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47章 言商

第47章 言商

        “祁先生,你看是不是可以先请你把那几张残页交给我,人命关天,还请齐先生体谅。”金碧辉煌的宴客厅里,南白色联盟主席科尔登正襟危坐,语气中带着气氛诚恳三分急切。

        然而他面前的那个年轻商人仍旧懒懒散散的翘着二郎腿,喝着热奶茶,一点儿都不显着急。科尔登不禁一口气堵在胸腔里,郁闷至极,祁连怎么会着急呢,现在手里握着大牌的是对方,是自己有求于他,他当然可以优哉游哉的谈条件了。谁能想到这残页竟然是在夏亚人手里呢,要说幸运可以,不幸运也可以,说起来刚刚接到火绒草要求的时候科尔登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怕就怕那几张残页是在敌人手里。可是夏亚人……科尔登心里也不好说。

        在他看来,夏亚人跟巴塞他们也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反正都是冲着白色联盟的资源来的,虽然用的方法不一样,但本质又有什么区别?

        盟友?笑话!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想到这里,科尔登不禁又看了一眼祁连,他很急,但是他也不能表现得他特别着急,这只会让祁连得寸进尺。见祁连还是迟迟不开口,科尔登整理了一下思路,又开口道:“祁先生……”

        这时,祁连却动了,放下手里的杯子,悠然的靠在沙发背上,说道:“科尔登主席,你不必这么着急啊,如果是那几张残页的话,我已经交到火绒草手上了。”

        “交过去了?”科尔登不由诧异出声,祁连这是搞什么鬼?突然大发善心了?科尔登不由又怀疑起来,但还是先沉吟道:“多谢。”

        “不谢。”祁连这一声受得理所当然,随后又笑问:“所以,我的诚意主席现在感受到了吗?”

        “当然,祁先生与夏亚的诚意我们一直铭记在心。”科尔登打着哈哈。

        “是吗,先前我要见主席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祁连说的意有所指,科尔登只得尴尬的一笑带过,他先前避而不见,就是想摆一下姿态,化被动为主动,可是到头来却又承了他们那么大一个人情。

        这时,祁连又说:“主席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那么爽快的就把东西交出来了,是吗?”

        科尔登暗道总算还是来了,“祁先生不妨有话直说。”

        祁连站起身来,那斜飞入鬓的眉眼下,嘴角微微勾起,“科尔登主席,我想,通过这件事你也能看出我们的底线。世人说无奸不商,我们确实会用尽一切办法赚钱,但我们不拿人命做交易。我们夏亚立商、立国,自有我们的准则和信条。”祁连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走到窗边,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回转过身,继续说道:“我们跟巴塞不一样,跟沙门不一样,跟你们白色联盟也不一样。所以,当白色联盟内战的时候,树倒猢狲散,而我们夏亚,却永远不倒。”

        “祁先生的意思是?”科尔登脸色沉凝,树倒猢狲散这个形容,可当真戳到了他心里的痛处。但刚刚祁连已经卖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他倒不好随便摆脸色给他看。

        “我坦白的说,你们白色联盟原本就是个纯商业联盟,缺乏向心力,缺乏凝聚力。当你们资源和经济优势被瓦解,你们凭什么再去追求和平?目前的情况,是你们需要外援,而不是我们夏亚想要当慈善家。”祁连说道:“想要成功,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你想要从我们这里获得援助,就必须展现出能让我们心动的筹码。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不跟你们走外交虚与委蛇的那一套。”

        “祁先生,把三号能源矿的股权卖出,已经是我们做出的巨大让步。矿脉是白色联盟的立国之本,我身为主席,是绝对不能做出任何卖国行为的!”

        “卖国?国都快没有了,还拿什么去卖?”祁连挑高了语调,说道:“我不是夏亚的财政部长,你把矿脉的股权卖给我,是卖给了祁氏,矿脉仍然在白色联盟,我仍然雇佣你们白色联盟的人办事,拉动的也是你们白色联盟的经济,为什么不行?要知道把股权卖给国家和卖给私人,性质可完全不一样。”

        闻言,科尔登面露深思,“我以为祁先生和夏亚政府是一条心的。”

        祁连笑了,“科尔登主席,夏亚和白色联盟分别处于星际海两端,中间隔了多远?政府要来这里的矿脉有什么意义?只要那些能源能为夏亚人所用,是不是掌握在政府手里,都无关紧要。”

        科尔登一顿,确实,夏亚是不一样的。他把揣摩巴塞等国用意的方法套用在夏亚身上,根本没有实际意义。如果真的按照祁连所说,在这种战乱频出的危急关头,把矿脉卖给祁氏倒也不失为渡过难关的一个办法。而且,夏亚人的信用,确实比其他国家来得好,否则科尔登当初也不会跟夏亚接洽,在暗地里达成那么多协议。

        “祁先生,这我需要考虑。这种大事,也还得提交国会,投票表决通过了才能定案。”

        “当然。”祁连眉眼飞扬,那种站在世界中心的气场再度散发出来,显示出无可匹敌的自信,“但我相信,夏亚和祁氏,一定会是白色联盟最佳的选择。”

        “那我们说好的那批军火……”

        “主席可以放心,我们祁氏的货,一定给你准时送达。”祁连说着,朝斐尔使了个眼色,斐尔便拿出一叠文件摆到了科尔登面前。祁连又说:“这是我拟定的包括矿脉股权购买以及其他方面的合作案,主席先生可以先过目一下。我可以保证,以我祁氏的资本,不管是军火、物资,还是战后重建,只要跟我们合作,都没有问题。只要夏亚不倒,祁氏就不会倒,就看科尔登主席你有没有这个魄力搏这一把,搏出一个全新的——白色联盟。”

        祁连这白色联盟四个字咬得特别清楚,带着一股难言的诱惑力,直直的勾起了科尔登心里的那个宏愿。一个全新的白色联盟,没有南北之分,一个团结的,欣欣向荣的,和平的白色联盟!

        可是祁连口中的合作肯定不会再是之前那样浮于表面,祁氏后面站着的可是夏亚,他到底,该不该相信他们,搏这一把?

        翌日,祁连终于睡了一个饱觉之后,却没有继续等着科尔登的回复。这个时候干脆把他给晾一晾,一个劲儿的凑上去那也太自贬身价了,本来,着急的就不是祁连这一方。

        当务之急是要先把三号能源矿那边的事给解决了。矿难的事情虽然跟祁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他现在是矿脉的最大股东,这仇恨值可是堆得老高老高了,如果不能妥善解决,那对祁氏以后在白色联盟的发展不利。

        再次来到矿坑外围,祁连特意去关注了一下火绒草的进度,但医学这种事他就是个门外汉,听也听不出什么名堂,索性任他们去弄。最令他头疼的不是这个,而是警戒线外那些在静坐的群众。

        这些人基本都有亲人被困在灾区里出不来,所以都围在这里,焦急等着的也有,要讨个说法的也有,不能动用武力,军队都镇压不住。这会儿市长安文正站在人群里,竭尽全力安抚他们的情绪呢。

        祁连远远看着,摇摇头,这要是在夏亚,让楚渣男往那儿一站,还能有啥事儿啊。

        正想着,远远的,一身厨师装的林子推着餐车过来了,只不过路被祁连和斐尔挡住了,他不得不喊了一句,“麻烦让一让!”

        斐尔便护着祁连往旁边站了站,等到林子憨憨的冲他们一笑表示谢意,再没事儿人一样走过去之后,祁连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两根手指夹出一枚小小芯片,抬头对斐尔说:“你看,宁妖精的人总是这么神出鬼没的。”

        一边说着,祁连一边把林子神不知鬼不觉塞在他口袋里的芯片插-进终端机里,打开芯片里的文件,翻了几下,又随后递给了斐尔,“是那边那些家属的详细资料,六处的动作倒是挺快的,这件事你去处理吧,我要是出现,仇恨值太高了。不过,也别让联盟政府那边坐享其成,这又不是小爷的问题,绝不能当这个莫名其妙的冤大头。先不管科尔登什么回应,我们得先在这里扎下根来。你再去联络一下祁氏在这里的分公司各个负责人,这都大半年了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大进展,让他们全都给我去面壁,一个小时之后我要听到他们所有人的解释。”

        “是。”

        另一边,千叶城。

        宁夭在得知黑匣子的存在后,几乎是废寝忘食的把那一个个绝密档案都给看了一遍,企图再从里面发现点什么线索。可惜他最后翻遍整个黑匣子,也没能再找到一些有关于商叔或商叔掌握的那件东西的任何线索。

        于是宁夭又去联系了雀落,发布了相关的任务。除了这个,军情处那边的人手也被他调动了几个,从巴塞、兰度那边着手调查。只不过既然商停的情报在夏亚这边属于高度机密,连宁夭以前都没有接触过,那放在别国估计也是绝密情报,想要拿到手的话,绝不容易。其实如果要追求效率,宁夭可以派六处的人去,可是六处的每个人都有要务在身,他虽然感觉商叔的事情可能关系重大,但毕竟只是自己的猜测,绝不可能把人手抽调出来去做这件事。

        他虽然没有楚朔那样天生的使命感和荣誉感,但也分得清孰轻孰重。他是军人,又经过那么多年耳濡目染,一切当然以夏亚为重。

        这一年多里,宁夭一直配合着楚琛在进行各项情报工作,也因此逐渐被提到了军情处的权力核心。虽然宁夭自己并不想,但身为楚家人,这是一份责任与担当,没有想与不想的分别。而且,宁夭的上位也不是楚家一手推动的,以宁夭原本的功勋,他早可以升职了,只是他自己没有那个意愿,所以就一直是六处处长的职位。

        而随着白狼接连几次传回了西沛和北白色联盟军火交易的重要情报,宁夭的升职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中途开了几趟小差,总算码完了一章。/(ㄒoㄒ)/~~为我的渣时速点蜡[蜡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