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女王进化论 > 189 送上门来:一次解决

189 送上门来:一次解决

        谁会没事干剪断她的网线?

        网线并不是很长,就在屋外房梁上,魂炼和路西法之羽被她关在门内不知道是谁剪的,寒沫第一时间怀疑上了对门那对夫妻。

        但凡事都要讲证据,寒沫并没有冒冒然的去问他们,而是去问了下房东老夫妻,但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只不过房东老太太隐晦的说了下,下午对门夫妇的儿子回来过。

        房东老太太在寒沫刚刚搬来就说过对门夫妇有些小偷小摸的习惯,还有个无赖的儿子。寒沫也想网线八成是对面剪掉的,要不然谁会蛋疼到没事干剪她网线?

        寒沫也没有再追究,让人重新给她弄好了网线,然后上网就开始查白家的消息。

        网上关于白家的信息还是很多的,白家在四大家族中可谓是最高调的家族了,而关于白家太上皇白毅峰年轻时的风流债以及现在白家家主的风流成性是媒体重点关注的方向。但更深一层的他们也不敢爆,最多就是爆了白毅峰的私生子白烟生的事情。

        虽然入了白家籍,但白家显然没有对于白烟生多在乎,媒体不同于只隐晦提了白锐锋情人众多的事情,对于白烟生那可叫扒了个彻底,几乎只要白烟生一出什么事情,媒体便会马上爆出来,丝毫不顾及白家,而白家也不出面阻止,但诡异的是,她在网上查不到任何关于苏妙和白炎的事情,白烟生的众多情人中,也没有苏妙这一人物。

        再怎么说生了孩子也是个大事,苏妙还给孩子取名姓白,这么明显的情况居然都没人知道?不过看着媒体连白烟生在学生时代的情事都扒出来了后,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除非是有人故意压制了这件事情,而很显然。能让媒体对于白烟生事事都爆唯独漏了这件事的人,只有京城白家了。

        她对于当初白烟生入白家凭的是什么更感兴趣了。

        天色渐晚,寒沫伸伸懒腰,打算出去吃饭了,依旧将魂炼留在家里之后,她锁好门就出去了。

        吃了饭回来后已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这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寒沫回到出租屋中,从老夫妇店铺的侧门走了进去,刚一打开侧屋。就听见自院子中传来了喧哗声,声音很大,其中还夹杂着对门妇女的声音。而听内容,好像是在喝酒。

        “快快快,尽情喝!不够我就去拿啊!”

        “来,兄弟们,干杯!”

        寒沫走到院子的时候看见院中间葡萄藤下坐了一桌人。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一对中年夫妇,正殷勤的为这些人倒着酒,桌上摆着数十个凉菜或是熟菜,这么喝着看起来倒挺热闹。

        “哎呀,小姑娘你回来啦?过来一起吃啊!”

        妇女看见了从门外走进来的寒沫。非常热情的招呼寒沫,而几个人听见了她的话都抬头望来,在看见寒沫时眼睛都是齐齐一亮。然后眼中闪过了意味不明的光。

        “不用了。”

        寒沫走过走廊连停都没停一下就拒绝了,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的房间。

        “客气什么,过来一起吃啊!你看这邻里邻居间的。”妇人还想邀请寒沫,不过这次寒沫理都没理她就进了房间,然后直接把门关上了。

        有一些人。只要看见的第一眼,你便知道你绝对不会喜欢上他。无论他做什么你都觉得讨厌,而很显然,妇女这一大家子就是这类人。

        “卧槽MB的什么态度?我妈请她她还牛气起来了?”

        寒沫刚关上门,门外就有人骂了起来,听那口气应该就是妇女的儿子,那几个混混当中的一个。

        寒沫冷冷的一笑,回到电脑边,准备玩会儿游戏,不过混混们下一句话却是让她立马改变了主意。

        “行了行了,人家一小姑娘,也不是你这么骂的啊。”有一个比较明事理的带着笑意说道。

        “小个B?老子就看不惯这种贱人,有钱了不起啊!还TM牵条网线,走那过真碍事,老子剪了她又给我牵上了,这不找抽么?”

        话音刚落,寒沫的门“嘭”的一声就打开了,她站在门口,看着说话那人,微微笑道:“网线是你剪的?”她虽在笑,话里却听不出暖意。

        骂她的是一个长的干瘦的青年混混,裸着上身,提着一瓶啤酒抽着烟,看见寒沫出来质问后猛吸一口烟后一拍桌子站起来骂道:“对,就是老子!怎么的!”一副盛气凌人的派头。

        寒沫笑得弯了眼睛,但话可就没那么好听了:“你是脑子有病呢还是有病呢?”

        “我CNM!贱货你再说一句!”他一听顿时愤怒的就拉开凳子提起一个啤酒瓶就冲了过来,其余几个混混见状立马冲了过来拦住他。

        “行了行了,你跟一个女的计较什么?”

        “你先剪人家网线本来就是你不对啊!”

        几个混混还算明事理,这是他的父母也急忙拦了上来,“哎呀君宝算了算了,她都是一个小女娃娃,就是嘴巴不干净了点,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不得不说他妈也是一个极品,瞧这话说的,什么叫做她嘴巴不干净?

        寒沫冷笑一声正要出手,然而店铺外却突然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就是一声“嘭”的巨大踹门声。

        院子里的人都被这声音震住了,那妇女急忙跑去看,不料院子里突然冲进几个持枪的人。

        “别动,别动!都TM别给我动!”几个人一进来就把枪对准院子里的人,妇人当即吓的一声尖叫,却被他丈夫眼疾手快的给捂住了嘴巴。

        几个混混登时腿一软就跪了下去,哪见过如此阵仗啊!

        而寒沫则是有些诧异的转过头,看见闯进来的几个人皆是浑身鲜血,衣服也有些破烂布满污垢,可就这一看让寒沫顿时挑起了眉头,这其中有个不正是昨天在网吧收拾了的混混奇天么?

        而奇天手里还持着一把枪,正好看见寒沫,骇然之后脸色一变,把枪对准了寒沫:“就是你这个贱人!害老子昨天在网吧丢了那么大的人!”

        他话音刚落,地上跪着的混混之一已经把人认了出来,有些颤抖的说道:“莫帮主……天……天哥?”

        冲进来的人当中为首的一个因为脸上沾满血污,看不清样子,只是略微有些国字脸。他拍了一下奇天:“别搞出动静,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逃跑!”话语有些沧桑,更是夹杂了绝望。

        “我不杀她,收拾一下总没事!”奇天明显不肯放弃,愤恨的看着寒沫,仗着手里有枪就直直的走了过来,狰狞的展开笑容。

        寒沫站在原地不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奇天过来。不过他们说逃跑?莫非……

        “哟!原来你们在这啊!你们以为跑得掉?”

        房屋顶上忽然传来调侃的清脆女声,众人下意识的朝楼顶望去,正巧看见的居然是蜘蛛。

        寒沫看见奇天几人脸色一变,毫不犹豫的对着楼顶上的蜘蛛开枪。

        “砰砰”几声,还夹杂着奇天狂怒的的嘶吼:“婊子,去死吧!!”而旁边几人见到开枪更是抖的跟筛子一样,那妇人受不了刺激先一步晕了过去。

        然而在他开枪之前,蜘蛛就已经跃到了一边躲过了子弹。

        寒沫顿时知道了这些人是谁,皓帮和陆帮现在正在开战,那么毫无疑问蜘蛛现在追的这几人就是陆帮的管理了,而那个国字脸的人,大约就是陆帮的帮主了,只是想不到他能这么倒霉,直接送上门来。

        他显然比奇天冷静点,急忙喝斥疯狂的奇天停下来避免把子弹耗尽,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说明,“哗啦”一声,胸口处忽然传来一阵凉意,一条带着闪电光辉的锁链从他身体内穿透而过,一阵鲜血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却诡异在瞬间又被锁链给吸纳了去。

        他大脑一片空白的转头,只看见背后站着的女孩噙着笑容,眼神却冰冷的看着他,而她的手里,正握着锁链的一端。

        陆帮帮主刚刚倒了下去,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寒沫皱了皱眉,感觉精神力有所消耗,不过并没有阻止路西法之羽。

        “大哥!!”

        奇天等人还未回过身,就看见自家大哥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凄厉的喊了一声后,他们更是惊惧的看向寒沫,也是下意识的对准了寒沫开枪。

        几声枪响过后,原地早已不见寒沫的影子,反而“噗嗤”几声,几人都被魂炼穿了个透,而同样的,他们的血肉被路西法之羽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啊!七少?”

        蜘蛛察觉到了没反应刚刚探出头就看见了突然出现的寒沫,吓了一跳才认出寒沫。

        “行了,你去处理陆帮剩下的事,他们我来处理就行了。”

        寒沫挡住了她的视线,不让她看见那一地尸体,蜘蛛虽然略有些疑惑,不过因为相信寒沫的实力,点点头后笑着说了一句:”原来七少住这。“就从屋顶跳了下去,离开了这里。

        见她走后,寒沫才转身看见剩下的人,那几个混混因为看见了不能接受的事情都被刺激的昏了过去,路西法之羽飘在他们上空,貌似非常兴奋的样子,因为它可能感觉到了,寒沫不可能让这帮人活着。

        最终寒沫一颔首,路西法之羽变为了一对巨大的羽翅,黑夜之中如皎月一般明亮,瞬间就掩盖住了那几个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152/16650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