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88章回家

第88章回家

        聂卫国病房。

        ,大哥,早啊,那个,曼曼呢,,沈修然敲开门只看到聂卫国和夏雪玲在吃早饭没有看见聂曼卿问道。早上一大早,徐母几人就催着他带她们一起去看聂曼卿给她道歉,到了聂曼卿住处却没看到她,他们便一起来到了医院,让几个女人等在外面他敲门进去。

        聂卫国看都没看沈修然接着吃自己的,爱心,早餐。

        ,雪玲姐,曼曼去哪儿了?"沈修然看聂卫国那臭脸转向夏雪玲问道。夏雪玲无视了沈修然,两人默契的埋头吃着早餐。

        "大哥,雪玲姐,昨天都是我的不好,没给家里人说清楚,现在家里人已经清楚了,她们很后悔,想给曼曼道个歉"沈修然看着两人说到。昨天他从聂曼卿处来到聂卫国这儿承认事实,也是为了让聂卫国提早把气出到自己身上,现在看来,这气还大着呢。

        "道歉?道歉有什么用,脸上的巴掌印能当没有吗?曼曼是我们家的宝贝,不需要你们家任何人的认可,从现在起,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什么也不用说了,立马从这儿滚出去!"聂卫国将筷子摔在饭盒上带着怒气说道。昨天他让夏雪玲去看聂曼卿,左右放心不下,愣是跟着去了,看到聂曼卿脸上的手印,心疼的同时也火冒三丈,他从小倍加呵护着长大的妹妹被人打了脸,叫他如何不生气,恨不得将沈修然抓来打一顿,盘问了聂曼卿才知道,竟然是自己的现任首长的老婆打的,时任政治部主任,也属于自己的首长,这个"仇"肯定是报不了了,现在都堆到沈修然头上了,本来就觉得沈修然和聂曼卿不合适,此时立场更坚决了,至于聂曼卿讲的沈修然的好话都被他当作理所当然了。

        "他大哥,这事儿都是我这个老婆子的错,你有什么怨气都撒在我身上吧"这个时候门外的徐母和沈大嫂三嫂走了进来说道,要是因为这件事儿坏了沈修然的姻缘,她可真是要悔死了,她必须出来放低姿态,聂卫国应该不会不给她面子吧?

        "是啊,小聂同志,人哪里有不犯错的,我们昨天是对曼曼不了解,又亲眼看到那些事情,真的是个误会,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儿发生了"沈大嫂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聂卫国冷哼一声没理会这几人,他早就打听过沈家的一些情况,和沈家比亲戚还亲的徐家就不说了,沈父现在是军委担任要职,沈家现有的四兄弟,除了沈修然从军,沈家大哥从政,已经是厅级干部,握有实权,随时有晋级的可能,沈大嫂也是京都另外一个大佬的女儿,本人在机关工作,沈家三哥从事学术研究,沈三嫂却是沈父一个老战友的孙女,每一个都不是简单人物,不过聂卫国才不管这些人是谁,涉及到妹妹,这些人就算是天王老子,聂卫国也不会被她们一个道歉就消了怒火的。他的态度很强硬,已经打算联合父母回去彻底打消聂曼卿对沈修然的感情了。

        徐母几人看到聂卫国连话都懒得和她们说,彻底断了缓和关系的可能,道歉都不让她们道,心里有些不满,却不好表现,本身就理亏,现在面对的还是救了沈修然的恩人,感激的话还没说呢,更加不能说什么不满的言辞了。

        夏雪玲看聂卫国依旧一副臭脸,没有和那几人说话的打算,起身迎向几人。她们毕竟是沈修然的亲人,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阿姨,两位大姐,你们别怪他,他就这脾气,他最宝贝曼曼这个妹妹了,我都要排后。我是曼曼的嫂子,也是和曼曼一起长大的。聂家虽然穷,曼曼却也是大家呵护着长大的,她从小身体不好,却很懂事儿,从来没人舍得打她。沈修然是个好同志,对曼曼也好,我是很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可是,昨天发生的事儿真的让我们不敢把曼曼交给他了。你们可以想想,如果昨天的事儿放在别的女孩身上,比如某个首长的女儿,就算是你们第一次见面,你们会那么快就下结论吗?"夏雪玲看到聂曼卿脸上的印记,虽然她想的和聂卫国稍微有些不一样,却是和聂卫国站在统一战线上的,她能想象到这几人强势的咄咄逼人语出伤人,而聂曼卿委屈的样子,她对沈修然没有不满,更不是想拆散两人,只是必须要让这几个人明白,聂家的女儿也是宝贝,不是去高攀他们的,也不是好欺负的,毕竟聂曼卿以后也是要和沈修然的这些亲人相处的,如果沈修然一直当兵,说不定她和她们相处的时间更长。昨天的误会从本质上来说还是她们从聂曼卿出身上引发的,今天不让给她们说清楚,那么昨天可以因为一个误会打人,一句对不起就原谅了,那以后再被人挑唆,再有什么更大的事儿,她们还要对聂曼卿如何?如果家里人都不在聂曼卿身边,沈修然也没有在,聂曼卿再被她们欺负,然后再道歉吗?

        听到夏雪玲的话,几个女人一时尴尬。那个时候,她们问了聂曼卿的家世,虽然说没有排斥她的意思,也都是看在沈修然的面子上对她很和善的,潜意识里,她们还是认为自家的沈修然是十分优秀的,能看上聂曼卿是聂曼卿的福气,这才有了之后事情的一点就着的结果。

        "沈修然,你带你们家里的人先回去吧,聂卫国现在受着伤,你想让他的伤势加重吗?"夏雪玲对沈修然使了个眼色说道。

        "我们先走吧"沈修然拉着几个纠结的女人出了病房,他本来因为聂卫国和夏雪玲的话很头疼,看到夏雪玲看他的那一眼,心中一松,现在聂卫国正在气头上,几个女人呆在这里也只能吃火药,让她们明白了就好,过了他也不忍,毕竟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人。

        "你呀,可威风了,人都走了,就别生气了,等会检查完我们就可以走了"夏雪玲看聂卫国气鼓鼓的样子有些好笑。

        "哼,要是个男的,看我不..."聂卫国不忿的说道。

        "好好好,你本事,消消气,曼曼脸上抹了药早上已经看不大出来了,她还在等着我们一起回家去呢,你把剩下这点赶紧吃完,我去叫医生和护士来"夏雪玲打断聂卫国的话用手顺着他的胸前笑着说道。

        夏雪玲说完给了聂卫国一个安慰的吻就出去了,刚拐到楼梯口就看到了沈修然站在那里。

        "雪玲姐"沈修然把几个女人劝回家等在这里,看到夏雪玲忙叫住她。

        "昨天的事儿我也挺生气的,就算再怎么误会也不能伤人啊,你也别找曼曼了,先把你们家里那些人彻底搞定再说吧"夏雪玲说道。

        "呃,曼曼去哪儿了?她一个人没问题吧?"沈修然问道。

        "曼曼被我们送回家了,她假期过完就会来上班的,别着急,好了,你先回去吧,等会被聂卫国看见我都成通敌卖国的了"夏雪玲说完就走了。

        沈修然又是一阵头痛,他本来借了自己大哥的面子给聂曼卿放了一个月假的,想在自己休假的时候可以多和聂曼卿呆几天呢,结果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聂曼卿要二十来天之后才回来啊,到时候他都已经不在这里了!既然聂曼卿回家了,他就去她家找她去,虽然他不知道聂曼卿家在哪里,却知道她父亲聂衡在哪里工作,问一下应该就清楚了...

        ***

        第二天早上,钢铁厂家属院里聂家。

        "妈,妈..."听到伴随着敲门声的喊声,蒋淑贞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有些激动的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的到了门前开了门。

        "曼曼回来了啊,卫国,我儿,你也回来了,我不是做梦吧..."蒋淑贞看到门外的人一时激动含着泪说道。

        "妈.."聂曼卿和聂卫国异口同声的喊了句妈,聂卫国看到母亲含泪用手擦着眼睛仿佛生怕眼前的一幕消失一样的样子坚硬了许久的心酸涩异常,上前抱住了母亲。

        "妈,是儿子,儿子回来了!"聂卫国说道,两年多,只是写过几封只言片语的信,再次看到母亲,感觉她似乎又老了一些。

        "妈,别哭,哥哥回来了是开心的事儿啊"聂曼卿上前拍着蒋淑贞轻声说道。她离家也才不到三个月,却已经恍若隔世了,更何况离家两年多的聂卫国了。

        "好事儿,是好事儿,都进屋"蒋淑贞擦了擦眼睛笑着说道,看到夏雪玲站在旁边招呼她道"雪玲,好孩子,你也进屋,你爸妈上班去了,等会儿才下班"

        "阿姨"夏雪玲喊了声蒋淑贞跟着众人进屋了。聂家也相当于她的半个家了,她家里就只有父母在,小时候,父母被拉去批斗时,都是在聂家吃饭睡觉的。

        "你怎么让雪玲还拿着行李"蒋淑贞看到夏雪玲手中的东西并不比聂卫国的小不悦道。

        "没事儿,东西不重的,刚才都是我和曼曼一起抬的"夏雪玲忙说道。聂卫国怕蒋淑贞担心,回来还装没受伤,虽然外面的伤口是愈合了,可是内部的组织还很脆弱,右胳膊看上去是没事儿,却也不能用力。

        "你这个当哥哥的,越活越倒退了"蒋淑贞说了句聂卫国,把聂卫国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蒋淑贞提了热水壶来,让几人洗漱了一番,一起坐在了蒋淑贞房间的床上说起话来。聂家的客厅很小,放了张餐桌后几乎没什么空位了。

        "没吃饭吧,早上的粥还有,我去给你们盛"蒋淑贞问几人。

        "妈,我来吧,我们是坐卧铺回来的,现在一点也不累"聂曼卿说着按下了蒋淑贞。

        "是啊,我们来"夏雪玲也站起来说道。

        "姐姐,我去换件衣服,你换不换?"聂曼卿出来后问道。

        "我回家再换,你去吧,我来热饭盛饭"夏雪玲说道。

        屋子里聂卫国回答着蒋淑贞的话,听到蒋淑贞说聂衡去买菜了有些奇怪。

        "我爸怎么没上班去买菜了?"他们回来的具体时间没和家里人说啊。

        "哎,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家里来了贵客了,你爸就去买菜了"蒋淑贞说道。

        "什么贵客?"聂卫国很好奇,他家里谁是贵客啊。

        "上次不是给你讲过,你爸锅炉房爆炸的事儿吗,那个在爆炸前叫走你爸爸的小伙子,咱家的恩人,可不就是贵客,可巧的事儿,被你爸在今儿早上碰到了,拉到咱家了,得好好谢谢人家小伙子啊"蒋淑贞说道。

        "那是得谢谢,他人呢?"聂卫国一凛,这人正如蒋淑贞说的,是他们家的恩人,当初他听聂曼卿说时一阵后怕,对这个及时叫走父亲的人一直心怀感激,却不知道是谁。

        "在屋子里睡觉呢,小伙子开了一夜的车"蒋淑贞说道。

        睡觉?在妹妹们的房间睡觉?聂卫国听的一愣,这人,也有点太自来熟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