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女王进化论 > 002 神秘戒指:命运转变

002 神秘戒指:命运转变

        坐在前往d市的大巴车上,寒沫轻轻的叹了口气,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寒沫才会微微放松下心情。

        四月的天不冷不热,天气温和宜人。

        寒沫打开窗户,闻着窗外的新鲜空气,大巴车还没有走,车上坐着三三两两的人,寒沫坐在最后一排右边靠窗位,因为只有最后一排的窗户才能打开。

        这时候,车上上来了一个蓝色的身影,因为没戴眼镜,寒沫看的不甚清楚,因为在车上戴眼镜她会头晕。

        待蓝色的身影走进,寒沫才看清,竟然是高二一班的南彬泽。

        就算寒沫再怎么孤陋寡闻,对同学间的一些事情不关心,可若是周围人反复提起的一件事,寒沫也会记住,南彬泽就是其一。

        南彬泽,五青高中当之无愧的校草,每次考试都全校第一的尖子生,真正的才貌双全,五青小镇无数女孩的白马王子。

        而且南彬泽据传是北京某个高官之子,就是不知为何转来这个一点都不出名的普通小镇,家里有权有势的。

        寒沫不认识他,也不过是在操场上远远的看到过几眼,就记住了,以南彬泽的外貌想不被人记住都难。但寒沫也不多做他想,她有自知之明,从不期望任何超出想象之外的奇迹发生,但她对南彬泽也着实没有心思。

        今天会在大巴车上看见他,寒沫也只是感到有些意外,复又没什么反应的闭着眼睛准备睡觉,她在车上睡觉已经成了一个习惯。

        车子适时的开始发动,寒沫突然感到旁边有种陷落感,一道好闻的清新味道钻入鼻腔,寒沫睁开眼睛,南彬泽帅气的脸庞跃然于眼前,无比清晰。

        寒沫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么多位置不坐干么坐她旁边?

        也没有多想,车子已经开始行驶,有些摇晃,寒沫的瞌睡虫一下就被摇了上来,闭着眼睛没多久就睡了过去,期间额头不小心嗑着车窗也没有直觉。

        不一会儿,睡梦中的寒沫感到越来越冷,车窗开的过大吹进了冷风,寒沫正要迷迷糊糊的关车窗,旁边一只修长的手掌伸出将车窗关上了,寒沫又毫无知觉的睡了,难怪寒母老说她在车上别人把东西偷完了她都不会有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寒沫开始醒了,她醒了证明车子就要到了,她总是那么准时,果然,睁开眼,刚好过了d市的检查站,再行十多分钟就到城中了。

        伸了一个懒腰,两手张开之时突然碰到了一只手,寒沫一惊,这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南彬泽,对方正拿着手机,有些淡淡的笑意。转过头轻撇她一眼,便又看向了手机。

        寒沫不好意思的收回手,坐起来将睡乱的头发重新盘起来,然后提起自己的手袋,准备下车,同时看着窗外一一闪过的风景。

        宽阔的马路高耸的城市,一辆辆的私家轿车行驶而过,这在五青小镇都是难以见到的盛况,窗外一一闪过的模糊风景让寒沫意识到她没有戴眼镜,从手袋里拿出眼镜戴上,旁边的南彬泽貌似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可惜寒沫没看见。

        车子到站,车上的人纷纷下车,寒沫提起东西快速的下了车,她眼尖的看见转站的车就要开了,她得赶紧过去,小跑着前往车上,忽然像有什么感应似的回过头了一下,南彬泽站在原地看着她,见她视线撞过来,立刻头一偏走上了相反的方向。

        寒沫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的上了车,坐在车上呼了一口气,又是一个多小时的漫长车途。

        再转了一次车,寒沫到了这个名为浦镇的小镇子,这里属于d市,是一个专门种植草莓的基地,而寒母就在这里帮忙,现在这个季节,正是草莓的成熟期和热卖期,这个被据说有减肥功效的水果目前很受女孩子欢迎,因此寒沫的母亲在这时候也格外的忙碌。

        到了母亲在蒲镇租的小房子,这里的房子都是院居室,分为上下三楼,每层楼有八个房屋,就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用水泥筑成然后刷白的厕所间,旁边就是休息的地方了,狭窄的可以,但胜在房租便宜,而寒母住在相对方便的一楼。

        母亲还没有回来,寒沫从门口的煤气灶下摸出一把钥匙,这是母亲知道她要来特意留的。

        打开了门,入目的就是一张两人宽的床,床边一个折叠式的塑料衣柜,左边一台电视机,再往里一个厨台,一个厕所,狭小的空间一览无遗。

        走过去将手袋放在床上,寒沫大字形的摊在床上,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也真够累的,本来打算睡一觉的寒沫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只好起来看电视。

        刚按着电视开关,却看见桌子上放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奇怪,妈妈买的?怎么想起买这个了?”寒沫拿起戒指,自言自语道。

        这是一个银色的圆环戒指,大约一厘米的宽度,上面光滑无比,只是有点泥土,和一块黑色的斑块。

        寒沫拿手指摩擦了下,那黑色的斑点被刮开了来,像是一种干涸的黑浆糊。戒指上黑斑的地方刻着一个奇怪的字母,很小,不注意看还看不出来,那字母像是一个人体曲线,却被三条横线划着,有些好奇,寒沫把戒指戴到了无名指上,没想到大小刚好合适,寒沫有些愉悦的张着五指打量那枚戒指。

        “哎,沫沫你来了啊?”

        有些沧桑的嘹亮女声在门边响起,寒沫的妈妈王秀云回来了,有些长年被晒而微黑的脸庞,有几丝皱纹,因为怕长出白发而被染成的淡黄头发,寒沫不知怎的看着一酸。

        “妈!”

        寒沫有些激动的唤了一声,然后伸手接过了王秀云手中的一个袋子,是一袋新鲜的草莓。

        “哎,沫沫帮我把草莓用盐水泡着,妈做饭去。”王秀云没有察觉到寒沫的不正常,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吩咐道。

        “好。”

        寒沫依言,倒好了盐水把草莓放里面泡着,又看见了手上的戒指。

        “哎妈,这戒指你哪买的?不像是真银的啊。”

        王秀云转头看了一眼,有些不在意的说道:“那是她们从土里挖出来的,说不是银的便给我了,我这不瞅着还是个戒指样才带回来了么,还有块黑斑,洗都洗不掉,我都没戴,你要是喜欢就拿回去吧。”

        寒沫闻言有些诧异,举起手中的戒指,“可我怎么一蹭就蹭掉了?”

        王秀云一征,细看了一眼,随即又不慎在意的说,“大概是洗久了本来就有些松了吧,所以干了一蹭就蹭掉了,盐没了,你去给我买点盐去。”说着掏出十块钱给寒沫。

        “哦……”寒沫接过钱,又好奇的看了一眼戒指,便放下了手掌。

        而那枚戒指,在她手掌滑落的瞬间,忽然自那字母上闪过一道细小的红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152/16649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