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92章 最后一个可能

第92章 最后一个可能

        “给你一个交代,,”楚朔的电话被转接到诺曼那里,刚一听到他的要求,诺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简直又荒谬又可笑。是夏亚人聚众去医院里闹事的吧,是他们在咄咄逼人吧,楚朔现在来问他要交代,没搞错吧,,他们沙门最多担一个护卫不周的罪名,其他的,就是想干也还没来得及干吧,

        此时的诺曼还不知道医院里发生的‘流血事件’,所以尤其的憋闷,肚子里积了一团火就是没处发。不过很快就有人附在他耳边把消息告诉了他,让他脸色陡然阴沉了下去。火气,也被硬生生掐灭了。

        他妈的谁来告诉他是哪个蠢货伤的人?!士兵袭击平民,而且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不要命啦!

        难怪……难怪楚朔要他给一个交代……

        “诺曼上将,如果你不想给一个交代也可以。”电话那头,楚朔的声音却依旧冷静的可怕,挑衅着诺曼的神经,“开战,或者上军事法庭,二选一。”

        诺曼捏着终端机,太过用力了,导致骨节发白。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但可恨的是自己还必须把这个威胁整个吞进肚子里,连个屁都放不出!

        诺曼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楚少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彻查清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

        没了?就一个字?!诺曼一口老血,不过他忽然察觉些什么,“楚少将你不是受伤了?”

        “嗯。”

        又是一个字,而且这次直接讲完就尼玛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诺曼怒摔终端机,金属的机身砸在墙上又反弹回来,饶是新合金做的,也被摔出了裂缝。秘书莫桑看着那条长长的裂缝,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坚决不回头去看那头被摸了屁股的老虎。

        “楚朔?”冯立阁也刚刚接完电话,得知了医院那边的新情况。

        “嗯。”诺曼粗声粗气的回了一声,“你刚刚不是做了安排?怎么受伤的反而是夏亚人?”

        冯立阁同样疑惑,而且从传回的消息来看,菲利克斯也是受伤了的,这就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八成是哪里出了岔子,但是菲利克斯毕竟也受伤了,我可以尽量把它拧成双方过失,你不必太过担心。”

        可诺曼仍是愁眉不展,夏亚人不论嘴皮子功夫还是文字功夫都冠绝星际海,连他这个直肠子的军人都知道,冯立阁会不知道其中的困难?哦对了,还有总理大臣,那个老头子有不亚于夏亚人的奸猾,受伤的又是自己的宝贝孙子,他虽然跟冯立阁不是一个党派的人,但这次也得拼出老命了吧。

        然而诺曼的好算盘还没打多久,更坏的消息又来了。

        莫桑忽然惊恐的抓住了他面前桌上的一份文件,似乎看到了鬼一样,发了癫似的快速翻看着,而后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叫道:“主席!快看这份名单!”

        冯立阁和诺曼都被他这突然的爆破嗓子给惊到,冯立阁深知自己这个机要秘书一向低调,说话从不大声,这么失态一定有什么大事,于是赶紧大步走过去看。只扫了一眼,冯立阁的脸色就一下子从阴天变成了乌云密布。

        这一份名单,是先前被天裁小队打扰到的城中城住户打来的投诉电话,长长的一列名字,足有五十多个。但是令冯立阁变脸的不是这数字,而是这比例——这些人中,有八、九成的人都来自于对立党派,也就是总理大臣所在的那个党派。

        沙门的党派之争历时弥久,一向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互相揪住些小辫子就能掀起一阵风浪的情况。所以这极度失衡的比例代表着什么?夏亚人到底有什么阴谋?

        冯立阁忽然觉得,自己让菲利克斯卷入到医院那件事中去,简直愚蠢之极。这场风云的走向从一开始就偏离了他的掌控,而他竟然还顺着夏亚的意,把菲利克斯那么扎眼的一颗棋子送了出去。

        真是——愚蠢!

        莫桑看着冯立阁,惊惧的仿佛在他眼里看到了流窜的电光,这样震怒与懊悔的主席,还是头一次见。

        “马上给我连线袁总理!”

        另一边,住院楼下的情形终于在宁夭的出现下逐渐稳定,宁或则趁机带着天裁小队用机甲隔出了机甲墙,把士兵和普通人隔离开来,以免再发生什么肢体冲突。

        情况终于是稳定下来了,可先前的冲突之下,还是有好几个人受了伤。四个士兵,以及三个夏亚人,还有一个路过被牵连进去的病人家属。

        “大家让一让!让伤者进来接受治疗!”宁夭开了终端机上的扩音器,大声维持着秩序。等到伤者经过自己时,回头跟站在身后的宁莫莫交代道:“你跟着,把那几个受伤的夏亚人带到少将的楼层去,先请个医生看一看,我这边处理完马上过去。”

        “嗯。”宁莫莫应着,而后立马转身追上。招呼着另外两个天裁的成员把受伤的夏亚人单独分离出来,至于其他人么,他们可没那么好待遇了。

        宁夭交代的话,靠的近些的人都听见了。艾肯作为沙门人,当然对此不屑一顾,而媒体们除了狂按快门,没啥特别的,就是夏亚人尤其的激动。刚刚冷静下来之后的小愧疚忽然间又不翼而飞了,这时候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贵宾待遇,可以与楚少将和少将夫人亲密接触,绝妙机会,可遇不可求。但是楚少将的安危同样重要,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就问了起来。

        “少尉少尉!少将现在怎么样了?”

        “夫人!少将没事儿吧?”

        “少将夫人,我们……”

        “……”

        各种声音,各种称呼,听得宁夭脑袋都有些胀痛,不过……是比较愉悦的胀痛。

        “大家请放心,目前少将没什么大碍,多谢大家的关心,也谢谢你们特意前来,我谨代表楚朔以及我自己,说一声谢谢。”说着,宁夭放下拿着终端机的手,朝着人群的方向,鞠躬。

        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快门的声音依旧欢快的响个不停。看着站得笔直却弯腰低头的宁夭,在场的沙门人,无论是媒体还是士兵,都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夏亚人这么急着赶来了。

        因为,值得啊。

        而此刻夏亚人的反应……

        “没事儿!我今天真的特别空!”

        “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溜达溜达就到这儿来了!”

        “对啊,我们……我们哈哈就是那个啥,急着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别这样啊夫人,我脸皮薄,多不好意思啊,一家人嘛……”

        “谁是你夫人呢?小心楚少将现在正不知道在哪儿看着你呢!”

        “别介,就不小心漏加了两个字,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

        傻了眼的在场记者:“……”

        风中凌乱的沙门士兵:“……”

        在心里默默点赞的天裁小队:“……”

        最后一个被抬上担架送走的菲利克斯哽得一口好血:“……”

        宁夭站直了,摸摸鼻子,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了,那祝大家今天都过得愉快。有什么后续问题大家可以请教我们天裁小队的队长宁或宁中尉,我就先失陪了。”

        少将夫人走了,夏亚人纷纷扼腕叹息,思忖起是不是刚刚太洒脱不羁以至于把夫人吓跑了?不过还有个宁中尉,宁中尉也很好啊,天裁小队的队长啊,长相跟宁少尉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嗯,很不错。

        于是宁或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他看着宁夭离去的方向,有种被顶包卖了的感觉。

        然后,整个现场的主题就完全跑偏了,短短几分钟过去,已经进行到相亲一百问环节,宁中尉的三围都快不保了。所幸这时候,夏亚外交部部长李笙,到了。

        李笙只短短几句话,就把神跑偏的剧情又拧了回来,于是,暴力冲突不再,但夏亚与沙门之间的这场角力,却依旧在继续。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发表完一通演说的李笙来到了楚朔的病房。此时去给夏亚伤者看诊的宁夭也刚回来,李笙抓着他就是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大叹楚琛楚议长实在太不厚道了,有这么好的人才居然藏着掖着不让从政,从军多浪费啊吧啦吧啦。

        整整一分半钟,宁夭愣是没插上一句话,就听这位外交部长说话不喘气不带标点的,明目张胆的挖墙脚。

        楚朔那古井无波的目光朝李笙一扫,李笙一个激灵,赶紧松开宁夭,慈眉顺目的补了一句,“从军有楚少将就够了嘛,你们夫夫应该一个从军一个从政,文武双全双剑合璧,这才是我夏亚之福啊。”

        宁夭在心里真切的回道:不必了,夏亚政府有您一个就够了,绝对的。

        他微笑着谦虚道:“李部长您过奖了。”

        李笙则摆摆手,招呼他坐下,“我跟你商量商量接下来的事儿,你看……”

        “我觉得……”

        楚朔看着这似乎已经把他自动忽略掉的两人,忽然间觉得像是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只狐狸,正把头凑在一起,商量着晚上吃哪家的鸡,在哪个地方下口。

        哦,不对,那好像是黄鼠狼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今天有点晚,连续两天出去吃年夜饭,有点吃不消啊……

        哦不,已经是第二天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