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14第 13 章

14第 13 章

        小太子捂着额头眼泪汪汪,燕枳尚不懂事,只觉有趣,拍着小巴掌咯咯直乐。

        燕承锦敲完他就后悔,拉开他的手给他揉了揉额头,在他手心写道:这种话日后不可胡说。

        小太子委委屈屈地点了头,不再说话。

        反而是靳定羽在一旁发急,虽然太子是贴着皇叔说的悄悄话,但靳定羽毕竟离得不远,他多年习武耳聪目明,再加上他竖直了耳朵有心要听,硬是滴水不漏地全听了去。此时急呲白咧地瞪着眼睛道:“太后看上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靳定羽这毛燥冒失的性情还是一如从前,没有半分长进。燕承锦扶着额头,此时此刻实在不太想理他。

        靳定羽见他脸色不善,声音便小了下去,片刻之后自个笑起来,自言自语道:“瞧我这记性,何大人不是成亲了么,刘大人去年也已经定了亲……”他本来是想借机试探一下燕承锦是否有另择良木的意思。却没想到被小太子言乱语弄得虚惊了一场。却也不好再问什么了。

        燕承锦虽知道太后不见得是看上了那两位大人,但燕凌听到的话却未必有假,太后与皇兄说不定已经开始在暗里里再次为他物色合适的夫婿人选了。他心里百般滋味,也不知该恼该忧,倒是茫然了片刻。

        靳定羽也没再说话,就在一旁怔怔地瞧他。

        这么一来燕承锦也没有心思去见太后了,把燕枳和小太子送回去交给宫人。匆匆寻了天麻便要回去。

        卫彻带着几名侍卫候在宫门口。燕承锦听得他和靳定羽打招呼,猛一回头,这才看见靳定羽居然一直都在,他倒是不哼不哈地跟了这一路。

        靳定羽与卫彻也算是旧识,就连旁边几个侍卫多少也是见过面的。一边寒喧了几句,见燕承锦也不理会自已,径自走向停在一旁的马车。忙道一句改日再叙,紧跟了过去涎着脸道:“我也要出宫,咱们正好一道走。”说着竟然也要往马车上爬。

        他从前在宫里作伴读时没少捉弄过天麻,天麻嘴上不说心里一直记恨着呢。虽说靳定羽几年来改了不少性子,天麻还是和他十分的不对盘。

        天麻往他前面一挡道:“靳小将军,你进宫的时候难道是走路来的么?那儿拴着的不正是你的马?放着自个儿的马不骑,来爬咱们家的车做什么?咱们家和你的将军府可不顺路!”

        靳定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一名老仆牵着马儿站在远些的宫墙拐角处朝这边张望,手里那匹照夜玉狮子见着主人,‘咴哩哩’地打了个响鼻,前蹄‘的的’地刨着地面,十分欢快。

        靳定羽一时语塞,只得讪讪地过去牵马。

        燕承锦上了马车正要走,靳定羽打发了老仆自行回去,骑着马又挨过来了,陪着笑脸道:“我送送你。”

        燕承锦觉出他那话里有点小心翼翼的意思,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也懒得多想,他爱送就送。随意点了点头。

        这才刚放了帘子,又被靳定羽掀了起来:“咱们一边走,一边说说话。”

        燕承锦忍着一口气,按住将要发作的天麻,将暖炉抱在怀里,拢着袖子却要听听他说些什么。

        靳定羽东扯西拉了一会儿,终于吞吞吐吐地道:“……我在边关听说姓陆的那厮,嗯,陆状元染病不治了?”

        这消息如今京城里只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靳定羽不去问别人却来问燕承锦,难免有点揭人伤疤的意味了。

        偏偏他还不觉得什么,一脸紧张地盯着燕承锦。

        好在燕承锦从前的印象里他就是个不着调的,这时就是有脾气也没力气跟他计较,漠然地点了点头。

        靳定羽就像放下了心口大石,露出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绽开笑脸道:“我当时听了,还只当我是在做梦……”话说到一半突觉得不妥,忙整了整神色,努力做出严肃的表情来,轻咳了一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啊。”

        这样的话燕承锦这月许恐怕听了有千八百遍了,可没有一个人是像他这样说得言不由衷——他嘴角上挑的弧度还没来得及收敛,眼中小小的欢欣雀跃更是藏也藏不住。

        燕承锦怫然不悦,索性掀了另一边车窗的帘子去看街景。

        靳定羽又说了些别的话,见燕承锦一直不太有兴趣,最后也安静下来。

        他瞧着燕承锦的背影,可惜别人始终没回头看他一眼。却是天麻觉出异样来,恶狠狠白了他一眼,过来放了车帘子,于是连那个背影也瞧不到了。

        靳定羽好不懊恼,更恨这路太短,郡马府转眼间就到了。

        他还蹩磨着想跟进去,天麻给拦住了。

        天麻叉腰斜着眼上上下下地打量他:“靳小将军,我们已经到家了,多谢你送了这一路,我们家还有服丧,实在不方便侍客,请回吧。”

        靳定羽瞪大了眼,直着脖子道:“都来到你家门口了,请我进去喝杯茶,也不过份吧?”见燕承锦下得马车来,朝自己摆了摆手就要往里走。顿时着了急,绕过天麻就去扯住燕承锦:“承锦哥哥,我来都来了,我进去坐坐?”

        燕承锦只得站住了脚,略微有些迟疑。天麻的话并非没有道理,老夫人不在家中,纵然他自问光明磊落,没有分毫见不得人的地方,招待靳定羽这样的年青男子多少有些不太妥当。

        见他居然拉着燕承锦袖子不放,一旁的天麻怒了。也顾不得自己不是靳定心的对手,上前来狠狠推了靳定羽一把,把他攥着的衣袖使劲扯出来。对着燕承锦道:“主子,你别理会他,他一准没安好心!”

        燕承锦还没觉得怎么样,靳定羽却不由得暗自有点心虚。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从前年纪小时只觉得这位燕承锦相貌好看,总想着亲近一二。后来年纪渐长情窦渐开之时,不知地就多了点不敢诉诸于口的非份之想。

        这一点点情意藏在心里,纵然他借拈花惹草莺歌燕舞来掩饰,也终究是无人能替代一二,到后来变本加厉到了看见人就跟失魂似的地步,若是燕承锦偏巧还对他笑一笑,那简直全身骨头都要酥软在当场。其实靳定羽本质上还是挺聪明能干的一大好青年,只因为如此这般的心绪,自然让他在燕承锦面前连连言语失常拙态百出,只落得个荒唐胡闹的形象。

        如此这般,也毕竟是他秘而不宣的心事,藏着掖着,过个几年十几年也就好了。

        可偏偏燕承锦中毒之后验明正身,之后定婚直至成亲都是数月之内便匆匆办了。那时靳定羽正在外地游山玩水,等他回到京中得知消息时,已经是尘埃落定万事休矣。任凭他捶顿足痛不欲生悔不当初,于事无补。

        如今上天把机会再摆到靳定羽面前,他哪里肯再次错过。自然是藏着些别样心思的。

        这心思此时此刻若是摆出来,他却没有十二分的把握。于是支支吾吾道:“你这小子满口胡说,我怎么不安好心了?”

        天林哼了一声冷知道:“若是让你进门喝茶,你等会儿必定要留下来蹭饭,蹭完饭必定又要说天色已晚,懒着不走。从前可不就是这样?如今和过去可不一样了,现在我家主子在风品浪尖上,凡事都得避嫌知道不?也不看看你自己在京城里是什么样的名声?咱们家留谁也不能留你!”

        他们在门口这儿说话,门房里听得响动,就有人迎了出来,一名侍卫走到卫彻身边,附耳与他说了几句,卫彻眉头微微颇着,点头表示知道了。那名侍卫躬身退了下去。

        天麻与靳定羽吵吵嚷嚷,燕承锦正头疼不已,也实在不想在大门口这地方陪他们两一道丢人显眼,正好看见那名侍卫与卫彻说话。他招手让卫彻过来说话,乘机摆手制止两人再争执下去。

        他当先走进门去,也没表示什么。靳定羽只当他同意了,也顾不得天麻,跟在他后头溜了进去,一边拿眼偷偷瞄燕承锦的侧脸,只当多看一眼都是赚了。

        卫彻也不隐瞒燕承锦,轻声道:“表少爷一家来了,他们想要陆家一处产业。不给他们地契就不肯走,如今还在正厅里僵持着。”

        燕承锦的面色便慢慢沉下来了。

        靳定羽正使足了眼力见儿对他查颜观色,一见他神色不痒,立即抻胳膊撸袖子道:“岂有此理,我去收拾他们!”一马当先就要往前头窜去。

        作者有话要说:那什么,判断一个攻是不是好攻,是需要货比三家比出来的。

        错别字以后再修。扑床,晚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