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08章 F09

第108章 F09

        “一杆进洞,漂亮!”

        正喝着水呢,白成礼看见宁夭那一气呵成的完美动作,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好。宁夭笑笑以示谢意,擦了擦额头那也许根本不存在的汗水,将球杆递给了旁边的服务人员。

        接过球杆的是个年轻的大学生模样的男生,低着头憨憨的,耳朵微红,不怎么敢看他。他可从来没见过有人打高尔夫能打得那么赏心悦目的,拿球杆的姿势,微微俯身勾勒出的背部弧度,击球那一瞬间的动态,看得他掌心微微出了些薄汗。

        宁夭看着他低头的模样,留了点心,就刻意的跟他保持了些距离。现在这节骨眼,他可不能沾上任何麻烦。

        此时距离会议开始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而景逸庄园这边,宁夭也已经半是闲聊半是打球的待了那么长时间。起初宁夭身边还是围了不少人的,毕竟他可是楚朔的人,如果说沙门那派的要以切尔西夫人马首是瞻的话,夏亚这边当然就得宁夭来挑大梁,尽管他是个男人。

        对此白成礼笑而不语,只能以无奈的眼神给予支援。但所幸现在才刚开始,庄园这边的气氛还是挺和睦的,一点儿火药味都没有,只是两派人的站位已经开始有了分化,比如宁夭身后那片凉亭里坐着的,就是几个亲夏亚一派的。宁夭时而看过去的时候,她们还会大方的跟他笑着挥手。有位来自萨利的中将夫人,本身也从过军,十分爽朗大方。对同样待过军队的宁夭特别有好感,行为举止大胆且没有拘束,拍拍宁夭的肩都没啥顾忌的。

        宁夭和白成礼两个大男人,总不好跟着一干女士在凉亭下吃吃水果喝喝茶,再聊几句圈子里的八卦,于是就只好充当了别人眼中的风景——这聚会的名义就是打球,总得有人打吧。

        刚开始,切尔西像模像样的跟宁夭打了一局,双方有意控制,所以打了个平手。可一个切尔西下去了,还有切尔东、切尔北、切尔南,沙门派的像是排着队来跟宁夭友好切磋一样。攀比与嫉妒之心,可要不得啊,于是宁夭和煦的笑着,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把她们都给赢了。

        宁夭的笑脸落在她们心里,可就是夏亚人的标准表情——看似人畜无害,实际蔫坏蔫坏。

        其间夏亚这边也有人坐不住了,来跟宁夭玩,里面就有那个特放得开的军娘。跟宁夭比完了就直接找上了沙门那边的,双手撑在杆子上笔挺的站着,英姿飒爽的模样顿时成了全场的焦点。

        宁夭在后面为他鼓掌,只是有那么一瞬间,他竟好像从她身上看到了宁梧桐的影子——那个还在月亮山时,同样英姿飒爽的,一身清气的骄傲的宁梧桐。

        其实宁夭到现在也还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梧桐竟然会为一个男人走到如今的地步。也许这就是爱情,突如其来,猝不及防,让人无法招架。

        也许是不经意间触动了回忆,宁夭显得有点出神,看着军娘久久没有移开视线,幸亏白成礼适时的出声提醒了他,“宁先生,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宁夭立刻回神,“哦,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个朋友。”

        闻言,白成礼没有再就这个多问什么。他虽然跟宁夭处的不错,但还没到什么都可以讲的地步,而且,看样子宁夭的那个朋友是个女的,这就更加问不得了。

        这时,娜塔莎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球杆,看样子也是要跟宁夭比上一场。

        与此同时,里沙大会堂内。

        “……在此基础上,我认为我们西沙应当先达成军火装备的互相流通,以此来增强我们的总体实力。因此我建议,将如下几种军火列入西沙的自由贸易清单……”

        一名来自沙门的近邻梵尔姆国的代表,正站在发言台上侃侃而谈着自己的提案。整个大会堂呈椭圆形,像是巨大的足球场一样,当中是平整的空地,摆放着一张长长的会议桌,上面坐着的就是来自西沙诸国的主要代表,比如楚朔、冯立阁等等,那被称之为——仲裁席。而这张会议桌四周,大约相聚十米远处,是李笙他们这些次一级随行人员的席位,而更往外,则坐着各界代表,熙熙攘攘的,坐满了整个会议厅。

        “众所周知,机甲是现代战争的必不可少的武器之一。而目前能代表我们西沙最高水准的机甲,无疑就是夏亚的天裁机甲……”那代表一番话,顿时就把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夏亚代表团身上,尤其是楚朔身上,这是一上来就要那夏亚开刀的节奏啊。

        有趣的是,李笙隔壁的席位,坐的恰好是梵尔姆的代表团。而梵尔姆虽不是什么大国,可比起贝瓦来说还是稍胜一筹的,在西沙也是二线中的强者。

        此时梵尔姆还坐在席位上的几个代表笑眯眯的朝李笙那边看了一眼,见李笙同样偏头看过来,便笑容灿烂的点了点头,只是那眼神里暗含的挑衅可瞒不过眼光毒辣的李笙。李笙在心里暗笑一声,抬眼看向仲裁席上依旧古井无波的楚朔,心里已经有了分寸。

        此时发言还在继续,黄鼠狼的尾巴终于露了出来,“我们诚挚的希望,诸如此类的重要的战略资源,可以由联合军部进行居中调配,以此来争取更大的优势。”

        一席话终于说完,可他最后一句,也是最重要的一句却没有铺陈开来。说到底,他还是忌惮夏亚,不敢把人得罪透了,他只需要抛砖引玉,挑这个头就可以。作为一只好的出头鸟,要么,就要飞的够快,要么,就要缩得够快,否则横竖都是死。

        可是,尽管如此,不说夏亚了,连贝瓦的维特中将都不禁冷下了脸来,看着走下台的发言人冷哼一声。天裁那是什么概念,是一个国家最机密的核心科技之一,就这么送出去给他们的军队配备?开什么国际玩笑。还让联合军部居中调配,怎么不说让夏亚白送?

        此提案一出,场面冷了那么几秒钟。但是在代表席上频频眼神交流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有人站起来将话题带入了热烈的讨论。对于西沙的很多国家来说,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去研制机甲,有的时候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大家都捂得紧呢。可如果这个提案能通过,局面就会大不一样了,就算最后一点被夏亚人驳回,那如果能让那些重要武器能在西沙贸易区内流通,也足以让人兴奋的睡不着觉了。

        这事儿足足讨论了半个小时,可见场上气氛有多热烈。梵尔姆作为提案者,可谓出尽了风头。整个过程中,夏亚代表团都保持了沉默,没反对也没赞成,这让刚刚那位发言人颇为自得了很久,直到最后,李笙才施施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大家一见他站起来,知道他肯定是要表态了,自己说话的声音就立马小了下去,全神贯注的听着,然后就听李笙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夏亚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

        一听这开场白,各国代表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那滋味,就像想看美女,却看见了马赛克。夏亚人这能噎死人的开场白,特么几百年了能换一换么?能换一换么?

        “我们一直谨遵星际海国际武器通例,不贩卖具有大杀伤性的武器,以造成过多的人员伤亡……”

        噗……在场超过半数的人都似乎听到了自己内心吐血的声音,当即就有一个沙门的代表,忍不住义愤的站起来反驳。

        “李部长,那关于前段时间夏亚与白色联盟的军火交易,你有什么看法?”

        李笙亲切的看他一眼,挺直了背,视线扫过全场一周,说道:“想必大家心里也同样有这个疑问,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与白色联盟的军火交易是夏亚民间的自发行为,我们的企业家依法享有自由贸易的权利,军部或政府都无权干涉。”

        “可祁连是夏亚军部的军火供应商之一,李部长能撇清这里面的关系吗?”

        “很抱歉,我们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夏亚军部已经就此事做了详细调查。”李笙一笑,“祁连祁先生十分配合我们的工作,他主动提交了他与白色联盟的贸易清单,在这上面并未发现禁止交易的武器品种。”

        沙门代表吐血一脸盆,什么是颠倒黑白,这就是啊!谁不知道祁连后面站着的是谁?要是有人真敢没有军部许可就跟白色联盟做那么大的军火生意,特么还有命活吗?仲裁袭上坐着的那位不一枪毙了他才怪啊!

        可是夏亚的手段就是这样,不管阴谋阳谋,任何手段,只要敢摆在台面上来讲了,那就必定不会让人轻易挑出破绽。大家就算心知肚明这番话再假不过,可是谁能反驳?

        李笙再度清了清嗓子,说道:“但是,现在是战时,我们不应该墨守成规。为了西沙共同的未来,我们夏亚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力,与大家同进退。刚刚列出的几类武器,夏亚可以尽可能的满足一部分,但唯有一点我必须提前说明,天裁机甲不在此列。”

        天裁机甲不在此列?那还有什么搞头?虽说夏亚其他的武器也很出色,可是它最厉害的还是机甲。天裁,如果天裁能够大规模的装备到西沙联军中,那将是何等美妙的场景!还怕北海那些滚犊子不成?可是现在夏亚不同意,这就难办了。

        “楚少将,贵国的担忧我们理解。”冯立阁知道李笙太奸猾,所以干脆之间转向了楚朔,“但是就刚才的提案而言,联合军部要求的仅仅是天裁的优先配备权,我们不会要求贵国出卖天裁的核心资料,也会支付相当的金额。而如果我们能给西沙的精锐部队配备上天裁机甲,必定能给北海迎头痛击,这对于夏亚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楚朔静静的抬眼看他,抿着的唇终于第一次开启,却是两个冷冰冰的字,“不行。”

        “为什么?还请楚少将做出一个解释。”冯立阁倒也不怒,脸上的表情不变。但他故意往四周浏览的那眼神,明显就是想把大多数人绑上他的战车,给楚朔施加压力。不过其实他也不明白,如果不出卖核心科技,夏亚的损失其实也并不大,楚朔为什么拒绝的那么干脆?

        楚朔坐着,两只手肘随意的搭在椅子扶手上,那平淡却冷冽的目光扫过冯立阁,“天裁机甲配置极高,非一般人可以驾驭。如果需要操作这种机甲,机甲战士必须达到身体素质特级,机甲格斗技特级,以及每秒七十动的手速。”

        七十动?!许多人都不禁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也就是维特,作为跟天裁小队并肩作战过的贝瓦军的军官,他对于天裁的可怕还算有个直观的印象。

        “李部长。”这时,楚朔又对李笙递去一个眼神。

        李笙马上会意,离席走到发言台上,在会议厅上方的那几块巨大光屏上显示出了一份详细的资料,“如大家所看到的,这份资料就是机甲战士操作天裁机甲是所必须达到的最低标准,而纵观整个西沙,能达到这个标准的,只占少数。”

        其实李笙这话还算说得厚道,这哪里算寥寥无几啊,是根本就没几个人好吗!天裁……真的有那么逆天吗?怎么可能会有人同时达到那么多的高标准?夏亚可是有足足五十多个!

        坐在李笙对面的诺曼忍不住要冒冷汗了,幸亏,幸亏夏亚也只有五十个,如果来一个军团的话,大家都不要打了,直接回家找妈妈吧。

        “所以,天裁机甲不适用于军火买卖。”李笙拔高了音量,给这个提案下了定论。然而还是有人不愿意就此作罢,提议道:“就算天裁没有进行买卖的必要,夏亚还有天刃机甲,而且天刃在夏亚军中的配备率还算高,我提议就用天刃代替天裁。”

        哪知那人刚说完,李笙就一个凌厉的眼神刮过去,完全不复刚才的和气,“天刃是可以用于普通的精锐士兵不错。但是,如果说是优先配备权,在夏亚军中,我们优先配备给第九军团。在联合军部,各位希望优先配备给谁?我们西沙联盟自创立之初,就曾定下准则,西沙联盟亲如一家,无论是谁都不该享有特权,即各国平等。那么在平等的条件下,论战力,第九军团仍然是首选。此外还有夏亚第七军团、歼击特攻队等等,天刃的产量现在还不够大,且造价比一般的机甲都要昂贵,以上的军队都没有实现完全装备,我们要怎么进行买卖?”

        什么是实力,李笙用他的话告诉你,这就是实力,是底气。不要嫌他没节操,嫌他笑面虎,那是因为爷爷有底气。该强势时,那必须得是由内而外的强势。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