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65章 仓廪镇战役(二)

第65章 仓廪镇战役(二)

        杀!杀!杀!

        死神挥舞起镰刀,夺命的旋律踏着心跳奏响,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所以,杀吧!

        当黑夜与血红分割了视界,宋夏的眼睛里,只剩下那辆被他视为目标的机甲,杀死他!不计一切代价杀死他!所有敢于阻挡的人和物,通通都要清除!

        “挡住他!快挡住他!”那机甲不断的后退着,躲在保护圈里极力的隐藏着自己。里面的指挥官看着越来越近的青色机甲,差点咬碎自己一口牙。可恶!他明明已经藏得这么好了,为什么敌人还是找到了他,而且来的还是宋疯子!上次明明已经把他打残了,他怎么还没死?!

        一次又一次,还有完没完?!

        可是回答他的,是宋夏那越来越近的屠刀,粗暴野蛮的破开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防护圈,直指他的心脏!没有人能阻止宋夏,无论是光刀还是炮弹,所有企图挡在他前路上的,都被一一摧毁。

        那种强大到令人惊惧的狠厉、偏执,顾我的毫无默契可言的作战方式,就是宋夏。

        不断的杀,杀,杀,当目标终于在自己手中被轰成一块废铁,那人歇斯底里的谩骂和怒嚎都被扼杀在喉咙里,他的动作终于停止,闭上眼,稍稍平息心里那片翻腾的血海,沙哑的嗓音在队内频道响起:

        “下一个。”

        今夜的蒙河星,注定无眠。当宋夏带着人继续在林间穿行,宛如幽夜的使者收割着一个又一个人头时,山坡上的反攻号角终于吹响。

        指挥官的突然死亡让北海的部队一时间陷入了慌乱,俞方把握住这个机会,大手一挥,一字长阵瞬间散开,所有夏亚士兵火力全开,狠狠的冲入敌军阵中,左冲右突,正是趁你病要你命,此时不爆更待何时!

        漫山遍野的火光照亮了黑夜,然而这场以仓廪镇为核心的拉锯战,现在才刚刚开始。

        行军中的移动指挥部里,楚朔根据各个部队传来的信息,不断的变换着电子沙盘上的敌我双方分布。通往仓廪镇的路有三条,楚朔直接舍弃了其余两条相对安全的远路,直切距离近但埋伏众多的近路,舍近求远一向不是他的作风,路即使难走一点,只要把路上的障碍全部推平就好了。

        沙盘上显示的,正是那条凶险的近路,中段的山谷口已经插满了双方的小旗子,而其余地方稍显空白。但是这空白也是短暂的,不出一会儿,不断报告着前面情况的通讯兵便激动的喊道:“报告!前锋再度遭遇埋伏,坐标*******!”

        果然,以托比亚斯的老谋深算,绝对不可能就中段一个埋伏那么简单。楚朔目光微移,找到坐标点,一边飞快的插上旗子,一边问:“敌军人数?”

        “大约有五六百人!”

        五六百人……人数还是太少,楚朔沉声道:“有没有后续增援?”

        “目前没有!”

        现在夏亚军的前锋是原本在第二梯队的索明,按他所率部队的行军速度,应该很快就可以到达仓廪镇。然而,这一批伏兵……

        楚朔微微皱眉,而这时,通讯兵又大声喊道:“发现增援!是库卡第一军团的人!”

        库卡?楚朔脑海中闪现出那个北海小国的军旗,似乎抓住了什么。这时,俞方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第九军团的精英爆发起来,直把北海的人撵得满山跑。

        “是不是让俞上校赶快上前增援?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埋伏,太托时间了。”克里特建议道。克里特的建议很中肯,这么一次次埋伏,就算全部打退,所拖延的时间,累积下来的折损,统共加起来,也够让人蛋疼的。

        楚朔却摇摇头,黑眸里闪过一丝微光,手中的棋子果决的偏离前锋的位置,大幅度后移,坚定的插在第三梯队,也就是最后出发的贝瓦大部队的地方。

        插旗,回头,“让俞方迅速回援,不要走大路,把部队分散抄小路走。”

        闻言,克里特摸了摸自己的头,微张着嘴巴,实在不能明白楚朔这一举动有何意义。

        现在走在最后的,是贝瓦边军第四师,说是一个师,但经过这段时间的作战,折损了大约一半,现在也就统共剩下两三千人。因为后面还跟着后勤部队,所以这批人行进的速度并不快。现在距离俞方他们所在的位置也还有大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是安全方面,所有人都不是很担心,前锋是一路打过去的,伏兵应该都被清扫掉了,贝瓦第四师也不是没有战斗力,只是比不上第九军团而已。

        所以,他们也就没有一路派遣侦察兵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反正前锋都侦查过一遍了,那么小心翼翼,还怎么打仗了?然而,大约十五分钟后,走在队伍前列的士兵忽然觉得视野里有什么光点闪了闪,出于谨慎,他调整了一下机甲镜头的焦距,然后,陡然变色!

        他立刻放开喉咙大吼一声“有埋伏!”,机甲上的扩音器将他的声音立刻扩散出去,可是,再快,也快不过敌人蓄势待发的炮弹。

        刚刚被他发现的光点刹那间便来到眼前,‘嘭’的一声,在他的机甲上炸开了花!火光四溅!

        一朵火花点燃黑夜,拉开了攻击的序曲。此起彼伏的喊杀声让突然遭袭的贝瓦士兵回过神来,被动的投入到作战中去。可是第四师终究不是夏亚第九军团,没有那神级的反应,没有那惊人的默契,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北海联军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漫天倾泄而下的炮火,还有如同猛虎一般冲来的机甲,狠狠的插-入了贝瓦的队伍中,破坏了他们的阵型,只一波冲锋,就给了他们一次迎头痛击。

        可大部分贝瓦士兵的脑袋里,尚还徘徊着这样一个念头:这里怎么还会有伏兵?

        北海联军可不会告诉你为什么,依旧是高昂的杀敌,在贝瓦的阵型中进进出出,杀红了眼。这还是今天晚上第一次,打埋伏打的那么顺手,那还不趁此机会,“杀啊——!”

        喊杀声中,北海的人越大越狠,士气越打越盛,反观贝瓦,却是此消彼长,光光从气势上看,就被北海压了不止一头。不过来埋伏的是巴塞的士兵,贝瓦被打成这样,也情有可原。

        可是贝瓦的指挥官恨呐,一次一次都被巴塞压着打,一口气堵在心里,怎么都抒发不出去。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他咆哮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调整着队伍,反击,杀敌,跟普通的士兵一样浴血奋战。眼前的敌人是他们贝瓦的宿敌,他们这些士兵当中,有多少人的祖父辈,是死在巴塞的手里。那些血海深仇,岂是这么点实力压制就可以抹清的!不,绝对不能!

        “都打起精神来!别给老子装孬蛋!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死了也不怕见祖宗!都跟老子上!”

        指挥官中气十足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粗犷,传遍整个战场,那仿佛拍案而起的铿锵话语,不知不觉间便波动了贝瓦士兵心里的那根弦,勾起了他们心底最澎湃的战意。

        “杀啊——巴塞的混蛋老子跟你们拼了!”

        喊杀声再起,但却不再是巴塞的独角戏,贝瓦人一瞬间爆发出的战力,竟然生生压制住了巴塞的攻势,虽然只有一瞬,但也让人热血沸腾!看!我们不是孬蛋,我们不是不能打败我们的敌人,一个人不够,那就两个人;两个人不够,我们还有一个师的人!

        是啊,即使我们的国家因为某些肮脏的交易而陷入分歧,但我们是士兵,仍然有一腔热血报家国!我们没有夏亚人那么厉害,我们曾经被人戳脊梁骨,但面对我们的敌人,我们不是孬蛋!

        贝瓦人嚎叫着发起了反攻,一个个红着眼,以几乎两倍、三倍于敌人的代价,与巴塞的人死战在一起。就算是死,也要让他们知道,贝瓦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俞方带着人匆匆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血腥的,残忍却让人不禁动容的画面,如果不是贝瓦机甲那标志性的青色,他几乎要以为,那在战场上杀敌的,是他们夏亚的兵。

        他长呼了一口气,不禁也有些激动的,大声喊道:“给我上!”

        第九军团的人看到下面的战况,心里早憋了一股气,俞方一下令,便立刻冲出,气势全开的插入了战局。

        战场上,一个贝瓦士兵正死死抬起机甲臂抵御着敌人的攻击,两厢角力之下,他很明白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方,知道拼不过,不由暗叹自己的机甲没有天刃那样的微缩炮,否则这么近的距离给人家来上一炮,不弄死他也弄他个半残。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想放弃,他眼尖的瞅见左侧一辆机甲正要开炮,心里一狠,一咬牙,就准备抱住眼前的敌人,撞那炮口上跟他同归于尽!反正都是死,拉一个赚一个!

        然而,就在他死死的抱住敌人的时候,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忽然在耳边炸响。

        “快放开你个蠢货!”

        突然被骂,他愣了一下,而就是这一愣,眼前白光一闪,一道光刃横刺过来,把他抱住的敌人狠狠的捅了个对穿。他愕然的眨眨眼,目光顺着光刃看到一辆机甲。

        是夏亚!第九军团来了!

        他不禁激动地大喊了一声,那么近的距离,倒是吓得那夏亚的机甲战时忍不住拍了拍胸口,“这么突然,吓死你爹我了……”

        旁边一路过的机甲听到了,忍不住腹诽:连副你个二缺。

        可即使连副这么怕怕的插科打诨,手里的动作可没停下,抽出光刃,改用炮弹,轰他个酣畅淋漓。在三连连长张明义的带领下,三连几乎是第一个冲入战局的队伍,直瞅着拼得最惨烈的地方冲了过去,把刚刚打了贝瓦一个措手不及的巴塞,也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之后,他们就发现——特么的怎么四面八方都是夏亚人!都哪儿来的!不是都在前面呢吗!?

        其实,来的夏亚人可没那么多,只是俞方按照楚朔的命令,以免被北海发现他们在往回撤,所以把部队拆散了,专挑隐蔽的小路走。结果跳出来干架的时候,就给人一种四面八方都是夏亚人的感觉,那遮天蔽日般的气势,给巴塞士兵造成的心理压力,绝对是楚朔先前也没有想到的。

        而此时,移动指挥部里,克里特看着端坐如山的楚朔,忍不住擦了把冷汗。乖乖,刚刚他还腹诽楚朔把俞方往回调到底有什么意义,现在看来……幸好他这么做了,否则贝瓦这第四师可能会直接全军覆没。这楚朔,果然是棋高一着,名不虚传。

        不过克里特虽然一声冷汗,但心里却是史无前例的热,摆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刚刚贝瓦的表现,他同样看在眼里,叫他哪能不激动。

        但是,看着楚朔依旧没什么改变的脸色,克里特的心又忍不住一沉,难道……这此起彼伏的埋伏战,还没完?

        果然,他刚这么想,楚朔的目光就又转到了先前俞方遭遇埋伏的山谷口,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全军加速,去山谷口。”

        楚朔他们的移动指挥部并没有跟随大部队走,而是跟宋夏的别动队一样,带了一支队伍游离在外。因为这指挥部实在太过扎眼,一旦出现必定会成为敌方的第一打击目标,对手可是那个血狐,楚朔这么做,也有扰乱他视野的意思。

        这命令一下达,克里特就明白了大半,脸色顿时沉凝下来,“楚少将是说,托比亚斯可能会趁着俞方回援,再度占领山谷口打埋伏?可是他不是重点放在后面了吗?”

        “嗯。”楚朔点头,明亮的灯光下,军人端坐的身姿依旧笔挺,那黑色的眸子倒映着灯光,却更显深邃,“托比亚斯做事周密,必定有两手准备。他利用我们的思维惯性,把重点放在最后面,企图先打掉第四师。可是考虑到我会看穿的可能性,又会把目光盯准山谷口,这样一来,无论俞方是去前面增援前锋,还是回来增援第四师,他都能再度在山谷口占据优势,再打一波伏击。”

        克里特听了,忍不住暗骂一声老狐狸,不过他往深处一想,把这件事细细推算,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到某种可能性时,心惊的问道:“如果托比亚斯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最后面的第四师,那么从一开始,前段和中段的埋伏都是……”

        “是弃子。”楚朔肯定的回答。攻击第四师的是巴塞的精锐之师,而前段和中段的埋伏却都是由其他国家的士兵来完成,血狐这个人,不光光对敌人狠,对自己的盟友也照样没什么战友爱。

        得到楚朔的肯定,克里特不禁抽了口冷气,血狐不愧是血狐,当真是……名不虚传呐。而且,如果俞方真的去前锋增援的话,一切的一切都将按他的剧本上演,这谋算,当真令人心悸。

        想到这里,克里特的语气不禁带上一丝忧虑,“既然这样,我们现在赶去山谷口,还来得及吗?”

        如果来不及,山谷口被占据,那他们还得再打一次。而这一次,托比亚斯派来的,肯定是巴塞或兰度的精英!

        时间往前倒退片刻,北海指挥部中。

        一众参谋们聚在一起推演着战局,听到前面传回的巴塞成功突袭贝瓦第四师的消息,惊喜之色溢于言表。他们不禁崇拜的看了一眼托比亚斯,这一手真是太漂亮了,贝瓦第四师这次肯定得玩完。

        在场的参谋大多是巴塞和兰度的,所以对其余国家的牺牲也就没那么在意,也没多想。这些士兵干不过夏亚人,也在情理之中,他们更在乎托比亚斯那精妙的战术安排。

        但是很快,通讯员的一声大喊将他们的惊喜兴奋全都打回原形,俞方竟然回援了!他们怎么能看穿托比亚斯将军的战术!而且,回援的是第九军团,巴塞的优势,一下子就被他们该死的翻盘了!

        可是托比亚斯却只是抬了抬头,很快又低下头去看沙盘,那嘴角,似乎还带着点笑意。参谋们心里急啊,可他们不是托比亚斯,想不出什么好的策略,这时,他们又见托比亚斯摆弄了一下沙盘,抬起头来,下了一道命令。

        众人立刻恍然,对啊,还有那个山谷口,如果这个时候再去埋伏,派精锐埋伏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终于等到了银魂剧场版,真是太燃又催泪。

        我家阿银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