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95章 来是你三

第95章 来是你三

        聂曼卿跟着沈修然在沈家村住了两天,多了好多身份,让她一时哭笑不得,此时两人出来在外面散步,就碰上了一个沈修然的侄子辈的。

        ,五叔,五婶儿出来转啊,这是我家小子,快给五爷爷和五奶奶打个招呼,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娃娃笑着跟他们打招呼,小孩奶声奶气的叫了沈修然爷爷,叫了聂曼卿奶奶。

        ,那是我爷爷的一个堂兄弟的重孙子,你是不是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这就当奶奶了"沈修然在人走后说出了复杂的亲戚关系。

        "什么老夫老妻!你的辈分太大了吧"聂曼卿掐了下沈修然,虽然已经当了好几次长辈了,这回还是被奶奶这个称呼给弄的面红耳赤。

        "老头儿当了三十几年的老光棍儿才好命娶到了母亲,我又是最小的,比大哥小了十六岁,辈分不想大都得大了"沈修然说道。

        "臭小子!是想挨揍吧?"沈修然话音刚落,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他们身后突然响起,吓了聂曼卿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上次要沈修然"相亲"的人,虽然从沈修然语气里知道他是沈修然的父亲,因为之后发生的事情有些乱,沈修然也没向聂曼卿解释要他相亲的不是父亲所以聂曼卿还是以为是他父亲逼着他相亲的,看到沈父有丝戒备。

        "小五,你啊"沈父身边一个三十多岁和沈父长相由四五分相似的中年人摇头说了句然后笑着看了眼聂曼卿说道"这是曼曼吧,小五被惯坏了,你可不能学他,我是你大哥,这是我们家的大领导,你叫声伯伯"

        "沈大哥,沈伯伯好"聂曼卿打了声招呼。沈大哥虽然笑的很和气,可是这几年在官场自然形成的威严流露出来还是让聂曼卿感觉很有距离,沈父也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像沈三哥和沈三嫂一样让人觉得很亲近。

        "爸,大哥"沈修然将聂曼卿拉近了点叫了自己的父亲和大哥。

        "臭小子!回家!"沈父点了点头迈步往沈家走,沈大哥落后一步跟上。

        "别紧张"沈修然落在后面说道。

        "他不会让你去相亲了吧?"聂曼卿小声问道,前方的沈父脚步顿了下又继续向前走了,只是放慢了脚步。

        "放心,不会了,他很喜欢你的"沈修然笑了笑说道,原来聂曼卿还记得这茬。

        "那就好,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他们都很严肃"聂曼卿继续说悄悄话。

        "他就是那个样子,刚才高兴着呢,要是不满意不高兴就不是严肃了,是凶巴巴,害怕不?"沈修然给聂曼卿解读父亲的表情。沈父向来严厉,典型的冰山,叫臭小子,小子,表情没什么变化那就是特高兴的表现了,要是发怒,眼神就能杀人了,骂人打人更不在话下,他们几个兄弟可没少被父亲打,也就是沈修然小时候被母亲护着,最不怕他了,不过这个就不用给聂曼卿说了...

        "不凶我,不让你相亲去,就不害怕"聂曼卿抓紧的沈修然的手说道。

        "呵呵,有我在,他不敢凶你的"沈修然说道,感觉到聂曼卿的动作,嘴角挂上一丝得意的笑,他知道聂曼卿事因为他才不怕的,他现在也是她的依仗了。他现在算是越来越了解聂曼卿了,她虽然看上去小小的很娇弱,有人突然大声说句话都会吓的抖下,晚上还怕黑,怕莫须有的鬼怪,可是她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原则,单纯率真,只要不触犯她的范围,普通人害怕的她反而不害怕,对于害怕的人和事,她也有自己的应对之法,有所依仗背靠大树就显得相当的大无畏,依仗不在就拿出来显摆吓唬,事不可为只要拿到三寸才会屈伸,否则就算再害怕她也会硬扛的...

        一行人很快到了沈家,沈大嫂已经先行到了沈家,很别扭的向聂曼卿道歉,沈三嫂绘声绘色的把当年的事儿又给刚来的几人讲了下,沈大哥还有印象,因为当时是他抱着聂曼卿和沈修然回去的,也是他出去碰到了聂衡的,这个插曲让沈家几人对聂曼卿又亲切了几分,连沈父万年不变的神色都显得柔和了很多。

        沈修然记得当时的情形知道是聂曼卿把他推倒的,却也不会说破,聂曼卿一点印象也没有,他乐的众人把聂曼卿当作自己的"大恩人",这样聂家一家对于沈家就又不同了些。

        沈家一众人祭拜完沈母,沈修然便送聂曼卿回去了,他的假已经用完了,要回部队了,再舍不得也不得不分开了。

        ***

        四个月后的一个黄昏,聂曼卿无精打采的下班回来没有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装着黑乎乎中药的保温桶,在小孩的监督下她喝光了保温桶里李老专门给她熬的药,喝了水漱口等了半个多小时,小孩便摆上了做好的饭菜,五彩鸡丝陪菠菜卷喝小米粥,看上去很开胃。

        "你想爸爸吗?"聂曼卿吃了几口抬头问小孩。小孩在她上班来时就跟来了,虽然白天会去李老家玩儿,但是饭菜总是会给她准备好,开始她不许他做饭的,只觉得自己一个大人让这么小的小孩做饭给自己吃简直是太,不好意思了,只是吃了几顿之后,加上小孩的坚持,她便放弃了劝阻,与小孩做的饭相比相比,食堂饭就是猪食啊,小孩不愧是李老说的天才...

        "不想"慕闻朝有些黑线的摇了摇头,几乎每天都要被聂曼卿问想不想爸爸,他干嘛要去想沈修然啊!这些天虽然没机会观察沈修然,却是越发的明白聂曼卿对沈修然的喜欢了,不然,她不会总是自言自语的念叨他,不然,她不会总是发呆显得不开心的样子...

        看来他有必要在沈修然回来时提醒他一下了,也不知道出什么任务几个月不露面,这样下去,聂曼卿受的折磨就太大了。

        "我想,怎么办?哎...你猜猜爸爸什么时候会回来?"聂曼卿叹了口气问道。她问了聂卫国,聂卫国只说事去执行任务了,其他都不知道,军队里的事儿,机密的话是不好去探听的。

        "很快就会回来的,妈妈,你要多吃点,你已经瘦了"慕闻朝给聂曼卿卷了一个菠菜卷递给她。进入夏天聂曼卿的胃口越来越不好,即使他每餐都变花样给她做清爽开胃的菜,她还是吃的很少...

        聂曼卿勉强把粥喝完就吃不下了,等慕闻朝吃完饭两人便相随着到了李家,慕闻朝晚上就住李家了。聂曼卿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孩到了夏天后便坚持要去李家住了,既然他喜欢,李老也欢迎她就依着他了。

        夏日天色黑的晚,聂曼卿回来时天色还亮着。她用澡票在澡堂洗了个澡,回来后换了睡衣就把自己摔到了床上,无聊的打了几个滚,拿了本书靠在床边看起来,很长时间没有翻页,表情却是变了几变,一会儿鼓着脸吐气,一会儿皱眉咬牙切齿,一会儿又瘪着嘴巴很委屈,这并不是因为书页的内容有多牵动人,而是因为她一直在看着书页间夹的照片,那是沈三哥给她和沈修然照的合照,阳光,老房子,新绿的树,两个都笑的见牙不见眼的人...

        聂曼卿看了会儿照片困意上涌便拉了条薄毛毯关了灯睡下了,带着相思的忧愁入睡的她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人此时正往她所在的城市赶来。

        沈修然自从在凤城和聂曼卿分开后,被拉到一个深山老林集训,他也没想到一走就是几个月连信息都不能与外界沟通,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回来等他赶了一天的路到了西北市,已然过了晚上十一点了。

        此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人们普遍睡的很早,聂曼卿所在的宿舍楼除了楼前的路灯,整个都是黑的,沈修然看着黑暗中的小楼有些懊恼,思念的人就在前方,还要忍上一夜,这比蹲点埋伏等待目标难熬多了。

        "楼不算高,爬进去看一眼,就看一眼"沈修然看着那小楼有些不甘心就此回去心里自语着便摸了上去。天知道他到底有多想她啊,如果不是严格的纪律原则,如果不是高强度的训练让他很少有时间用来思念,他真不知道他会不会相思成病...

        上次沈修然去过聂曼卿的宿舍所以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聂曼卿宿舍的正门的锁虽然是老式的从外面开可以开,里面却是有门闩的,对面隔壁都是有人住的,要想进去不惊扰别人有些难度,毕竟他又不是专业撬门的,所以他选择了从后面的窗户爬进去,只是沈修然怎么也没想到,他到了窗边要打开纱窗时,一股强电流瞬间从窗棂传过来,电的他差点没把持住从二楼掉下来,如果他的头发长一点儿肯定能看出来根根竖起了。

        黑暗中沈修然身上的电流褪去,意外的情况的让他瞪大了眼睛,如果不是他反应快,还算有点毅力,全身一抖一松手就掉下去了,这可是二楼,意外摔下去轻则受伤,重了可就没命了!这到底是意外漏电还是谁专门弄的?在敌人的枪炮下都没受伤,要是在这上面有点折损那可真要哭了...

        沈修然又摸了下窗棂却是没反应了,但是当他试图打开窗户时那股电流又传了过来,他又被结结实实的电了一下...

        沈修然自觉没有抗电能力赤手开窗了,借着月光仔细看了下窗棂,发现窗边有根黑色的电线,显然时罪魁祸首了,已经只有一墙之隔了,让沈修然放弃乖乖回家睡觉等待第二天,怎么可能啊...

        不屈不耐的沈修然拿出了一把削薄的匕首切断了那根线,在他以为最大障碍就此消除时,那根不起眼的电线断掉的同时警报声大叫起来,声音足以把整个小楼的人惊醒,除了睡熟了的聂曼卿...

        警报声是旧时遗留的防空警报,没有拆除,用于火警地震等大事件的预警,也不是第一次响起来,听到的人都纷纷探头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没看见火星,也没听到广播通知,更没感觉到振动,顿时四处传来了骂骂咧咧的声音,谁也没有注意到黑暗中沿着阴影郁郁遁走的某人...

        沈修然很是郁闷,被人发现他倒是不怕,却是会连累了聂曼卿,这可是大半夜,再说谁知道下面还有什么等着他啊,他还是回去睡觉天明再来吧!

        到底是谁弄的?!太过分了吧?不对,这又不是针对他的,莫非是聂曼卿在住处遇到过什么情况,然后李老让人弄的?如果是谁要对聂曼卿意图不轨他可饶不了,沈修然念头一转狠狠的想着,准备第二天去李老那里问问。

        ***

        第二天沈修然起了个大早,看时间聂曼卿肯定还没起来,他就先去习惯晨练的李老处了,他去时李老正要带着慕闻朝去小公园,打了招呼后沈修然问起了李老。

        "李爷爷,曼曼那边没出过什么事儿吧?"沈修然问道。

        "有我看着,能出什么事儿啊,好的很,身体越来越好了,过两年就能给你生儿子"李老有些自得的说道。

        "咳..."沈修然咳嗽了声掩盖自己的尴尬暗道了声老不羞对李老说道"没什么事儿?她那边的窗户不是你找人弄的?"

        "什么窗户?"李老有些莫名奇妙。

        "没什么...谢谢你,李爷爷,这么长时间让你费心了"沈修然看李老不知道情况就知道不是他找人做的也不好去说了,听到他刚才说的聂曼卿身体越来越好了很感激他。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你要拿出行动,还是你儿子孝顺啊"李老一撇嘴说道。

        "呃,我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回去看见好东西都往您这儿拿"沈修然说道,顺便瞥了眼越来越胖的"儿子"有点纠结,虽然让他叫了爸爸,可他真没当爸爸的这个意识,乍被李老说到他,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沈修然看慕闻朝时,慕闻朝狐疑的看着他,刚才看到他提到窗户,莫非这家伙半夜爬窗了?回去得检查一下...

        沈修然和李老说了几句也不打扰他晨练便往聂曼卿的住处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要一直用"原来是你"做标题,直到完结...

        凶猛的忙碌时期到了,泪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