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女王进化论 > 003 封印开启:噩梦来临

003 封印开启:噩梦来临

        在寒母这呆了两天,星期天的下午寒沫就不得不回五青镇了,虽然她很不愿意回去,一来母亲每个月只见得到一次,她格外想念,二来她也不想去学校,长期的努力之下得不到回报换谁都会对学习失去兴趣,尤其学校还有一帮子合不来的同学。

        可是无法,在王秀云的催促下,寒沫不得不坐上了回家的车子。

        在最后一站的时候,意外的,寒沫又遇到了南彬泽。

        今天的他身穿一件淡紫色的格子衫,显得格外潇洒和俊雅。他的身边正站着一个相貌不输于他的红发男子,果然帅哥身边都是帅哥。

        寒沫没什么感想的走上车子,依旧选了靠窗的位置,不大一会儿,南彬泽也上了车,巡视了车内半晌,径直的朝着最后一排走来。

        寒沫眼角一跳,果然,南彬泽在她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出来玩。

        寒沫也没有多想什么,车子还没有发动就闭着眼睛开始睡觉,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车子已经快要到达五青镇,寒沫不由得有些佩服自己的生物钟。

        往旁边看了看,南彬泽一直在玩手机,这时候手机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寒沫手里就有一个金立的手机,小巧可爱,功能还算实用。这时候智能手机已经开始流行,南彬泽手里的貌似就是一个苹果机。

        过了一会儿,车子平稳的驶进了五青镇,寒沫下了车,往家的方向走去。

        车站离寒沫的家并不远,车站一出站左拐就是一条街道,都是三层楼的楼房,住着的大多都是商户,五青镇人口一万多,其中有百分之八十的都是生意人。

        寒沫的家在一幢楼房的后面,旁边挨着一家小医院,上楼就要从小医院的前面上去。

        在上楼之前,寒沫看到了学习委员范小小,她和她的男朋友宋决正站在车站地面的网吧门口前,范小小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套着黑色的丝袜,一双起码十二公分的高跟鞋,抽着一根烟,披散着头发,烟雾缭绕中显得格外的妩媚,一点多没有在学校乖乖女的模样。而宋决正拥着她的肩膀,和几个剃着光头的混混聊着什么,笑容璀璨。

        这已经不是寒沫第一次看见这种情景了,可她也不会去管,更不会去参与其中,关她什么事呢?寒沫只是看了几眼,范小小像是察觉到什么偏过头来看见了寒沫,嘴角挑起一抹干涩的笑容。

        寒沫不懂这个笑容的含义,摇摇头便上了楼。回到家,两室一厅的房屋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空荡,虽然这并不算大房子,但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便显得冷冷清清的。

        煮了晚饭吃了,洗了个澡看了会儿电视,时间便不知不觉的到了夜里十点,寒沫熄了灯便上床睡觉了。

        一夜寂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闹钟六点半准时把寒沫叫醒,睡意沉沉的寒沫慢吞吞的洗脸刷牙后人才勉强清醒了些,套上了过大的校服校裤,寒沫就去上学了。

        到了学校教室,这时候的学校教室里还没有什么人,住校生都还在抓紧时候睡觉,就算起来了一些也在梳妆打扮,要么就是扫地的同学。

        买了一块玉米饼,加一瓶酸奶,寒沫的早餐就算是解决了。

        不一会儿,同学也陆陆续续的来了,同桌刘小爱一来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寒沫把作业交了后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

        一上午的课就这么平凡无奇的过去了,一直到最后一节体育课。

        体育课是室外课,同学们都兴奋的到了操场上,因为体育课上完之后可以直接到食堂提早打饭,不用辛辛苦苦的排半天队了。

        排好队之后,体育老师要求跑步,两圈跑下来,寒沫已经气喘吁吁,这就是不常锻炼的结果。

        索性体育老师没有多过为难她们,跑了步之后就放她们去吃饭了,寒沫不在学校吃饭,就得回家去,刚到校门口,寒沫肩膀突然被人用力拍了一下。

        “嘿!寒沫!”有些清脆的女声,寒沫回头,看见一个烫着大波浪头发画着烟熏装的女孩。

        “你是?”有些疑惑的嗓音,她好像不认识这个女孩啊。

        “我是邓青青,你不记得了啊?”名叫邓青青的女孩表面有几分伤心,但眼里却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蔑视,可惜寒沫并没有看见。

        “啊,邓青青,是你啊。”邓青青是她初二的同桌,初三就缀学了,有人说她去了外地打工,没想到回来了,而且简直是大变样,一点都没有当初那个害羞女孩的模样。

        “是啊,你还好吧?唉,你手指怎么在流血?”

        “恩?”寒沫抬起手指一看,果然,无名指上正在流着几缕鲜血,寒沫想了想,好像是走过来的时候刮墙壁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但当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经邓青青一提才觉得有些痛楚。

        “啊没事,不小心碰到的。”寒沫甩了甩手,不大在意。

        “恩,那我走了啊,我去找苏苏去了。”苏苏是邓青青以前玩的特别好的一个女同学,全名苏暖,现在在一班读书,是个名副其实的好学生。

        寒沫点了点头,待邓青青走后,也出了校门口回家了。

        回到家,寒沫找出一张邦迪准备将手指包上,却发现鲜血无缘无故的没了,除了有血流过的干涸的痕迹,但很少,寒沫记得那血流的还有点多,然后她惊讶的发现,戒指上居然一点血迹也没有。

        怎么可能呢?那伤口离戒指很近,血应该会流到戒指上,可戒指干干净净的,泛着银白的光,没有一丝血迹。寒沫想将戒指掰下来,却发现,戒指摘不下来了!

        有几分慌张,寒沫使劲扯着戒指,那戒指明明就不是箍的很紧,却偏偏摘不下来,越摘越惊恐,寒沫忽然感觉的自己的头越来越昏,最后一个不支倒在沙发上昏了过去,在昏过去前,她仿佛听见了一个听不出男女的磁性嗓音说了一句: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152/166499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