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10章 祁大少表白记

第110章 祁大少表白记

        为了那个临时起意的邀请,第二天,宁夭起了个大早。起床的时候楚朔还在睡,宁夭看他睡那么熟,就往他怀里拱了拱,又八爪鱼似的缠着他赖了十来分钟,充好了电才下床穿衣服。

        崔云生比他起的更早,宁夭下楼的时候就看见屋子里已经凭空多出了好多佣人,正在崔云生的指挥下忙里忙外的做着布置。崔云生看到宁夭,微笑着点了点头,可宁夭就有些尴尬了。昨天他是临时起意,嘴上邀请的痛快,可实际上具体事宜都堆到了崔云生身上,叶宅原来就他一个人住,所以没请佣人,也不知道他哪儿那么快找来的人手。所以宁夭见了崔云生,还是挺不好意思的,快步走过去帮忙。

        结果崔云生拦住了他,“宁少爷先去做早餐吧,你和楚少爷的早餐我还没准备。”

        “那好。”宁夭就转身去了厨房,自从来了里沙之后,楚朔的吃食大多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楚朔爱吃,他也乐意。只是那些新来的佣人们听到了这对话,心里都惊奇不已,哪有一个管家理直气壮的让自个儿主人自己去做早饭吃的?夏亚原来有这么个传统吗?真是奇了怪了啊……

        宁夭当然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做好早饭出来,想着下面那么多人在忙进忙出的,就干脆端了去房里跟楚朔一块儿吃。

        楚朔这时候已经起了,正洗漱完从浴室出来,迎面就看见宁夭端着早餐进来,身上还系着围裙忘了摘掉。那围裙是崔云生准备的,通体粉色,也不知道那位爷是自己的癖好还是觉得宁夭或楚朔两个大男人会喜欢。

        “起了?快过来尝尝我新改良的粥。”宁夭招呼着,把早餐放到桌上后,舀了一勺吹了吹,递到走过来的楚朔嘴边,“哝,尝尝。”

        楚朔自然的张嘴尝了一口,待宁夭转身去端碗,便从身后抱住了他,下巴抵在他肩上,轻叹:“以后这种事就让别人去做。”

        “怎么,不喜欢?”宁夭的手顿了顿,微微扬眉,楚朔要是敢说不喜欢,他保不准就把手里一碗粥全泼过去。

        “你会累。”虽然宁夭这宛如新婚妻子的模样让楚朔很心动,这种平淡的日常相处也让他逐渐上瘾,但他更愿意把宁夭宠着,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可以。

        宁夭斜他一眼,“你以为我是谁啊,做这点儿就会累。快吃吧,联合会议还没结束,我这儿还有招待会,你在外面可得给我撑起场面来,否则我今天就白忙活了。”

        “所以这是……爱妻早餐?”楚朔轻笑,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凑在宁夭耳边响起,弄得他耳垂都在发烫。同时手伸进他的围裙里,熟练的扒拉开他的衬衫下摆,触碰到有些微凉的肌肤。

        宁夭没好气的吐出一个‘滚’字,最近他可是愈发放得开了,可楚朔似乎没丝毫放手的意思,宁夭也被挑起了火,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故意低哑着嗓音问:“少将到底是想吃早餐……还是吃我?”

        “你。”楚朔斩钉截铁一个字,行动上更是斩钉截铁,扣着宁夭腰肢的手一用力,就把人抱上了桌子,这姿势,正好方便他捏住宁夭的下巴,狠狠的,略带粗鲁的吻下去。

        其实原本他只是开个玩笑,哪知宁妖精偏偏要撩拨。

        可没等他把喘息的妖精给办了,房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崔云生提醒宁夭下楼了。宁夭忍不住笑意,但还是安抚性的在楚朔嘴角亲了亲,以兹鼓励,“好了,楚少将,我可是大忙人,一会儿还有正事呢。你先放开我,我饿了。”

        此时的宁夭眉眼微弯,眼睛里像盛着星星一样,亮亮的,只一个眼神好像都能把他的心神给勾走。他忽然想起祁连曾经在婚前跟他放过的狠话——你别以为自己有多优秀有多能耐,能娶到宁夭是你几辈子修来的啊,你以后敢欺负他试试?老子有的是钱哦!

        楚朔从来没有质疑过这句话,也从不后悔把眼前这个男人占为己有,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他永远都是自己的。

        宁夭见楚朔有一瞬间的出神,就问怎么了,楚朔微微摇头,把人从桌子上抱下来放到椅子上,拿起碗筷,“吃饭。”

        宁夭也没在意,只是盯着楚朔的碗,命令道:“要全部吃完。”

        因为刚才那插曲,现在那粥的温度刚刚好,所以两人都很快就吃完了。下了楼,崔云生也没对刚才两人在房内没人应门的事表示什么,只是有意无意的扫了宁夭的嘴唇一眼。

        宁夭这才意识到,刚刚吻得那么狠,肯定肿了。

        今天的联合会议继续举行,上午九点的时候楚朔出门,正好,受邀前来的白成礼他们也刚好到,双方就在门口打了个照面。

        楚朔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点头致意了一下,而后回头握住宁夭的手跟他说了句‘我走了’,便坐上车走了。只是这前后的对比,冷淡与柔情,哪怕是瞎子都能听得出来。

        在场的人心里羡慕的有,假意没看见的有,这圈子里,柔情蜜意的她们看得多了,但那大半都是装出来的。只是外界传言楚朔跟他家这位感情很好,如今前前后后见了几次,好像确实不像装出来的。再想想自己,不免又有些嫉妒。

        攀比,永远是这个圈子里从不削减的一种风气,如果大家都那么容易满足,那也就不存在勾心斗角你争我夺了。比儿子,比丈夫,比家室,无论是对内对外都汲汲营营,这就是她们的生活,也是这一次次邀请的原始推动力。

        不过今天的聚会明显跟昨天的已经不一样了,昨天一天的会议落下帷幕后,整个西沙的格局已经受到了震动。一个国家最在意的是什么,无疑是利益,夏亚昨天在机甲提案上玩的那一手,就是通过利益绑架来迫使那些中立派或者原本站在沙门那边的人,重新作出选择。也许并不要你完全的改变立场,但只要稍稍偏向夏亚一点,都将在西沙产生不小的影响。

        而今天,就是各方围绕昨天的提案引发的震动,互相斗智的过程。最难过的大概就是沙门了,毕竟夏亚想动摇的,可是他的根基和威信。

        而这也直接反应在原本沙门那派对待宁夭的态度上,切尔西夫人老练成熟,所以还看不出什么,但其他人对宁夭就亲切多了,就是娜塔莎面对宁夭更加的不自在。

        她是来取叶沫沫妈妈埋下的那时光胶囊的,虽然不知道今天该以怎样一种姿态去跟宁夭相处,但可贵的是她勇气不错,敢作敢为倒也洒脱,整理整理心情,拿了杯红酒就迎上了宁夭,态度一如昨天一样。

        聊了一会儿之后宁夭就带着她去了后院,据娜塔莎说,那时光胶囊就埋在后院角落里的一株梧桐树下。

        只是叶宅的后院真的太大,那不叫后院,那可堪比古代帝王家里的后花园了。宁夭也是先派人仔细找过,所以才不费力的带娜塔莎径直到了目的地。

        只是,别人的东西还是由别人自己来动比较好,所以宁夭没有事先取出,而是让娜塔莎亲自看着那时光胶囊被挖出来。东西被挖出来的时候,宁夭不免也有些好奇,所以凑上去看了看。那东西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因为时间长远,外面已经有了锈迹。

        大约是想起了突然去世的朋友,娜塔莎摸着盒子有些感慨,忍不住当场就把盒子打了开来。她还记得叶沫沫对这盒子总是有股执念,好像没能取出来有多大的怨气一样。

        盒子里面是一些小孩的玩具,一本笔记本,还有些零碎的物件,没什么特别的。

        宁夭看娜塔莎微微蹙眉,想起叶沫沫的突然死亡,就不由多嘴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娜塔莎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以前,沫沫特别想来这宅子里面看一看,也许这时光胶囊就是她的一个借口而已。”

        “那她难道从始至终都没有进来看过吗?”宁夭觉得奇怪了,照理说,叶沫沫身为叶家的旁支,进这宅子里看一看,还是可以的吧。

        “叶宅常年大门紧闭,那位老管家可厉害得很,谁都不让进呢。”娜塔莎似是想起了什么儿时趣事,神情开朗了许多,“有一次沫沫跟一群朋友晚上的时候偷偷溜进来,还说碰见鬼了,吓得好几天都不敢出门。”

        “碰见鬼了?”

        “嗯,大概是夜里黑漆漆的,被什么小猫小狗吓着了吧。”具体的情况娜塔莎没参与,所以也不清楚。又跟宁夭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拿着盒子告辞了。以沙门和夏亚现在的关系,她不宜跟宁夭多待。

        娜塔莎走了之后,宁夭却没急着离开,而是站在梧桐树下若有所思的样子。不多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宁夭回头一看,正是穿着佣人的衣服混进来的宁梧桐。

        宁夭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不露面,所以直接开门见山,“梧桐,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你应该知道袁慕之孙子菲利克斯被绑架的那件事吧?”宁梧桐也不含糊,直切正题。

        宁夭点点头,随即微微凝眉,“你知道什么内情?”

        “那天晚上菲利克斯被带走的时候,我看见了。”宁梧桐仍旧清清冷冷的,说话的时候语气也不带任何波澜,“他最后消失的地点,就在这附近。”

        “这附近?”宁夭顿觉可疑,叶沫沫也来过这附近,这附近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事儿,说不出的诡异呢。

        “他现在多半是死了,但我想你肯定跟袁慕之有接触,所以还是告诉你一声比较好。”宁梧桐可不管宁夭的疑惑,继续说道:“还有,最近小心点,狐狼的动作也许不在联合会议。”

        “什么意思?”

        “具体原因我也说不上来,但我追了他那么久,对于他的行事风格比你清楚。我只是直觉,他不会在联合会议上下手。”

        “如果不是联合会议,那就是……”宁夭的语气渐渐凝重起来,“军演。”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啊啊啊!里沙篇真是好难写!!!!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