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10第 9 章

10第 9 章

        燕承锦是在第二天清晨醒过来的,睁眼就看见天麻凑在近前那张忧心忡忡的脸。屋里倒了地的屏风已经被扶起,大致恢复了原貌。

        他还没怎么样,天麻见他睁眼,反倒吓了一跳,低低地叫一声,一下子跳起来躲到旁边一人身后去了。

        被天麻当作挡箭牌的那人正是林景生,天麻不敢和燕承锦提那什么有喜,死活要拖了他来当这个出头鸟。这时林景生见了天麻这幅没出息的模样,十分的无语。

        燕承锦这时也看见他了,似乎没想到他在这儿,微微一愣之后,便挣扎着要坐起来。

        天麻见状也顾不得躲了,从林景生身后跳出来,似乎想把燕承锦按回去,却到底没敢,只是手足无措地讪讪道:“主子,你躺着吧,起来干什么。”

        燕承锦却是从不曾以这般姿态见过客,执意要坐起来。天麻无奈,只得扶了他一把,拿过件袄衣给他披在身上,还特意拉过一个软枕垫在身后好让他坐得舒服些,动作里颇有点小心翼翼的意思。

        林景生这时将药碗递过来:“少君,先吃药吧。”

        燕承锦看了他一眼,神色略略有点不大自然,他这时已经想起之前昨夜袜子被融开的雪水浸湿弄污,后来似乎是林景生脱去的,更又记起他还被这人抱了一路。此时再面对着林景生,就总觉得有那么点儿尴尬。他轻轻吹着碗中药汁,不再去看林景生。

        趁他低头的工夫,天麻忙挤眉弄眼的给林晃生使眼色。

        林景生见他是一付死活开不了口的样子,只得自己上前一步,向燕承锦拱了拱手,道:“恭喜少君!”

        燕承锦将药碗举到口边正要喝,闻言抬眼看向他,脸上一片茫然,似是没听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恭喜少君!”林景生只得又重复了一遍。天麻死活不肯自己去说,林景生已经隐约觉得有些不妥,但事到如今他也唯有把话说完:“昨夜大夫来看过,少君已经有月余的身孕。”

        燕承锦仍是愣了半天,等到回过味,那脸色可就十分的精彩起来。他神色不似喜也不似悲,倒像是听到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而震惊过度,茫然不安里还夹杂着种种不一而足的情绪一闪而过。呆了一呆,一口气突地岔进肺里,顿时呛咳起来。他手里原本端着碗,这时手一颤,那碗已是斜了,褐色的药汗泼了大半出来,尽数撒在衣服和被褥上。

        天麻忙将余下半碗药汁接过放在桌上,又拿帕子去给燕承锦擦手擦衣服,百忙中还在偷偷瞪林景生一眼,这却是埋怨他说话不看时候的意思了。

        林景生也没想到燕承锦会是这么个反应,颇为无奈。话他已经说了,这时候也不知是该走该留。

        燕承锦却很快镇定下来,待咳嗽渐缓,抬手指着桌上。

        林景生看他这意思是要写字,忙将笔墨拿了过来。

        燕承锦也不磨蹭,提笔便问:大夫呢。

        大夫倒是还在府中,天麻昨夜虽然屡受惊吓,却还没有昏了头。这随便请来的大夫,让他下方开药已经是担着极大的风险,没看到这药方是否有效之前,天麻是不敢放人走的。好在这大夫独身一人,嘟囔报怨了几句,倒还是留了下来,在林景生那屋里住了一宿。

        天麻揉了揉鼻子讪讪道:“我怕他胡说,昨天已经让他反复诊断过了,大夫说,确实……确实是喜脉……”说着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燕承锦一眼:“大夫说要你摄珍静养,思虑不宜过重,切忌动怒动气。就算他看错了,这些话也很有道理。大夫一把年纪,挨不住打了。主子,你不要打他。”

        燕承锦瞪了他一眼,可自己确实有过殴打太医的前科,也难怪天麻担这份心。

        燕承锦干脆不理会天麻,略一思索,提笔在纸上道:烦请先生前去同这位郎中商议,一事不劳二主,他可愿在府中暂住些时日,诊治时也方便些。若是他不愿意……

        燕承锦写到这儿笔尖一顿,略略思忖了一下,他倒是很想把这郎中打发出京城骈,可这么做实在有失厚道。只得接写道:若是他不愿意,多与他银两酬谢,若有人问起,还请他切勿多言。

        又看了林景生一眼,飞快写道:昨日多谢先生,也请先生守口如瓶。

        林景生见他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欣喜,反而不愿意声张。但一想到燕承锦昨日病倒的原因,便得他此时不原声张也是顾忌名声,再者他在京中人生地不熟,到府中这几日也甚少和人来往,要保守秘密也不是多难的事情。便点头答应下来。

        天麻已经颇为识相地去一旁取银两出来,一边就道:“就是,这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呢,咱们别信他的。等回头再找宫里的御医看看,说不定是他胡说的呢。”

        燕承锦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体善,但还真是从来没想过有喜这词有朝一日会用在自己身上,一时之间他全无准备,反而是惶恐多过应有的惊喜。他虽然极难以相信,然而隐约却明白这事有很大的可能性只怕是真的了。心里正跟着长了草似的六神无主,第一个念头就是先别让人知道,他需要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准备如何应付。这时想着怎么瞒还来不及呢,那里还会自己撞上去找什么御医。

        一听天麻这话,一皱眉抬头就往天麻头上拍了一下。

        天麻只猜自家主子应该是绝不喜欢什么有喜的消息,此时挨了打,只得又连忙换了话风:“要是真的也不错,以后咱们有了陆家这金贵长孙,看老夫人不把主子当宝才怪,还敢打什么歪主意!”

        话没说完,燕承锦绷着脸,啪地在他头上又拍了一下。多少人对他无不是恭恭敬敬,也就陆母久居深宅,从不曾了解过他这位少君,只认为进了自家的门就是自家的小辈,反而不知者无畏,对他颇多不满。他不过懒得与这没甚见识的老妇计较罢了,老夫人若是因他凭子而贵人,从而换了一种态度对他,他又怎么会稀罕。一听天麻这话,那闷气也不知从休而来。

        若是燕承锦能说话,此时定要骂天麻个狗血淋头。无奈口不能言,只好动手不动口,直接上手招呼天麻了。

        燕承锦手上没什么力气,也没有发狠真打。

        天麻挨了两下,其实没觉得有多疼,然而他连说连错,偏偏没想明白错在那里,他也不敢再胡乱出主意了,委屈地摸着头。把两锭元宝住林景生跟前一递,偏偏瞧见林景生嘴角未及散去的一丝笑意。天麻正憋气呢,当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有劳林先生了,”

        燕承锦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掩饰般干咳了一声。

        “郎中那儿,在下自然会尽量劝说。”林景生接过银两,想了想又道:“少君还请放宽心些……实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燕承锦挺不自在,觉得林景生似乎看穿了他色厉内荏的内心,面上却不肯示弱,板着脸点头挥手,忙让他下去了。

        林景生一走,燕承锦那张木然且平静的脸就再也镇定不能,他就像被人抽了骨头似的,胡乱住床上一倒,眉心渐渐蹙了起来,沮丧得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