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四面楚歌 > 第154章 大结局

第154章 大结局

        星历一千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夏亚官方公布了商停已经找到的消息。而当人们都为此激动不已,纷纷把目光投向夏亚千叶城时,一封封从千叶城发出的密函却摆上了各国领导人的书桌。

        一双双手或坚定,或迟疑的伸向那封密函,但无一例外的,他们的眼皮都开始狂跳。仿佛这就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世界就会变得不一样。

        亚瑟没有收到这封密函,但是作为这封密函的撰稿人之一,他很清楚各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通往新世界的钥匙就藏在密函里,谁能不心动?就算自己不心动,谁能保证别人不心动?

        踟蹰不前,自己也许就会变成国家的罪人。而向前一步,也许就能做那个开创新时代的人!

        那个潘多拉的魔盒里放出来的,是名叫贪婪的恶魔。

        沙门的总统办公室里,冯立阁半个身子坐在阴影里,半年过去,他的身体好像衰老了不少。那份密函被撕成了碎片,一片片在他脚边飘落,碎的像是他眼底的那缕阳光。

        巴塞的皇宫里,老皇帝愤怒的砸烂了手边的名贵花瓶,花瓶碎片飞掠过跪在地上的人的脸划出一道血痕。密函被老皇帝紧紧攥在手里,再次被夏亚人抢先一步的愠怒袭上心头,他怒喝道:“谁能告诉我商停为什么还活着?!你们这群办事不利的走狗,当初没能成事,连杀个人也这么不利索吗?!”

        宁夭负手在身后,每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盯着军情处的那面视频墙。公共信息处的人也被全部拉来充当短工,军情处那个巨大的大厅里,到处都摆满了计算机,半空中还林立着各式光屏。坐着的,站着的,跑着的,头顶的悬空走廊不停的有脚步声响起。

        商停的事已经被摆上明面,那么任何敷衍了事的态度都不会被日益看中知情权和信息透明度的公众接受。

        商停的事需要一个完满落幕,战争的事需要一个完满落幕,而新世界,需要一个崭新的开端。

        亚瑟从跳跃点上看到了停战的契机,并且为此而不断努力着,甚至不惜背着老皇帝跟夏亚屡次合作。但表面上,巴塞和夏亚仍在不遗余力的打着,多罗黄河星的战火从没有一刻停歇。

        密函已经投下了,就像一颗种子,生根发芽需要时间。但无论是亚瑟还是楚朔,还是宁夭,都坚信这时间不会太长。一大片未知的星域还等在那里,谁还能顾忌眼前的这些蝇头小利?

        宁夭并不怎么担心这方面的事情,但拖太久总不是件好事,于是那个关于‘商停之谜’的议题再度被舆论推进。

        商停为什么消失?他到底因为掌握着什么而遭到了迫害?

        民众一层层的抽丝剥茧,宁夭一步步的将线索抛出,为了不引人怀疑,他耗费了军情处和公共信息处几乎所有的人力,花费十天时间,把整件事,通过无数人的嘴还原。

        当然,这个故事里没有温絮初,也没有商平,宁夭甚至没有挑明到底是哪几个国家迫害的商停。因为这时候所有人的重点都被另外一个点吸引走了。

        新的跳跃点?!未知星域?!

        天呐!

        这是他们自踏入星际海以来触碰到的唯一一个走出去的机会!

        目前的星际海里,人越来越多,资源越来越少,总有一天也会像地球那样不再满足人类发展的需要。而就在这个时候,新世界的大门像他们敞开了!

        可是!这个走出去的机会,整整晚了十四年!如果当初商停没有出事,如果他能够得到帮助,如果……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事实就是,他们的这个机会,整整晚来了十四年,就因为有些人想要独占。

        商停曾说过,那片辽阔的未知星域是属于所有人的,谁都没有权利把它归属到某个人,或某个国身上去,所以他宁可四处躲藏也不愿出卖自己。

        总之,除了具体位置没有公布,跳跃点的事情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各国的领导人不由的都摸了把汗,夏亚这是要把他们放在火上烤啊,怎么办?是时候必须表个态了。但是表态也不能随便表啊,夏亚作为发起人,怎么那么久还不发话?

        普通人不懂里面的弯弯道道,只在网上不停的催促着,所有人的兴趣都变得越来越焦灼,越来越兴奋。现在无论哪国一动,就能瞬间被推上风口浪尖。

        而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五月五日,夏亚外交部终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外交部长李笙亲自到场,如是说:

        “通向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开启,夏亚的所有人,都殷切期待着能尽快去那个未知的世界探索。但是我真心的问大家一句,我们能吗?

        不能。

        我们的国家还在打仗,我们正年轻的孩子们还在战场抛洒着鲜血,整个星际海分崩离析,人心不齐。新的跳跃点所能带给我们的,到底是一片更广阔的天空,还是更大的战争?

        夏亚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但我们也从不惧怕战争,这一点,我想在以往的无数次发言中,各位已经听得够清楚的了。在此,我谨代表夏亚政府、夏亚军部,对各位尊敬的领导人发出以下的诚挚邀请——重组星际海联合会议。

        否则,我们不认为战争有停止的必要,也不认为跳跃点的事情有任何的可讨论性。”

        李笙的话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星际海,身在战场的亚瑟也很快就接到了消息,眉头不由皱起。夏亚不怕打仗,也根本不惧继续耗下去,可亚瑟急啊,战争必须尽快停止。但夏亚提的条件也不低,要想开发新的星域,就必须重组星际海联合会议。

        星际海联合会议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迫停止了,一般来说,战争结束之时都会重开。可夏亚是要重组,整个联合会议就会面临一次大洗牌。这样的条件,有多少人能接受?

        于是,漫长的谈判和扯皮开始了。

        五月十日,星际海各国领导人因为跳跃点一事聚首,选定中立国西沛作为会议地点,召开临时会议。夏亚派了议长楚琛以及外交部长李笙一起前往。两只老狐狸一起出动,可担心坏了一大批人。

        宁夭陪同杜月蘅前去空港送行,李笙难得的把头发梳得锃亮,拍了拍宁夭的肩,无不感慨道:“真没想到老头子我退休前还能赶上这么一件大事,真是可喜可贺,等我的好消息吧。”

        楚琛拉了他一把,“快走吧,一碰上你飞船就会晚点,要是这次又迟到了怎么办。”

        李笙老顽童似的扯了扯嘴角,“主角总是最后一个登场的嘛。”

        五月二十日,一场临时会议下来,李老头成功的为他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笔圆满的句号。其余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活生生被剥了层皮,郁闷的直想拿领带上吊自杀。

        尤其是代表巴塞而来的大皇子殿下,因为三皇弟的暗中胁迫以及夏亚的步步紧逼,觉得人生再灰暗也不过如此了。

        五月二十一日,临时会议发表公文:于星历一千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重组星际海联合会议,第一次会议将在六月一日,于夏亚千叶城举行。勒令,六月一日前,各国停战。

        消息传到前线,那时楚朔刚从机甲里走出来,锃亮的军靴踩在水洼里,溅起几滴清亮的雨水。那水洼倒映着碧蓝的天,正是雨后初晴的好天气。

        另一边,亚瑟看到那纸公文,脸庞上终于有了由衷的笑意,笑得像一朵香槟玫瑰那样醉人。李家人恭敬的站在他身后,感觉到这个主子的笑容好像跟平时有些不一样,但谁都没有大胆的去问。亚瑟对他们的知遇之恩他们铭记于心,李之界都已经不在了,他们也没脸再回到李家,跟着亚瑟总没有错。

        亚瑟快步走到通讯台前,第一次有些兴奋的,没有用自己的私号,而是直接用军用专线拨通了索兰的号码,他需要有人来跟他分享此刻的喜悦。

        那是一片更广阔的星域啊,没有战争,他将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机会去实现他心中的理想!

        五月二十八日,双方正式缔结停战协定。亚瑟和楚朔又再次回到了差点成为废墟的象山城,两人都穿着笔挺的军装分立在圆桌两侧,各自伸出一只手与对方握手。

        咔擦,镜头忠实的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两个同样耀眼的同样出色的人,用这种方式完成了他们的第一次会面。

        只是很少有人能发现,其实在两人握手的时候,亚瑟压低了声音,对楚朔说了一句话。

        “谢谢,希望以后不会再战场上继续碰见你。”

        “我拭目以待。”

        两人的手分开,楚朔回了这么一句。撇开其他的因素不谈,他们两个在各自的眼里,都能称得上是值得人尊敬的对手,打了这么久,惺惺相惜也是有的。只是像他们这样的对手,最好一辈子不再相见。

        六月一日,夏亚军回师千叶城。

        宁夭再次在空港借机,等待的那段时间里,他忽然想起上次给楚朔接机的场景,好像还是自己大着肚子的时候。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可是那记忆却过分鲜艳,恍如昨日。

        他正想着,空港忽然一阵躁动,原来是军舰开始接驳了,在人们激动的欢呼声中,一列列步伐整齐的军人们穿着笔挺的军装,走下舷梯,朝前来接机的亲人同胞们热切的挥着手。

        在那人群中,独有一人是与众不同的。他迈开大长腿朝宁夭走来的时候,宁夭真觉得这是个耀眼到把阳光都踩在脚下的男人。军靴包裹出好看的小腿曲线,宽肩窄臀,武装带一束,英武挺拔。军帽帽檐下遮着的那双眼直直的朝他这里看过来,就像一个黑洞一样直把人的注意力往里吸。

        看,哪还有阳光?!都被吸走了好么!

        大长腿走起路来都生风,宁夭眨一眨眼的时间楚朔就走到了他面前。近看的时候这人的五官更清晰,像是用雕刻刀一笔一划刻出来的。

        楚朔见宁夭看着他有些发呆,正要问怎么了,却见宁夭那双眼睛弯弯勾起,又露出了像狐狸那样狡猾狡猾的笑容。

        “欢迎回来,少将。”宁夭蓦地勾住他的脖子,大胆的吻住他的唇。

        这么火辣辣的一幕,直接在无数双眼睛无数个摄像机的见证下上演,空港的气氛顿时嗨爆了。

        “嗷嗷嗷嗷嗷嗷楚少将!”

        “再来一个!!!”

        “老子也想谈!恋!爱!啊!”

        “仗打完了我要去相亲!”

        “跳跃点的那边肯定有美眉!”

        “还有美男!”

        “还有像少将夫人一样的美男!”

        正吻得专心的楚少将忽然竖起了耳朵,森冷的余光瞥了眼四周,谁特么惦记我老婆?

        故事的最后,在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温絮初坐在小床上,看着墙上的那个小铁窗,神色木然。

        外面的欢庆与他无关,他好像从来都像是故事外的人。

        是啊,属于他的故事也许早就已经结束了,当他藏起那具尸体时,也许他早就应该死了。

        可当初为什么又想活下去呢?为什么在那个人伸手的时候,自己没有拒绝?

        是因为墙上的那幅画吗?

        一个火柴人,两个火柴人,手拉着手,他们约定好了要永远在一起,要永远在一起的……

        温絮初一个人默默的想着,孤独的看着铁窗透进来的阳光里,无数的灰尘在自由的游弋。他低下头,看向自己好像一夕之间老了很多岁的皮肤,又想起那边商停知道真相时眼睛里闪过的震惊和痛心,他的头发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白着。

        岁月最无情,如今人的情也断了,苍老又如何。

        他忽然笑起来,绝望的、崩溃的,笑得像鬼哭一般诡异可怖。是啊,他本来就冷血,本来就自私,像他这样的人死掉就算了,可上天为什么要给他一线希望又那么残忍的夺走它?!

        他在心里歇斯底里的质问着上天,也许是因为太过激动,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为了换血实验的成功,他曾亲自给商景当试验品,虽然没有受过伤导致大出血,但这么多年下来,身体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

        温絮初想,也许他就会像一只面目可憎的怪物一样,被关押在这幽闭的地牢里,直到有一天自我折磨到毁灭。可是就在他心智快要奔溃,好像又回到栅栏区那段岁月的时候,身后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双手从背后温柔的将他拥进怀里。

        “阿初。”

        这一声温柔的呼唤,曾经救他于水火,现在或许也一样。

        他转过那张不再年轻的脸,颤抖着伸出手抚上身后那人的脸颊,“你来……看我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撒花撒花撒花,将近七十万字,不算烂尾了吧~~

        一些后续和副CP们的内容将在番外呈现,感兴趣的一定不要错过哦~

        在此隆重感谢看文看到最后的菇凉汉纸们(有汉纸吗。。。)尤其是星臻菇凉,感谢你每章的留评,后期点击惨不忍睹,直奔个位数啊,每次看到你的评都格外亲切!么么哒~

        PS:明后两天论文答辩,请个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18/16629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