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84章太快

第84章太快

        李瑞佳走的很急,她的心里愤懑又伤心面上却平静异常,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不再快点儿的话,她就要绷不住了,她的骄傲让她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她要尽快离开这里找个安静的地方发泄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让一切都归于平静。

        所以李瑞佳匆匆交接了班换了衣服带上自己的背包决定去医院后山的坡上去静一静。李瑞佳眼帘垂下只看着脚下,没注意迎面而来的一人,一下子撞上了那个人,脸刚好撞在了那人的胸前,鼻子撞的生疼,本来积蓄在眼里的泪益出来了一点,让她很是恼怒,听到那蹩脚中文说出的对不起,抬头看着之前在病房门口看到的那个外国人猛的推开了他怒声道"没长眼啊!"

        李瑞佳说完就快步走人了,没注意到自己拿的背包里的一小布包东西掉在了地上。

        撞到李瑞佳的人正是维德,作为一个思想相对开放的西方人,他并不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却是第一次追了这么久还被拒绝了,他自认是十分优秀的,觉得夏雪玲一定会喜欢上他的,只是努力了这么久,夏雪玲还是没有对他有丝毫的改观,他不理解夏雪玲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聂卫国,却不得不尊重她的选择。维德虽然说没有说因为失恋而伤心的寻死觅活,心情却也不怎么好,所以走的比较慢,才碰上了李瑞佳。

        维德没听懂李瑞佳的话,连声说着抱歉的话,只是李瑞佳没和他啰嗦就走了,他也没多在意准备继续走时,看到了李瑞佳遗留在地上的东西。

        "喂,女士,等等,等一等"维德拣了东西就向李瑞佳追了过去。

        ***

        聂曼卿在照顾完方大头睡觉后给聂卫国打了盒病号饭到聂卫国病房门口时,从半开的门缝里看到聂卫国侧身坐在病床上,手抚摸着床上躺着的长发女子的头发,还弯腰低头蹭着人的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却厚实愉悦的声音,惊的她手里的饭盒差点扔出去,对于自己的哥哥她可没"有眼色的回避"这个自觉,当下就有些气愤的闯了进去。

        "哥,你在干嘛?!"聂曼卿进去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气的问道。

        聂卫国听到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是聂曼卿一时尴尬的愣在那里想着怎么说话。

        "她是谁?!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太对不起姐姐了!"聂曼卿皱眉道。

        "呃...她就是你雪姐姐"聂卫国听聂曼卿这样说忙让开了挡在夏雪玲身边的身体说道。能让聂曼卿直呼姐姐的也就夏雪玲了。

        "嘘,她累了,睡着了,我们出去说"聂卫国向聂曼卿比了个嘘说道。夏雪玲和聂卫国说了一会儿话就困的睡着了,聂卫国扶着她躺下就坐在她旁边傻傻的看着她,忍不住的想亲近她,却又不敢太放肆,想到之前的对话和两人现在的关系,他便欢喜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刚好被聂曼卿给抓到了。

        聂曼卿在聂卫国让开后这才看到床上躺着的人的真面目,刚才只看到衣服和长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夏雪玲,她脸上的怒气也被惊讶和惊喜代替,给夏雪玲拉了被子盖上便跟着聂卫国出了病房。

        "姐姐怎么来这儿了啊"聂曼卿问道。

        "她,想我了呗..咳...曼曼,你刚才怎么说我对不起你雪姐姐?!"聂卫国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移了话题。

        "妈不是说要姐姐当嫂子吗,你亲近别的女孩子当然对不起姐姐了!"聂曼卿说的理所当然,聂卫国却听的目瞪口呆。

        "妈什么时候说过的?!"聂卫国忘记了小时候两家人的说法,长大后又过早参军很少回家,就算听到了那些话,情商还没发展到那里也没有在意,所以聂曼卿的这个说法对他无疑是个大新闻了。

        "妈在家天天念叨,夏叔叔阿姨也说啊,还说等你回家就定日子办酒席呢"聂曼卿又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真的?!"聂卫国只觉得幸福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原来大家都准备好了啊,他还在想着回家怎么给夏雪玲的父母说呢...

        "当然是真的了,妈在家时,都开始给你缝喜被了,夏叔叔还找人做了新家具呢...你老不回家,妈和夏姨商量,下次你和姐姐一回来就给你们两个把事儿办了,妈老念叨你都快三十了还没结婚,张伯伯的儿子和你一样大,孩子都快上小学了..."聂曼卿继续说道。

        聂卫国有些跟不上家里人的节奏了,两家人也太速度了吧,没征得他的同意就开始操办婚事儿,实在是,太,太独断专行了!他不得不说,独断专行的,好啊!

        "你先去吃饭吧,要不然都凉了,我再去给姐姐打份儿饭"聂曼卿列举完家里人的做法想到刚才打的饭对聂卫国说道。

        "别着急,你雪姐姐还要睡一会儿,你先去吃了再给她打吧"聂卫国看聂曼卿要走拉住她说道,这几天他是悠闲了,聂曼卿却还是很忙,不但要担心他,还要去照看处于心灰意冷期抗拒治疗的方大头。

        "也好,你快去吃吧,我过会儿再来,不许再偷偷占姐姐便宜哦"聂曼卿答应道,看了眼屋子里的夏雪玲又补充道。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还再,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占你雪姐姐便宜了"聂卫国被聂曼卿说的尴尬作势要捂聂曼卿的嘴巴,被聂曼卿一下子躲过了。他还以为刚才一打岔聂曼卿已经忘记了,谁知道这孩子又提...

        "两只都看到了,哥哥,羞羞,羞羞!"聂曼卿用手刮了刮脸笑着转身跑开了。

        聂卫国老脸一红,尴尬的挠了挠头,转身回去看夏雪玲了。

        ***

        "曼曼姐,你看到佳佳姐了吗,问了值班医生说她回宿舍了,我去宿舍也没见到她"晚饭时分,蔡梦华找到聂曼卿问她。

        "啊?我也没看见,她可能去哪里呢?"聂曼卿下午时先是去开导了方大头后来夏雪玲醒来后就去和夏雪玲说话,一直没看到李瑞佳。

        "她能去哪里呢?也不给我们说声,这地方我就对医院熟悉点,怎么办啊"经过上次的失踪事件,蔡梦华多想了,这里虽然地处边境却相对团部更深入内陆,还是座小城市,被敌人渗透进来绑架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别急,这里可是我们的大本营,佳佳姐应该有什么急事吧,等我把饭给哥哥送去我们一起四处找找看"聂曼卿说道。

        蔡梦华听聂曼卿这么说也平静了点,等聂曼卿把手里的盒饭送到了病房出来就和她一起去找李瑞佳了。

        两人把医院四处搜寻了一遍,问了好多人,听到有人说看到李瑞佳在半下午时朝后山的方向去了,两人便想一起去找,不过天色已经暗下来好一会儿了,去到后山黑乎乎的,就算没有坏人和野兽光是黑暗都够两人害怕的了,聂卫国受着伤,聂曼卿就没打扰他,蔡梦华叫了赵援朝一起去,赵援朝通知了其他几个认识的人一起上山去找。

        "你说佳佳姐没事去后山做什么啊,跑步?那也时早上吧"蔡梦华在路上说道。上山的路分叉不多,开始时就一条,到了岔路口分开找,聂曼卿三人一起走了这条岔道,几人喊着李瑞佳的名字一路走着。这处后山修建有台阶凉亭,草木茂盛,空气很好,早上经常有人来锻炼身体,下午之后人就很少了。

        "或许是散心吧"聂曼卿知道李瑞佳去了后山还是在夏雪玲来的那个时间点去的,就有点明白了,沈修然说李瑞佳喜欢自家哥哥,她看到聂卫国和夏雪玲一起肯定不高兴了...

        "一个人散心?都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别出什么事儿了吧"蔡梦华看着前方有些担忧的说道。

        "佳佳姐很厉害的怎么可能出事儿"聂曼卿的小手段可都是李瑞佳教的,对李瑞佳的本事她还是知道的。

        他们一路找着,很快就到了这处岔路的尽头,前面是水泥砌成的平台,上面有石桌石椅,一直沉默的赵援朝看到空无一人的平台就建议回头去岔路口看其他人。

        "咦,怎么有烟味儿,还有酒味儿啊"聂曼卿耸了耸鼻子说道。

        "哪里有,你那什么鼻子啊"蔡梦华也闻了闻,空气湿冷多是草木陈腐的味道,她没有闻到其他味道。

        "地上有烟蒂,可能是有人散步到这儿来遗留的吧,佳佳姐可不抽烟的,喝酒更不可能了"赵援朝说道。

        聂曼卿看了一圈儿的确空无一人,便和其他人一起走了。因为光线太暗几人根本没发现在平台一侧斜面的草丛起伏不定,里面藏着两个人,一个人紧紧的捂着另一个人的嘴巴,屏住呼吸直到他们走才剧烈的喘息起来...

        ***

        一行人到岔路口集合,三组人都没看到李瑞佳,便决定先回去看看,不行就得通知警卫连了。

        "佳佳姐,你去哪里了,我们还去后山找你了啊,可急死我了,怎么都不给我们说声啊"蔡梦华没想到在宿舍里看到了李瑞佳的人,她穿着睡衣,坐在床边擦脸,似乎刚洗漱完,头发丝还挂着水珠,两颊泛着红晕,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热水熏的还时怎么了。

        "佳佳姐,你没事儿吧?"聂曼卿走近李瑞佳坐在她身边挽起她的胳膊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她闻到了淡淡的酒味儿还有烟味儿,李瑞佳平时这两样是从来不碰的。

        "我没事儿,这么大的人还能丢啊,下午有些闷就去散步了,回来的晚了,估计和你们刚好错开,你们这两个小管家婆,下次姐去厕所也通报给你们吧"李瑞佳笑笑的说道,却不怎么自然。

        "哎呀,怎么那么倒楣啊,姐啊,上次的事儿想想都害怕,到处找你找不到能不急嘛?我和曼曼都还没吃饭呢,你得补偿我们两个"蔡梦华看李瑞佳似乎很正常就开玩笑说道。

        "行行行,都记帐上,这边没什么好吃的,回去请你们两个吃大餐,现在你们先去食堂小灶吃点饭吧"李瑞佳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啊,曼曼姐,我们走吧"蔡梦华道。

        "佳佳姐,对不起...哥哥他..."聂曼卿答应了声蔡梦华在她先一步出去后,抓着李瑞佳的手有些抱歉的说道,毕竟是聂卫国惹了李瑞佳伤心了。

        "傻姑娘,你说什么对不起,我什么事儿也没有..你快去吃饭吧,我已经吃过了,现在想睡一觉"李瑞佳不想再提聂卫国,她现在脑袋里乱乱的都快要疯了,本来想静一静的,却更加凌乱了,现在基本上都是强撑着的。

        聂曼卿看李瑞佳不愿再提也不好再说其他,便出去了。

        ***

        "维德,你还没走?怎么这个样子,被人打了?"第二天夏雪玲从所住的招待所出来去住院部时碰到了维德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此时的维德面带焦急,与昨天相比,显得有些狼狈,脸上有几处青紫,夹克衫袖口的扣子还掉了一颗,牛仔裤一只裤脚也有一道口子。

        "夏,这个稍后我再给你说,我想问一下你,昨天在病房的另外一个女士叫什么名字,她在哪里?你肯定认识她吧,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她?"维德有些急切的问道。

        "维德,你找她做什么?"夏雪玲看着维德奇怪的问道。

        "夏,我想我爱上她了,她是上帝专门为我打造的天使,你快告诉我吧"维德眼睛里发出光芒。

        "维德!你胡闹什么!"夏雪玲听到维德的说辞就生气了,这个家伙前一天还口口声声说喜欢她,这也变的太快了吧,这种思维她根本无法理解。

        "我没有胡闹,夏,我是认真的"维德正色道。

        "认真?你现在是认真的,你能保证你这种认真能持续多久?"夏雪玲摇了摇头说道,还想再继续说什么,却是看到头一秒还焦急忧心的维德脸上放出大大的笑容越过她跑了过去,却是李瑞佳从他们身后经过。

        "天使,我的天使,我终于找到你了"维德兴奋的上前,李瑞佳看到维德脸色也变了。

        "维德,我请你做一个绅士,离开这里,别去骚扰别人好吗?"夏雪玲看到李瑞佳的脸色不好,以为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弄的很反感,忙上前拦住维德说道。夏雪玲现在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维德是跟着她来的,要是拿出追她的劲头来追李瑞佳,那岂不是害了李瑞佳...

        "夏雪玲,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吧?"李瑞佳本来也没打算再理会维德的,夏雪玲这么一说,她就不乐意了,她现在不待见夏雪玲,连带着她的行为话语也觉得讨厌,就算知道人事为了她好,她也不想接受这点"假惺惺"的好意。

        "李瑞佳,我没有别的意思,维德他在英国就开始追我,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昨天还坚持说喜欢我,今天就转向,这样的人和我们不是一类人,他就是即兴的浪漫主义者,这个时候爱的真,爱的深沉,说的话也不能算是假的,可是不会长久,遇到了另外的人,会果断的抛弃现在的,和我们不一样,他在乎的是过程,至于结果,他根本没想过"夏雪玲转身看着李瑞佳真诚的说道,两人的对话是汉语,维德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两只眼睛只看着李瑞佳。

        "夏雪玲,你说完了吧,说完了就走吧"李瑞佳抱着胳膊听夏雪玲说完才冷冷的说道,夏雪玲的话不但没有起到劝解作用,反而似乎激怒了李瑞佳让她更加的逆反了,夏雪玲看李瑞佳的样子,张了张嘴,却没再说什么,转身便去聂卫国的病房了。

        "天使,你.."维德听不太懂两人的对话,但是经过李瑞佳说的几句话夏雪玲放弃赶走自己,让他顿时兴奋起来,只是话刚起了个头,李瑞佳也转身走了。

        "天使,你等等我,等等我啊"维德在后面紧跟着。

        李瑞佳现在已经烦躁到了极点,拐到了住院部的后方没什么人后,她转身停住,在维德靠近她后,上前一步抓住了维德的胳膊,肩膀配合一顶一扛,维德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就被她干净利落的过背摔在地上。

        "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否则,我就打的你爹妈也不认识"李瑞佳站定看着地上被摔的面部扭曲表情痛苦的维德狠狠的说道,说完转身就走了。

        "咳,咳..."维德说不出一个字,看着李瑞佳的背影斗志愈加旺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