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35章 还痛吗

第35章 还痛吗

        祁连最终没在月亮山待多久,把宁流扔在演武场上自生自灭之后,就一溜烟儿又没影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又干什么去了,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不还有一个宁海澄还在追捕中嘛。

        宁夭出事的事情楚家暂时没有对外公布,他所住的医院楼层也被严密封锁,一直到第三天,才陆续允许知情人进入探病。但知情的实在不多,整个楼层就一直冷冷清清的,只有执勤的士兵一丝不苟的把守着各个出口。

        宁夭觉得无聊,非常无聊,他很想去孩子,但是又被勒令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而且连终端机都被收缴了,也没办法工作,于是乎只有整天看肥皂剧,看肥皂剧,看肥皂剧吐泡泡。

        祁连每天都跟他汇报一下复仇进度,只是宁夭从来只是‘嗯’一声,搞得祁大少很没有成就感。但宁流和宁海澄最后会怎样,决定权还在宁夭手里,所以祁大少觉得宁夭最近肯定一直在编排新的十大酷刑。

        住院的第四天,楚朔的姑姑带着小公主来了。怕宁夭闷,就把小公主留下来给他解乏。小公主这次表现得尤其的乖,大概是被大人灌输了什么,看着宁夭的眼神就像看着破碎的芭比娃娃。还很老气横秋的安慰宁夭,楚朔哥哥马上就回来了。

        不一会儿小公主又兴高采烈的奔去看两个小弟弟,回到病房时,满脸肃容、一本正经的安慰他说:“其实他们长得挺好看的,你不要伤心。”

        你这是变相的在说我儿子丑吗?早产儿皮肤皱巴巴的当然不好看了,宁夭哭笑不得,小姑娘大概是真不忍心他再受打击了吧。不过这一笑,又牵动了伤口,宁夭疼的眉头一皱。

        小公主也皱眉,然后趴到床边,“你不要乱动,我给你吹吹你就不会痛了,妈妈每次都这样帮我吹的。”

        说完,小公主就鼓起腮帮子朝被子上吹啊吹,也不知道到底瞄准的哪里。

        而就在9月15日,宁夭住院的第五天,远在元星的战役终于迎来了暂时的终结。此战中,楚朔再一次亲自率领第九军团出击,以极其强硬的攻势打散了北海联军,一直把北海联军打到退走星际海。然而令人震惊的不是楚朔取得的这毋庸置疑的胜利,而是这真的是一场血流成河的血战!

        双方死伤人数还没有公布,但从前线传回的图片来看,成片成片的机甲残骸,被破坏的地表,还有被鲜血染红的河流,夏亚这次的手段可谓是狂风暴雨铁血至极!据传这一次夏亚的战俘营整个就是空的,没有一个战俘,这意味着什么?

        全歼!北海联军一共派去元星多少人?现在只要一想起那个数字就让人头皮发麻啊。

        于是立刻就有各国的和平人士跳出来指责楚朔的手段太过残暴,简直就是个生杀予夺的暴君,然而这种论调还没成气候,就被夏亚的网民们给喷成了渣。一个一个点名揪出来,扒出国籍,放眼星际海,有哪几个国家不是夏亚曾经的手下败将?

        有本事,就不要踏足夏亚的土地。一旦踏进来了,对不起,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你不服啊,有本事你来打我啊,你又打不过我,叫屁。

        然而此时的前线,在元星收复万众欢腾的时候,本该处于欢呼声最中央的楚朔却已经抵达了最近的一个空港。同时,一辆来自千叶城的军舰接驳入空港,与楚朔完成了交接。

        来人当然是在楚奉君身边雪藏多年的俞方,元星战事一毕,双方的战场将转移到太空。俞方擅长空战,不论攻防都是夏亚军方数一数二的人才,由他来接手再适合不过。夏亚军方为了这场大战培养了很多人才,现在也是时候一个个出来露露脸了。

        交接很快完成,载着俞方而来的军舰很快又载着楚朔,神不知鬼不觉的返回千叶城。而无论是夏亚自己还是他们的敌人,尚还不知道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席卷北都星。

        9月17日,早上六点。

        一列黑色军车飞快的行驶在军用浮空轨道上,从空港径直穿过繁华的街区,急急停在军区总院门口。

        一名冷面的军人打开车门下车,一手搭在腰间的配枪上,大步流星的朝医院里走。而他身后,两列最精锐的士兵紧紧跟着,那扑面而来的肃杀气息让人不禁直打寒颤。

        医院里的人惊讶的看着这直闯而入的一队人,被那气势一慑,不由自主的就往旁边一让。医院里的温度本来就冷,这群人一来,那温度简直蹭蹭蹭往下降。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为首的那个军人,是他们的楚少将!

        楚少将回来了!他回来了!可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不禁疑惑,而就在他们疑惑时,楚朔的身影已然消失在电梯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激动心情,他们的英雄回来了,哪能不欢呼一下!

        只有少数几个曾经去过顶楼的医护人员,看着欢呼的人群,摇头叹息着。

        顶楼,楚朔快步走到病房门口,但却没有立刻进去,顿了顿,平复了一下呼吸,才轻手拉开房门。病床上,宁夭还在睡,整个人窝在被子里,只余一张略显清瘦的脸露在外面。

        楚朔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上他的脸颊。瘦了。

        他不禁皱眉,心像是被揪起了一角,有绵延的刺痛。但他还是长抒了一口气,万幸,他没事,还好好躺在这里。楚朔还清楚的记得听到宁夭出事时,他心里一瞬而起的暴戾,如果宁夭真的出了事,他都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景况。

        楚朔就这样静静的看了他良久,没有说话。倒是一直在装睡的宁夭忍不住了,楚朔那军靴踩在地上的声音实在太特殊,宁夭在他进门的那一刻就醒了。

        伸手抓住楚朔在他脸上轻抚的手,宁夭微微睁眼,打了个哈欠,“楚少将,你怎么一回来就动手动脚的?”

        楚朔却不理,只是沙哑着嗓音问:“还痛吗?”

        听着那明显带着疲惫的嗓音,和自责的语气,宁夭心里的软肉不禁被戳了一下,但转念一想这样未免太不坚定,别过头便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痛,痛死了。”

        话音落下,宁夭感觉楚朔握着他的手紧了紧,而后一双坚实的手臂便隔着被子轻柔的将他搂住,揽入怀中,“对不起,没能陪着你。”

        这个怀抱有些冰凉,一如既往的霸道,但却总是流露着一股让人心醉的柔情,全天下独此一份。可是宁夭还是憋气啊,也不说什么,照着楚朔脖颈间露在外面的软肉就是狠狠的一口,直到嘴里有了腥甜的味道,才松口。

        楚朔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伸手轻抚宁夭的眉宇,轻声问:“解气了?”

        “还没。”宁夭定定的看着他,诚实回答。

        “那我任凭夫人处置。”

        “谁稀罕。”宁夭白他一眼,兀自转身背对着他继续睡。却不料楚朔掀起被角,脱了外衣也睡了上来,只是顾忌宁夭身子没好,不敢像以前那样无所顾忌的把人搂到怀里,只是握住了他的手,让宁夭靠着他。宁夭刚想把人踹下去,楚朔就在他耳边呵气:

        “乖,再睡一会儿。”

        睡你妹妹,你个臭流氓。宁夭心里暗骂,不过却没再赶人,靠着楚朔的胸膛睡着,心里难得的安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且出于寻求温暖的本能,睡着睡着人就自动往楚朔怀里钻,感受到那令人熟悉的气息,睡颜也安详了不少。

        楚朔一直静静的等他入睡,而后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子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没过多久,也是困意袭来。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几天的高密度作战再加上回程,心里又一直担心着宁夭,常常只能休息两三个小时。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睡了。

        两人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下午一点。途中探病的人和医护人员来了几波,都被守在门外的士兵给挡了回去。杜月蘅倒是进得去,只是她哪里愿意进去,只是站在门口笑着摇了摇头,拉住没搞清楚情况兴高采烈的想往里面冲的小公主,转身看孙子去了。

        宁夭醒来之后,为自己再次像只无尾熊一样缠住了楚朔而感到无语,但很快他就想通了,都领过证了,这人形抱枕不用白不用。

        睡得太久,宁夭现在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侧卧着看楚朔下床穿衣服。楚朔穿好衣服一回头,就看见他嘴角勾着浅浅的笑,眉眼间满是慵懒的风情。薄唇微张着,唇j□j人。

        回身,低头吻下,楚朔两手撑在枕侧,肆意的在那唇上辗转,感受到身下的人变得火热的呼吸,眸色渐深。随着这吻逐渐加深,宁夭也动情的伸手攀上了楚朔的脖子,但奈何——病着呢,老兄。

        楚朔终于调动起他那强大的自制力,放开了宁夭。可一抬眼,却瞥见宁夭那戏谑的眼神。

        这妖精。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