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5章 我来接你

第5章 我来接你

        其实祁连接到宁夭短信的时候,睡午觉刚醒。他撑在床上坐起来,摇了摇床头的小铃铛,管家斐尔就进来了,如往常一般给他穿衣束发。而祁连,兀自撑着下巴直打哈欠,打得眼泪都出来了。

        “哦,对了,梦境门口有几只小虫子,派人去清一清。”祁连揉揉眉心,拍拍斐尔在给他扣扣子的手,起身往浴室走,“小心别打死了。”

        “是。”斐尔点头。而后又说道:“少爷,露西小姐来了,现在就在楼下。”

        祁连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她来干什么?小爷不过就跟她爸吃了次饭,对她没兴趣,把她弄走。”

        “我知道了。”斐尔微微一笑,满意退场。

        于是大约一个小时后,宁夭就接到了祁连的回复:宁妖精,现在宁海澄那货正在家里摔终端,你没看到真是太遗憾了。

        不过宁夭此刻正忙,可真没空去欣赏宁海澄那恼怒的模样。他现在身处一处酒店房间中,坐在床上看着投影在墙上的虚拟屏幕。小西瓜和那个短发美女红笺都已不在,屏幕上浮现的是三段看似独立的监控影像。

        “头儿,最终确定的嫌疑人就是这三个。”军情六处另一个成员白狼的声音透过屏幕传来,“我和黑猫已经去踩过点,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还没办法确定究竟是其中的哪一个。”

        宁夭一边听着,手指拂过终端机,翻阅着刚刚收到的关于这三人的资料,“嗯,林子呢?”

        “一回来就又没影儿了。”白狼那宛若机器般没有起伏的话语里也透出了一丝无奈。

        “这家伙,”宁夭微微摇头,军情六处连着他一共才六个人,是个实打实的奇葩部门,有的时候奇葩多了,各种各样的怪毛病也就多了。“让他赶快回来工作,都给我盯紧点儿,好好工作,才有肉吃才有酒喝。”

        白狼对此不予置评,这时,他听见宁夭房门外传来敲门声,“笃笃,先生,您的甜点。”

        白狼一看自家头头从床上跳起来一脸春花灿烂去开门的样子,用膝盖想都知道是什么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宁夭就端着一盆淋着浓浓巧克力汁的冰激凌回到了床上。

        白狼暗自扶额,“对了,头儿,你还记得林子调查了很久的那个国际间谍吗?”

        “记得,怎么了?”

        “林子想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一直没动手抓人。不过前几天一处的人突然动手,把这条大鱼给截走了。”

        “哦?”宁夭舔了舔嘴唇,这说了两句话的功夫,盆里的冰激凌已经消了小半。看他那眯着的眼,微微翘起的嘴角,显然吃的很满足,“待会儿你让红笺把我的第22号加密邮箱打开,密码是去死去死。”

        又出现了,处长大人的加密邮箱——不知道存了多少人的黑历史,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存不了。每次一开,准有人倒霉。

        不得不说,每次开宝箱的时候白狼自己也有些小兴奋。

        当天夜里正十二点。夏亚军情处的秘密审讯室里,那位正志得意满的一处处长,打算亲自动手审讯那个好不容易虎口夺食来的国际间谍时,惊讶的发现,隔壁审讯室里坐着的居然是自己才秘密包养了三个月的小情人儿。

        大水冲了龙王庙呀,一冲自此不回头哇。

        然后,他就见一张极其可恶极其欠揍的脸从那个审讯室里探出来,咧嘴一笑,“哟,刘处好巧啊,要不我们交换着审审?你看我这边这个,多水灵一妞儿啊~”

        一处处长差点咬碎了自己一口牙,而无论他捂得有多紧,堂堂处长大人半夜审犯人审到自个儿小情人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大家都是搞情报的嘛,哪有藏得住的理。

        处长大人因此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而始作俑者是个无论被诅咒多少次都能活得极其碍眼的家伙,在酒店吃了冰激凌睡了一觉之后,第二天又穿上他的白大褂上班去了。然后不出意外,学院里跟他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了。

        机甲制造系来了个长得很帅很有气质的助教,这事儿可比一处处长的花边新闻传得快多了。学生们闲来无事,人手一台终端机,拍张照,上传,转帖,亲朋好友,不过是秒秒钟的事。

        在机甲制造系这个老师们大多都是老学究和木疙瘩的世界里,像宁夭这样长得如此水灵的,还是头一遭。

        顾童山却有些不乐意了,好歹他也是制造系当年的系草,可也没见别人那么推崇过他引以为傲的长相。不过当宁夭对他无奈的一笑,那低头微赧的样子,让顾童山暗自心惊……去你的还真是比我帅。

        宁夭则游刃有余地应付着热情的学员们,一边已经考虑起了下午机甲系的校内对抗赛来。机甲系的对抗赛每年一届,算是学院的传统,而这次那三个嫌疑人中有两个都会上台,宁夭怎么说也得过去看看情况。

        与此同时,千叶城一号军用空港内。

        一辆小型军舰与空港对接完毕之后,在空港一号接入口熄火停泊。几秒之后,舱门打开,一双黑亮的军靴踏出门来。随即,夏亚陆队特有的黑底银边的军装出现在众人眼前,军装包裹之下,年轻的军人身躯修长挺拔,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下舷梯。

        看他肩头那肩章,正是少将军衔。在他身后,才是一堆大小不一的军衔鱼贯而下。

        “少将。”早早等候在空港的副官立即立正敬礼。

        楚朔朝他点点头,一挥手,让身后的人都散了。而后才在副官的引导下,坐进一辆军用飞行车。

        “少将,军事学院那边的邀请我已经应下,现在是不是立刻过去?”

        “你先前说,他回了一趟宁家?”楚朔问。

        “是的,情况是这样子的……”副官把探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而后仔细留意了一下楚朔的表情。可惜,那张宛如刀刃一般冷冰冰的脸,还真看不出有哪里不一样。

        “我们先去一趟月亮山。”楚朔沉声。

        “是。”

        城郊月亮山。

        宁海澄今日还在为那几个失去了踪迹的属下发愁,那是他擅自从军队里带出来的,如果出了什么事,他也不好圆过去。宁夭,一定是宁夭搞的鬼,只是他猜不出来宁夭扣下了他的人是想做什么。

        忽然,院中传来宁流的叫喊声,宁海澄眉头一皱,推门出去,“怎么了?”

        “澄哥儿,不好了,楚少将来了!”宁流看起来慌慌张张的,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楚少将?!”他不是在边境搞军演吗?怎么提前回来了?而且还来了这里?!宁海澄心里顿时生出不安来,当即立刻往主厅那边跑,“走,我们过去看看!”

        宁海澄刚靠近主厅,就看到了主厅前那片广场上停着的一排军用飞行车,再看到飞行车旁边站着的士兵,对于楚朔的到来就信了个□不离十。

        宁家的人都被楚朔的突然到访给惊动了,纷纷从自己的小院里跑出来,或近或远的看着。那些士兵一个个满脸肃容、目不斜视,对这些目光也根本视而不见。而主厅,显然不是谁都能进。

        宁海澄一路走过去,旁人对他投来的目光都是复杂万分。可不是,如果不是梧桐出了事,他现在,可就是那位少将的未来小舅子,可是现在……而当他走到主厅门口,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

        “宁夭呢?”

        楚朔站在大厅里,也没坐下,挺拔的身形宛如一柄利剑钉在石板。初时的两句寒暄之后就是直接要人,那平淡的语气,向侧舒展的剑眉,让人很难不怀疑,当这两道眉蹙紧时,会不会有狂风暴雨。

        副官就站在楚朔侧后方,听见自家少将的话后直想抹汗,少将什么时候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这项技能了?太可怕了。

        “少将,宁夭还在出任务,目前恐怕……”宁远山哪里想得到楚朔会直接上门来要人,这节奏,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再说,宁夭那边还没个定论,昨天已经闹僵了,他也不好直接就说人就在千叶城。

        “恐怕什么?”

        “少将,能否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宁远山是长辈,可也不敢在楚朔面前端长辈的架子。

        “联姻是十年前就定下的,我给了你们足够的时间。”楚朔道:“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们,宁梧桐的事情我不会追究,以后也不会再提。但是宁夭,他以后就是我的人。我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只是希望你们有这个觉悟。”

        语毕,楚朔朝宁远山微微点头致意,而后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厅。厚重的军靴踏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宛如一首无言的军歌奏起。

        副官赶紧跟上,走过门槛时,却忽然瞥见门外站着个人,好像要进去的样子。出于礼貌,他往旁边让了让,却见那人立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家人还真是奇怪。

        下午。

        宁夭跟随顾童山去上课,这节是在大阶梯教室上的理论课,而顾童山的课来的人一向很多,还有别的系的人来旁听,熙熙攘攘能坐满一整个教室。顾童山怕宁夭紧张,还事先对宁夭好生关照了一番。

        宁夭哪里会紧张,上课是顾童山在上,他只是在旁边打个下手而已。不过这是顾童山的好意,他便笑着谢过。

        上课的过程还算顺利,课堂气氛非常融洽。站起来提问的大多是俊男美女,也很得顾教授的眼。可是课上到一半,宁夭忽然听见教室后门口传来开门声。他听力一向很好,对声音很敏感,这下意识看过去,却看到一个身着军装的男人推门而入。

        四目相接,眼神在教室上方汇聚,然后瞬间,宁夭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然后就是那个瞬间,那黑色的眸子看着他,让他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叮——”宁夭心里立刻警钟长鸣,这人一出现,他所有的预想就要被全部打乱了。

        看到讲台旁的那个男人一瞬间露出的错愕以及呆滞,楚朔扶了扶帽檐,在最后排靠走道的位置上坐下。副官可不敢坐,就站在他身侧,朝宁夭友好的点了点头。

        后排的学生们其实有人从楚朔一进来就发现他了,可是太过惊讶,以至于张大了嘴半天没反应。待反应过来了,揉揉眼,天呐楚少将就坐在我!旁!边!

        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骚动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倒是顾童山镇静十足,瞥了楚朔一眼,暗道这小子怎么来了,而后猛拍了几记桌子,“都安静!安静!还上不上课了?!”

        副官也配合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兴奋躁动的学生们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只不过……一个个正襟危坐,腰板挺直,两手规矩的放在大腿上,目光平视不转弯!

        顾童山暗想:嘿,这群小子,平时一个个都皮成那样,现在都改性子了哈。那老家伙的学生就那么厉害?

        顾童山越想越犯酸,越看楚朔就越不顺眼。楚朔是安然端坐丝毫不为所动,副官却犯迷糊了,他们到底哪里惹老教授生气了?

        宁夭在台上努力的稀释自己的存在感,但奈何他天生就是个存在感极强的人物。他再怎么不去看楚朔,再怎么不动声色,还是依旧能感觉到——楚朔在看他。那种饱含侵略性的眸光从不曾从他身上移开。

        短短三十分钟,长的就像过了几个小时。

        好不容易,救世主般的下课铃打响,可是偌大一个阶梯教室,却愣是没有一个人动。宁夭倒是想立刻就走,可是这会儿他要是走了,岂不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然后他看见楚朔站起身,一步步朝讲台这边来。虽然是走在学生堆里,但那英武的身姿,却活像是在某个军队里阅兵。凡是他走过的地方,学生们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心里紧张的要死,但又是止不住的雀跃。这可是楚少将啊,夏亚的楚少将是多少年轻人追求的梦想。

        “楚少将,你来听我老头子的课有何见解啊?”顾童山狐疑的看看楚朔,这楚家的小子不好好带兵来这儿凑什么热闹?

        “打扰了,顾教授。”面对顾童山,楚朔还是展露出了良好的礼仪,“我来找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顾童山吓一跳,不过转念一想,好像是哦,早年是听说过他有个未婚妻来着,只是竟然是在自己班里吗?“哈哈是哪个啊?指出来我瞧瞧。”

        不光是顾童山吓一跳,在场所有人都吓一跳啊,楚少将竟然跑他们课上找未婚妻来了!卧槽是哪个赶紧站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啊!一时间,自作矜持的学生们再也按耐不住了,纷纷开始交头接耳,踮着脚尖寻起人来。

        然后他们就看见楚少将微微一步踏前,错开了顾教授,向那位新来的长得很好看的助教伸出了右手。

        “我来接你。”

        唰——一瞬间,几百道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在宁夭身上,宁夭觉得,要是那目光能伤人的话,自己身上估计已经遍布筛子眼了。

        他暗自定了定心神,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抬眼,与楚朔面对面。

        在这个战乱不息的时代,在这个名为民主实则集权的国度,当这个男人对你伸出手,那就意味着——不容拒绝。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