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超级智能电脑 > 261机场卑微

261机场卑微

        “我在机场。”黑色的轿车孤零零的停在偌大的机场。因为业务比较多,这个机场已经被买下,不对外开放。所以不用担心有什么意外。

        黄小蕾很好奇为什么不下飞机再说,静静的等待下文。白沐阳接过助理给的文件,随即又恢复刚才蜡像一样的姿势。

        “最近有人在做小动作。不足为虑,但不知道背后的人究竟想做什么。”白沐阳看着手中的文件:“之前报纸报出我们产品含有致癌的涂料。这已经被专家团队否定。还有幼儿误食的起诉事件。家长团体集体诉讼游戏部门。”

        沃克集团有完整而高效的危机公关和律师团队,从这些事情没有一个被炒出来就知道他们做的不错。都是些小事情,一般报不到他们这里。不过事情太过密集确实有些蹊跷。

        “查到背后是谁了么?”

        “正在查。”白沐阳忽然抬头。“你要小心,我们怀疑你身边有人潜伏。”

        黄小蕾笑了:“这个一点都不难猜。一个个的小事件不过是试探。等他们认为掌握了全部信息就是这些潜伏棋子行动的时刻。到时候正好一网打尽。”

        白沐阳沉默。鲍比.曼恩都不过是个棋子,很难想象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运作。他没有黄小蕾那么乐观。对方不知安插了多少人在沃克集团内部,很可能涉及大量高层人员。高层人员不像普通员工可以随意替换。如果这些人有什么动作,内部将乱成一团。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而他们不可能长时间监视所有高层人员。事情非常棘手。

        “换上晚礼服,我们要参加一个酒会。”白沐阳没有多说什么关闭了视频。

        黄小蕾揉揉额头。酒会啊……

        下飞机的时候,欧阳辉惊讶的发现黄小蕾穿着一件黑色露背的长裙晚礼服。这边天气已经很冷了,助手急忙递给她一件小羊皮的大衣。武功到了她的地步已经不畏寒暑,不过还是表现的正常点好。

        紧了紧大衣。黄小蕾看到站在黑色轿车旁站的笔直的男人。

        风呜咽着传过庞大而荒凉的飞机场,那个男人站在那里像是一把出鞘的刀,锋利而坚硬。仿佛风都在他周边被割裂。你不得不相信,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令人臣服的存在。欧阳辉甚至不敢直视他,因为寒冷而有些畏畏缩缩身体变的挺直。偷偷看旁边,其它人也同样如此。

        黄小蕾的大衣被风吹的扬起边角。刚出飞机的人多数都被冻了回去,出来的人脸上出现高原红一样的红晕。保镖们身姿笔直却动作僵硬。组合起来有种难以言喻的喜感。相对而言,不紧不慢走着的黄小蕾就显得非常从容。扬起的大衣,凛冽的寒风都没对她产生任何影响。大衣下偶尔闪过的肌肤莹白如玉。如天鹅般修长挺直的脖颈就这样暴露在风中,将所有颜色都压了下去。看着她,其它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了。这里是不是不那么冷?但寒风很快把他们拉回了现实。急忙咬紧牙关挺着。

        白沐阳绅士的打开车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黄小蕾坐了进去,白沐阳绕到另一边也坐进去。车子开走。看着灰色光线下远去的黑色轿车,不知为什么欧阳辉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们是不用跟过去的。从这里开始会有另一队保镖负责黄小蕾的安全。他们可以回去休整,如果没有其它指示甚至可以到周边旅游一下。

        拿着几百万的年薪。却做着这种事。欧阳辉不知心中的悸动是什么。只是忽然有种不甘。心砰砰的跳动,凛冽的寒风不再能影响到他。体内奔腾的热血如岩石下的岩浆。他不想做保镖,他想做些不一样的事情。

        车上很暖和,白沐阳只穿了西服,同款的黑色大衣搭在一边。这里不是加长型轿车,不过新型的悬浮车改装过车内。里面空间很大。中间的位置摆着桌子。这个桌子同时也是柜子。里面有食物也有酒水。

        “喝点暖暖身子。”他拿出杯子。

        这么冷的天喝点酒绝对是享受。她点点头说:“我要那瓶白酒。”

        白沐阳愣了一下,将角落的瓷瓶拿了出来。刚打开,香醇的味道就飘散开来。他闻了闻也有点心动。不过这东西可不像外表这么纯良。半透的液体足以让他昏迷一晚上。80年的茅台。就是神仙也醉了。

        最终还是没有经受住诱惑,不过他也没像黄小蕾那样‘牛饮’。一小杯下肚,顿时觉得胃里火辣辣的,一股暖流瞬间流过全身。舒服的让人想呻吟出声。

        黄小蕾喝了足有半瓶。对她来说这些酒不算什么。半瓶不过让她暖胃。淡淡的红晕浮上脸颊,精神也随之放松下来。转头看白沐阳也是一样的表情。两人不禁相视一笑。若是能一直这么平静下去就好了。

        走下车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下雪。雪不大,在寒风中被吹的凌乱。

        早有迎宾的人在等候。看得出这是一个私人聚会。没有长长的红地毯和遍布两边的记者。唯有或白色,或粉色的花朵盛开在花坛中。在寒风中展现着异样的美丽。

        “都是一些喜欢利欲熏心的老头子,不用太在意。”白沐阳一句话总结了这次酒会,与黄小蕾一同进入会场。

        黄小蕾也没指望是个多好的酒会。实际上比起放着流行音乐充满奇思妙想的酒会,她更喜欢这种放着肖邦的音乐,相熟的人两两聚在一起低语的酒会。每天处理的事情太多,她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能放空思绪的地方。不用人体彩绘的模特轻歌曼舞,不用当红艺人亲自演唱。只要一杯红酒,一首钢琴曲足以。

        进入会场,她发现白沐阳说的一点都不夸张。他们是全场最年轻的人。其它人最年轻也有40多岁。多数已经白发苍苍。

        利欲熏心?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荷尔蒙不再,激情消失。他们更注重生活质量。年轻漂亮的女人,高人一等的权利。数不尽的财富。即便已经拥有,还是想要更多。仿佛心漏了一个窟窿,永远都填不满。

        平等什么的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些喊着平等口号的人在获得权利后,平等只是个口号。抱怨着不平等的人,多数都是想要享受那高人一等的感觉。他们得不到,也看不惯别人得到。

        到了这个岁数,人变的理智而现实。原以为漫长的生命过去2/3,原以为能带来快乐的财富变成数字。他们只剩下一颗永远不会满足的心。

        啪啪!随着两人的出现掌声响起。所有人都看向他们,并不明亮的灯光下,他们仿佛带着光晕缓缓走来。作为全场最年轻的两个人。却得到这样的待遇,不得不说是个讽刺。

        相熟的人上来打招呼,白沐阳熟稔的与人寒暄。黄小蕾也被问及身体。关于绯闻却是只字不提。

        “欢迎你们。”一个精神烁烁的老者热情的与两人拥抱。他就是这次酒会的主办者。

        “谢谢您邀请我们。”白沐阳说着客气的话,面容坚毅,气度沉稳。

        一只白发苍苍的老狐狸,一只壮年的狼。老者的眼睛眯了眯,随即笑着说:“应该是我荣幸才对。白先生。听说你很擅长打高尔夫,不知有没有机会一起切磋一下?”

        原来如此。黄小蕾抿住嘴角。

        “这……据我所知,您支持的一直是民主党。”白沐阳虽心知肚明却仍然微微皱眉,好像有些疑惑的样子。

        “哈哈,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国家奋斗。我觉得是时候交流一下。”老者眨眨眼,精明的眼睛看着白沐阳。长期上位所积存的威势。看着不像商量,更像是威胁。

        “斯威夫特,我很喜欢你。只是我的同伴大概不希望我们走的太近。”白沐阳不卑不亢的说。冷峻的脸没有丝毫改变。

        老者面色微变,虽然很快就变回来,还是让人感觉出他的不快。

        “白先生,要知道事情没有绝对。难道我们中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么?”

        不可调和的矛盾?当然有,白沐阳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像是个笑容。黄小蕾却知道那是讽刺。他们当然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美国总统的职位可是所有人都想得到的。哪一方得到,哪一方就获利更多。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不可能变成死敌。今天白沐阳拒绝了他。他们还是会和谐的共存下去。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清楚‘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

        “当然没有。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影响我们的交情。”白沐阳说的客气又显得亲热。对打高尔夫的事情却只字不提。

        斯威夫特的眼神变深,一双眼睛如蛇类一般盯着白沐阳。

        “你知道我不可能改变立场。难道你不想多一个朋友么?”

        白沐阳摇摇头,没有说话。斯威夫特眼睛微睁想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缓声说:“白先生,我是非常有诚意的。你知道你们不能独占那些东西。分享出来,你们会多很多很多朋友。”

        能让斯威夫特压住怒气和声悦色的说话,白沐阳足以骄傲。他确实感觉到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是从其他人那里感觉不到的。他不会记得很多年以前,有个泊车的小弟给他停过车。而他从头到尾没有看他一眼。

        那是他是一个从来不去上课的高中生。有一个酗酒的母亲,和一个几年前离家出走再无音讯的父亲。在酒店门口,被一帮穿西装的精英包围的斯威夫特当然不会记得给他泊车的小弟。白沐阳却记住了他。他想过那种生活,他不想卑微的活着,然后卑微的死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79/16672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