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女王进化论 > 300 凯蒂之死:异能仇敌

300 凯蒂之死:异能仇敌

        萨林教的教宗再次出现在这,让寒沫心里的警惕性增加起来。

        先前她和萨林教宗的交手,就是在番庆市的时候他救走了高浩坤,留下了一个未知的究竟能不能成为威胁的对象。

        让寒沫一直搞不懂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个萨林教宗会处处和自己作对,自己当初也只不过去萨林教捣了一会儿乱,更确切的是为了查清楚一中的事情,怎么这萨林教宗现在对自己死跟不放?

        有个强大的敌人在处处妨碍自己,终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尤其是这个敌人身在暗处,防不胜防。

        寒沫看见凯蒂消失也想不出办法救他们,那种绿光太过诡异可怕,而且萨林教宗的速度也太快了。

        “老大,这鬼东西是什么?”

        克莉丝汀在寒沫的背后发出惊魂未定的声音,还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心口:“那种感觉太可怕了,我做任务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是任务员吗?”克莉丝汀立刻想到了异能者对她绝没有这么大的威胁力,那就只有任务员的存在了,想不到啊,任务员除了她老大也有这么厉害的,以前她还以为人人都差不多呢。

        寒沫脸色稍稍有点凝重,也有些难看,毕竟在她眼皮子底下杀人,实在是对她的挑衅,偏偏自己还没有办法阻止。

        不过她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有些讶异的望向克莉丝汀问道:“刚刚你怎么突然躲过那道绿光了?你用了技能?”

        克莉丝汀使劲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绿光太可怕了,我根本躲不过,只不过一到在面前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然后突然的就消失了。”

        寒沫听了克莉丝汀的解释,心里面的疑惑也是十分的重,她并不怀疑克莉丝汀,只是能让绿光自动消失,她自己都是办不到的,除了催动绿光的萨林教宗。还有谁?

        不过这些事情还未待寒沫细想。不远处就迅速的过来了一大群异能者,他们看见寒沫,皆是一副震怒的神色,寒沫眉头微微一挑,这情形看来有点不对啊。

        “老大,这些人该不会以为我们杀了凯蒂三个人吧?”克莉丝汀一见事情不对劲,直接点明了要害,寒沫眼皮有些跳,心中大致揣测了下。

        “估计真是,那个萨林教宗是为了陷害我们!没事。我们先上去,这里是普通人居住的地方。异能者不敢出手,设结界死的只会是他们。”

        寒沫和克莉丝汀转身上了楼去,有异能者眼见两人上楼,准备去阻止,却不知为什么停下了。

        重新回到楼里的寒沫看见还呆在房间里一脸焦急的five,抿了抿嘴唇,才开口道:“没有事情。他们已经平安回去了。”

        five这才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一边的克莉丝汀吐了吐舌头,往房间去了。

        寒沫这样做可不是为了给five一个安心的假象,而是她不希望five听到这些消息冲动起来自己去送死或者出了什么麻烦什么幺蛾子,自己留着five可是有用的。

        至于凯蒂的死,说实话寒沫心中并没有一点愧疚,人不是她杀的,虽然因为自己而死,但若不是凯蒂自己找上门来。也就不会出这档子事了,当然她也不能在心里说凯蒂死的活该,总会有人为她的死伤心。

        现在寒沫唯一担心的,就是现在这件事已经发生,楼下那帮异能者已经认为自己是杀掉凯蒂的凶手,以林顿家族在异能界的地位,凯蒂做为林顿家族的大小姐,肯定会有人因此震怒而让异能者前来追杀寒沫。

        虽然寒沫并不惧这群异能者,但是异能者毕竟不是普通人,会为寒沫以后的事业带来不小的麻烦,尤其是自己的黑色睡莲。

        不过很奇特的是,貌似寒沫遇见的任务员当中,没有一个人是原本的异能者,也就是说没有异能者是任务员,也不知道是不是异能成为阻碍了他们的条件。

        “你坐下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也许是眼见事情都处理完了,自己该了结的也了结了,five也放松了下来,提出去给寒沫倒杯水,还带着笑容。

        寒沫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想到要是让她知道凯蒂就在刚刚就去了另一个世界,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狂。

        在克莉丝汀这里呆到了下午,那群异能者始终阴魂不散,寒沫怕节外生枝影响到这里的骑士帮,就在下午带着独自离开了这,five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一出了黑人区的寒沫立刻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异能者的攻击,不过她并没有痛下杀手,结果进入曼哈顿区之后,异能者纷纷隐匿了起来。

        寒沫也是刚刚来时才听five说过,在曼哈顿也是异能者的大本营,有各个异能家族在,如此大规模的异能者暴动是不被允许的,所以一旦进入曼哈顿区,只会有少数异能者会继续追踪寒沫,但同样的,林顿家族也位于曼哈顿,谁知道林顿家族会不会对寒沫出手。

        寒沫并不担心这些,在她刚刚回到居住的酒店时,她在酒店门口意外的遇见了一个不算熟的熟人——赛琳娜。

        她今天穿一身黑色晚礼服,气质高贵令人屏息,仿佛是要去参加上流宴会的,不过她一开口,寒沫就知道的确是。

        “hello,今天我要去参加一个宴会,就在楼上,顺便下来看看你,和你聊聊天。”

        赛琳娜倚在寒沫的房间门口,姿态优雅,一开口就显得风情万种,看得出来心情很愉悦。

        寒沫看了看四周,然后勾起嘴唇:“你不是说千万不能让我外公知道我们见面的事情,怎么这会儿敢来见我了?”

        赛琳娜并没有显出害怕的情绪,仍旧轻松惬意的姿态。

        “你外公去了一个地方,短时间内暂时是回不来的,他手下最厉害的人就是我,而且他根本想不到我会接近你。”

        赛琳娜朝着寒沫抛了一个飞吻,然后伸手一推,寒沫的房间门便打开了,然后魅惑的对寒沫眨眨眼:“有什么事情咱们进来聊吧。”

        寒沫无语半晌,这姿态分明是主人该有的一副姿态,果真是柳海安不在就敢背叛他了。

        “你住的地方倒是不错,看来这么久你的公司倒没少赚钱,我当初知道你这样的小丫头能够迅速发展那样大规模的公司和势力,还真是有一点惊讶,果真是柳海安的外孙女,一点都不比他差。”

        一进入房间赛琳娜便用手指一一划过周围的家具,一边说着关于寒沫的事情,寒沫闻言眼眸一抬,晦涩不明的望着赛琳娜,因为赛琳娜说的这两件事,明显代表了赛琳娜对于寒沫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而她一知道,就代表柳海安也知道。

        似是看见寒沫眼神中的一些意思,赛琳娜轻轻笑了笑安抚道:“你放心,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告诉柳海安,不过你该知道,我这样做本身就是在冒险,柳海安一旦知道有关你的事情我没有全部告诉他,我会死的很惨的,所以,寒沫,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为什么你要帮我?哦不对,这不应该说帮,我多年不见的外公派人调查我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的意图就比较莫名其妙了,还有,你上次发的那封邮件的图片,究竟是什么意思?”

        对于赛琳娜所说的话寒沫也不是全信的,这种事情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离谱的,多年不见的亲人,和一个亲人的手下,谁更可信?

        “其实我也不指望你会相信,不过你最好相信我,不要将你的事情告诉你外公,要不然你外婆白——呃,我多嘴了,这种事情我不能说出来也不能写出来。”话说到一半的赛琳娜猛然住嘴,眉头紧皱,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挣扎之色,寒沫看了看她,确认赛琳娜不是故意隐瞒,而是说到那个地方就会不由自主的停住,好似是受了什么控制。

        “我外公是什么时候成为任务员的?”

        有些事情不能问,寒沫就改问了另一种问题,却不料赛琳娜依旧摇头:“他的消息全部被下了咒,我知道也不能说出来,我要走了,有些事情将来我会逐步告诉你,并且给你发邮件,对于柳海安说的话,你最好别相信,我知道你怀疑我,你可以将我和柳海安当成两个陌生人,谁的话也不要信,但他们当中总会有一个人说的话是真的。”

        赛琳娜说完这番话之后,便走了,寒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沉思,她又重新翻出了赛琳娜发给她的那封邮件,仔细看了看,心中突兀的冒出一个很不能相信的想法,这个想法可能性最大,但却没有能够串联的点。

        寒沫想了想,也许她是该重新回一下s市了,有些事情,她得问问当年的关键人。

        黑人区这边已经暂时稳定下来,因为清洗的缘故,不能够再进行大动作,如果被注意,那可就不妙了,很有可能会连累在洛杉矶的黑色睡莲,所以,先回到国内,也是寒沫最好的选择。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152/16650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