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7章 我不是吃货

第7章 我不是吃货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必须尽快出结果。”楚朔这次回来,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宁夭,但更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白色联盟的事情,现在整个星际海的格局已经面临洗盘,是慢慢崩溃还是一触即散,还未可知。所以接下去的每一招棋都得谨慎,而宁夭的那份报告至关重要。

        宁夭当然知道这当中的利害,否则也不会把六处的人手全部抽调回来,“我知道,最迟明天出结果。”

        “好。”楚朔点点头,便不再说什么。

        宁夭也乐得自在,一边从椅子边上摆着的小碟子里拿糕点吃,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比赛。不得不说,这机甲系找的甜点供应商真不错,这糕点甜而不腻,酥酥的,很和宁夭的胃口,不一会儿就消灭了一碟子。再想拿时,碟子里都空了。

        宁夭皱了皱眉,显然还没满足,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觉得他的胃更空虚了。就在这时,一缕糕点的香味又钻入他的鼻孔,他不禁笔头微皱,低头一看,几根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小块糕点,正凑在他的嘴边。

        那手指骨节分明,但却不显削瘦,且分外干净,指甲缝里都没有一点儿杂质。宁夭顺着这手看去,就看见了楚朔的那张脸。

        “张嘴。”楚少将说。

        宁夭瞥了瞥四周,好吧,那些故意把头转过去的人我记住你们了,等我回去就把你们编进我的秘密邮箱里。

        宁夭很想直接转头,甩给楚朔一个后脑勺。但是楚朔坚持,那双眸子看着他,让宁夭不得不考虑一下那样做的后果。然后……这糕点真的好好闻,香香的,我的胃在抗议,不吃白不吃。

        张嘴,就着楚朔的手把糕点吃进嘴里,舌头一舔,把唇边沾到的屑也一并卷走。等到那醇香在嘴里散开,融入肺腑,宁夭的双眉舒心的向外舒展,那一脸明媚的样子,好像一个吃到了棒棒糖的小孩子。

        楚朔收回手,指尖还残留着宁夭唇瓣的温度。

        导播间里,导播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刚刚他就是想把镜头转过去给楚少将来个特写,然后那柔情蜜意的画面让他的小心肝不由颤了颤,眼疾手快的把画面给切掉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宁夭可不知道自己刚刚‘错过’了一次受万众瞩目的机会,正厚颜无耻的伸出一只手,对我们大名鼎鼎的楚少将说:“那个……反正你也不吃,都给我吧。”

        楚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吝啬的把自己那份都投喂出去。

        宁夭得了吃的就不理楚少将了,也不理旁边那些故作镇定其实都在偷看的家伙,嘿,反正他都逃不了了,要丢脸丢的也是楚朔的脸。

        只是……吃完了一碟子,楚朔又问了一句:“还要吗?”

        楚少将我不是吃货。

        下午的比赛不多,到三点半的时候就差不多结束了。主看台上的这些嘉宾先行从特殊通道离场,宁夭和楚朔也随着他们一起离开。只是楚朔还得去军部,宁夭也有自己的事情去做,所以两人到了校门口便分开。

        “婚期大概在下月,我这几天忙,过几天再来找你。”临别前,楚朔抓着宁夭的手说了这么一句话。

        宁夭当然没有拒绝的余地,心情复杂的目送他离去后,便也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学院里——废话,现在不跑等着被围观吗?更何况现在也没有那个被围观的空,既然楚朔都发话了,烟花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不过如果只是要抓费安格回来审问的话,很简单。但宁夭直觉这所学院里,除了费安格之外应该还有其他涉事者。而且费安格藏得那么好,要不是宁夭眼疾手快找到了信息发送源,恐怕无人能知道他跟远在白色联盟的恐怖袭击事件有关。所以,他应该不是一个用完就弃的小喽啰,怎么好好利用这枚棋子,宁夭还需要仔细思考一番。

        当夜,宁夭召集军情六处所有人开始布置任务,还意料之中的接到了宁远山的电话。

        宁远山心知联姻的事情已经被楚朔一板子拍定,而且他隐约感觉到楚朔对宁夭的态度不一般。细细思考下来,就给宁夭打了这个电话。大意是让宁夭不要计较前嫌,他会看好宁海澄不会让他再生事。

        说实话,一开始宁夭是想好好整治整治宁海澄的,所以让祁连派人盯着。不过既然楚朔的出现打乱了僵局,想必宁海澄会安分许多。宁远山也这么说了,他的面子宁夭还是给的。

        不过虽然答应了宁远山的请求,宁夭还是留了一手,派去盯着宁海澄的人依旧没有收回。宁夭暗地里给了一个月的期限,如果一个月内宁海澄真的不再没事找事,那宁夭就把人收回。如果宁海澄真的不长记性,还想再断几根肋骨,宁夭也不介意帮他这个小忙。

        与此同时,月亮山。

        宁海澄全然不知他的大伯已经为他向宁夭求了一次情,今天原本就要回军队里去的他在见过楚朔后,又寻了个借口留了一天。楚朔的出现让他心里的焦躁越来越重,看这情形,似乎已经完全没有了回转的余地。

        关键是,刚刚楚朔出门的时候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虽然他们原本就没见过几次面,就算楚朔是他的未来妹夫,宁海澄也根本还没享受到任何一点联姻带来的好处。楚家没有将这消息公开,他便等,可等到现在,宁夭直接摘走了他苦等的果实。

        这让宁海澄对妹妹梧桐也不禁带上了一丝怨念,而就在这时,说曹操曹操到,宁海澄的终端机响起,接起来一听,竟然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宁梧桐。

        “哥,我是梧桐。”

        “梧桐?你怎么现在才出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宁海澄有太多的话想问,语气略显急促,“你跟楚朔的婚事要黄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宁梧桐却冷静的过分,“哥,很抱歉我这么晚才联络你,但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需要时间来处理。”

        “你知道?那我问你,外头那些有关于你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所以我暂时也没脸回去。具体的事情楚少将都知道,但所幸还有宁夭,所以对宁家的影响应该不大。”

        “宁夭?哼,他算什么……”宁海澄终于从亲妹妹嘴里确定了事情的真实性,心里的所有希望落空不说,听到宁梧桐说‘所幸’,好像还感谢宁夭的样子,就更不爽了。

        “哥,你别这样。”宁梧桐也听出了不对劲,又联想到他哥哥以前跟宁夭的过节,暗自皱眉,“总之,我现在在为少将办事,就算不跟楚家联姻,我们兄妹凭自己的本事也能有一片立足之地……”

        “我知道。”宁海澄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再没有心思讨论这个话题,没说几句就给挂了。

        宁梧桐拿着终端机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担忧,拨通了楚朔的专线。

        “少将,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希望你能立刻把我哥哥调出北都星。”

        宁海澄什么性格,宁梧桐身为妹妹再清楚不过,她也不指望宁海澄跟宁夭的关系有所缓解,怕就怕他一个糊涂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还不如直接把人调离,杜绝隐患,这是她唯一的哥哥,无论如何,她都希望他能活得好好的。

        第二天中午,学院食堂。

        宁夭坐在窗边的一处位子吃午饭,对面坐着偶遇的宁小川。宁小川显得很是拘谨,一味的埋头吃饭,只是时不时的会朝四周瞥两眼,显然对于旁人关注的目光很不适应。

        宁夭半靠在椅背上,喝着咖啡,觉得宁小川的反应真是可爱。学校毕竟是学校,大部分学生还是心性纯良的小白兔,所以宁夭就算因为楚朔而被人过度关注,也没有因此牵连出什么麻烦事儿。就是那些老是盯着你看的人,你盯着回看过去,人家也会红着脸赶紧撇开,多可爱。

        宁小川低头扒饭,偷偷瞥见宁夭眯着眼不知道想什么的表情,犹豫了许久,还是低声问了一句:“宁哥,你喜欢楚少将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问问……”宁小川也觉得自己太过没礼貌,低头继续扒饭。

        宁夭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他挺好的。”

        “哦,那就好……”听宁夭还真回答他了,宁小川心里的一颗石头总算放下。他始终觉得,宁夭被拉去联姻太过委屈,要是跟楚朔合不来,那岂不是被害了一辈子。

        宁夭是真觉得宁小川有趣又可爱了,这年纪的青少年不调戏一下未免有些太过可惜,“小川,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啊……”宁小川挠挠头,“我没说过吗?宁哥你以前救过我啊,我虽然不怎么记得具体的细节了,但是我爸妈说要知恩图报。而且我以前身体不好,武学老是学不好,族里的几个兄长也都不愿意再教导我了,就只有宁哥你肯。大家都怕你,不敢跟你学,但是我知道宁哥最好了,无论谁找你你都愿意教,还从来不藏私。”

        宁夭愣了,努力的搜寻着自己的记忆,比对着宁小川的脸,似乎……还真有那么一个跟着他学过几天武技的小病秧子。只是他记得那是在他离开月亮山之前不久,没教几天,他就去军情六处走马上任了。

        也许是憋久了,宁小川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说完了自己也怪不好意思的,他可不想让宁夭以为他是故意趁这个机会示好。宁小川是真的不明白,明明宁哥那么好的人,教导他武学的时候说话的语气都那么温柔,可偏偏有很多人畏惧他,抹黑他,总是害宁哥一个人,一个人孤零零的最难受了。

        宁夭不知道自己在宁小川的印象里竟然是这样的好人,他虽然无所求,但有人这么记着,总归让他心情不由变好许多。

        宁夭笑笑,放下手里的杯子,杯底轻轻磕着瓷盘,发出轻响。不远处一双眼睛扫过来,接受到讯号,点燃了手里的无污染香烟。

        “那么多年过去,我都差点忘了。这样吧,你以后有什么武学上的事情想不通,还可以来问我。”

        “真的?”宁小川惊喜道。

        “嗯。”宁夭点头。恰在这时,一道重物坠地的声音从食堂的另一个方向传来,随后惊呼声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宁夭和宁小川也不由看过去,听那边的呼喊声,似乎是有人吃着饭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我们过去看看。”宁夭是助教,也算是教职人员,碰到这种事当然要过去处理。那边围着的人看到是他,纷纷让开路来。

        这时,有几个男学员正把倒在地上的人背起来,准备送医。宁夭急忙拦下他们,说:“等等,先让我看看,我以前是个医生。”

        被背着的人,正是费安格,而且脸上已经泛起了紫黑之色。

        “是中毒!”宁夭快速的检查,手擦过费安格的脖颈时,动了动领口,悄无声息的把他皮肤上一个小红点给遮住,“直接送去医务室,去医院已经来不及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