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女王进化论 > 134 突然消息:开始怀疑

134 突然消息:开始怀疑

        寒沫只是说自己认识宫溟,这让墨麟感到很奇怪,在寒沫带他去酒店的路上,他还好奇的说了一句:“你认识宫溟哥哥,那他跟你说话吗?”

        寒沫不禁汗了一下:“当然啊,没跟他说过话怎么能说认识?”

        “真的啊?我从来没看见宫溟哥哥对女的说过话,少锋哥哥和亦谦哥哥都说宫溟哥哥喜欢男人。”

        寒沫:“……”

        墨麟是四家太子中最小的,他称呼其他太子都是叫哥哥。好像对于宫溟会和女人说话这种事情感到很惊奇,寒沫却觉得不可思议,宫溟和她说话的时候明明像个话痨,而且在梦中还对白盈盈他们……她怎么又想到梦中去了?

        一路上闲聊半晌,寒沫感觉墨麟几乎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才跟她见了一面就将家里的情况说的差不多,不过虽然没有说他真正的身份,但一般说的就是家族一些人的性格等问题,变相的对寒沫聊了八卦,也不管寒沫知不知道那些人是谁,还爆了闵亦谦和白少锋的八卦,唯独不说宫溟的事情,但也好像是他不清楚宫溟的事情,让寒沫直感叹难怪墨家不让墨麟出现在公众面前,就这性格八卦记者头条何愁啊?

        不过寒沫也看得出,墨麟是很单纯的诉说,他认为寒沫救了他,就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很难相信四大家族的继承人会有这么一个单纯的性子,难怪在那个梦中墨家会挑上澳大利亚,主张和平的调调……

        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寒沫带着墨麟上了酒店三楼,敲开了宫溟和闵亦谦开的房间。

        门打开了,开门的却是闵亦谦,他看着寒沫似乎没有好口气:“宫溟没回来。自己打他电话……墨麟??”话还没说完把门开了一半就看见寒沫旁边几分无辜的墨麟。

        “亦谦哥哥!”

        墨麟软软的叫道,墨麟说话并没有一般撒娇的意味,他的声音很好听,叫起人来会让人感觉到很温柔。

        闵亦谦将门打开走了出来,眉头皱着,对于墨麟出现在这里好像很生气,口气不禁有些严厉:“你怎么会在z市?墨叔知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

        说实话,这还是自见闵亦谦以来寒沫第二次看见他表情这么丰富,第一次看见就是梦里因为爱蜜的事情,都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

        墨麟对于闵亦谦的呵斥也不反驳。低下头小小声的说:“爸爸不知道,我是偷偷来的,谁让你们都来z市不带我!”十足的有理小孩一个。

        “你……!”闵亦谦有些气结。随即意识到这里还有个是外人的寒沫,然后一把拉住墨麟的胳膊:“你先进来,我慢慢对你说。”然后头一偏抬高下巴对寒沫说道:“宫溟等会儿才回来,你自己给他打电话吧,你应该有他电话的!”

        寒沫微微挑挑眉。自己也不喜欢听别人的秘密,不过说实话她真没宫溟电话号码,因为宫溟没告诉她,但是也不知道梦里的电话是不是……

        墨麟不进去,将胳膊从闵亦谦手里抽出来,微微撇了撇嘴:“寒沫救了我的命呢。不能这么没礼貌。还有亦谦哥哥你别拉我了,免得被蝎子打小报告告诉你家里那女人,到时候又得乱吃飞醋。我明明是个男人!”

        墨麟这话说的很委屈,寒沫马上明白家里那女人就是爱蜜,心里一乐,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八卦,而且蝎子居然还打小报告呢?

        闵亦谦头疼的一抚额。墨麟就这脾气,什么话都敢说。偏偏一幅无辜的样子让人也下不了口骂他,更别提打了,于是他只得转移到另一个比较严重的话题上。

        “你刚刚说她救了你,你遇到了什么……”

        “墨麟?”

        话题这还没有转完呢,另一位重要人物登场,打断了闵亦谦的话,三人望去,正是宫溟。

        宫溟大踏步的走了过来,看了看寒沫和墨麟的样子,突然细看了寒沫几眼,接着眼神一戾:“你杀人了?”

        闵亦谦和寒沫都是一愣,闵亦谦倒是没料到寒沫竟会杀人,而寒沫则是没想到自己身上什么痕迹都没有,宫溟居然看得出自己杀了人。

        没等寒沫回答,墨麟先一步替寒沫回答了:“宫溟哥哥,她是为了救我,我被舒三军派来的人盯上了!”

        “是他?”宫溟听了这句话也没去问寒沫是怎么救下墨麟的了,显然舒三军这个人更棘手。

        “怎么可能?墨麟你确定?”闵亦谦也十分讶异。

        作为一个参与了此次事件的人,寒沫觉得她应该有权利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于是不由的插了一句:“舒三军是谁?”

        闵亦谦横她一眼:“平时不看电视?在电视上经常出现的一个京城高级领导。”

        不过具体职位他没说,但能沾上京城的会低吗?寒沫冷冷一笑,她除了国家最高级别领导人其他全都不认识!

        墨麟却肯定的点了点头:“我来z市的消息只有他儿子知道,肯定是他儿子说的!”

        扯上这些国家级别高度的事情,寒沫也是云里雾里,她觉得这些事情和她相隔甚远,不过一想到自己居然得罪了一个国家级别的人,就觉得如在梦中。

        也许是宫溟也意识到寒沫不适合听这些事情,于是让寒沫先回了房间,寒沫也懂这些事情,然而回到房间后,她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寒沫的后妈林眉淑,她在电话中向寒沫透露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消息。

        “沫沫……”

        林眉淑的声音很哽咽,“你爸爸……他得了……癌症,已经晚期了……你,能不能……来见见他?”

        轰然一声,就像是有什么爆炸了般,寒沫的思绪有一瞬间的空白。

        寒余杭,得了癌症?

        她感觉到不能相信。寒余杭虽然不招她待见,但一向在g市活得好好的,有寒玉在身边,怎么会突然得了癌症?

        虽然梦里寒余杭的做法让寒沫厌恶,但在这里这事情并没有发生,听到这个消息,寒沫还是很难过,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即使没有养育她多少,但血缘上还是有些牵绊的。如果真如梦里那样,她可能还不会有这般反应……

        后面林眉淑说了什么,寒沫并没有细听。挂了电话之后,她有些颓然的坐在白色的床上,看着窗外z市的美丽夜景,却只感到荒凉。

        左手尾指突然又剧烈的疼痛起来,这毛病好像是从自己做梦醒过来之后就有了。顺道上了医院检查也并没有什么问题,难道是戒指融入了自己的手指里?这个想法很荒唐。

        寒沫捂着脸,最终还是决定订前往g市的机票,去看看寒余杭,因为如果这有可能,是她见到寒余杭的最后一面。

        生活总是莫大的惊喜突然而来让人措手不及。自己做的那个漫长而又荒唐的梦,醒过来之后突然遇到的这些人,接着又听到自己父亲身患癌症的消息。寒沫只感觉到内心疲惫,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不是活在另一个世界。

        寒沫离开并没有和宫溟打声招呼,毕竟自己同他无亲无故,没必要报告这些事情。

        但到了g市后。宫溟还是主动给自己打了电话,大致就是问自己怎么突然离开了。

        寒沫隐晦的告诉他自己是因为父亲出了点事情才来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告诉宫溟这种事情。

        寒余杭住在g市市中心医院,这里的医疗设施很好,但对于寒余杭来说已是无力回天。

        当寒沫在医院病房见到寒余杭的时候,她简直不能相信病床上那个瘦的不成人样,脸色苍白并且发灰,头发掉光的人竟会是自己昔日意气风发的父亲。

        她想起寒余杭曾经在说自己当上了公司主管之后在她面前的自豪表情,那时虽然不可避免的带了种炫耀的意味,但更多的是一个父亲在自己女儿面前的自豪。

        “爸……”

        刚下飞机的寒沫来休息都没来得及休息,赶到了医院,看着病床上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苦涩的叫了一声。

        寒余杭把头转了过来,看着寒沫,原本死灰一样的眼睛里立刻放出了光彩,就好像是回光返照的那种,令人心惊。

        林眉淑见到寒沫来了,凄凉的对寒沫笑了笑,然后带着寒玉出了病房:“你们父女俩好好聊一聊吧。”语气里无不是疲惫与伤心。

        林眉淑出去后带上了门,寒沫将身上背的背包放下,然后坐到病床边,寒余杭似乎想伸过手来抓住寒沫的手,不过寒沫轻轻一缩,闪过了。

        寒余杭眼神黯淡了下,不过还是开头道:“这么多年了,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自己的骨肉,才是最亲的。”他说话很虚弱,气若游丝。

        “沫沫……”寒余杭叫住寒沫,寒沫轻轻点头。

        “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恨过我?”

        恨?那倒是没有,因为没有意义。但怨,至少是有的。

        寒沫没有说话,寒余杭接着再问了一句:“……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妈妈……”

        寒沫的心突的一跳,左手尾指突然又毫无预兆的痛了起来,比之先前更为剧烈。

        这么多年?怎么可能!

        寒沫很清楚王秀云和寒余杭两人之间,年轻时候相爱过也被十几年的婚姻磨灭了激情,剩下的就只有互相憎恨和唾骂。寒沫清清楚楚的记得,寒余杭在寒沫面前说起王秀云时那一幅不屑又嘲讽的神态,这么多年,他真的有觉得对不起她妈妈?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内心深处忽然伸起一句奇怪的话语,寒沫一怔,然后问出了一句令人愕然的话语:“你究竟是不是我爸爸?”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152/16650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