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66章 仓廪镇战役(三)

第66章 仓廪镇战役(三)

        “报告!第一小队到达指定位置!”

        “第二小队到达!”

        “……”

        寂静的指挥室里,通讯员高亢洪亮的声音回荡着,一条一条,刺激的所有人都激动不已。快了,快了,随着一只只部队到达指定位置,出自托比亚斯将军之手的更精妙的埋伏布局即将形成。而且,这次执行任务的,是巴塞和兰度两大国的精锐,实力够了,配合也没问题,可谓是强强联手!

        而与此同时,寂静的林间。今夜无风,树叶的沙沙声被降至最低,唯有偶尔的草丛拂动的声音,和机甲行进的轻响,打破宁静。月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落下来,斑驳的光亮洒落在一辆辆开启了潜行模式的机甲上,巴塞的深蓝色与兰度的红色奇异的交融在一起,宛如暗夜里的猎杀者,寻找着最佳的方位洒下铁网。

        此时,正是晚上十点。

        随着时间的流逝,气氛,越来越紧张。表面的寂静压抑着内心的喧嚣,就像是一只黑色的钢铁巨掌,牢牢的摁住了即将喷发的火山口。那汹涌的岩浆不断的冲击着,越来越沸腾,等到那只手掌终于化为滚沸的铁水,无尽的岩浆将会喷薄而出,将一切都点燃。

        北海指挥部里的众人,就是等的这一刻。

        他们的呼吸仿佛都渐渐地跟屏幕里那些埋伏下来的士兵同步,呼吸着泥土的气息,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终于,一列队伍飞快的朝这山谷口驶来,差不多三百辆机甲簇拥着一辆长长的军车,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反应最快的一个参谋忍不住腾地站了起来。

        那军车!是楚朔!竟然是楚朔来自投罗网了!

        他微张着嘴,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兴奋的叫嚣着。手紧紧的握着拳,双眼死死盯着画面,近了,近了!一想到也许能把楚朔的命留在山谷口的可能性,哪怕很小的可能性,他就忍不住想欢呼出声。

        那可是楚朔!谁能在战场上杀了他,那就是巴塞的英雄!

        然而他没有看到的是,站在他们身后的托比亚斯,看到楚朔的军车出现的时候,却不经意的皱了皱眉。

        成功来得太容易,有的时候反而让人怀疑。

        可是画面中,那三百多人好像浑然不知道山谷里的埋伏,径自朝前开。是故意?还是真的浑然不知危险在靠近?托比亚斯的双眼,不禁眯了起来。

        见此情形,指挥部里的年轻参谋们却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不过在现场埋伏的毕竟是巴塞和兰度的精英,还是很沉得住气的,丝毫没有因为大鱼在前而失了方寸。所有的埋伏队伍在指挥官的命令下开始有序的行动,尽量不惊扰敌人的情况下,举起了炮口,对准——蓄能——所有的目光齐齐聚焦在画面之上,心狂跳着,看着那一个个炮口,还有那即将走进炮火打击范围的军车,在心里激动的开始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嘭——!”炮火的巨响如约传来,那明晃晃的火光一下子照亮了画面,树枝被凌空轰断,机甲的钢铁碎片四散飞溅,这震慑人心的场面,原本应该迎来激动的欢呼,可是现在,却让整个指挥部都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因为——那炮火迸发的地方竟然是巴塞的部队里面!有人在密林深处,往巴塞的背后狠狠放了一炮!

        是谁?!

        诡异的沉寂只持续了一秒,接二连三的炮火声便把这沉寂给震得支离破碎,无数的巴塞和兰度机甲被这些从背后打来的炮弹轰得粉碎,来不及开启的防护罩压根没有发挥上作用,就随着机甲战士一起永眠。而原本布局精妙的埋伏阵型,也因为这些炮弹的打击,变得七零八落,暴露无遗!

        而反观本该遭到致命打击的夏亚一方,却几乎没有损失。这些突如其来的炮弹几乎是卡着埋伏机甲即将射出炮弹的那个瞬间,轰了过来,结果北海一方基本只有四分之一的机甲成功轰出了炮弹。而下面的夏亚人,却似乎早有准备,防护罩开得那叫一个流畅。

        指挥部里的众人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而此刻,情况似乎正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情况发展。

        “报告!121小队信号中断!”

        “104小队信号中断!”

        “103小队……”

        “……”

        每传来一条消息,众人的心就不由多揪起一分,那个小队信号中断,这个小队又信号中断,信号中断意味这什么?那意味着凶多吉少!再看画面里那原本一片大好的局势,现在呢?有的队伍隐没在黑暗里,原本就不怎么看得清楚,现在压根连个泡都没有了!他们到底情况如何,没人知道。而可以看到的地方呢,那从密林里冲出来的敌人一路猛冲下来,炮火不断,而原本在下方的楚朔那只部队,已经飞快的加入战局,朝山坡上反冲。

        一上一下,直接把埋伏的机甲做成了夹心面包!

        但是指挥部里的人还没有放弃希望,毕竟,夏亚和贝瓦那方的人数少,楚朔那边只有三百多,从密林深处来的敌人也只有五六百人,而北海这边,足足两千。即使一开始被打掉了一部分,那也还有一拼的可能性。不,是大有一拼的可能性!

        于是,所有人更死死的盯着屏幕,焦急的情绪随着额头上沁出的薄汗和紧握的手,感染了整个指挥部。然而——

        “卡罗尔上校的消息!211小队……211小队全灭!”

        轰——所有人的心里,仿佛都听到了这么一声崩塌的声音,211小队……全……灭?他们长大了嘴巴,目光里满是不可置信。

        可现实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紧接着,一个个坏消息传来,让指挥部的气氛压抑的可怕。然而那压抑的气氛在又一次消息传来时,终于达到一个沸点,陡然爆发开来。

        有人的双手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有人暗自咒骂着以缓解心理的郁积,还有人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希冀有什么转机。前一刻还压抑沉寂的指挥部,下一刻就变得嘈杂吵闹,火山,终于爆发了。

        期望越高,摔得越惨,尤其是这种反转剧一样的剧情,叫他们怎么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他们愤怒、不甘,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去指挥,可是却只能窝在这个指挥部里叫骂,这对于骄傲的巴塞人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前线的指挥官到底行不行?!情况怎么能差到这种地步!

        不过无论他行不行,在巴塞这个等级森严,又崇尚实力的国家,失败这一次,就可以让他以前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了。

        托比亚斯看着几乎要暴走的指挥部,终于阴沉着脸,大声喝止,而后他大步走到通讯台前,也不用通讯兵转达了,自己抓起通讯员,厉声道:“立刻撤退!”

        通讯那边的指挥官卡罗尔还想再挣扎,身为巴塞军人,他不容许自己就这么失败!可是托比亚斯可不管他的想法,他只能作他认为的最好的判断。命令遭拒,托比亚斯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冷笑,那小眼睛眯起来,里面透着的寒光如同针芒,“我说撤退,你没有听见吗?!我给你一分钟,如果一分钟内我还没有看到你撤退,你就准备好接受军事法庭的传唤!”

        语毕,托比亚斯没管那边的答复,直接掐了通讯。卡罗尔兀自还喊着‘我是巴塞军人,你一个兰度人无权对我做出审判’,听到嘟嘟的忙音,才意识到通讯已经断了,只能狠狠的摔了通讯仪,大口的穿着粗气,嘀嘀嘀的队内消息逼得他快要发疯。

        夏亚人,又是该死的夏亚人!

        一分钟时间马上就要到,他终于咬咬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命令下达的一瞬间,他好像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瘫软的坐在机甲座舱里,回头看了一眼下方的军车。

        那个敌人,从头到尾连面都没有露过。而这场战斗,却已经被他掌握在手中。

        扼住你的命脉,撕下你所有的伪装,然后,取胜。托比亚斯的目光也牢牢的钉在那辆军车上,一如往常那样负手在身后,但却没了那几分优雅,整个人都披上了一层阴鸷。

        他输了。这第一波的较量,他输了。

        输给楚朔这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不冤,他可以接受,因为楚朔原本便是驰名星际海的年轻名将,但并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自己输得那么狼狈。那个楚朔,他好像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的所有套路一样,总是先他一步,埋下了陷阱。

        说实话,他刚刚自己也心绪难平,跟那些参谋一样,他也恨不得自己就在现场跟他一较高下,这样的对手,很难得碰上,不是吗。可是他不能,楚朔在现场,可他不在,没办法临阵指挥。所以只能撤退,对方是楚朔,现在已经被他掌握先机,凭卡罗尔的本领,翻盘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看看这不时传回的糟糕情况就知道了,楚朔那个男人的临阵指挥能力,比他坐镇中军的时候还要可怕。

        但是这还没完,托比亚斯不禁在心中暗道:楚朔,我们在仓廪镇,再一决胜负。

        此时,山谷口的军车里,气氛却很是轻松。通讯兵们的表情都是激动且兴奋的,一众参谋围在沙盘前,更是你一言我一语,激烈的讨论着目前的战局。看了楚朔的指挥之后,一个又一个奇妙的点子在他们的脑海里迸发,让他们忍不住现在就探讨起来,或者抓起一旁的纸笔就开始演算,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浪费是可耻的!

        而楚朔则还站在通讯台前,通讯员一直抓在嘴边,黑眸不断的扫视着各个小队传回的消息、实时画面,大脑飞快运转着,自动演算着最佳的方案,而后,薄唇张合,一条条消息带着冷静的语调从他的嘴中发散出去,如同一只看不见的大手,调控着整个战场的节奏。

        克里特在一旁看着,不由的有些羡慕。他全程都在指挥部里,可也没能看清楚楚朔的安排,至少,他没看到楚朔是什么时候下令让俞方留一部分人埋伏在山谷口的。又或者,那是夏亚自己人的默契。

        夏亚啊,到底,有些地方是他们无法企及的。无论曾经遭遇多少苦难,他们好像永远在向前看,互相信任,互相鼓舞。看看这些参谋,他们不会去羡慕嫉妒楚朔的才能,而是从中得到启发,不断的前进着,就像一块块巨大的海绵一样,即使是在紧张的前线,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充实着自己。他们是如此的年轻而富有朝气,这个国家是如此的年轻而富有朝气,丝毫没有因为历史的悠久而暮色沉沉。

        但克里特转念一想,想到刚才第四师的表现,暗自琢磨着,也许这对贝瓦来说,也是一个契机,一个破而后立的契机。

        这时,通讯员惊喜的大喊道:“他们撤退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往屏幕上聚焦,果然,北海在撤退了。只是那撤退的英姿不是很美观,引起众人胜利的一笑。

        但是楚少将显然还不满意这样的战果,黑眸里一丝波澜也没有,只有一个字,“追。”

        通讯员凛然,刚刚实在是太松懈了,怎么可以这么松懈呢,太没有追求了!嗯,他们要紧跟少将的脚步不动摇,追追追!把北海的驴蛋蛋们都踢回去!

        于是,山坡上的那只由第九军团一连连长岐黄率领的‘黄雀’部队,二话不说立刻朝着撤退的北海军追去。一边追,一边在后面放炮弹,直打得漫山遍野都是火光。丝毫没有因为己方已经取得了胜利,而有丝毫放松。

        可楚少将还是有少许不满意,忽然问:“宋夏在附近吗?”

        通讯员一个激灵,飞快的查看了一下,汇报说:“在,就在……在北海撤退的路上……”

        整个指挥部都沉默了一两秒,所有人都是一激灵。

        于是楚少将依旧简洁的撂下一字,“打。”

        人要是倒霉起来,真是喝水都塞牙缝,尿急的时候永远都找不到厕所。阿门。

        片刻之后,军车再度启动,按照原来的行进路线出发。而此时,后方,第四师以及第九军团和巴塞军的作战也已经接近尾声,同样以巴塞的败亡告终。前方,前锋部队也顺利抵达了仓廪镇,与侵占了仓廪镇的北海军交上了火。

        真正艰难的仗,现在才要开始。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