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13第 12 章

13第 12 章

        来人行动轻捷加上有意为之,一点儿脚步声也没有。燕承锦竟不知他是如何来到身后的,再加上他人随声至,未及反应就被其一把搂住,很是吃了一惊。

        夹在其中的燕枳更是首当其冲,硬生生被挤得‘呀’地尖叫出声,险些连午后吃下去的小点心都要吐了出来。那人身上更穿着甲胄,冷冰冰*,喀得燕枳的细皮嫩肉生疼生疼。

        燕枳难受得狠了,只得松开燕承锦的胳膊,挥舞着粉团似的小拳头往他脸上乱擂乱挠以求自保,也不知是戳到眼睛还是叉到了鼻孔,这人终于嗷地一声惨呼,松开手改去捂脸。

        燕承锦这才趁机脱身,抱着燕枳退了两步站定。燕枳没想到不成章法的打狗拳竟立下奇功,打退了眼前这个恶人,仰着下巴从鼻孔里喷出口气,清了清小嗓子叫起来:“来人呀,有刺……唔唔唔……”却是被抱着他的皇叔轻轻掩住了口唇。燕承锦见他不叫了,松开手轻轻拍了拍他,示意安静。燕枳只好瞪了来人一眼,恨恨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燕承锦已然认出此人,但他因着前几日夜遇小贼一事心里总有点小疙瘩,被这人乍乍乎乎地一搂,顿时略有些不快。皱着眉冷冷看着他。

        这人忍着痛放下手露出脸来,燕枳那几下子弄得他险些涕泪横流,奈何身上也没带帕子什么的,只好牵着衣角胡乱擦了擦。生怕燕承锦认不出来似的,把脸住他跟前凑得近些,可怜巴巴地道:“我是定羽,靳定羽,小羽,承锦哥你认不出我来了么?”

        小太子也在一旁帮腔:“皇叔,他是定羽哥哥,去年中元节还带着我游街看灯。”

        靳定羽,前平远将军唯一一根独苗,曾祖母还曾是本朝公主,说起来和皇家也算是有点儿沾亲带故的关系。他年幼失怙,被其舅靳平之收养,靳平之无儿无女,待他如同亲生骨肉,太后又念他父亲功劳,对这位重臣遗孤每有优抚,那是当作自家子侄看待的。当年还特许他作为伴读,每日进宫与燕承锦一同读了几年书。

        这人虽是孤儿,却一直倍受周围人的呵护,自小没受过什么苦,偏偏这人天生有几分没心没肺,好勇斗狠,也曾是京城里打架斗殴出了名的人物,全辜负了他那端正严肃的舅父一番苦心教诲。后来过了几年靳平之去蕊,他成了真正的孤儿,再加上年岁渐长,这才懂事收敛了一些。

        不过在燕承锦看来,仍是没见他做成什么正事。去年就在他大婚之后不久,这人不知为何吵着闹着要去边关保家卫国,哪怕是做个小兵小卒也愿意。终于磨得皇帝忍无可忍,御笔一挥如了他的愿,打发他滚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

        算算这时间他走了还不到半年,竟然此时此刻突然又冒了出来,叫人如何不毫诧异。

        燕承锦微微皱着眉头,朝他点了点头。靳定羽这人如何且不说,却是爱玩的,能使得动小太子将他找来也不足为奇。只是不知找他来却是何意。

        靳定羽本意是想表示一番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不料事与愿违颇为狼狈。见燕承锦神色淡淡的并没有自己所相像的那般惊喜,有些慌乱,摸着鼻子讪讪地道:“我不过是想给你个惊喜,没吓着你吧!”

        燕承锦想起方才那一幕,心道这还真是惊大于喜,苦于不能言语,却也懒得分辩,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又想到这人回来了也不知去见过皇上没有,偏要想方设方把他带这儿来,当真是任性胡闹。

        靳定羽脸皮也厚,犹自不觉无趣,见他点头认同,又想抱上来,被燕枳警惕地狠狠一瞪,遂收了手仍是喜滋滋地道:“我如今也当上了骁骑校尉,算是做了官,特地穿了甲来给你看,怎么样?”

        小太子在一旁帮腔插话:“定羽哥哥好生威武!”

        皇上虽说准了他从军的请求,却也不可能当真让他从小兵做起,也不会把他打发到兵患连边的凶险之地,明面上把他狠狠申饬了一番,但暗地里还是替他打点一二,否则这校尉也不是这般好升的。

        燕承锦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团团转了两个圈,一身银甲在满眼的雪地里仍是十分扎眼,不知怎地竟想到了银样蜡枪头这句话,当然靳定羽这人本事还是有些的。但燕承锦还是止不住冒出这个念头,不禁浮起一丝笑意。再看靳定羽一脸期待地望着,也不便拂了他的意,依旧点点头。说到底两人几年同窗,靳定羽比燕承锦小了四岁,虽不喜他的跳脱性情,多少也有几分拿他当弟弟看。此时故人重逢,也不是全无欣喜,那笑意清浅,也便一直留在了脸上。

        靳定羽只管看见他笑了,便也跟着十分高兴,竟欢喜得抓耳挠腮,满面红光,这边要拉着燕承锦,说他去边关的见闻。

        若不是燕承锦不能言语作答,此处又没有纸笔,倒也有意和他一叙。眼下只能听他语无伦次地絮叨,说他这一路经历,说他带回来了什么新奇的礼物,心底不知怎地慢慢有点不耐烦。他却知道自己最近心烦意乱,情绪容易失控,虽说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多少颇有点向喜怒无常那上头靠的意思了。此时虽然渐生烦燥,还是克制自己忍耐着,然而看着靳定羽开合不停的那两片嘴皮子,他话中的边关风情突然失去了吸引力。

        他一直抱着燕枳,小家伙个头虽小却也有些份量,燕承锦觉得有点吃不消,身上也渐生不适。靳定羽只顾着激动,一直缠着他说个没完,几人一直站在院子里。小太子对他说到的边关岁月颇为向住,听得津津有味,却大约是觉得冷,一双脚本能地在地上来来回回地不停跺着。燕承锦转眼间见了顿时心疼不已,心情突然之间恶劣起来。

        靳定羽既然回来了,以后还有的是见面的机会,大可不必大冷天的在这里叙旧挨冻。燕承锦更还记着得去太后那里走一遭,实在没有工夫同靳定羽多作纠缠,终于趁他停下来换气的工夫,对他稍稍一点头,指了指长宁宫的方向,一手拉起燕凌就要走。

        靳定羽回过神,急走两步追了上来:“承锦哥,你是不是要去见太后?”

        他见燕承锦点头,拿眼询问他是否要同行。靳定羽道:“我刚才已经去见过太后了。”接着状似无意地道:“太后那儿还有不少人,何部堂,刘待郎都在……”

        他说的这几人燕承锦都认识,皆是朝中青年才俊。当今天天子登基时年幼,太后垂帘数载,现在虽退居后宫,偶尔召见几个臣子也是常事。偏偏靳定羽那态度吞吞吐吐,竟似十分可疑。

        燕承锦得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望着他。

        靳定羽同他沉静的眼睛对望在一处,到口的话突然卡了壳,支吾了半天方才道:“……后面的,我也没听清楚。”人却还是拦在前面,像是不想放燕承锦过去一般。

        燕承锦觉得他简直莫名其妙。

        小太子被冷落了半天,燕承锦被靳定羽弄了个措手不及,一直没顾得上理会他。而那靳定羽更是过河折桥,只去与燕承锦搭话,正眼也不怎么看过他,更是提也不提之前许诺于他的骑大马赶庙会云云。他心下气恼,觉得靳定羽此人十分的靠不住,便又转过头去讨好皇叔,踮着脚拉扯燕承锦袖子,要他弯□来。

        燕凌俯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悄声道:“我今天偷听到父皇和太后奶奶说,那位做了你夫婿的陆中书便是太过文弱,今后皇叔若是要再招赘,定然要找个身体强健的,习武的最好……皇叔,你又要成一次亲么?你说,太后奶奶会不会是看上了何大人和刘大人?”

        燕承锦一个哆嗦,险些将燕枳失手丢到地上,气急败坏地抬手住燕凌头上狠狠敲了一个粟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