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20章 一二一

第120章 一二一

        “宁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宁夭摁住乱动的朝朝,微微蹙起眉。

        宁远山叹了口气,“这原本是我们古武世家的一桩秘辛,具体详情只有我们几个老家伙知道,也打算死了带进棺材里永不开口。但既然你碰见他了,说明他还活着,这事关整个古武世家的存亡,你也是我们当中的一份子,甚至比我更有能力去阻止他,所以告诉你也没关系。”

        “这么严重?”

        “嗯。”宁远山点点头,“商景没有跟你说他当年被逐出商家的原因?”

        宁夭摇摇头,又把当天他跟崔云生谈话的内容说了一遍。宁远山听着疑惑,听宁夭说商景说话的时候面露悲色,语气里有悔恨的意思,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他也认识到自己做错了?

        不,唯独这个人,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姑息的。想着,宁远山整理着思绪,跟宁夭说起了当年那件让古武界集体失声的灭门惨案。

        “当年的商家虽然人不多,但因为精通药理,所以地位超然,不仅其余的古武世家很尊敬他们,一些政府首脑商界名流们也要对他们礼让三分,因为谁也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得求着他们看病。所以,商家不像我们那样东躲西藏,他们一直是半隐世的状态,跟外界的交流保持得很好。但是十几年前,商家发生了一件事情,震动了所有古武世家,一下子就让他们站在了风口浪尖。”

        “是商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联想到商家医药世家的名头,宁夭隐隐的,心里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宁远山这时却忽然转移了话题,问道:“宁夭,你难道都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会拥有血脉能力,而普通人却没有?这是不是不公平,如果有人也想要有,但他又是普通人,那怎么办呢?”

        “这……”宁夭还真是从来没想过。

        “你没想过就对了,我们古武世家的人生来就是这样,站在我们的立场,很少会去想这些问题。但偏偏有人会去想,他们的想法天马行空,但所触及到的,却是我们怎么也不敢想的禁区!”

        说道‘禁区’这两个字,宁远山的语气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而后继续说道:“其实从很早以前开始,针对古武世家血脉能力的研究就不少,我们也为此遭受了很多迫害,但是研究的结果无非是——天生的,人力没办法更改。于是这个话题就渐渐淡了下去,但还是有那么一些人不死心,他们都是天才,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耗费在这上面,总以为自己可以窥探到本源的秘密。”

        果然如此,但宁夭还有个疑问,“那为什么只有商景那边出了问题?”

        “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其他人只是醉心于研究,并没有那么多杂念,所以就算被发现,也顶多是受点惩罚。可商景做的研究,足以为整个古武界带来血雨腥风。他太聪明了,却走了一条邪道,竟然想到通过换血的方法,来使普通人获得跟我们一样的能力。”

        “换血?!”宁夭愕然,商景的想法可真是够大胆的。要知道,换血所需的血量可不是个小数目,古武世家的人本来就少,一个人也不能每天都抽血,所以换算下来,这根本就不可能施行得开,得不偿失。

        “对,换血。但有一点很关键,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受了伤需要大输血的时候,一般都需要去指定的血库拿血吗?”

        “不是因为输入普通血会导致血脉浓度变淡?”

        “那只是我们骗人的说辞,其实是因为我们的血跟普通人的血一旦混合就会发生剧烈冲突,输入少量的时候对人体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如果是换血,轻则血管破裂,重则死。”

        听到这里,宁夭心中陡然一凛,一些断断续续的线索,终于在他心里连成了一根最原始的线。火绒草,宋夏,他那异于常人的身体,还有狐狼那诡异的战斗力,难道他们都是经过了换血手术?!

        不,不是难道,是必然!

        “然后呢?商景把这个方法完善了吗?”宁夭急忙问。

        宁远山摇摇头,“他被逐出商家的时候,还差最后一步,可是现在已经十几年过去了,以他的天赋,恐怕……我们当时就是害怕他走出最后一步,所以急忙像商家施压,当时大部分人的意见是要把商景处死,再不济也要终身监禁。可当时商家的家主夫人是商景的姐姐,她不忍心,所以提前把商景赶了出去,想保他一命。既然商景已经不在商家了,我们那时候就散了,只派出人手去搜捕。谁知道,搜捕的过程中,竟然有人在商景的实验室里找到了一个人——古家三当家的儿子,他因为抽血过度,死了。

        后来的事情大概就如你听到的那样,古三的儿子一死,一时间人人自危,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个。暴怒的古家就趁机煽动另外几家对商家发难,一夜之间商家满门被灭,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古三的儿子真是商景杀的?”宁夭一时间还有些没办法把商景和那个谦恭有礼的崔管家结合到一起,这前后的反差也太强烈了。

        “可以说是,也不是。”宁远山的语气中满是唏嘘,“古三的儿子被商景抽了血不假,但原本不致死,但商景那时候不由分说被赶了出去,没有来得及给他止血,又没人知道他在实验室里,所以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唉。”

        “可即使是这样,灭人满门未免也太荒唐,当时就没人出来指责吗?”

        宁远山叹了口气,摇摇头,“宁夭,有句古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古武世家能走到今天这地步实在不容易,没人愿意再去承担风险。星际海有那么多国家,那么多或明或暗的势力,你觉得如果他们知道了商景的实验,会怎么做?”

        闻言,宁夭顿了顿,沉默了一下,尽管不愿意,但最后的答案却是无可争议的,“贯彻它,实施它。”

        他再清楚不过这利益场上的黑暗交易,撇开火绒草这个例子不说,那些野心家从来没有放弃过把古武世家收入囊中的念头,但即使能收,古武世家的人也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死忠,他们太危险了,一把好刀能伤敌也能伤自己。

        而如果能代换呢?商景的实验就是代换的工具,把那些不肯忠实当狗的古武世家人换成接受了换血手术的死士,就算一比一兑换,他们也乐意。至于手术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损失,宁夭就呵呵了。

        那那个时候古武世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们会遭到追捕,会被人抓去当取血的容器,被人圈养起来求死不能。所以他们害怕了,宁愿毁了整个商家,也没人再站出来说一句话。

        “所以,即使觉得灭门太残忍血腥,但我们还是保持了缄默,谁都不知道商家会不会有第二个商景。你商叔也清楚这点,所以他没来向任何人要求讨回公道,后来他就去当了随队军医,连月亮山也很少来了。”

        “商叔……没想过要报仇吗?”宁夭知道,商叔那样温柔的人,一双干净的手从来只救人,让他杀人简直比杀了他自己还要难受。所以当时才会在痛苦之下跑去战场吧,可是……这么巨大的仇恨,他真的……能承受得住吗?

        宁远山无奈的苦笑,言语里满是时光打磨过的苍凉,“我也不知道。”

        朝朝暮暮看看宁远山,又仰头看看宁夭,大约是感觉到气氛的凝重,所以乖了不少,静静的坐在宁夭腿上,不哭不闹。暮暮还从哥哥的小口袋里挖出一颗糖来,递到宁夭面前,像是想哄他开心。

        宁夭接过糖,摸摸他的头。再度看向宁远山,语气略沉,“宁伯的意思我都知道了,如果宁伯信得过我,商景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但是有一点还需要宁伯协助。”

        “什么?”宁远山正色,“只要我能做到,尽管开口。”

        “请宁伯回去查一查,我们古武世家近十年来,有没有人在外面失踪或者死亡,我需要详细的名单。”

        “你是说……商景的实验已经重启了?!”宁远山不愧是宁远山,宁夭这么一说他就懂了。

        宁夭也不打算瞒他,“换血的成功案例我已经见过,只是当时没想到会是这样。具体的细节我不能细说,但是事态严重,我们必须尽早采取措施。”

        宁远山的心立刻往下一沉,暗道果然如此,那商景怎么可能认为自己做错了。如果他当时就认错,商家又怎么会被灭门?

        “好,我立刻回去查,商景那边你要小心。”宁远山没多问,当即就站起来返回月亮山。

        宁夭便立刻掏出终端机拨通了小西瓜的专线,他离开里沙时就把小西瓜留在了那里,叶沫沫和菲利克斯的事情一天不了结,他就一天放不下心,预感太糟糕了。而现在证明现实比预感更糟糕,叶沫沫为什么会死?因为她在叶宅外面往里窥探的时候,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就跟她曾经跟娜塔莎说的那样,她有一次潜入叶宅的时候,看见鬼了。那不是鬼,那必定是正在接受换血改造的人!

        所以她毫不意外的被灭口了。

        而菲利克斯呢?他为什么会在叶宅附近失踪?他会不会是被带去当成了免费的实验品?

        崔云生,他伪装的那么好,竟然连自己都骗过了,可宁夭却不明白,他当时跟自己说那些话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在嘲笑宁夭的好骗,还是真的觉得对商家有愧?想到这里,宁夭就不由眯起眼,眼中光芒闪烁,看得朝朝不禁缩了缩脖子,刚刚爸爸的眼神好恐怖。

        “小西瓜,立刻带人去叶宅抓崔云生,S级任务,马上去办。还有,叶宅底下一定有地下密室,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

        交代完,宁夭又立刻起身抱着朝朝暮暮去了楚奉君的小院,崔云生的事情他虽然先做了决断,但还是要跟楚奉君交代一下。楚奉君听完宁夭的话后久久无语,坐在椅子上双手拄着拐杖,末了,才长叹一声。

        “你看着办吧。”

        谁能猜到多年的老友竟然是这样的人,饶是征战沙场见惯了生死的楚奉君,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有心无力。宁夭说不上什么来安慰,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被崔云生给骗了过去,谁能想到敌人就在身边呢?又或者……

        崔云生就是老板?!

        不,这好像也不对,宁夭透过大海盗维克托的眼睛看到过老板,两个人的气质、脸型、身材等等都完全不同。只能说,崔云生一定是老板手中一张很重要的筹码。

        那当时崔云生跟自己透露商平的事情,是故意给他线索,引他去调查?他们到底,想让自己查出什么来?

        想到这个,宁夭霍的从位子上站起来,把朝朝暮暮安抚一下,放在了楚奉军身边,就脚步匆匆的立刻赶回了军情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