒,到团部的路不怎么好走才背上她的。在聂卫国被抬到团部后,聂曼卿就已经精疲力竭了,却还是强撑着,沈修然找了张椅子用军大衣裹着她,她迷瞪一会儿就醒来问沈修然聂卫国怎么样了,沈修然便将李瑞佳监测的情况告诉她。

        聂卫国的情况很好,因为及时止住了血,损失的血还不至于对他造成伤害,因为他的体格本来就强健,两道枪伤在成功的做完手术后没有任何感染之类的状况发生,恢复便只是时间问题了,沈修然倒是不担心他会有什么事儿。聂曼卿不放心,他便陪着她...

        "聂卫国,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啊,多破坏气氛..."当沈修然听到声响睁开眼,看到因为肺部中弹呼吸有点困难鼻端下方还贴着氧气管子由于脸太黑看不出来苍白的聂卫国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瞪着眼睛看着他,说出的话却是低哑微弱一点气势也没有,只觉得有些好笑,憋了回去拍醒了一边的李瑞佳,当着聂卫国的面把聂曼卿往胸前拢了拢,聂卫国差点吐血。

        "没有异常数据,很好,你感觉怎么样?呼吸顺畅吗?渴了我等会儿给你喂点水喝"李瑞佳也是守了一夜,被沈修然一拍立即便醒了过来,看到聂卫国醒来一夜的担心才算放下。作为一个医生,如果是别的不相关的人,她会安慰焦急的家属情况很好,她得出好的结论是因为完全恢复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九十,可是面对在意的人,她却一直想着可能意外的那百分之十,因为是医生反而想的更多...

        "她整晚担心你,不肯回去睡觉,你叫我放开她,放到哪儿?我叫她醒来,你让她回去睡觉"沈修然看到聂卫国在被李瑞佳检查时还用不依不饶的眼神看着他,提醒道。医务室的床铺还是挺紧张的,那天是因为运送走一些伤员才有地方接收新伤员的。

        沈修然这话一出,聂卫国没话说了,想到聂曼卿担惊受怕连着一天一夜,心疼的很,不知道她的身体还能不能抗的住。

        "哥哥,哥..."李瑞佳给聂卫国喂水时,聂曼卿被沈修然叫醒,下到地上到了聂卫国跟前。

        "我很好,小伤,过几天就好了,别哭鼻子,乖,睡觉去,养足精神,我还等着你喂饭给我吃呢..."聂卫国朝着聂曼卿笑着说道,声音异常的平稳,比跟沈修然说话显得有了几分中气,显然是撑着想让聂曼卿放心。

        "嗯嗯"聂曼卿憋回了眼泪直点头,哥哥也很会骗人,小伤?怎么可能,流了那么多血,两个窟窿,里面的骨头都碎了啊。

        "带她去休息,快点过来,我有话说"聂卫国又对沈修然说道。

        "好,好!"沈修然不和病人计较应了聂卫国,继续抱起刚才站在地上和聂卫国说话的聂曼卿,向帐篷集中区出发。

        "有人吗?"沈修然到了聂曼卿所住的帐篷,知道这些帐篷基本都是两人以上的,就先问了声。

        蔡梦华睡的很浅听到沈修然的声音忙披了外套答应了声。

        沈修然掀开布门将聂曼卿放到了床上,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聂曼卿已经睡着了。

        "小梦,麻烦你帮她把身上这件带血的衣服换了吧,我等会儿再来"沈修然给聂曼卿脱了鞋子盖好被子拿了聂曼卿的脸盆对蔡梦华说道。

        "好"蔡梦华点头应道。

        在沈修然走后,蔡梦华出了好一会儿神,为聂曼卿脱鞋子盖被子的沈修然很认真,眼里是温柔,是疼惜,比他打篮球时好看多了,但是这种好看不是对她,想到这些她心里就酸酸的,羡慕嫉妒了下此时躺在那里的女孩子,长叹了口气,昨晚发生的事让她再也没有其他想法了,他们两个才是般配的一对儿...

        "谢谢你小梦,我要给她洗下脸和手,不会打扰到你吧?"过了一会儿沈修然端了盆热水,拿了一个壶热水过来,这是他在那简易食堂送了两包烟换来的。

        "没关系的,我已经弄好了,该去工作了"蔡梦华没多说什么便出了帐篷。

        聂曼卿的手上沾了聂卫国的血,脸上也有一点,干涸的血迹有些难洗,沈修然一点一点的帮聂曼卿洗干净,之后换了盆水又给她洗了脚。

        "喝点,喝了就有力气照顾哥哥了"沈修然用小碗冲了感冒冲剂给聂曼卿,放了他库存的一半儿的糖,还是有些苦。

        "乖,对,真乖"沈修然看到聂曼卿皱着眉头还是一口一口的喝完了那些药汁,摸了摸她的发顶鼓励了鼓励她,将她放平裹好。

        "好好睡一觉,我去看咱们那固执的大哥去,放心,我先替你照顾他,不会让他出事儿的"沈修然吻了下聂曼卿的额头便起身出去了。

        "这次你救了我的命,我沈修然认你做大哥了,她就是你弟媳妇儿,这多好的事儿啊"沈修然进到医务室忽略聂卫国一副埋怨他太慢的幽怨表情说道。

        "呸,你什么逻辑!什么弟媳妇儿,她是我妹妹!在军中没什么大哥二哥只有战友,你,咳,咳..."聂卫国说话稍微猛了点结果就喘了起来。

        "我知道,我们是战友也是兄弟!哥,你现在还有伤,说几句话就喘可不行,你要早点好,好好养伤,兴许还能阻止一下我们的进度,否则,你就等着明年抱小外甥吧..."沈修然说前一句还很认真后面就笑了起来。他现在倒是不蓄意讨好聂卫国了,之前是因为以为聂卫国对他的"人品"有成见不答应,现在聂卫国能把他当战友甚至舍命救他,他也真正认可了聂卫国,把以前的种种都抛下了,说话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聂卫国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点刺激就不行的。

        "五子,你成心的吧,这是对待救命恩人吗?他现在是病人,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李瑞佳看见聂卫国还没说话又呼吸急促了猛打了下沈修然。

        ***

        "曼曼姐,你醒了啊,洗漱下,有好吃的"蔡梦华看到聂曼卿醒来笑着说道。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聂曼卿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期间沈修然又喂了她几回药和热水,她的状态很好,并没有生病,醒来伸了个懒腰后全身舒坦。

        "小梦,谢谢你"聂曼卿起来穿了衣服出去洗漱了。

        "小梦,怎么这么多热水,食堂的人大发慈悲了啊,还有热粥,小菜,这不是病号翻吗"聂曼卿回来后对他们生活质量的明显提高有些惊喜。

        "都是五哥给我们弄的,我是沾了你的光了"蔡梦华说道。

        "啊,沈修然?"聂曼卿听到沈修然的名字再看蔡梦华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天晚上的情形她还清晰的记得,沈修然背着她回来,又抱着她,蔡梦华都看见了...

        "那个,小梦,对不起,我,我..."聂曼卿知道蔡梦华喜欢沈修然,那个时候她还说她的五哥的坏话,现在她反而...

        "曼曼姐,你不用说对不起,五哥已经对我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是我不信,还以为是那个张丽清...五哥对你真好,昨天还帮你洗脸洗手,连脚都帮你洗了,怕你生病给你为了三次药,他真的很喜欢你,你也喜欢他是吧?"蔡梦华笑了笑说道。

        "嗯"聂曼卿听到蔡梦华的话红了脸,虽然很不好意思还是点了点头。昨天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她虽然迷糊着睡觉,却也大概知道,每隔几个小时沈修然便会来看自己一次,期间来去匆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她还想让他多陪自己一会儿呢...

        "呵呵,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我也很开心啊,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赵援朝在连队时就开始追我了..."蔡梦华小声对聂曼卿说道。

        "真的?我就说嘛,他对你很不一样"聂曼卿有些惊讶。

        "他就是太面了,不过这次表现的还行...你快说说,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五哥的,不会是一见钟情吧?快点从实招来,我可是什么都给你说了啊..."蔡梦华说的是这次被俘虏后赵援朝被那些人打了很多下也不吐露自己知道的消息还有后来将她们几个护在身后,又在回去的路上抢着背她的事儿,这些她之前都没注意过,在她释然后不再盯着沈修然仰望,才发现身边这个胆小怕事有些娇生惯养的男生,也是有闪光点的...

        "起来了吗?"两个小女生正头对头小声的说悄悄话时,沈修然上门来了。

        "我得工作了"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还有咳嗽声,蔡梦华对聂曼卿挤了挤眼,窜出了帐篷。

        "睡的好吗?没有不舒服吧?看起来好像不错"沈修然看到蔡梦华走了便进了帐篷很不客气的到了聂曼卿身边抱住了她摸了摸她的额头仔细看她的气色。

        "我要去看哥哥"聂曼卿被沈修然看的面红耳赤地头埋在他的胸前闷声说道。

        "你哥好的很,他有李瑞佳呢,你想和你嫂子抢活儿啊"沈修然继续抱着聂曼卿摸着她柔软的头发,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上瘾了,她独有的好闻的气味儿,柔软的触感,将他的心都融化了。

        "佳佳姐什么时候成我嫂子了?"聂曼卿一愣抬头问道。

        "傻样,是未来嫂子,你没看李瑞佳对你哥多上心吗?你们家是不是遗传感情迟钝啊"沈修然笑道。

        "可是我嫂子是姐姐,就是雪姐姐...哥哥怎么能不要雪姐姐?!雪姐姐该怎么办?"聂曼卿老听家里人和夏家说道,所以早就认定夏雪玲是自己嫂子了。

        "你说夏雪玲吗?看来你哥哥还真是受欢迎...你不喜欢李瑞佳做嫂子?"沈修然问道,他还是比较偏向李瑞佳的,不过这种事情他是不会瞎操心的,看看聂卫国的笑话还是可以的。

        "佳佳姐很好,可是...你这里痛吗?"聂曼卿觉得让李瑞佳做嫂子有些不对劲儿,还想说点什么便看见沈修然脖子道锁骨处有一道结痂的伤疤,那是之前他和那几人搏杀时被划上的,不是他反应快及时躲开估计就一刀割喉了。

        "不痛,看着怪吓人的,其实只是破了皮,很快就好了"沈修然不在意的说道。

        "你的痛感神经肯定断了...你要是说好痛,好痛,我会帮你吹吹,现在不痛了,那就算了,我们走吧"聂曼卿摸了摸那地方虽然早就结痂了,还是让她想起那天的情形,惊心动魄的场景让她的心脏差点掉出来。沈修然的话让她想起聂卫国之前在她面前强装着没事的样子,两个人的语气差不多,说的都好像风清云淡的,让她一时泪意上涌。

        "我现在说可不可以,好痛的,真的好痛的,吹吹不管用,要亲亲才可以的"沈修然按住聂曼卿忙说道。

        "骗子,骗子,你最会骗人了..."聂曼卿用手抵住沈修然凑近的脸。

        "卿卿,你以后无论做什么第一要务就是保护好自己,懂吗?不要为我做出任何牺牲,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沈修然想到那晚的事情,趁着现在没人打扰他们他必须将她教育过来。

        "你知道那天晚上你答应他们的是什么吗?以后千万别那么傻了,你要是有一点闪失,我,你哥哥还有你家里人都会比你痛上几十倍"沈修然正色道。

        "那天,他们要我陪他们玩儿了,玩一玩儿就能救你,没什么损失吧,抱抱亲亲我就闭上眼睛当是你了..."聂曼卿眨巴着眼说道。

        "呃.....碰一下都是大损失!以后千万别那么想,就算闭上眼睛也不是我!你明白不明白我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沈修然有些无语立即加重语气强调道。

        "放心吧,我有秘密武器,他们要是碰到我,倒楣当是他们"聂曼卿一直觉得自己那晚可以帮上忙的,只是沈修然坚持她才乖乖躲起来的。

        "他们都是特工,不是一般人,你那些手法就是对付对付软脚虾,普通人可以..."沈修然自顾自的说道,半吊子什么的最可怕,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其实...咳,不能这么说吧...

        "你别忘了上次你都被我点晕了呢!"聂曼卿强调道。

        "呃,嗯嗯,你能制服我就已经很厉害了,剩下的事情就都让你这个手下做吧,你不用出手,以后想做什么让我去做就好了,我做就等于你做,你看你可以指挥动我,就是很大的本领了...不然你事事躬亲,那多累啊,你说,是吧?"沈修然对于自己亲手给聂曼卿培养出的自信后悔不已,迅速给出了自己的逻辑。

        "这还差不多"聂曼卿接受了沈修然的逻辑不再坚持。

        "很多人都很会骗人的,我会骗人也只会去骗别人,绝对不会再骗你的,就算你亲眼看到听到也不要相信,除非我亲口说,明白吗?就像这次"沈修然看聂曼卿接受又说道。

        "什么情况也不要信吗?看到你和漂亮姐姐抱在一起也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吗?"聂曼卿思维跑远了。

        "呃,那天我真的很晕没力气,推都推不动,还好你救了我!"沈修然以为聂曼卿早忘记了那回事儿,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提起。

        "哼!那你对爷爷说你去看病了是爷爷在说谎了?爷爷虽然顽皮点,但也不会拿这种事情骗人吧..."聂曼卿问道。在极端的景况下聂曼卿没有再在意这些,只跟着自己的本心走,现在回归平常,旧帐还是要算的。

        "当然是,李爷爷在说谎了,我根本什么也没来得及说,醒来就已经在火车上了...李爷爷最爱骗小孩玩儿了,不信我们回去问问就知道了"沈修然赶紧解释,他觉得他们之间的误会还真不是一个两个的,亏得聂曼卿在她没解释误会的情况下还能对他这样...

        "我不是小孩子!"聂曼卿抓着沈修然强调。

        "五哥,那个,曼曼姐的哥哥要上厕所..."沈修然刚想说话蔡梦华的声音便在帐篷外响起。

        沈修然听到蔡梦华的话嘴角直抽,这才几分钟啊,这大舅哥太难伺候了,怕他跑去找聂曼卿,竟然时时刻刻要盯着他,他已经成了他的专业护工了,连上厕所都要他扶.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