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女王进化论 > 286 神秘女人:难以理解

286 神秘女人:难以理解

        寒沫和宫溟返回了刚才宫溟离开的地方,然后两人一起前往酒店。

        路上寒沫给宫溟简短的说了一些关于她外公的事情,当然并没有提到过关于戒指的事情,但因为这样有些事情就串不起来,所以就被宫溟听出了漏洞,寒沫一律用不能说来代替,秘密多了就惹的宫溟不高兴了。

        “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宫溟看出了些许寒沫的疑虑,甚至有些猜出了寒沫想隐瞒的东西:“是不是关于异世,这对任务员来说是好消息,可是不能共享,所以你不愿意说,对吧?你知道你们家那点事就算说出来我也不会在意,所以你瞒的就是和异世有关的事情?”

        此时两人正在回曼哈顿寒沫居住的酒店中,宫溟将车开往停车场,两人下车之际,宫溟说完这段话还瞅了一眼酒店:“这不是闵亦谦住的酒店吗?”

        寒沫听见宫溟猜出了她的心思,抿唇一笑,也不尴尬,宫溟能猜出来是迟早的事情,只是真的直白说出来了还是有一些微妙的感觉。

        寒沫挠挠头发,有些思索的说道:“这个事情……好吧,我告诉你。”经过相处寒沫也逐渐了解了宫溟,而且她看得出宫溟对她也并未有所企图,说就说了吧。

        “其实我外公呢,告诉了我一件事,如果集齐了十二枚我手上这种戒指,就可以摆脱异世的控制,也就是说也办法从异世脱身,还能保留力量……”

        接下来寒沫就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宫溟,包括自己从成为任务员到现在,以及自己所有能和柳海安串联起来的事情。

        到了寒沫的房间,也就刚好说完。

        宫溟听完后有些意外,也瞬间明白了这事情的重要程度。也不怪寒沫会对他隐瞒了。

        宫溟坐在沙发上,寒沫去给他倒水。

        “怪不得在咨凉山中你那么紧张那枚戒指,你以为我会抢去吗?咱俩都一起睡过觉的人了!傻!”

        寒沫想一杯水泼他脸上去,对着宫溟翻了个白眼:“要不然呢,那时候我知道的事情也是不完整的,我能怎么说。”

        宫溟端着水杯突然笑了:“你现在对我说了所有事情,算是敞开心扉吗?”还不待寒沫再对他甩白眼,宫溟喝了一口水话锋一转:“不过我不相信你这个外公,我不是指的他是不是你外公这个问题,而是他说的一些事情。你也说了你外公在柳海媚的问题上对你撒了谎。”

        寒沫一征:“为什么?就算一个小问题而已吧。”

        宫溟摇了摇手指:“首先,你外公肯定对你外婆没太多感情,十年不出现而且当初还能扔下她离去。你说的傅成国外公的事情让我了解到只要你外公愿意,他完全是可以带你外婆单独离开隐姓埋名的生活,而如果是异世有条件那也不可能,从我这么久的事情观察出来异世只会争对你个人,你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它都不会干预。而且你外公的前后做法自相矛盾。第二就是你外公所说的一切都太模糊,重点就在他什么都不愿意说,而且我总觉得你外公是抓住了什么时机出现的,他当初和异世订下的约定也许没有那么简单。”

        寒沫听了一阵恍然,她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些事情,但是时间太久远。要弄清楚也很困难,而且如今外公也出现了,有再多的疑团都已经过去了。

        “呵呵呵呵。真聪明,你怎么就不想想你外公和我们订下了什么约定,异世要抹杀所有人能无法存活,你外公能逃脱那他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引导员的声音在寒沫脑海中响起,寒沫一震。心神剧动,但同时又在脑海中回答:“他不能说。那你会告诉我吗?”

        引导员久久没有答话,寒沫以为他不会说的,就没有太在意,准备和宫溟商量了一下就出去问问七菱的事情,但引导员突然出声了。

        “虽然这些事是牵扯到你们现实的一些纠葛,但我也可以好心提醒你一句,抓着柳海媚这条点查下去,但不能被你外公知道,你会收获巨大的惊喜的。”

        寒沫听了眉头一挑,柳海媚?

        她认为事不关己的柳海媚难道还是很重要的一条线不成?

        宫溟看见了寒沫的表情,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当然我只是随便说说的我的猜测,你别认为我是在诋毁你外公啊!”

        “帮我查到柳海媚究竟是谁吧,我突然想到也许这是我外公不愿意承认的一点是个关键点也说不定……”

        宫溟喝了一口水,缓了缓有些适应了寒沫思维跳跃:“你的意思是我们再回一次咨凉山?那个老和尚上次可是叫你永远别回去的。”

        寒沫摇头:“当然不是,只要查这个人就行了。”

        ……

        和宫溟商量后,宫溟先在寒沫的隔壁住了下来,寒沫把不小心遗忘的克莉丝汀从地下拳坛召集回来后,开始去搜集关于纽约地下势力的资料。

        几天后,七菱一边也开始着手准备建立公司的事情,有了杰森凯的一路放行,这事情也过的无比轻松,曼哈顿的店门也已经相中,巧合之下还真是昨天在酒店里见过的那个推销员推销的牌子的产品店门,还真的是个老字号,只不过近年来由于资金周转不正,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从而宣告彻底破产,无奈之下开始转让店门,以一个相对较公正的价格给拿下了。

        店门有了,就是产品和加工的问题,货物寒沫身上本来就现有,倒也不担心,而保护工厂人选的问题,寒沫也非常干脆的直接在网上招收退伍保安人员,而同时要更快的建立一个适合七菱的后备基地。

        紫藤还特地邀请寒沫去观看了店门,上一个商户撤走的时候紫藤他们重新装修了一番,弄的倒是够气派,有简约华贵的感觉,也挺符合美国的环境。

        寒沫观察了之后还挺满意,然后就从店门出去,准备去找克莉丝汀,她已经先派对方去踩点了。

        但是刚出了店门,寒沫就看见街道对面,有一个女人正在冲自己招手,而看样子,她竟然就是前几天在地下拳坛自己无意中碰到过的任务员女人。

        此时的她戴一顶帽子,穿白色衬衫黑色长裙,戴着一副墨镜,宛若贵妇一般,红唇微抿,充满无限诱惑,她就站在街对面朝着寒沫招手,让寒沫难以理解,她认识她吗?

        那个女人见寒沫不过来,招手招的越发快了些,然后看了看四周,再一次对寒沫招了招手,接着就返身步入了一家奢侈品店中。

        寒沫抿了抿嘴唇,最终决定过去看一看,对方究竟要做什么,如果来者不善,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寒沫也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也就跟着去了对面。

        一进店门,我店员就围了上来招呼寒沫,寒沫挥挥手,表示先自己看一会儿,并不需要介绍,于是店门便知趣的退了下去。

        寒沫看见那个女人正在一排衣服架前装作挑衣服,但眼神却是偷偷的撇向了寒沫这里,待寒沫进来后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寒沫走过去也装成看衣服,女人显然很有考虑,看的衣服都是适合寒沫年龄的,寒沫去挑也不会显得很突兀。

        寒沫一走过去,那个女人就小声的开口了,还用的是并不太熟练的中文:“你就是柳海安的外孙女寒沫吧?”

        寒沫一征,装作挑衣服的样子也僵了下:“你知道什么?”

        怎么一个外国人会知道她的事情?

        对面的女人轻轻勾了勾唇,轻声细语的对寒沫说道:“我今天对你说的所有话你都不要说出去,我叫赛琳娜,是为你外公效力的人,但是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你最好别相信你外公说的话,你和那个宫家少爷去咨凉山的事情我知道,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你外公,而且一旦他知道你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想查清楚事情,就去找到关于柳海媚的人或事物,至于柳海媚,她可能已经死了也有可能没死,记住,你外公他就是为了目的可以牺牲一切的畜牲!”

        难为她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了这么大一段话,寒沫有些征住的看着她,而她在说完后也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她之后就镇定的走了,也不管身后的寒沫。

        而寒沫这边听了赛琳娜的话不比自己外公突然出现的冲击小,自己的外公是个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切的畜牲?

        因为这句话寒沫非常皱眉,但这时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寒沫接起一听正是克莉丝汀。

        “嘿老大赶紧来曼哈顿东区,快来看热闹!”

        克莉丝汀永远都是一惊一乍的性格,寒沫不得不去找她,克莉丝汀要叫自己去看的事情应该很重要吧,寒沫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离去的方向,然后匆匆的出了店门,也忽视了店员在她离开后翻的白眼。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152/16650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