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45章 李家

第145章 李家

        晚上的时候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宁夭的眼神却老是停留在宋夏身上,无他,几个月没见,宋夏的变化真是挺大的,有种让人刮目相看的感觉。

        宁夭还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宋夏的时候对方满身戾气,半个身子都染着血,根本没什么人敢接近他。而现在呢?宋夏那戾气淡了,浑身的刺也收敛了,安安静静的坐在俞方右手边吃饭,连吃饭都显得极其认真,一小口一小口的,嘴巴里却一直没停,像只小仓鼠。

        他虽然还是很沉默,显得有些冷淡,但这种变化已经极其喜人。

        宁夭一直把宋夏当弟弟,对于笑笑的那种歉疚与保护欲或多或少的放在了宋夏身上,所以现在看着宋夏,脸上的笑容那是真真的。这可愁了旁边两位男士,楚朔和俞方面对面坐着,身边分别坐着宁夭和宋夏,此刻两人抬头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似乎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跟自己类似的情绪。

        但这种情绪虽说类似,但到底是不一样的。

        俞少将在想:够了啊有夫之夫收敛一点,楚朔肯定是你不够有魅力。

        楚少将在想:这个眼神不太对,俞方应该负全责。

        两人的膝盖都中了对方的一箭,那厢宁夭却依旧开心的在给宋夏夹菜,直到他的碗里都快水漫金山了,才有空往旁边瞥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出事——他微微眯起眼,这两个人……原来有仇吗?

        宋夏依旧在低头专心吃菜,许久没见,宁夭对他越来越好了,又亲手做菜给他吃。宋夏内心很感动,于是决定把碗里的东西都要吃光光,可是他那小仓鼠的吃法根本赶不上宁夭夹菜的速度,于是他嚼啊嚼啊,认真的嚼啊嚼啊,飞快的嚼啊嚼啊,根本没空理其他的。

        于是等楚少将和俞少将结束眼神杀的时候,桌上的菜已经神奇的消失了一大半。他们不禁又对望一眼,然后几乎同时拿起筷子,优雅却极富速度感的出手,哦不,出筷子!

        俞少将夹住一块肉,默默的看向楚朔——这是我的。

        楚少将夹住的恰好也是那块肉,那块最大最肥美的肉,然后他冷冷的看了俞方一眼,气场全开。

        宁夭实在忍不住了,“你们俩在演哑剧么?”

        两位老大不小的少将一点儿都不羞射的看向宁夭,依旧没有说话,俗话说此时无声胜有声,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宁夭挑起眉,筷子一挑,一手巧劲下去三下五除二就掸开了两人的筷子,然后施施然的夹走了那块最大最肥美的肉,转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把肉放到了宋夏碗里。

        “你吃。”然后他又瞥了一眼楚朔和俞方,“这本来就是为了宋夏做的,你们俩都给我消停点儿,长这么大了还要补么?”

        肉食派的俞方看着肉溜走了,好不遗憾,但想到这肉给了宋夏,他就不在意了。只是又看了楚朔一眼,似乎在说:你夫人真有气魄。

        楚朔从容镇定的放下筷子,嘴角牵扯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当然。

        不得不说,俞方是夏亚军中少有的能以平常心对待楚朔的人。他虽然出身一般,但跟在楚老爷子身边几年,不论是眼界还是心胸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就冲他敢好几次在楚朔眼皮子底下抢宁夭做的饭吃,就可见一斑了。

        所以楚朔对俞方也跟对其他人不一样,彼此之间多了一些兄弟情谊,只是他们都是把这些放在心里的人,向来不会挂在嘴边。

        但宁夭是对这对兄弟无语了,全程都在演哑剧,难道这是他们之间特有的交流方式吗?他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

        再看看他们的碗,还是空的,连一滴油都还没有沾到。宁夭笑着摇头,主动夹了一筷子菜到楚朔碗里,“又不是真让你们不吃,我可没胆子饿你们两位少将啊。”

        宁夭亲自夹菜,楚朔当然乐意之至,重新拿起筷子吃菜。对面的俞方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眼巴巴的看向宁夭,却只接收到一个眼神——要吃自己夹去!

        大叔心里难受啊,欺负他一个单身的算什么。他下意识的偷瞄了眼宋夏,宋夏这吃相真可爱啊,看多少次都不会腻,看着他吃好像自己都饱了。不过看那边宁夭又夹了一筷子肉给楚朔,大叔心里就有点儿羡慕了,叹口气,正要自个儿自力更生,却看到一双筷子伸过来,把一块圆滚滚的肉放进了他碗里。

        顺着筷子看过去,是宋夏!

        肉是刚才差点引起少将之战,后来又被夹给宋夏的那块肉,宋夏实在吃不下了,心想刚才好像俞方很想吃它,于是就把它夹给了俞方。可是现在看俞方一脸震惊的,愣愣的看着自己,宋夏的表情顿时有点窘迫。

        这块肉是到过他碗里的,再夹给别人是不是不太礼貌?

        是这样的吧……他好像有点儿不太高兴了……

        宋夏不想他不高兴,于是有些急的就把肉给你夹回来,并且生硬的说了声‘对不起’。俞方愣了,彻底愣了,这一来一去发展得太快,他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呢,肉就不见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又去得太突然,天要玩儿他啊!

        俞方平静一下,问:“干嘛说对不起?”

        “放过我碗里的,不干净。”宋夏说,这是他开饭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

        俞方心里的那块软肉忽然被狠狠一揪,一股酸楚泛上来,止都止不住。他没多想,就捧起自己的碗放到宋夏眼前,“可是那块肉看起来特别好吃。”

        宋夏眨眨眼,不太明白俞方的意思。对面的宁夭倒扑哧一声笑了,撑着下巴说道:“你就把肉赏给他吧,他要是不吃到肚子里,今晚估计连觉都睡不好了。”

        宋夏闻言,狐疑的转头看俞方,就见俞方点了点头,捧着碗的手也没收回去。宋夏最后还是把肉给了他,一双眼睛盯着俞方大口的把肉塞进嘴里,看他吃的那么开心,宋夏的眼角好像也带上了一丝笑意。

        比昙花还罕见的笑意。

        闷着头吃肉的俞方没有察觉,全身心都在夫人和肉身上的楚朔也没有察觉,对面的宁夭倒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然后给俞方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刚吃完肉抬起头来的俞方恰好看到宁夭这一眼,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干嘛这么看我,怪渗人的。

        一顿饭,吃出了各家心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看懂了一些,我又迷糊了一些,不论结果是对是错,反正在这紧张的战事里,有这么片刻的偷得浮生半日闲当真是极好的。

        而与此同时,巴塞军营里。

        亚瑟双手撑在书桌上,身体微微前倾正对着一面光屏,一双碧色眼眸正泛着让人胆寒的冷光,俊美的脸上也是一派肃杀,“你们谁能告诉我,军部增兵到前线,为什么我这个前线指挥官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光屏对面是巴塞军部总指挥室,此刻所有人都被亚瑟那突如其来的气势压得噤若寒蝉。这可是他们的三皇子,未来的储君,他越强,他们就越是表现出臣服。可是他们同样不能冒犯另外一个人,因为那人更强,地位更为尊贵。

        全场一直静默,亚瑟的表情在愤怒的边缘游走,但最终也没有爆发,只是压低了嗓音说道:“好,很好,你们很忠心。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们一点,不要忘了今后你们效忠的对象会是谁。”

        语毕,光屏啪的一声关闭了,亚瑟脸上寒霜一片,始终没有消减半分。指挥部没人敢说,就证明幕后指使者是谁都不能冒犯的存在,而在巴塞,只有一个人符合这样的条件,那就是他的父皇,巴塞如今的皇帝,一头将老未老的雄狮。

        亚瑟只细细一揣摩,就知道他的父皇此举是什么用意——他还不满意,对自己的表现还不够满意,所以没有通知亚瑟,就给他派了增援。他用这种直接的丝毫不近人情的方式来提醒亚瑟,而亚瑟,感到了由衷的恼怒。

        想要完成他的理想,那他就必须站到制高点,而没有老皇帝的首肯,他怎么能站上去?像索兰一样逼宫?那绝对不可能,巴塞皇室虽然同样亲情单薄,但远不到兰度那样严重,而且亚瑟也绝对做不来那样的事。所以他只有强迫自己变得强势无比,尽管不希望打仗,也依旧尽全力在打。

        然而矛盾在于,他的理想是公平的,没有战乱的新世界。如果巴塞在此战中获胜,那巴塞弱肉强食、好战如命的想法只会变本加厉,所以巴塞不能赢,只能输,或者停战。

        但如果亚瑟要站上最高的那个位置,巴塞能在他手里输吗?

        矛盾,怎么想都是矛盾,就像一重有一重的枷锁一样束缚在亚瑟身上,让他举步维艰。他只能慎而又慎的维持着两者的平和,企图寻求那唯一一个能让结局最完满的可能——停战。

        但停战需要契机,这种契机可遇而不可求,亚瑟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可就在这时,他的父皇给他派兵了!

        如果是一般的兵,那也就算了,可那些人通通来自李家,那个跟宁家有着血海深仇的古武世家!亚瑟手头有宁家的详细资料,他清楚的知道,宁夭的父母,很多天裁小队成员的父母,都是死在李家人手上,而李家的情况同样如此。

        双方的战力都是如此强悍,一旦他们在战场相遇,必定是一片腥风血雨。而亚瑟简直不敢想象,让这样一批拥有超强战斗力的人加入到巴塞军营,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那等于是巴塞也拥有了一只天裁小队,对于好战如命的巴塞人来说,这无疑会让他们变得无比兴奋,他们的战意会被激到一个最高峰。

        而亚瑟先前为了改变他们的想法所做的那些铺垫,将会瞬间化为泡影。想到这点,亚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