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39章 两种神秘

第139章 两种神秘

        电子兵虽然有些不爽他那有些白得过分的眼白,但看在那么一大堆让人心驰神往的仪器的份上,他就不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了,摸着头嘿嘿笑道:“我这不是有些激动吗,这么一大堆仪器,看上去像是很多东西拆解开来再拼接再造的,厉害啊。”

        “哼,看在你还有点识货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少年微微扬起下巴,那份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溢于言表。但偏生他两颊上长着几颗淡淡的小雀斑,不难看,反而透出几分可爱。一头柔顺的齐耳短发也顺眼得很,黑亮黑亮的。

        电子兵觉着有趣,就紧接着问:“小朋友,既然你都不跟我计较了,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谁造的啊?怎么都造出这么大个的东西了,这里的通讯还是没有恢复?”

        电子兵的疑惑同样是宁小川他们的疑惑,他们都好奇的等待少年的回答,却不料少年忽然生气了,皱起秀气的小鼻子,“你才小朋友呢!你全家都小朋友!”

        “好好好,”电子笔无谓的耸耸肩,小朋友就是麻烦,“我不叫你小朋友了,你总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电子笔也是倔,他本可以直接回头问带他们来的自卫队的人,但就是跟一个小孩儿卯上了。那小孩儿也跟他卯上了,撇撇嘴道:“哼,嘴上这么说,但你心里肯定还偷偷叫我小朋友,别以为随随便便就能糊弄我,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么。”

        “话说你到底回不回答我的问题啊?”电子兵无奈了。

        少年又瞅他一眼,上下打量了几番,审视的意味极其浓厚。电子兵被他看得有点儿浑身发毛,也不知道一个小孩儿的眼神干嘛这么犀利。

        “告诉你也没什么不可以,这些东西都是我造的。”

        “你造的?小朋友你才几岁?”电子兵一脸的怀疑加不可思议,后面的宁小川等人也是面面相觑。可用眼神询问旁边的自卫队成员,却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都说了别叫我小朋友!”小朋友炸毛了,飞快的跑过去非常有力的踩了电子兵一脚,然后曲线运动,灵活的绕过了他,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动作就像一只猫那样敏捷。

        电子兵吃痛的变成了单脚站立的大公鸡,后面的宁小川却是眼睛一亮,刚刚那少年从开始奔跑到出脚到躲避的动作,角度、路线都选得十分精妙,就算电子兵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估计也连他一片衣角都抓不住。这少年,底子不弱。

        少年一下就窜到了门口,叉着腰得意的朝电子兵扬起下巴,“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鲁班神斧门的后人。”

        “我管你什么门,哎哟我的脚趾头都被你踩肿了!”

        “活该!”

        “话说你踩都踩了,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是说你那第二个蠢问题么?”少年抱臂,颇有教授风范的讲道:“真是蠢透了,没有恢复通讯当然是因为没有找到最关键的材料了。你以为这个大机器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吗?通讯只是它最末端的一个功能好不好?”

        “可是你连最末端的功能都没有修复好,它就是再高端又有什么用?”电子兵一脸的不解。

        少年却像是被踩到了痛脚,气急了,露出了两边的小虎牙,“谁让你管那么多!只要找到材料不就可以了!你以为我没有估算到这一点啊笨蛋,你们不是给我送材料来了么!”

        “我们?送材料?”电子兵摸摸头,回头看向宁小川——我们有这么个隐藏任务吗?

        宁小川也觉得奇怪呢,上前一步,问道:“请问,你知道我们要来?”

        “那当然,淮星正处在这片星域的战略点上,夏亚不来就是巴塞来,但我想楚朔那小子总不可能让别人争了先。”

        哇塞,楚朔那小子,这口气……这位小朋友真的不是天山童姥么?

        宁小川和电子兵等人一时间被震慑了,自卫队的也没想到他会‘口出狂言’,直懊恼刚才没把他的嘴给封起来。可这也就是想想,要真把他的嘴给封起来……额……还是小命要紧,这种想法万万不能有啊。

        “你几岁?”电子兵忍不住好奇还是问了出来。

        “十五。”少年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而后看向宁小川,“你刚才还挺有礼貌的,你也姓宁?”

        也?他还遇到过什么姓宁的?宁小川狐疑着,点了点头。

        “那你和他一起留下吧,”少年点点头,又朝门口的其他人说道:“你们先出去,顺便给我带上门。”

        自卫队的人显然对这少年很尊重,没多说什么就退了出去,其余的夏亚人也在宁小川的示意下去了门外等候。

        等到他们都退出去,宁小川仔细思忖着自卫队的态度,又回想了一下刚刚少年的措辞,试探道:“你在等我们来?夏亚人?”

        “我才不是夏亚人,”少年摇摇头,“但我跟夏亚倒是有点儿关系,我徒弟是夏亚人么。”

        “你徒弟?谁啊?”这么小小年纪就能造那么大一台机器,还称楚朔叫‘那小子’,现在居然又有了徒弟?!!电子兵顿时觉得大脑不够用了,这个世界简直太玄幻……

        “你猜?”少年咧嘴笑。

        卧槽你猜这两个字绝对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字有木有!

        但这个世界上也不乏很多人,想象力丰富一点的,脑袋好使那么一点的,还能顺利的把这个话题给接下去。

        “他姓宁?”宁小川问。

        “不错,你至少比他聪明多了。”少年欣慰的点评着。

        宁小川:“……”

        这真的是在夸我吗?

        少年夸奖完,忽然又转向电子兵,噼里啪啦的报出一大串东西,“我需要两根R级能量导管,还有三根……目前为止就这些了,给我去拿来吧。”

        这些东西电子兵有是有,但都装在他那辆雷鸟上,真要给的话,除非把雷鸟给拆了。所以说为什么这位小朋友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啊?!电子兵顿时觉得这位小朋友不怎么友好起来了。

        可旁边的宁小川眼珠子一转,却蓦地拉过他,说:“马上去拿来给他。”

        电子兵愣住了,瞪圆了一双眼睛,就算宁小川是长官也分分钟变脸给你看好不好!

        “快去!这是军令。”宁小川加重了语气,脸色一板下来,电子兵顿时就硬不起来了。军令两字一出,事情就变得极严肃了,他是个军人,以这个身份为荣耀的军人,他没办法,只得回头狠狠瞪了少年一眼,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去拆他的宝贝机甲。

        房间里只剩下宁小川和那少年两人,宁小川想到某个猜测,郑重问道:“请问,你认识宁少尉吗?”

        “少尉?”少年抬头苦想了一下,“他怎么越混越回去了啊,上次见面的时候好像他的军衔好像还比少尉大呢,降职了吗?不是说现在嫁给了楚朔那小子,可以在夏亚横着走了吗?”

        果然。宁小川额上一滴汗,他就说呢,夏亚还有哪个姓宁的,能认识这么一位……别具一格的‘小朋友’。

        少年忽的凑过来,眯起眼,“你刚刚是不是在心里说我小朋友了?”

        “没有。”多亏林城,现在的宁小川撒起谎来已经可以做到面不红气不喘了,然后迅速转移话题,“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

        “鲁卤。”

        “鲁鲁?”

        “不是,鲁班的鲁,卤肉的卤。”

        “鲁班?”

        “他是一个很杰出的……木匠,木匠你总知道了!”每次都要解释一遍,鲁卤真是烦爆了!还是徒弟最好了,根骨清奇,而且什么都知道。

        看到少年上半张脸迅速转黑的节奏,宁小川很明智的跳过了这个伟大的木匠,继续问道:“宁少尉是你的……徒弟?”

        “不然你以为他那个没上过几年正经学校的文盲,怎么有能力当上第一军事学院机甲制造系的助教?”鲁卤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宁小川:(  ⊙  o  ⊙)!

        这个世界何止是玄幻,简直太尼玛不把萝卜当青菜了。

        那可是宁夭啊。

        在很多人眼里,宁夭都是一个足够强大的人,好像没有什么身份是他驾驭不了的,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但很多时候,很多人也会忽略他的这种强大,尤其是在他经常站在楚朔身边之后。他更多的时候作为一种陪衬出现,于是更多的人忽略了他以往最光彩夺目的那些面,也忘了去追索他那些强大的出处。

        但你如果问六处,或宁家的随便某个人,他们一定会皱着眉头思考一下,然后很简单的回答你——他本来就很厉害。

        但本来就很厉害该怎么解释?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生而知之的人,当然也没有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是圣斗士。

        偏偏宁夭又厉害得有些匪夷所思,光光明面上的身份就有三重,暗地里不知道还藏着多少个,说他一人千面也不为过。他能跟任何一个人在任何的场合融洽的相处,从皇宫里高高在上的贵妇,到大街上耍流氓的杀马特青年,他看上去张扬耀眼,但细细推敲一下,其实比谁都更像水,无形无状。所以就连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宁远山,也并不清楚宁夭确切的成长历程。

        看得到,却摸不着,明明是生活得如此近的人,却不敢说知道他的过去。宁夭在失去家人和商停之后,曾有很长的时间并不待在月亮山。进山、出山,他一年年长高,在宁家人的眼里也变得愈发陌生和神秘。就算是在演武场上再骄傲的人,也并不敢低看宁夭一眼。所以当宁夭再度回到宁家,拿走六处处长的职位时,宁海澄心里的天平终于被打翻了。

        他跟宁夭一起长大,他知道宁夭优秀,但他也很优秀。宁夭的父母双亡,他的父母也死了,所以宁夭刻苦努力,他也很刻苦努力,他曾认为宁夭跟他是一路人。他们有相同的遭遇,相同的姓氏,相近的天赋,宁家的希望理应被寄托在他们身上。

        但宁夭每次从外面回来,好像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原本并行的轨道开始转向,宁海澄再也看不明白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他不知道宁夭在外面做些什么,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时间越久,宁夭的背影离他就越远。

        可宁夭本来不是这样的人!

        他总是笑咪咪的,带着一群族弟疯玩儿,但很照顾他的那个痴傻弟弟。他会领着他们上树掏鸟蛋,淌水过河,夜探墓园,没事干的时候就躺在河边的大石头上睡觉。宁夭可不是一个多么有志向的人,宁海澄记得宁夭刚开始的志向是做个普通的医生,这样他的弟弟去看病的时候就可以不用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因为他可以自己来。

        宁海澄不知道宁夭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是那天抱着弟弟的尸体魔怔似的坐在血泊里死都不肯松手的时候吗?

        其实宁海澄那个时候想把他拉起来的,可是他刚一靠近,宁夭就六亲不认的一把刀扔过来,差点把他半条胳膊给削了。

        自那之后,宁海澄就再也没有走近过宁夭,在他的眼里再也没有看到过自己。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自己也变了。两人分道扬镳,轨道再次交错之时,你死我活。

        宁夭在那些年里到底去干了什么,几乎没有人。而宁夭进了六处之后干了什么,事涉国家机密,就更少有人知道了。就连六处的人也不清楚,他们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头儿一年到头到底在哪里干些什么。

        宁夭和老板,就是两种不同意义上的神秘。

        而这时,这位夏亚最神秘的军情处副部,正一心奔着自己的情郎而去,哪里想到在淮星东区,有个自称是他师傅的少年鲁卤,正一本正经的教训着那只远道而来的夏亚别动队。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3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