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45章 传染病

第45章 传染病

        第二天,白色联盟能源矿爆炸事件不出意外的出现在了星际海各国的新闻里。看着那一条条信息,高达一百平方公里的影响范围,数百人的死亡数据,所有人不禁心头一沉。然而更令人唏嘘的,是这场矿难发生的时间——12月31日,跟凡尔克林的烟花何其相似?

        这是巧合?还是蓄意?

        真相无人知晓。发生矿难的区域在白色联盟南部政权管辖范围之内,目前暂且称之为南白色联盟,它虽然没有隐瞒矿难的事情,但是真实情况怎么样,目前也只有正在调查中的联盟内部人员知道。

        宁夭起初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件事情,能源矿是各国都想抢夺在手的资源,除非有人神经病犯了,否则不会去炸毁能源矿,所以这件事虽然发生的时间很蹊跷,但是意外事故的可能性非常大。不过如今夏亚跟南白色联盟在暗中已经达成了诸项协议,算是盟友,于是宁夭就让一直停留在白色联盟境内的林子去跟进了一下。

        从林子反馈的信息来看,这场矿难真的就是一起让人心酸的意外事故,也许是老天爷都存心不让白色联盟好过,专门挑这一天来给他们泼一盆冷水。然而这件事就像蝴蝶效应一样,重要的不是那只扇了扇翅膀的蝴蝶,而是随之而来的那场风暴。

        在矿难发生的第五天,宁夭就接到了祁连从白色联盟发回的吐槽短信: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爷的生意黄了!

        宁夭忽然联想到了什么,飞快的给他回信:能源矿?

        祁连:是啊,我正在从白色联盟那收购能源,这个时候出手,价格正好。结果出事的三号能源矿正在开采的那批正好是我的货,小爷还有那矿脉的一半股权呢,得,现在全赔进去了。你问问楚朔,他给报销不?

        祁连这么说,那他这次跟南白色联盟的交易就跟夏亚军方脱不了关系了,军方不好出面,那让祁氏出面倒是个很好的办法。不过让楚朔报销什么的,宁夭回他说:我们穷,连奶粉都是夏亚人民赞助的。

        祁连:你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死妖精,替我问候你那穷男人!!!

        看着后面一排三个感叹号,宁夭几乎可以想象祁连在那边悲愤的趴在沙发上,挑着眉碎碎念问候楚朔的表情,一时心情大好。

        宁夭:好啊,一定带到。

        于是宁夭转手就把祁连的这条短信发给了楚朔,后面还附赠了一个笑脸。彼时楚朔正在军部开会,看到宁夭的短信之后很快就回了一条。然后满会议室的人就看到他们那位冷面少将,很淡定的拿出终端机啪啪啪按了几下,而后又很淡定的抬头,黑眸沉静,“继续。”

        而宁夭的终端机上,就出现了这么一条信息:今晚七点回家。

        真是莫名其妙,宁夭想,我又没问你几点回。但是转念一想,好像每次他调戏楚少将的结局都是‘少将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宁夭就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的腰——早知道以前不该那么用心习武,导致柔韧性太好。有的时候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主动挑衅,结果楚少将发狠了,决心惩治惩治这个小妖精,他就只有真的为之折腰。

        这个世界所谓的前因后果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接下去的几天稍显风平浪静,然而很快,矿难事件又有了新一步的发展。因为南北两个政权忙于交战,而矿难死伤人数又太大,辐射范围广,所以救灾没有得到及时的实施,现场没有及时清理,导致矿坑内出现了传染病。

        起初联盟政府的人没有对外声张,只是尽最快速度封锁了感染区域,禁止任何人出入,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而且这传染源始终是要解决的,除非南联盟的人对受灾地区进行惨无人道的清洗。这样的例子,在人类踏入星际海之后其实遇到的并不少。

        地球的环境跟星际海终归是有所差别的,人类无法一下子适应星际海的环境,于是不可避免的催生出了一些新型病毒,一年前宁夭用过的红蛛毒就是其中一种。而人类刚进入星际海时,什么都需要重新开始,科学力量不足,医学水平不够高,很多病毒无法解析,很多人就必须死去。为了保证大部分人的安全,数以百万的人,就是在那一次次无情的清洗中,葬身于各个无望的废墟。

        所以说,现在各国那么高的医疗水准,都是用人命填出来的,说来残酷,但更多的是无奈。

        而这一次,林子通话时,仍然用那种无奈的语气告诉宁夭,新型病毒,看起来很棘手。目前南联盟政府召集的科学家正在抓紧时间研究,但如果一旦到达时限,根据国际医用通例,被困在受灾区的人,不管有没有染病,都将被连同着病毒一起消灭。

        星际海的人真的已经被这些破坏性极大的病毒给吓怕了,那动辄上万,多则几十万的死亡人数,简直是一个又一个恐怖的恶梦。

        南联盟那边很急,消息扩散出去之后整个星际海的人都很急,但不巧的是,白色联盟原有的医学研究机构设在原来的总部凡尔克林星,现在是在北部政权的管辖之内,南联盟真是鞭长莫及。而如果从别国请人,这时间上太过紧凑,也只能把那病毒的数据先传送过去,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而目前担当重任的,是南白色联盟境内的一家私人医学研究机构‘火绒草’。刚开始大多数人都没听过火绒草的名头,对此报以了十二万分的质疑,但看到火绒草给出的那一长串的医学研究者名单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么一个小小的名声不显的私人研究机构里面,竟然藏了那么多医学界的大能?!乖乖,这得有多雄厚的资本才能请得起啊,一时间,网络上众说纷纭。但火绒草的那些研究员一投入工作之后便谢绝了任何采访,在南联盟军队的护送下,顺利到达灾区外,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内开始了紧张的病毒破译工作。

        宁夭在看到那一串名单之后也是惊讶不已,到底是谁,能把那么多自视甚高的泰斗都聚集到一起来?这火绒草的背景,必定不简单啊。

        出于职业病的影响,宁夭没去管病毒破译的进度,第一时间就着手查了有关于火绒草的事情。然而令他意外的是,他借用了楚朔的权限翻遍了夏亚的情报库,也没找到任何与火绒草有关的字眼。

        宁夭忍不住深深的皱起了眉,这只有一个解释,以前的火绒草太过低调,太不引人注目,所以压根就没有关于它的资料。可是火绒草的老板是谁?火绒草对此守口如瓶,但总得有这么个人存在吧?

        本来,火绒草压根就不管宁夭的事,也没有威胁到夏亚,宁夭完全可以不管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宁夭心里就一直有个声音让他查下去,这种莫名其妙的疑心,扰乱了宁夭的心绪。

        与此同时,三号能源矿外围,警戒线外。

        一身厨师装扮的林子正推着小车,给守着警戒线的士兵送饭。他的脸上挂着憨实的表情,时而看向警戒线里面,眼睛里也是带着沉痛与不忍。他不时还会与驻守的士兵攀谈,几天下来都混了个脸熟,士兵们都挺喜欢这个笑起来憨憨的,但是又会说话的年轻小伙子。

        今天来送饭的时候,正在当值的一个小队长就主动叫住了他,“小刘,再给我多来一碗饭!”

        “诶,好嘞。”林子立刻多盛了一碗饭送过去,送完饭之后也没急着走,两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看着警戒线内有些后怕的小声问道:“队长,你说这得什么时候才好啊,我虽然每天来送饭,但这钱赚的真的不舒坦啊。”

        小队长抽起筷子敲了敲林子的头,指了指火绒草的大帐篷,“说什么呢,你看那边,那边没结果,我们就得一直这么守下去。如果到时间了都没结果……”他不禁也看了看警戒线内那片难言的黑暗,咽下去的饭都有点苦涩,摆摆手,“你还是别多想了,安安分分的赚几个钱待家里吧,现在外面不太平呐,你也别多往这儿走,万一被传染了,不值当。”

        “你队长你呢,干这行多危险啊。”

        小队长笑骂着,白了他一眼,“我是兵,我都退了你们还活个啥?”

        林子连忙点头,看到他的饭碗又快见底了,挠挠头,说:“要不要我给你再盛一碗?”

        小队长摆摆手,想想身后被围起来的那片灾区,都觉得如鲠在喉,哪还吃得下。不过他毕竟也是老兵了,这一年下来战友死的死伤的伤,这么点事儿到底还是能撑得过来。

        这是,耳边又响起那小厨子的声音,“咦?队长,他们这是去干什么?”

        小队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脸皮,回答道:“飞行员,往里面空投物资呢,里面的人也得吃饭不是。哎,其实这事儿根本不该出啊,我听说啊,这矿坑原本好好的,就是太赶采矿进度,安全方面就疏忽了,你说这没日没夜的采,就算矿采得出来,人也吃不消啊。”

        林子也是好一阵叹气,而后小队长又说:“听说这矿有一半都卖给外国人了,那些黑心商人,哪里会顾我们的死活啊。”

        “是啊……”林子附和了一句,而后一拍脑袋,“我得走了,明天再来送饭!”

        “得,你去吧。”

        林子挥挥手,重新推着他那辆小车往外面走。没走几步,就跟两个高个的男人擦肩而过。其中一个穿着黑色风衣,长长的头发在脑后绑了个爽利的马尾。

        这人自然就是黄了生意的祁连,在他身旁的是管家斐尔。

        身为这矿脉的半个主人,祁连是拿了政府的通行证进来的,此刻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眼前的警戒线,暗自吐槽:这可真是小爷接管祁氏以来做过的最差的一项投资了,这还没到自己手里呢,就砸了。

        他又瞟了那小队长一眼,挑着眉,没说话,但那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主角派头已经彰显淋漓。小队长也抬头看他一眼,翻个白眼,直觉这人脑子有病。两人无言的交锋之下,斐尔在祁连耳边提醒了一句,“少爷,安文市长还在等你过去。”

        祁连耸耸肩,终于不管那小队长了,马尾一甩,走了。

        小队长撇撇嘴,不明所以。不过那看起来小白脸的男人竟然让市长等着,切,又是一个二世祖。

        已经走远了的林子这时回过头来,看了这边一眼,而后目光一转,又落到了不远处正要起飞的那几架装载着物资的飞行机上。飞行机旁边站着个正在低头记录什么的窈窕身影,他记得大半年前,还是个被热血冲昏了头的学生妹。

        林子也撇撇嘴,眼睛里闪过一丝隐晦的笑意。但很快,他又恢复成那憨憨的模样,朝那个火绒草专用的帐篷走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