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91章 送礼

第91章 送礼

        凤城钢铁厂家属院,随着聂卫国婚礼越来越近,家属院也越来越热闹,院子里已经砌好了大灶台,搭建了一个可以容纳二十张桌子的红色棚子,上面贴着喜字和对联还挂着红色的灯笼看上去很喜庆。一群女人正围着院子里的水管儿洗菜,有说有笑,外面由远及近传来了小货车的声音,聂曼卿放下了手中的菜就小跑着出去了,惹的众人大笑。

        ,女大不中留啊,蒋淑珍有些无奈的笑道。她对聂曼卿说了要她矜持点,也觉得自家孩子这么害羞肯定不会怎么样的,却没想到,虽然聂曼卿和沈修然保持距离,没有亲密行为,却是在"解禁"后,对沈修然寸步不离,看到沈修然就笑,看不见就四处找,那眼神任谁也能看出这孩子,处于热恋中!

        "我去接爸爸和哥哥"聂曼卿很不好意思回头说了句,却是越描越黑,让那几个帮忙的人笑的更欢了。

        "你闺女就是实诚"一个和蒋淑珍差不多大的女人笑着说道。这些人都是看着聂曼卿长大的,和聂家关系也很好,眼看着当年爱哭的小女孩如今也长大成人恋爱了,更多的是欣慰,这笑也是做为过来人善意的笑。

        "我怎么生出这样的闺女啊"蒋淑珍哭笑不得。

        聂曼卿脸已经红透了,却还是跑了出来,那些人笑自己什么她都知道,笑就笑吧,忍一忍就过去了,她就是想见到他啊!

        在面向家属院的石子路上一辆小货车缓缓驶来,车兜子里坐着沈修然和聂卫国。沈修然跟着聂衡和聂卫国去菜市场又进行了一番大采购,把婚宴要的食材买齐了,又买了几袋子烧火的煤屑,装东西的车兜子都快满了。

        聂卫国看到门口跑出来的聂曼卿眼睛弯成月牙看向这里,目不斜视的看着沈修然,有些幽怨,没想到自己当了二十多年的哥,竟然一下子就被人比下去了,实在是可恶啊!

        沈修然向聂曼卿招着手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看着古朴的蓝砖门楼下站着的女孩手扶着大铁门,两条细瘦的辫子还在跳跃,齐眉的刘海下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满满的都是喜悦,两颊的红晕绽放如花,带着羞涩又带着漫溢出来的爱恋,让沈修然直想跳下车跑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再也不放开。

        从一切说开起,他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虽然只是简单的家居生活,到处都是人,空间很狭小,他没有机会和聂曼卿亲近,却时刻能看到她暖暖的笑,带着爱意和依恋的眼神,她在母亲玩笑的嗔怪中给自己夹菜,在哥哥幽怨的眼神中给自己洗衣服,早上一大早起来就到处找自己怕自己突然不见了,她会骄傲的说"沈修然也会""沈修然做的更好""沈修然才不会呢",她是那么害羞,又是那么坦率直接...

        "曼曼,你出来做什么,帮忙搬东西啊,你可搬不动"聂衡从驾驶位下车对聂曼卿说道。

        "我看你们买了什么好吃的"聂曼卿转开眼神对父亲说道。

        "都是生的,不能吃!"聂卫国下车语气硬邦邦的说道。

        "哥哥,姐姐让你一回来就去她那里,要试衣服"聂曼卿看聂卫国脸色不怎么好,还以为他的伤在痛说道。

        "穿军装就可以还试什么衣服?"聂卫国知道夏雪玲是不想让自己动手干活,叫自己一回来就去找她。

        "姐姐说穿军装结婚太土了,你天天穿还没穿够啊,快去吧,姐姐还等着你呢"聂曼卿说道。

        "就知道你们都不待见我,还嫌弃我土!爸,你进来,休息下吧"聂卫国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土往里走去,顺便也把聂衡叫走了,车上的东西都让沈修然去搬吧!

        "呃"聂曼卿感觉自家哥哥的语气好像很受伤被遗弃的样子,背影也有些落寞,好吧,先别管他了,聂曼卿转眼看向沈修然。

        沈修然来时很匆忙就借了辆车来,什么也没带,因为要去干活,穿的衣服是聂衡的旧工作服,发型是标准的平头短寸,这样的装扮很普遍,不过沈修然的身材挺拔修长,此时又处在很放松的状态,身体随意洒脱,普通的工装穿在身上看上去很有型,再加上他越发刚毅的五官,弧形好看的桃花眼,在现代走在路上要被人抢着街拍了。

        聂曼卿以前从没怎么注意沈修然的长相,却是在最近,越看沈修然越觉得沈修然好看,让她觉得怎么看也看不够,用现代的词说,她对沈修然犯花痴了...

        此时里面也没人出来,似乎在很默契的给这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只是这人来人往的,聂曼卿只能限于"眉目传情"了。

        "冷不冷,傻瓜,外套也不穿"沈修然看到聂曼卿看自己的眼神带着点迷茫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看到她上身只穿了件橘色的薄毛衣就说道,想摸摸她的手冷不冷看到自己的手脏兮兮的就没伸手了。

        "不冷,要收拾菜,热的,沈修然,你身上怎么那么脏"聂曼卿回神看沈修然穿的外套上有一些灰和黑说道。

        "搬东西蹭到的"沈修然不在意的说道,虽说去的是三人,可是搬东西就他一人,他不敢让聂卫国这个伤员搬东西,聂卫国也不客气,还拦住了聂衡,让他去砍价付账。

        "你没跟着她们洗东西吧,那水太凉了"沈修然从车上卸下一袋子煤看到聂曼卿的胳膊袖子被挽起,手有点红说道。

        "没有,我只择菜了"聂曼卿很乖顺的回答道,看他一次把两袋子煤往里搬皱着眉头说道"太多了,分两次搬"

        "不重,一口袋相当于一个你"沈修然到聂曼卿跟前时说道。

        聂曼卿看着沈修然大步走进去的背影努了努嘴巴走到了车跟前准备找点东西自己拿过去,菜都是成袋子装的,最少也要半袋子。聂家没什么亲戚,可是聂卫国和蒋淑珍的同事很多,再加上夏家的亲戚朋友,人还是不少的,凤城这样的小地方,估计只有国有食堂菜能放的下这么多人了。

        "妈妈,妈妈..."聂曼卿到车边没找到自己能拿动的东西,等着沈修然回来时,听到了熟悉的叫声,转身看去,在前方三十多米远的路口,一个小孩从停放的一辆黑色的轿车上下来向她招手。

        小孩兴奋的歪歪扭扭小跑了几步,就被后下车的一个身穿黑色风衣戴着黑色蛤蟆镜留着浓密的飞机头发型的男子抱了起来向这里走来,这两人正是从西北市赶来的沈修诚和慕闻朝。

        "我自己会走!"慕闻朝极力强调,还是被抱了起来,有些抓狂。

        "你老实点,要你自己走,得走上几年还要摔好几个跟头才能到"沈修诚拍了下小孩的屁股说着眯眼看着前方走来的女孩向家属院的方向走去。

        慕闻朝闭嘴不说话了,虽然他是个小孩子的身体,可是这灵魂比这个抱他的男子还大啊,这简直是太憋屈了!

        "你是谁?放下他,他不喜欢别人抱"聂曼卿看小孩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快走到跟前时对沈修诚说道,前面的男子,给人的很怪异的感觉,这样的打扮,她从来没见过,走在两边都是蓝砖旧房子的路上和周围行人的穿着比起来更显得奇怪。

        "你就是聂曼卿?"沈修诚没回答聂曼卿的话法儿问她道。

        "是的,你是谁?"聂曼卿问道。

        "脸蛋还可以,但是太瘦了,太矮了,屁股小,胸一点点..."沈修诚打量着聂曼卿摇了摇头带着挑剔的语气说着。

        "关你什么事儿!快放下他,没看见他不情愿吗?沈修然!"聂曼卿听到面前的评价气的脸通红,绷着脸对沈修诚说着然后大叫了声沈修然。

        "沈修诚,你太过分了!我咒你找个老婆没胸没屁股!"慕闻朝从沈修诚的口型上看出来点,手里拉扯着沈修诚浓密的头发,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

        "这么狠!"沈修诚将小孩的手固定住瞪着眼睛看着小孩装作很怕的样子。

        "曼曼,怎么了?"沈修然放了煤刚出来就听到聂曼卿大叫自己忙跑向她。

        "这个丑八怪抱着小白不放还欺负我!"聂曼卿抓住沈修然的胳膊控诉道。

        沈修然刚才跑来没仔细看聂曼卿前方的人听聂曼卿这么说眼神凌厉的看向来人,却是愣住了。

        "哥,你怎么来了?"沈修然的表情便的惊喜。

        "臭小子,不是准备要揍我吗?几年不见连你哥都认不出来了"沈修诚从沈修然出现一直没说话此时才放下了小孩一拳打在沈修然的肩膀,也不嫌沈修然身上脏兮兮的就和他来了熊抱。

        "哥,你搞什么啊,打扮成这幅德行!谁能认出你啊!"沈修然抱着沈修诚狠狠的拍了他几下放开看着他说道。

        "曼曼别怕,这是我四哥,他刚才肯定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介意"沈修然转身对聂曼卿说道。他不知道沈修诚怎么欺负聂曼卿了,但是觉得自己哥哥肯定不会怎么样聂曼卿的。

        聂曼卿此时拉过了小孩还是一副仇视的看着沈修诚,虽然知道对方是沈修然的哥哥了,但是对方说的话放在这个年代就是很流氓的话了,她已经决定不理沈修然这个丑哥哥了。

        "哥,这是曼曼,我的女朋友,你刚才说什么了,曼曼都生气了"沈修然向沈修诚介绍聂曼卿。

        "呵呵,没什么,你的眼光啊,不错,曼曼,我为我刚才的失礼道歉,你别生气了啊,不然我可真是罪过了"沈修诚看面前的女孩鼓着脸皱眉看着他摘了眼镜说道。

        "哼!沈修然我回去了!"聂曼卿拉着小孩往里面走去。

        "呃,你到底对曼曼说了什么啊,看把她气的"沈修然看聂曼卿回去了有些无奈的看着哥哥说道。

        "你这小女朋友还挺有脾气的嘛"沈修诚好笑的说道,然后又打量起沈修然"人长的越来越精神了,二十四孝女婿这就做上了啊"

        "嘿嘿,哥,进去吧,我给你介绍曼曼的家人"沈修然挠了挠头拉着沈修诚的胳膊往里走。

        "不去了,人家都在忙,我去了添乱,就在这儿说几句话,我就走"沈修诚说道。

        "哥,怎么这么急,你不准备见老头儿和大哥三哥了?"沈修然问道。

        "回来看看你,也看看妈,其他人就算了"沈修诚说的有些不在意。

        沈修然听到沈修诚后面的话刚才发亮的眼睛有些暗淡了,沈修诚拍了拍沈修然的肩膀转头对后面的人招了招手对沈修然说道"你这小子,看岳父和丈母娘来了,第一次见面也不带点东西就空手来了啊"

        听沈修诚这么一说沈修然一转念头尴尬起来,好吧,他当时就急着来找聂曼卿了,哪里会去想买什么东西啊,这会不会让聂曼卿的家里人觉得自己很失礼啊...

        "哥哥我给你准备了点东西"沈修诚指了指走过来那人带的一箱东西说道。

        "还是四哥想的周到"都是自己家人沈修然就没跟他客气接过那一箱东西。

        "你看着分给她家里人吧,弟妹的见面礼也在里面,是一个银色长条盒子,你等会儿再替我说说好话啊,别让弟妹记恨上我"沈修诚看着沈修然说道。

        "哥,你就不能多呆一会儿?"沈修然还是不想让沈修诚这么快就走,他的兄弟中沈修诚和他年龄相近,关系也最好,只是因为一些事,沈修诚没在沈父安排下工作自己出去闯荡了。

        "呵呵,以后回来都会看你的"沈修诚露出笑说道。

        两人聊了几句各自现状,蒋淑珍就从门口出来向这边走来喊道"修然,怎么站在哪儿,把你哥领进屋喝口水啊"

        蒋淑珍是看见聂曼卿进来带着小孩问小孩怎么来的才知道的,忙出来想请他们进来。

        "阿姨,您别客气,我们说几句话就进去"沈修然看沈修诚向他摇头知道沈修诚是真不想进去就对蒋淑珍说道。

        "那好,我给你们凉着水"蒋淑珍停沈修然这么说也没再向那里走了转了回去。

        "我去看看妈就走,你多保重,那女孩子,挺好。以后能不当兵就别当了,老头儿不能把你怎么样"沈修诚和沈修然又说了几句话后将手放在沈修然的肩膀上说道。

        "当兵挺好的,你放心吧,我不喜欢谁也强迫不了我"沈修然当初虽然是被迫当兵的,可是这几年的磨砺让他爱上了这样的生活,如果每天都能见到聂曼卿就完美了。

        "哥,你也保重,在那边不想呆了随时回来,我支持你"沈修然又说道。

        "嗯,不说了,走了"沈修诚点了点头就和刚才跟着他来的那人一起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沈修然看着沈修诚上车后才搬着哪箱子东西往里走去。

        "修然,你哥哥呢?"蒋淑珍在院子里看到沈修然进来却没看见沈修然的哥哥问道。

        "我哥哥有急事就先走了,他让我代他向你们问好,下次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拜访你们的"沈修然说道。

        "这就走了?你哥也真是的,什么急事连口水都不喝啊"蒋淑珍有些遗憾。

        "我也不知道,阿姨,曼曼呢?"沈修然转眼看了一圈儿都没看见聂曼卿。

        "她上楼看卫国试新衣服呢,你也去看看,车上的菜已经搬完了,你换了脏衣服西一下"蒋淑珍答道,在沈修然和沈修诚说话的功夫,已经有人出来将车上的东西全卸下来了。

        "好的阿姨"沈修然搬着东西上了楼。

        "别扭!"屋子里传来聂卫国的声音,沈修然进去就看到聂卫国穿着一身西装还打着领带,他对着衣柜上的穿衣镜浑身不自在的左看右看。

        "大哥,这样穿挺好的,站个军姿绝对帅"沈修然放下了东西说道。

        "聂卫国,你不要像蚂蚁上身了好不?你就当你穿的就是军装!马上给我适应!"夏雪玲憋着消下命令道。

        "哥,很好看!一点也不别扭"聂曼卿鼓励道。

        "舅舅,你这么穿好酷的"慕闻朝也说道。

        聂卫国对着镜子找感觉的功夫,沈修然在房间里换下了脏衣服出去洗了把脸。

        "曼曼,你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结婚?"沈修然到了聂曼卿跟前问道。

        "啊?哼!"聂曼卿听到沈修然的问话脸一红想到刚才沈修诚说的话气又来了,迁怒倒沈修然身上了一转脸不理会她了。

        "呃,曼曼,你别理我哥说的话,他就是有口无心,他已经走了,我还让我给你道歉。他这次来还带了礼物给你,算是给你的赔礼,他还帮我买了礼物给叔叔阿姨还有大哥,你帮我看看,可以不可以,别送的他们不喜欢也生气了?"沈修然拉了拉聂曼卿讨好道。到底沈修诚说了什么啊,看他们两个都没再说一遍的意思!

        "我不会再理你的那个哥哥了!"聂曼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还是跟着沈修然去看礼物了。一边的慕闻朝观察者沈修然,聂曼卿走他也跟着走。慕闻朝从前世聂卫国那里知道的沈修然的事儿,对他的印象就是,桀骜,硬汉,重情重义,有英雄气质,这个印象到这一世也没有消,因为给他讲了那几件事儿改变了很多的世界,让慕闻朝对他的印象更好了,这样一个人做自己母亲的丈夫,他没有抵触,却也是持观望态度的。

        "都带了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沈修然带着聂曼卿去到房间里拆开箱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有的包装上都是外文字,他一个也不认识。

        慕闻朝在一边看沈修然把东西很随意的扔到床上,摸了摸鼻子,芝柏经典款的一对白金腕表,一件蒂芙尼的黄钻项链,一副品相很好的古玉镯,两瓶人头马,两盒黛堡嘉莱的巧克力,不禁感慨这个沈修诚果然不愧是未来的"粗大腿",现在这个年代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奢侈品,他出去才几年出手就这么阔气,不会是去打劫银行了吧?被识货的人看到,家里就要被抢劫了!

        "这个是手表,刚好一对儿,给哥哥和姐姐吧,这个镯子给妈妈,酒给爸爸吧,这个,这个是你上次给我吃过的那种巧克力,我要这个,把这个项链给秀秀"聂曼卿很快做了分配,眼睛发亮的看着两大盒巧克力。聂曼卿虽然认得那上面的外文字,却没听说过这些东西的牌子,没有什么意识,直接选中了最便宜的吃的。

        这个年代不流行钻戒,流行手表,新婚的男女有条件的都会买手表戴,沈修诚从李老那里打听了聂家的情况,挑出来的东西还是有针对性的。

        "我哥说项链是你的,巧克力给秀秀一盒你留一盒,要是喜欢吃,以后我让他再多带些,你一次不能多吃的,上次的事儿别忘了"沈修然看到那个银色盒子说道。

        "呃...我不喜欢项链,让他把项链换盒巧克力吧,那样我酒考虑原谅他"聂曼卿有些为难然后说道。

        慕闻朝听的黑线,那条项链可以换不知道多少盒巧克力了,一盒巧克力就把对女人来说最残忍的评价置之度外了!他仿佛看到了"吃货"这两个字在母亲头顶盘旋...

        "好,下次我给他说"沈修然听聂曼卿这么说笑眯眯的答应了。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你戴吧"聂曼卿把手表给夏雪玲时,夏雪玲说道。聂曼卿没见过不知道价格,夏雪玲却是在国外看到过的,一款普通点的,都是好几万英镑,她目前的工资攒上一辈子也买不起。

        "姐姐,我不要这个,这是给你的,大哥也有块,家里人都有礼物的"聂曼卿说道。

        "雪玲姐,你就收下吧,再贵重不过是块表,当我送你们的结婚礼物,你就别客气了"沈修然看夏雪玲的神情就知道这东西肯定不便宜,劝说道。

        "你不收就是不把我当一家人了,也不把曼曼当一家人了"沈修然见夏雪玲还是摇头说道。

        "好吧"夏雪玲听沈修然这么说苦笑着收下了礼物。

        七八十年代结婚本来就很简单,聂夏两家向来交好,夏家很了解聂卫国,对他也没什么要求,两个人又都在外地工作,只把聂家的一间卧室收拾了,铺上准备好的被褥成了新房,花费最大的反倒是这顿婚宴了。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聂卫国穿着夏雪玲给他准备的西装别别扭扭的和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竖领长袖旗袍的夏雪玲在众人的簇拥下,举行了他们简单而热闹的婚礼。

        作者有话要说:为啥好像把老四这个配配写的有点故事呢,因为某人自行脑补了一个新故事给他当主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