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24章 交易

第24章 交易

        “宁夭,我知道宁家对你有亏欠,我来,不是求你谅解,而是想跟你做个交易。”宁或正视着宁夭,语气诚恳。他就是这样,永远不骄不躁,平静如水。

        “交易,什么交易?”

        “我想把宁家的人送入军队。你也知道,这些年宁家人的训练从来没有懈怠过,只要稍加指导,他们就能超越普通人,成为夏亚军队里的王牌。而且,他们都是天生的机甲战士,如果楚少将能善加利用,必定可以成为他手上的一柄利刃。”

        闻言,宁夭微微沉吟。宁家人的实力宁夭再清楚不过,宁或嘴里所描绘的场景也实在是很诱人。不过,天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宁夭微微一笑,“代价?”

        宁或却摇了摇头,“不需要。”

        “不需要?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宁夭讥讽。

        “确实不需要。宁夭,你难道不明白吗,宁家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根。”宁或沉吟道:“几百年来我们宁家待过无数的地方,被人器重或被人利用,每一次以为可以安定下来,但最后却往往是又一次的背井离乡。迁徙了太多次,宁家人心里早没有祖国和故乡的概念了,再这么下去,宁家迟早得散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地方来扎根,让宁家彻彻底底的安定下去,而不是继续的漂泊下去。”

        “为什么选择夏亚?因为我?”

        “是。”宁或没有丝毫隐瞒,直言道:“我在军部待了这几年,夏亚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楚朔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看的很清楚。但这还不够,如果是梧桐嫁给楚朔的话,或许我还会犹豫一下再提出这个提案,但联姻的人换成你,我就是九成的把握。”

        宁夭喝了口茶,说道:“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不。是你的话,楚朔不会担心宁家夺权,因为宁家首先就过不了你这关;另一方面,你也没有那么绝情,没有动宁海澄,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要自以为那么了解我,宁或。”宁夭的表情渐渐冷了下来,眼带薄怒。

        “这么多年不见,我确实不了解你了。”宁或却依旧固执的说着:“但是我印象中的宁夭不是会轻易改变的人。所以我把宁家交到你手上,要怎么用,全凭你来决断。你想毁了它也好,想成全它也好,我可以赌。”

        宁夭沉着脸不再说话,眼神几度闪烁,似乎在快速的思考着。宁或也不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他下决定。

        风吹过亭子,吹拂过两人的鬓角,带来一些青草的味道。已经长大的两人再回不去少时亲密的时光,只有赌,只有坚信,以前的人还未改变。这是一场关乎宁家命运的豪赌,但是正如宁或揣测中的宁夭一样,他自己也没有改变过。一直这么果决,且大胆。

        良久,宁夭缓缓的勾起嘴角,那宛如慢镜头一样的动作,将他心里的那些思虑全部流放到空气中,“这件事我可以跟楚朔商量了。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明说,宁家的人一旦交到我手里,他们就是跟其他人一样的士兵,没有人有特殊待遇,想要站稳脚跟,就得拿军功来换。还有,绝对的忠诚。一旦谁有二心,一律以叛国罪论处,绝不手软。”

        “好。”宁或斩钉截铁的说了一个字,脸上也终于浮现出一抹笑意。有付出才能有回报,这个交易很公平合理。

        “跟楚朔商量之后,我会尽快给你答复。”宁夭打了个哈欠,一到下午又开始嗜睡了,“你得回去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你要亲自出马?”交易完毕,两人的谈话也轻松了不少。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既然宁家要做王牌,当然得送去楚朔身边。他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可不想他随随便便死在战场上。”

        “你们看起来相处的不错。”宁或笑笑,看了一眼宁夭隆起的肚子。

        宁夭却蓦然想起昨夜的荒唐事儿,扯了扯嘴角回了一句:“凑活。”

        晚上楚朔回家,宁夭把宁家的事情跟他说了。楚朔只是沉思了几秒,黑眸也不见有什么波动,只是从背后抱着宁夭,嗯了一声。

        宁夭黑线,‘嗯’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不要总凑在我耳边说话好吗?宁夭最受不了楚朔这样在他耳边哈气,温热的气息拂在耳畔和颈侧,天知道他被楚朔开发过、现在又怀着孕的身子是有多敏感。

        “跟你说话呢,你如果赞成的话,我明天就让宁或把人带过来。”宁夭侧头,拉开两人的距离,问。

        “你要亲自训练?”楚朔正色道。

        “嗯,宁家情况特殊,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别的人选了吧。”

        “那好,你当心点。”楚朔一般还是尊重宁夭的决定的,他做出了选择便不会横加干预。但他还是不轻不重的咬了咬宁夭的耳垂,“千万别把自己弄伤了,否则,下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

        宁夭很想说放眼整个军部也没几个人能伤得了他,但对上楚朔的眼睛,到嘴的话就又咽了回去,却又忽然间‘啊’了一声。

        “怎么了?”

        “他们又踢了我一下。”宁夭气恼的摸了摸肚子,楚朔回来之后两个小家伙就安分得跟个良民似的,怎么这会儿又出来秀存在感了?

        楚朔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场景,骨节分明的手掌忍不住抚上宁夭的肚子,轻轻的,怕一用力就弄痛了他。忽然,一个小小的跳动从掌心处传来,清晰有力,仿佛透着无尽的生命力。

        “这里。”楚朔的声音略带欣喜,黑色的眸子愈发明亮,那抚摸着肚皮的笨拙模样,让宁夭忍不住扑哧一笑。那秀眉舒展开来,明亮的眸子里宛如盛着一汪清泉,看得楚朔微怔。

        第二天下午,得到回复的宁或就把他挑选出来的宁家人送到了楚家。宁夭让人把他们都带到了后山,他有些事怀了孕不方便,就把波特也叫了过来,还问老爷子借了俞方。俞方本来就对古武世家非常好奇,上次跟宁夭交过手之后更是睡觉都惦记着,可惜他又不能再去找宁夭切磋。所以这次宁夭把整个宁家都带来了,楚奉君一点头,他立刻就跟宁夭走了。

        后山凉亭处,宁夭满意的看着那朝气蓬勃摩拳擦掌的五十多号人,伸手在亭柱某个地方一摁。只听隆隆的一阵声音响起,众人身后那一片斜坡上,草皮倏然向两侧分开,露出一个长方形的巨大入口,一条金属浇筑的阶梯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是什么?楚家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吗?!

        宁夭的目光掠过那一张张惊愕的脸,心里终于稍微平衡一点了——昨晚楚朔跟他说楚家后山还有这么个地方,而且还是私人训练场的时候,宁夭的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时按捺不住,就硬是让楚朔带他去看了。楚朔也任他闹腾,给他身上裹了件大衣,陪着去看了看。

        于是宁夭就里面穿着睡衣,外边裹着楚朔的军大衣,脚上穿着拖鞋,兴致勃勃的参观了楚家的私人训练场。训练场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四周一圈都是一个个小房间,有浴室有临时住房等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训练场旁边还有一间大屋子,推门进去一看,满屋子不同类型的机甲让宁夭有种走入了机甲博物馆的错觉。

        无论是夏亚最早研发的一代机,还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西沛机甲,在这里都能找到。而且,每一辆都经过妥善的维修和保管,宁夭毫不怀疑,只要输入能量,这些机甲就都能启动。

        当然了,这些私藏暂时没有向宁家人显摆的必要,什么时候拿出来诱惑人,宁夭自有想法。他首先把人都带到了训练场,几十号人站在场中心,抬头看看高高的天花板,显得自身渺小无比。

        有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手笔,也只有楚家拿得出来了吧。

        “啪啪!”就在这时,宁夭拍了拍手,“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将在这里接受封闭式训练。什么时候达到了我的要求,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军人,你们就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去。我是你们的教官宁夭,这是副教官俞方,还有波特。”

        “记住,无论你们以前有多么的优秀,多么的被人夸赞,从现在起,通通都给我忘了!论优秀,你们比不过我,比不过楚少将;论刻苦,你们比不过刚从前线回来的第九军团任何一个人。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凡是我订下的训练目标,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完成。”

        来这里的每一个宁家人,都经过宁或的耳提面命,在训练这件事上,千万不可以随便质疑宁夭的话。  所以虽然宁夭刚才的话确实有点伤人,但一个个还是抿着唇,笔直的站着,生怕被看轻了。

        “波特,跟他们说一下今天的训练任务。”宁夭是个行动派,在训练这件事上又一向是雷令风行的主,人一拉来,立刻训练。不训练,难道还攀亲戚促进感情吗?

        可是等波特流着冷汗读完了那一长串的训练任务,在场没一个人能保持镇定了。

        “宁哥,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有人举手,忍不住提醒。

        宁夭记得他,小辈里算是比较活泼的一个,也是出自旁系的宁厚,因为太好动,所以有个绰号叫宁猴儿。

        “我知道现在是几点,你们也没有听错,这就是你们今天需要完成的训练量,有异议吗?”宁夭嘴角勾着笑,目光却冷冽的扫过众人。

        有人立刻就硬着头皮站出来,“宁哥,你刚刚说我们不如第九军团勤奋,我们也不反驳。但是第九军团的训练量我们还是知道的,可是你刚刚列出来的那些,比第九军团的多出一倍多啊!而且还不是整天的!”

        “对啊,宁哥,这个训练量是不是有点儿……”宁家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出来说话,他们是来这里训练的,又不是来找虐的!宁夭不会是借故整他们吧?

        “你们还真拿自己跟第九军团比吗?”宁夭冷笑,那好看的眉微微扬起,脸色瞬间又寒了几分,“第九军团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是来自夏亚各地的普通人,有人家里是开杂货店的,有人家里是教书的,有人家里是采矿的,也有人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拥有比别人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训练条件,但是——归根究底,无论他们出身如何,有多勤奋,他们的机甲操作手速至今没有一个人能超过每秒五十动,可是你们呢?宁猴儿,你说,你的最高纪录是多少?”

        宁猴儿张了张嘴,似乎有点明白了,“五十八……”

        “五十八,你们远不如他们付出的多,却因为自身血脉的原因,能拥有他们付出再多也无法取得的成绩。然而你们现在拿自己跟他们比,嚷嚷着训练太重?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宁夭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刮过宁猴儿,而后刮过每一个人,“不光这样,你们的耐力、身体反应能力等等,先天上都比常人高得多。而且,这一份训练表,我当初可以熬过去,你们为什么不行!宁家的人难道都只会退缩吗?!

        宁或把你们挑出来,就证明你们是最优秀的,最具可塑性的。但你们现在告诉我,你们办不到?”

        因为怀着孕,宁夭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有太大起伏,所以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刻意保持平缓,不高声,不激昂,但就像冷冷的雨点拍打在人脸上,那寒意能刺骨。

        宁猴儿等人被宁夭说的一个个红着了脸低下头,手紧紧的攥着,长久以来的骄傲,好像都被宁夭的一席话鞭挞的体无完肤。没有人再开口说话,眼神个顶个的复杂。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