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5章 无题

第15章 无题

        第二天,宁夭醒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楚朔居然还在身边躺着,一看墙上的电子钟,已经八点了。

        夏亚边境眼看就要出事,他今天不用去军部吗?

        宁夭暗自嘀咕了一下,而后拉开楚朔放在他腰上的手,起身下床。不料原本还在安睡的楚朔倏然睁开了眼,一把把他拉回了怀里,“再陪我睡会儿。”

        这人睡觉就不能认真点睡吗?永远都搞不清楚你到底真睡还是假寐好吗?宁夭没好气的蹬掉了被子,看你起不起。

        楚少将完全不为所动,因为室内恒温,怀里又有个人形暖炉,完全不冷。但是慢慢接触他就发现,宁夭这个人完全是傲娇又别扭的猫科动物,你不光光得镇得住他,还得时不时顺顺毛,否则他绝对一口咬得你毕生难忘。

        “你昨天晚上问我佩兰的事?”楚朔问。

        宁夭瞄他一眼,“你不是说睡觉吗?”

        晨光透过窗户打在楚朔的侧脸,氤氲出一层朦胧的柔光。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晨起时特有的沙哑,楚少将对着他家夫人浅淡一笑,魅力全开,“闹别扭了?”

        宁夭的脸在背光处,不可察觉的浮上一抹微红。转过头去,抿着唇,不说话。

        楚朔也不在意,就是难得放松的把宁夭搂着,跟他说话,“佩兰的事情肯定会闹得越来越大,以提耶利亚那位皇帝的脾气,最喜欢的儿子被杀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再加上一些阴谋派的煽动,提耶利亚和勒德在佩兰星开战是迟早的事。只是,我们都知道佩兰是个多敏感的地方,这件刺杀案又疑点重重,难免让人怀疑他们的真实目的。”

        “他们?”

        “西沛,巴塞,沙门,等等,他们每一个都有抹除夏亚的动机。”

        闻言,宁夭一阵沉默。晨间的阳光温和舒适,但楚朔一句话,却仿佛让这空气都沉凝了不少。

        夏亚是一个历史相当悠久的国家,可以一直追溯到人类刚刚踏入星际海时期。那个时候,一群东方人作为主要核心创建了这个国家,而为了缅怀自己的故国,他们把这个新生的国家命名为——夏亚。

        很多年过去,不断的有国家诞生或毁灭,但是夏亚却一直存在着,因为其强大的历史底蕴以及不断累积的势力,一度成为星际海的霸主,雄踞一方。然而,兴衰盛亡总是宇宙中无法逃避的定律。百余年前,紫罗兰家族继任皇室,将夏亚带入了完全帝制的时代。

        紫罗兰家的第一任皇帝是英明而强大的,他为夏亚带来了空前绝后的繁华,却也为夏亚树立了太多的仇敌。当他的子孙不再如他那般强大时,夏亚就迎来了无可避免的衰落。四十年前,更是差一点分崩离析。

        当时星际海诸国除却中立国,其余分为两派,一派以夏亚为首,一派以巴塞为首,双方进行了长达几年的死战。夏亚因为紫罗兰家的领导无能,节节败退,导致整个派系陷入泥潭。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夏亚将亡的时候,时任夏亚军区总部副司令的楚奉君兵逼明宫,一夕之间令夏亚主事者易主,而后浴血奋战,把夏亚这个快要走到悬崖边的庞然大物生生拉了回来。

        然而无论楚奉军如何力挽狂澜,夏亚衰落的太厉害,还是从星际海霸主的地位滑落至了二流国家。而夏亚原本的得力盟友沙门,一跃居上,取代了夏亚的地位,与巴塞分庭抗礼。自那之后,星际海赢来了一段很长的和平期,而夏亚也在楚家一力主导下开始韬光养晦,从楚奉君到楚琛再到楚朔,三代人,军政两界,默默的为夏亚填补着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而现在,和平将尽,又有多少人忌惮着或觊觎着在楚家手里逐渐恢复生机的夏亚?

        宁夭越想,就越觉得在佩兰星发生的刺杀案就是个烟雾弹,明为勒德和提耶利亚的领土争端,实际上就是冲着一旁的夏亚来的。

        而夏亚……准备好迎战了吗?

        宁夭不禁看向楚朔,却见他黑亮的眸子正细细的端详着自己,“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你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从我爷爷到我这一代,数十年来,从没有过一丝懈怠。”楚朔似是看透了宁夭的心思,答非所问道:“所以,无论佩兰星的事情是不是针对夏亚,都不必惊慌。他们要来,我们就接着。而且,在开战之前,那些政客总要先唱一番戏不是吗?”

        “少将,你爸也是个政客。”宁夭忍不住提醒道。

        “我知道,所以他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而我还在这里躺着。”楚朔伸手摸着宁夭的耳垂,凑近了些,见那耳垂微微泛红,忍不住低头含住,轻轻咬弄着。

        “楚、少、将,你给我去工作啊!”宁夭果然受不了这刺激,一翻身便滚出了楚朔的怀抱。而后捂着自己有些濡湿的耳朵,跪坐在床上瞪着楚朔。

        谁知楚少将黑眸微眯,坐起来靠在床头,道:“衣带松了。”

        啥?宁夭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低头一看——尼玛整个胸前都春光外泄了。宁夭赶紧一遮,想要跳床遁。然而脚踝被人恶意的抓住了,一拖,又给拖了回去。

        于是,当楚朔和宁夭出现在楼下用餐的时候,正午十二点的钟声刚刚敲响。

        杜月蘅笑而不语,只是望着宁夭的目光越发柔和,而后叫厨房给他炖了一锅鸡汤。

        吃过午饭,万恶的楚少将终于去军区工作了。宁夭得了空,不用去武器研究所,因为婚假也不用去学院,但是被楚朔折腾惨了的身子一点儿活动的动力都没有,于是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消磨了一下午。但肥皂剧和铺天盖地的佩兰星刺杀案新闻远不能让他闲下来,不知不觉就又开始跟小西瓜他们接头,这个电话那个电话打起来。军情六处人手本来就少,宁夭抽不出人去调查佩兰星的事,但是军情处其余部门还有很多人,他打听点消息还是可以的。

        杜月蘅忙里忙外准备明天儿子的大婚,宁夭倒是一点儿也不上心,乐得轻松自在。只是大约下午三点,宁夭还在喝茶吃甜点的时候,杜月蘅一个电话,他却不得不动起来了。

        楚朔结婚,楚家老爷子就从静养的别墅里回来了,杜月蘅在外一时回不来,家里就只有宁夭一个人。他不去接待,谁去?

        宁夭只好硬着头皮上,整理整理自己的衣着,而后恭恭敬敬的站到大门口等老爷子的车过来。他没见过赫赫有名的楚奉君,但是他接触过很多他的资料,公开的或者是保密的,越接触,就越觉得这人不简单,也不免生出几分尊敬。然而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以孙媳妇的身份来迎接这位老上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2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