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09章 回归

第109章 回归

        庄园里,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下午茶和高尔夫的交流还在继续。

        “看不出来宁先生对高尔夫也那么擅长,先前那次舞剑又舞得那么好,是从小就练的么?”轮到娜塔莎击球了,她一边比划着球杆,一边随意的跟宁夭说着话,就像朋友一样。

        “不是,我家挺普通的,这些算是成年之后才接触的吧,让娜塔莎小姐见笑了。”

        一球击出,娜塔莎回眸,看到宁夭那温和的带着几分雅气的笑容,心里就越发的好奇,“不过你现在什么都有了,不是吗?”

        “娜塔莎小姐什么意思?”

        娜塔莎轻笑,“相对而言的,沫沫却突然间就死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把叶沫沫的死迁怒到我的头上来了?冯立阁的儿女……有那么不理智吗?宁夭表示很怀疑,不知道她的用意,于是故作惊讶的说道:“哦?叶小姐居然去世了吗?”

        娜塔莎不疑有他,她不知道宁夭六处处长的身份,而叶沫沫的死对于城中城来说实在微不足道,宁夭不知道那是绝对正常的,“是啊,突然间就没了。想想前几天她还在跟我抱怨命运的不公平,你只是嫁了一个好男人就得到了那么多东西,其中甚至包括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对于她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了。”

        宁夭不知道娜塔莎是不是想替死去的朋友讨公道,只是他本来就什么都没做,跟他说算个什么事儿,当他出气包吗?

        “是吗,如果说是那栋房子的话,它原本也不属于叶小姐吧。”

        娜塔莎的回答却出乎了宁夭的预料,“你说的没错,要说继承权的话,沫沫的继承权也要排在后面了。与其去抱怨这些,还不如想办法自己去争取,像宁先生一样找个好人家嫁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呵,是啊,很不错。”宁夭一声呵,可是呵得真心实意的,“整个星际海恐怕没几个人比我嫁的更好了。”

        闻言,娜塔莎不禁奇异的看了宁夭一眼,刚刚她话里那讽刺意味可不是不明显啊,这人的回答……还真是有趣啊。

        “宁先生,不要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在我看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只有得到手的才是赢家,如果换成别人,想来也坐不了宁先生现在的位子。”

        “那换成你自己呢?我觉得娜塔莎小姐跟楚朔站在一起也挺般配的啊,只是也许不是他中意的类型。”宁夭优雅的挥了挥杆,目测了一下距离,舒缓的语气,说得风轻云淡的。

        娜塔莎正想着宁夭会怎么回答呢,却哪知等来这么一个答案,差点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呛死。略微有些愕然的看向宁夭,却见他正好一个球打出去,唇角微弯,自信悠然的样子,卧槽……

        娜塔莎瞬间有种被他比了下去,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这样想着,娜塔莎就有些愣神,然后就听宁夭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娜塔莎:“……楚少将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很好,这样可以扳回一城了吧。娜塔莎想着,虽然楚朔真的是她喜欢的那一型,以前少女心的时候也幻想过这样那样的场景,战功加身又英姿勃发的楚朔可是全星际海多少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啊。不过她现在已经过了那个时期了,撒个谎也不在话下。

        宁夭毫不在意的笑笑,“可惜了。”

        “怎么可惜了?”娜塔莎是越来越不理解宁夭的脑回路了,知己不能知彼,所以才总是落在下风啊。

        “我跟楚朔结婚以来,还从没哪个不长眼的男人或女人来给我制造过麻烦,尤其是像娜塔莎小姐这样高层次的,那不是可惜了么?”

        可惜什……么……啊……

        娜塔莎的眼角忍不住要抽搐,“……”

        宁夭:“说了这么半天都有些口渴了,要不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喝杯饮料吧。”

        见宁夭真的没等她回复就直接往凉亭那边去了,娜塔莎赶忙收拾收拾被宁夭打趴下去的心情,开口道:“宁先生,我来找你是有另外的事。”

        “什么?”

        “是关于沫沫家的东西,她妈妈还住在叶宅的时候,曾经在一棵树下埋过一个时光胶囊,沫沫一直想取回去,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娜塔莎看着宁夭,虽然刚才被宁夭寥寥几句话给打趴了,但神色已经慢慢恢复了常态,“我想完成她这个心愿,不知道宁先生能不能帮这个忙?”

        “这是当然,娜塔莎小姐可以随时来取。”宁夭随即大肚的,善解人意的,回眸一笑。

        仲裁席上,楚朔冷冰冰的,抬眼一扫。明明整个席上他年龄最小,资历最浅,但那威严的不容抗拒的气势,仿佛浑然天成。

        “夏亚的机甲,只提供给忠诚的盟友。”他说,“如果想要,就得按照夏亚的规则来。”

        李笙解说,楚朔一锤定音。而在场的人敢跟李笙绞尽脑汁的搬对策,可是对楚朔,对这个真正生杀予夺、手握重兵的将军,却少有敢当面反驳的。就像这席位的名字一样,他的话,便是仲裁。

        而在机甲问题热烈讨论了好几个小时的现在,所有人才清楚的看到,夏亚想展现给他们的看到东西。

        “机甲的事情,由夏亚军部一力承担,在此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楚少将可以全权代表夏亚军部。”虽然知道这大家都知道,但李笙还是不厌其烦的再次重申了一遍,脸色也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夏亚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与我们并肩作战的盟友,不抛弃,不背叛,这是夏亚对所有应当受到尊重的盟友最坚决的承诺。也希望各国能以己度人,与夏亚共同御敌。

        “天刃机甲是我国重要的战略资源,是机密,但尽管如此,我们也愿意为西沙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机甲可以提供,但因为天刃由军部以及祁氏等公司联合承制,牵扯的人事太过广泛,兹事体大,我们不能单方面答应。所以,我们决定择日举行官方的招标活动,届时各国代表们都可以参加,只要有诚心,夏亚将竭尽全力为大家提供所需。”

        李笙这满腔赤诚、激情饱满的话一落下,所有人的心里都开始打起了小九九。李笙这话,是煽情啊,可煽不了在场这么多淫浸官场那么多年的老油条。但有一点是真的,不抛弃,不背叛,夏亚能绵延那么多年,这一点确实做的很地道,就连它的死敌巴塞都不能指责半句。贝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包括很多亲夏亚一派的国家,都能用亲身经历来认证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只是人生在世总是会遇到些白眼狼,不惦记你的好,还会反咬你一口。

        李笙代表夏亚说这番话,当然不是为了诚心诚意的劝人回头是岸,再去当一次东郭先生,同样的亏夏亚可不会再吃第二次。公开的招标会,那是什么?红果果的挖墙脚啊。

        你要机甲么亲?来我这儿啊,我有。

        你真的那么想要么亲?我有啊,所以你得听我的啊。

        听我的话,还可以包邮哦亲。

        冯立阁:“……”

        诺曼:“……”

        以及某某某等:“……”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楚朔,从这个男人坐上仲裁席的那一刻起,不,应该说从这个男人踏入里沙的第一步开始,夏亚,终于不再低调隐忍,开始露出它锋利的獠牙了吗?

        而此刻,宁夭正悠闲的坐在凉亭里喝着果汁,一名服务生端着茶点走过来,把茶点放在宁夭面前之后,一不小心,撞到了他的手一下。

        服务生连忙道歉,宁夭说没关系,就让他走了。只是在他走了之后,宁夭却接着身体的掩护,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摊开了掌心,里面塞着张字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落款是宁梧桐。

        宁梧桐?宁夭这些天都是让林子在暗中保护她,自己却始终没露过面,只是不知道,宁梧桐会有什么事找他,难道是关于狐狼的?

        可难道她会做对狐狼不利的事?宁夭微微皱眉,这好像也不可能,不过……既然宁梧桐约他见面,却没留地址和时间,这意味着这会面的机会就得他自己来创造了。正好,刚刚娜塔莎也有事找他。想到这里,宁夭眼珠子一转,一个念头已经飞快形成。

        他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又轻咬了口专门为他准备的糕点,这才微笑着偏头,看向凉亭里其余的人,“说起来,里沙那栋房子现在是我的,我也算半个地主了,也该尽尽地主之谊。这两天反正没什么事,大家有没有兴趣去我家坐坐?”

        先前那活跃的军娘立刻眼睛一亮,积极响应道:“好啊,那栋房子也算里沙的古老建筑之一了,现在又住着楚少将和宁先生,我们当然得去开开眼界。”

        “是啊,宁先生邀请了,我们当然要去。”

        大家纷纷应下,对于宁夭的主动邀请,一个个都眉开眼笑的。至于沙门那派的,宁夭看向就坐在不远处的娜塔莎,说道:“娜塔莎小姐,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赏光?”

        娜塔莎拿着杯子的手顿了顿,随即露出笑容,“当然。”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