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36章 朝朝暮暮

第36章 朝朝暮暮

        吃过饭,接受完医生检查,宁夭闲来无事就靠在床上看漫画书。楚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批注文件,不得不说,楚朔的长相实在很出众,尤其是他手拿着纸张的姿势,那□在外的手腕,微微敞开的领口,结合起来简直不给其他人活路。宁夭看看他,再看看手上这本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顿时就兴趣寥寥了。

        于是就干脆一直盯着楚朔看,不出半分钟,楚朔就放下手里的文件过来了,摸摸他的头,问:“怎么了?”

        “我要终端机。”

        “不行。”

        “我想出院。”

        “不行。”

        “我想吃冰激凌圣代。”

        “不行。”

        “你滚。”宁夭又再度甩给楚朔一个后脑勺。

        楚朔无奈的笑,“除了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你。”

        “那你带我去看看孩子。”宁夭立刻又转过来,说。

        楚朔一怔,一回来心心念念都是宁夭,竟然连自己刚出世儿子都没有去看过一眼,“好,我抱你过去。”

        楚朔抱着宁夭走出房间,外面守着的士兵一看这架势,立刻一溜烟儿的转身面壁,再度让宁夭感叹,楚朔的兵素质真高。孩子所在的房间在走廊的另一端,但距离其实并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

        柔和的灯光下,大大的营养箱里,两个小人儿正靠在一起安稳的睡着,小手握着拳,不胖,但也没宁夭担心的那么瘦。宁夭忍不住伸出手贴在营养箱的玻璃上,好像这样就能更靠近他们一些,那两个小家伙看起来粉嘟嘟的,真是忍不住现在就去摸一摸。

        这是我的孩子,我辛辛苦苦怀了八个月生下来的孩子啊。

        楚朔看宁夭的眼神愈发柔和,不禁心里也软了几分,问:“给孩子取名了吗?”

        对于楚朔来说,名字谁取的都一样,是宁夭为他生下来的就可以了。宁夭倒也不在乎这个,况且楚老爷子可一早就琢磨好了,“老爷子给取的,哥哥叫楚朝(读第一声),弟弟叫楚暮,小名儿合起来就叫朝朝暮暮。”

        “朝朝暮暮……”楚朔跟着喃喃的念了一遍,不料那俩小家伙似是有感应一样,其中一个的手忽然动了一下,结果打到了另外一个的屁股,然后另外一个也动了动,如此一番,才又平静下来。

        宁夭挫败了,无力地靠在楚朔肩头,手却狠狠在他腰间拧了一下。凭什么辛辛苦苦的是他,结果两个小家伙总是最卖楚朔的面子?为什么?

        楚朔见他闹别扭,笑着在他额头上轻吻,“对我来说,你最重要。”

        “哼。”宁夭可不买账,不过看着两个小家伙,不免又想起医生说的话来,脸上不由又浮现出忧色,“医生说暮暮一直血糖偏低,晚上还常常出冷汗,用营养剂调养了好几天都不见好……”

        低血糖?楚朔不由皱眉,这个病确实比较麻烦,但幸好不是什么有生命危险的大病,“你放心,等回了家给他好好养着。你自己也是医生,暮暮会平安长大的。”

        “但愿如此吧。”如果真的因为那碗药导致暮暮身体一直不好,宁夭哪里能安心。他们原本都应该健健康康的,如果他当时能再谨慎一些就好了。

        楚朔却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由把人搂紧了,低声道:“不要自责,你如果都自责,该让我怎么办。”

        “那是你活该。”说完这句,宁夭瞬间觉得自己轻松多了,而后敲敲楚朔的肩,“走了,你抱那么久不累啊。”

        “知道心疼我了?”楚朔一边抱着人往回走,一边说。

        宁夭顿了顿,立刻转移话题,“不是说任凭我处置?你什么都听我的?”

        “嗯。”

        “给我终端机,我要玩游戏。”

        “不行。”

        “……”

        祁大少幽怨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看着那对笨蛋夫夫旁若无人的从他眼前走过,终于更幽怨了,赶紧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楚渣男,“喂!说你呢,你干嘛无视我走过去啊!”

        宁夭倒是真没在意走廊长椅上还坐着个人,关键是祁连这厮坐在那里真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旁边站着的斐尔更是从来都是影子属性。这一主一仆大晚上的出去吓人,一定一吓一个准。这会儿祁连一喊,宁夭立刻从楚朔肩头探出脑袋来,“哟,祁大少这么晚啊。”

        祁连翻他一个白眼,“我说你们要不要这么大晚上的出来溜达秀恩爱,这不是存心膈应人嘛。”

        不过祁连说话,楚朔的脚步可是没停,眼看着俩人越走越远,祁连连忙追上,“喂,你一定是故意的吧!”

        楚朔那黑眸淡淡的扫过去,对,他就是故意的。祁连一直腹诽他的理由很显而易见,而他不爽祁连的理由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随便哪个男人,都不会乐于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男人关系那么好吧。即使明知道他们什么都没有,简而言之,就是某种独占欲作祟。

        当然,目前的宁夭还有明白到他们之间这种显而易见的‘互相讨厌’关系,只觉得这两人从婚宴上第一次交锋开始,两人之间的气氛就颇为诡异。

        等等,为什么要用交锋?

        呃……眨眨眼,宁夭还是决定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转而问道:“说吧,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没,我找他。”祁连指指楚朔。

        宁夭:“……”

        “你等等。”祁连不会无缘无故找楚朔,于是楚朔把宁夭送回房安顿好之后,便回身出来找他。两人在外面聊了很久,宁夭大约猜到应该是宁海澄的事情,现在宁海澄还在潜逃途中,估计两人这么一合计,他被抓回来的日子就不远了。

        果然,第二天,也就是9月18日的上午时分,宁夭刚一打开电视,发现无论哪个台,都是一片被各种消息狂轰滥炸了的情况。

        大批的官员落马,无论是政界的还是军部的,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还有无数的民间人士,有从商的,甚至还有大学教授,纷纷被军队逮捕,而这些人偷偷都只有一个罪名——叛国!这可是夏亚刑法里罪名最重的一项,也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最能挑衅夏亚人神经的罪!

        而电视台上列出的那一串名单,竟然是那样的长。这也意味着,夏亚国内竟然藏了那么多叛徒,那么多别国的奸细?!

        夏亚举国震惊了,人们惊愕的看着一辆辆军车开上街道,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而后震惊变成了愤怒,他们因为元星大捷才刚刚平复的心情,怎么能经得起这又一次的挑拨?!

        然而更让他们感到悲愤的还在后面,就在前些日子,他们的少将夫人竟然被人下药,险些导致一尸三命!就在楚少将在为夏亚浴血奋战的时候,就在夏亚本该团结一心抵御外敌的时候!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叛徒一个接着一个,为什么他们总不放过夏亚?!

        汹涌的民愤宛如星星之火,短短时间内便燃烧到了夏亚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平日里总是叫嚷着和平叫嚷着民主的那群人,也没了声息。他们冷眼看着那些背负叛国罪的罪人被抓走,握紧了拳头,大声的唾弃着,恨不能食其肉碎其骨。

        然而如此的动荡之下,夏亚这个庞大的国家,仍然在有条不紊的运转着。政府没有因为一时间缺了那么多人而停止运转,因为在那些人被抓走的那一刻,就立刻会有准备好的替补者迅速补上。不光光是政府,还有军队,甚至很多的企业,都是如此。很多看得深的,就能立刻心惊的发现,夏亚——它为了这一刻早有准备。

        说是早有准备,其实也就是从宁夭出事的第二天开始,直到楚朔一声令下。借着民愤,将那些国家的蛀虫和叛徒,尽最大的可能一波绞杀。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个最佳的时机,所有人才能拧成一股绳,以最小的阻力完成这次清洗!

        然后,夏亚会以最完美的姿态,去迎接如今席卷星际海的这场大战!

        楚家这一招,高!不管是沙门的,西沛的,还是巴塞的领导人,都不由又把自己的这个对手又看重了几分。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一个可能,在楚家的计划里,大清洗的时机还远没有成熟。楚朔提前发动这场大清洗,仅仅是因为宁夭。

        楚奉君说过,等楚朔回来,夏亚就将迎来一次腥风血雨。

        各种证据表明,宁海澄的背后一定有人,否则他不可能那么顺利的就从军营里消失。那么,到底是谁那么想跟楚家作对,为此不惜使这种下作的手段?巴塞、沙门等等等等,一个个都有嫌疑。

        而查看一下出入记录就可以发现,宁海澄这大半年里都在军营里没出去过,能接触他的,只有军队的人!

        好啊,你们动用埋伏在夏亚的奸细来促成这桩事,那么我便让你们都看清了,到底谁才是夏亚的主人!

        于是,一番大清洗,各国在夏亚的爪牙折损了七七八八,损失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用惨重的来形容。然而他们想借此挑起夏亚国内动乱的时候呢,悲愤的夏亚人可以告诉你——立刻给老子滚!

        而在这个大背景下,搜捕宁海澄的行动,终于,在夏亚南部以交河城为中心的五个城市之中,拉开帷幕。无数荷枪实弹的士兵开着军车驶上了街道,一寸一寸的开始排查。同时,祁氏那遍布夏亚的各个子公司提供着各种各样的帮助,一明一暗两线同时进行。而当这里的人们发现他们在搜捕的是毒害少将夫人的元凶时,更是有无数的普通人自发加入了这场全程大搜捕。

        无论宁海澄在哪个角落龟缩着,都将无所遁形。而等待他的,将是能将他彻底打入地狱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