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46章 商停

第46章 商停

        祁连和斐尔从市长安文的帐篷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繁星满天。夜风吹拂着祁连那微长的刘海,半遮半掩的扫在眼前,忒烦人。祁连甩甩头,却懒得拿手拨一下,说起来他这一头长发就是因为嫌理发麻烦,所以才留起来的。如果不是斐尔每天任劳任怨的给他梳头,这位爷铁定披头散发的就出来晃荡了。

        现在也是,因为懒得拨一下刘海,所以站在他身后的斐尔很有默契的伸手,就着从背后环抱着他的姿势,替他拨了一下,温热的指尖细心的梳理着那几根跟主人一样飞扬的毛,又说:“还是太长了,等回到酒店,我再替少爷剪吧。”

        “先洗头再剪,剪完头发我还要按摩,大老远跑这一趟累死本小爷了。”祁连抬头看着星星,打了个哈欠,而后眉毛一挑,似乎又来了精神,“走了,还得去财政部交涉呢。”

        刚刚祁连跟当地市长谈的只是三号能源矿的后续处理问题,但祁氏跟南白色联盟的生意不会这么中断,怎么来弥补,怎么重新交易,他还得跟财政部的人继续交涉。

        “是。”斐尔应声跟在后面,宛如影子一般,一步也不分开。

        于是两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南白色联盟的财政部,而就在他们离开大约三个小时后,那顶火绒草专属的大帐篷里却传出一个消息——他们需要一件东西来协助他们的工作。

        就蛰伏在外面的林子甫一听到这个消息时,念叨着消息里提到的那个名字,第一时间通知了远在千叶城的宁夭。那时正值半夜,宁夭已经睡了,被终端机吵醒之后,一看信息内容,立刻下床开始翻箱倒柜。最后在他的衣橱里面扒拉出了他结婚时带来楚家的唯一一点家当——一个纸箱子。

        纸箱子里装着的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有他小时候的玩具,还有一些小物件,拨开这些,最下面放着一叠有些老旧的笔记本。宁夭把那些本子和纸张都拿出来,翻开来,一个娟秀的名字顿时跃然眼前。

        商停。

        火绒草要求寻找的东西,就是商停的几张笔记残页。宁夭在自己的收藏里翻啊翻,很快就找到了那薄薄的几张纸。目光一扫,果然,这几张纸上写着的都是有关于病毒的内容。

        这时,楚朔也被他吵醒了,怀里突然少了个热源,伸手一摸,人不在了。坐起来一看,才发现宁夭蹲在衣橱前不知道摆弄着什么。于是起身下床,拿了件衣服披在宁夭身上,问:“在看什么?”

        宁夭晃晃手里的纸张,“火绒草指明要的,估计是那边的病毒破译工作快有眉目了。”

        “商停的笔记?怎么会在你这里?”楚朔接过纸张一看,他真不知道宁夭和商停的关系,应该说,整个星际海就没几个人知道商停还收过学生。

        “他是我老师,我的医术就是他教的。”宁夭没想隐瞒楚朔,顺口就说了出来。而后又走回床边拿起终端机上网查了查,果然,南白色联盟政府已经在网上公开求购商停的这几页笔记,言辞诚恳,而且赏金丰厚,很快就得到了普遍关注。

        “打算怎么做?”

        宁夭思忖了一下,如果是商叔在这里,一定会毫不犹豫不索取任何报酬的,就把这些资料都寄过去,甚至还会自己亲自赶过去。但宁夭不是他,就算处于医者的角度,或者什么人道主义的角度,他一定会把这几张残页拿出去,但由谁去交,起到的效果也不一样。

        “我准备把它交给祁连,他知道该怎么做。”宁夭说着,便用终端机把那几张纸扫描了一下传输给了祁连,“有了这几张纸,以后夏亚跟南联盟办事,也会方便很多。”

        楚朔点点头,“确实,不管怎么样,南联盟这次都得承祁连的情。他们先前不肯在矿脉的事情上做太大让步,这一次是个机会。”

        “不过……”宁夭眯起眼,又仔细看了看手上的纸张,“火绒草会提出要这几张残页,就说明他们知道这几张纸上讲的是什么,可是商叔失踪后,这几张纸就一直在我手上,应该没有任何人看过才对。他们手上难道还有其他的几张残页?”

        “这也不一定。”楚朔说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说:“商停在十多年前离奇失踪,关于这个,你知道些什么吗?”

        宁夭眸色微暗,摇摇头,“不,我也一直在找,可是我找遍了星际海,都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闻言,楚朔敛眉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跟我来。”

        宁夭跟着楚朔来到书房,就见楚朔打开电脑,也没看他究竟做了什么操作,整个屏幕就变成了滚动的数据流。宁夭顿时满腹疑惑,凝眸看去时,一个密码输入框弹了出来。

        楚朔十指敲打着键盘,飞快的输入密码,但密码之后还有密码,整整十三道密码锁解开后,一个指纹验证的光屏弹了出来。楚朔伸出手掌一按,一个数据库便跃然眼前。

        “这是放置夏亚最机密情报的数据库,我们称之为黑匣子。”楚朔那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唤回了宁夭被那数据库吸引住的心神。

        “这个资料库……是独立于我们军情处的?”宁夭一边继续看着,心里忍不住惊骇。

        “嗯,黑匣子的存在一直是夏亚的最高机密,整个夏亚也只有几个人有权限查看。”楚朔说着,起身让出位子,让宁夭坐下,而后在那庞大的数据库中索引到一个编号为S0167的文件包,打开。

        宁夭看着屏幕上忽然跳出的一张个人资料,立刻便愣住了。资料右上角那张温和笑着的脸庞,不正是商叔!他急急的又往下拉,一行一行的信息,巨细靡遗的记录着商停的生平,而那生卒年一栏里,鲜红的‘不明’二字标注在那里。

        难怪……难怪他刚开始的时候怎么找都找不到关于商叔的信息,原来都存放在这个神秘的黑匣子里!

        这时,楚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你可以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对,最后一页,那记载的一定就是商叔失踪前的信息。这样想着,宁夭立刻一划,把资料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心里太过于紧张激动,以至于指尖都有些微的颤抖。苦苦追寻了十多年的东西就摆在眼前,他哪里能不激动?

        很快,最后一页的内容呈现在他眼前,看日期,正是星历988年。

        根据这份资料记载,商停在失踪前曾与多国人员接触,可以确定的就有巴塞、西沛、白色联盟以及兰度。但是关于商停失踪的原因及地点,这资料里却还是语焉不详,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商停似乎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东西,也许就是导致他失踪的最主要诱因。

        至于商停最后消失的地方,这一点宁夭也有查到,那是白色联盟与北海第二大国兰度交界处的一片辽阔星域。只不过他查到的和这份资料上的一样,只知道商停驾驶着自己的私人飞船,从兰度的一个小型空港出发,然后,再无踪迹。

        他到底掌握着什么东西,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然而照这些线索推断,商停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已经被杀害了——正如古地球时代的那句谚语一样,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就这些?没有其他的了?”宁夭不死心的问。

        楚朔摇摇头,伸手握住宁夭有些冰凉的手,放软了语气道:“不过现在下结论还太早,商停是一个人失踪的,当时没有哪一国的飞船在附近,所以,还有希望。”

        “我知道。”宁夭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起伏的心情略微平复,只是与楚朔交握的那只手太过用力,以至于骨节都有点发白,“只要有哪怕一点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巴塞、西沛那边也许是个突破口,如果他们真的跟这件事有关,新仇旧恨一起算。”

        楚朔伸手将宁夭揽入怀中,下巴搁在他的头顶,“放心,还有我。”

        闻言,宁夭刚才还冷冽的眸光终于有些回暖,拍拍楚朔的手说,“你先去睡吧,我再看一会儿。”

        “不行。”楚朔瞥了一眼时间,板着脸一口回绝。

        宁夭也知道现在已经凌晨了,可是现在这心情他就算回去睡也睡不好。而且,这满满一个数据库的绝密档案,让他一个情报头头看到了,就像一个财迷看到慢慢一屋子黄金好吗?这个时候不好好数一数钱,难道还去睡觉?睡得着才怪。

        可是楚朔不管这些,看那坚定的毫不动摇的态度,宁夭只好服软,跟他讨价还价,“我就看一个小时。”

        “半个小时也不可以。”楚朔坚决。宁夭就是属于得寸进尺的类型,你要是答应他看半个小时,保准他三个小时后都还坐在这里。然后今晚就只睡一两个小时,一大早再爬起来照顾两个孩子。

        宁夭眯起眼,他可不会次次都吃楚朔这强硬的一套,堵上男人的自尊与骄傲,今天也得守在电脑面前不动摇。楚朔这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温柔得让你忍不住心动,但很多方面却强势的不容人反驳。

        可宁夭是打定主意绝不屈服于楚少将的淫威了,可是楚少将答应吗?

        不,楚少将不会答应的。面对宁夭的反应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眸子微微一沉,勾起宁夭的下巴,吻了下去,霸道的撬开宁夭的牙关,长驱直入。

        “唔……”宁夭稍不留神,就被按倒在椅子里,头被迫仰起,嘴唇被肆意碾压着,舌头却被勾得不得不主动迎合。呼吸间,好像满满的都是楚朔特有的气息,一点一点蚕食着他的心神。

        又来这招!宁夭虽然动情,楚朔这样强势的吻每每都让他有些兴奋,但至少理智还在,抬脚就往他身上招呼。结果楚朔早应对出了章法,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往后一拉,双唇分开时,宁夭也被扛到了楚朔肩上。

        “喂!你放我下来!”宁夭炸了毛似的瞪大了眼睛,但是楚朔却无动于衷,扣着宁夭的双腿丝毫不动摇。

        到了房间里,宁夭却也不闹了,他不可能还闹着回书房,朝朝暮暮还在房里睡着呢。但宁夭就此不理楚朔,他也不喜欢这么老是被人拿捏在手里的感觉。

        见宁夭甩了个背影给他,楚朔叹了口气,掖好被子,伸手揽过他的腰。

        “楚少将,赶快把你的手拿开,不然我不介意给你戳上几针。”宁夭的语气冷冷的,身子却动也不动。

        楚朔闻言,手却搂得更加紧,胸膛牢牢的贴着他的背,温热的吐息拂过他的耳畔,“没有你,我睡不着觉。”

        宁夭终于忍不住在被子里踹他一脚,楚朔也只是一如既往的纵容。他拿不定宁夭此刻的心情究竟因为商停而起了多少波澜,因为宁夭从来都把自己的情绪藏在最深处,让人无法捉摸。就好像上次早产之后,楚朔回来,看见的也是宁夭一脸平和的表情,平静的像是无风的海面,但看久了,却莫名的让人心疼。

        千言万语,最终不过汇成一句话,

        “我爱你,宁夭。”

        话音落下,宁夭的背一僵,却没有任何反应,闭着眼好像根本没听到。楚朔笑笑,吻了吻宁夭有些发烫的耳垂。

        这边的宁夭终于一夜好梦,然而另外一边的祁连在接到宁夭的传输文件时,只能狂打着哈欠从刚刚捂暖的被窝里钻出来。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能者多劳嘛,世界还需要他拯救啊。

        只是祁连实在是困,又懒筋发作,于是全身都软绵绵的挂在斐尔身上,让他帮忙穿衣服,帮忙穿鞋子,帮忙梳头,反正自己就是懒得动一根手指。

        好不容易从酒店出去,冷风一吹,才算彻底清醒。而后便立刻风风火火的赶到政府大楼,跟接到消息等在那里的联盟主席完成了初次照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