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17第 16 章

17第 16 章

        因为靳定羽好歹也算是帮了个忙,燕承锦只得打点着精神应付着他。

        席上陆世青也作陪。燕承锦想了想,仍觉得不妥当。又把陆琨和林景生也叫上。这两人一个管家一个账房,勉强也算小有身份。刘老郎中如今仍和林景生同住一个院子里,平素也吃在一块儿。燕承锦今后还有求于人家,也把他捎上。

        再加上天麻和外出归来的杜仲冬青,凑够一桌之数。

        刘郎中十分识趣,上了桌便有菜吃菜有酒喝酒,别的话也不多说。

        席面上大多是机灵人,言谈间只挑轻快的说,陆琨识相,虽有心事也还安份。靳定羽更是个自来熟的,好几人又是他的旧识,更不曾拘束。

        燕承锦挑着喜欢的菜肴吃了几口,便不再动筷,席间气氛还算融洽,燕承锦本有些疲倦,靠在椅上听着旁人闲聊,也渐渐放松下来。这般宾朋满座相谈甚欢的场面,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一念及此,竟微微有些恍惚。

        靳定羽帮忙将字据取回,保住祖传的基业,陆世青毕竟天真单纯,也不曾想到其它,席上对他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靳定羽难免有几分小得意。有意无意的忍不住就要去看燕承锦。

        见燕承锦无故出神,只当他还会方才的事烦心,便推了推燕承锦云在桌上的手肘道:“你也别担心了,我都打发得妥妥贴贴,他们不会再来。”又撸袖子道:“以后再什么事,你只管叫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只管说得痛快,也不管旁人略微吃惊的目光。

        燕承锦沉默了片刻,最后只是笑了笑,沾了茶水在桌上写道:多谢你。

        靳定羽嘴上说着区区小事,看见燕承锦笑了,却是心满意足的一脸得色。。

        饭后燕承锦没有立即打发他走,让他在前厅稍候片刻。

        靳定羽美滋滋地等了半天,没等到燕承锦,只等来了天麻和冬青。天麻手里捏着几张银票,也不知道有多少,对着靳定羽道:“靳小将军,你拿回字据花了多少银子?主子让我还给你。”

        靳定羽小小地失望,推拒着不肯收。只道:“他和我还客气什么,谁出不都是一样,我的钱和他的钱也没什么分别。”

        天麻一瞪眼道:“怎么没分别!你不要乱说胡话!今天的事多谢你。咱们也不是没钱,谢也谢过了,钱你拿回去。主子说了,你平素开销大,若不是收钱也行,改天就买件你喜欢的物件还回去,总不能白要你的。”说到这儿天麻顿了顿,打量了靳定羽几眼,慢慢道:“胭脂巷里可有不少靳小将军的知已,想必每月的花销不少。”

        靳定羽立时心虚起来,支支吾吾道:“那都是年少无知时的旧事了,那些毛病我我早已经都改了。你还提这干什么!我不缺银子!”

        天麻显然是不信,又懒和听他分辨,见他不肯收,把银票往冬青袖子里一塞,道:“冬青哥,你来跟他说,我回去了。”转身便跑走了。

        靳定羽挺担心他去燕承锦面前胡说,本要追过去,被冬青拉住了。

        冬青笑道:“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挽着靳定羽就住外走,一边道:“王爷让我送送你。天色已晚,小将军早些回去吧。”

        靳定羽不情不愿地被他推出门去,踉踉跄跄地撞到一人身上。

        靳定羽挣开冬青,定眼一看道:“陆管家,你在这儿做什么?”他本想说鬼鬼祟祟,最终还是把这话吞了回去。

        冬青朝着陆琨点头:“陆管家。”

        陆琨看了看冬青,脸上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向靳定羽道:“靳小公子今天仗义出手,陆家与靳小公子非亲非故,却不好平白受人大恩,就当是陆家向靳小公子借的。不知靳小公子花销几何?我这里有两百银子,先还给小公子,剩下的日后定当偿还。”

        靳定羽刚刚笑了一下,暗地里就被冬青在腰上掐了一把,不让他说出什么我与你爱少君不分彼此的昏话来。

        靳定羽只好干笑了一下,摸着头道:“怎么你们今天都急着要送我银子?”

        陆琨闻言一怔,他心思也转得够快,立即转眼看向冬青。

        冬青微笑道:“少君说了,都是一家人,不必分什么彼此。这钱谁还都一样。”

        陆琨又是一愣,脸上微微变色,勉强笑道:“让靳小将军见笑了,只是这钱,怎么也不该让少君破费。”

        冬青只是笑了笑,他和陆琨说着话,心里念头却转了好几转。他听过天麻转述,原本也疑心陆琨与这伙人脱不了干系,然而他主动要还,又不太像是一伙的。

        如今陆琨虽还是管家,上了百两的款项,都得经账房同意,燕承锦过目。陆琨拿出这笔银子来,想必是他自己的私银。若说是其中没什么猫腻,他又何必这般破费?

        这般想着,同时暗暗朝靳定羽使了个眼色。靳定羽总算是机灵了一回。靳定羽摸着头笑道:“冬青说的是,你们自己一家人慢慢商量,银子什么时候还都行,我这儿不急,就是不还也行!”说着一撞冬青的肩膀:“不是说你送我么,走了走了。”也不等陆琨再说什么,拽着冬青匆匆而去。

        一旁早有侍卫将他的马牵过来。冬青将他送到大门口,要与他拱手作别,被靳定羽一把箍住脖子。

        靳定羽笑道:“你别假惺惺地给我来这一套。咱们两也许久未见了,方才未能尽兴,再找地方喝酒去。你刚才掐我那一把的账还没算呢,不许说不去,走走走,我请客。”说着不由分说拖着冬青就走。

        靳定羽随便寻家酒楼要了雅间,围着小火炉坐了,叫了几个菜就把小二都打发下去。他也不忙着吃喝,一双眼睛只是转个不停,寻思着如何开口。

        冬青其实也有话要和靳定羽交代,于是既来之则安之,靳定羽在那儿思量的工夫,自己提起茶壶给两人都倒上茶,喝了一杯之后,从袖子里掏出那几张银票来:“靳小将军,交情归交情,银钱归银钱,你的心意王爷已经领了,你花了多少银子,还是拿回去好,”

        靳定羽见他态度坚决,只得胡乱拣了一张收起来,嘟囔道:“其实也真没花多少,我给了他们五百两银子。叫他们别在京城再让我看见。”

        冬青虽然不在场,却有口快的天麻与他分说,知道那份茶庄至少也值二三千两银子,便问道:“这样居然也肯了。你是怎样与他们商量的?”

        靳定羽哼笑,他离了燕承锦便思路清晰,口齿伶俐起来,道:“谁耐烦与他们商量了。他们先是不肯,我挑了个僻静处直接挨个招呼了一顿,再跟他们说不肯就全杀了,这京城外的护城河深得很,照他们这样的再来百八十个也填不满!保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省事省心!他们自然一百个一千个肯了。”他竖起眉毛来的样子,着实有几分凶恶,再加上身穿甲胄刀剑随身,倒挺像说得出做得到这么一回事。靳定羽随即却又腼腆地笑:“我吓唬他们的事,你不要和你家王爷说。”

        冬青莞尔,本也猜到与他的脾性绝不会与人好言相商。自己能想到的事,燕承锦如何又想不到。见他还要遮遮掩掩,遂点头道:“好,我不说。”

        靳定羽不太放心,又辩解道:“若依我看,这家人爱财如命,恐怕当初姓陆的也没借过他们什么八百两银子,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松了口。给他们五百两也是大大地便宜了他们。只是不知姓陆的为什么写这么个字据授人与柄。”

        他背着燕承锦提到陆世玄之时,便是一口一个姓陆的,言语之间甚是有失恭敬。

        冬青的眉毛微微地一跳,正色道:“郡马家境不尽人意,偶尔有赊借也不足为奇。你当谁都能像你般,能拿着银子不当数?况且这事还有蹊跷。”

        靳定羽听他口气里多有为姓陆的分辨的意思,哼了一声道:“我拿着银子不当数,可也没有把家传的祖业都抵出去,让人家上门来讨要!”

        冬青不欲与他争执,转头笑道:“你再这么败下去,你那将军府早晚也要抵出去,这一天不远了。”

        靳定羽也不答理这岔,他对陆玄世百般不满,总觉得燕承锦与他成亲是便宜了他。这话在心里憋了许久,这时忍不住说出来:“姓陆的也没好到那里去,我比他还是要强得多。皇上当时怎么会看上他?”

        冬青早就觉察到靳定羽或许有点别的意思,一边寻思着,将茶杯端了起来,并不往下接话。

        但靳定羽并不适可而止,见他装聋作哑就觉得烦闷,索性单刀直入道:“你看我比他也不差吧?我怎么样?”

        冬青一口茶呛住,连连咳嗽着,惊诧地看着他。

        靳定羽只要挨上燕承锦的事,那是可以完全不要脸面的,索性腆颜道:“我其实挺喜欢你们家王爷的。只可惜去年我在外地,皇上悄悄的就选定了姓陆的。我回来也只赶上了婚宴。你都不知道,我那时可要伤心死了!幸好姓陆的没福气,再给了我这次机会。而且和我和承锦认识了许多年,彼此都熟悉,我又对他一往情深,再般配也不过如此……”

        纵然是冬青隐隐也有所觉察,但听他这般厚颜说来,甚至直呼其名连哥也不叫了,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道:“靳小将军,你这还真是……真是……”真是了半天,到底给靳定羽留了几分情面,没把恬不知耻这四个字说出来,末了只好徽知带过。

        靳定羽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笑着接道:“如此坦诚相告?”

        冬青握拳放到唇边轻咳了一声,避开这人话题,良久道:“在下怎么记得,去年靳小将军去外地,是因为听说淮南出了个艳名远扬的花魁,小将军赶过去一睹芳容,随后被其姿容倾倒,故而流连忘返了。”

        靳定羽惊得跳起来,看他样子恨不能去堵冬青的嘴,慌慌张张道:“你不要听人乱说坏了我的名誉!”见左右无人,想起小二都被自己打发下去了,这才稍稍松下一口气。垂头丧气地向冬青道:“都说了我那时候年少无知一时糊涂,我也后悔得很,你不要再提了。我那时候我对他就有点意思,心里苦闷得很,只好去寻些排解。我又不知道承锦最后会是这样的身份。我要是早知道了,我一定老老实实守身如玉,绝不会多看别人一眼!”

        冬青随意的点头虚应着,也不说话。靳小将军自小不受管束,在京中鬼混了多年,这时真说了句什么守身如玉的话,冬青听了也只是一笑置之。

        靳定羽却是自己惴惴地发了会儿呆,最后央着冬青道:“我现在真的全都改了,这半年多都没有找过别人,你帮我在帆布前说说好话吧!我这儿多谢你了。”

        冬青没料到自己竟会摊上这样的事,听他直呼王爷的句讳倒是越来越顺口,看这样子竟像是有十二分当真。颇有些无奈,只含糊其词:“王爷若是问起来,我便按你的话照实说就是。如今府里不方便,你这段时间少来走动。”却也没说明到底是什么话照实说。

        靳定羽稍稍松了一口气,虽觉得冬青的态度并不能让人放心,然而他却不愿意往坏的方面去想。勉强振作起精神,只缠住了冬青不让他回去,准备先把原本就要的交情再巩固巩固。以后日后打算。

        靳定羽平时酒量不错,但今天或许是心情激荡,冬青还没怎么着,他自己就有些高了。来来去去地就说只会说姓陆的不好,皇上看走了眼,燕承锦吃亏了这样的话。

        冬青耐着性子听了一阵,又想了半天,最后伸手将靳定羽扶正靠在椅子上,也不管他醉眼惺松是不是还听得进去:“你只道郡马这不好哪不好,可你却又有多少强过人家?”

        靳定羽挣了挣,张大了眼睛看着他,倒是还会大着舌头分辩:“不、不就是考中了个状元么?,不还是个短命的……拿、拿什么来和我争……”

        冬青见他执迷不悟,哂然道:“如今郡马去了,自然没法争。”也懒得提去年变故之时,靳小将军却不知在那儿逍遥快活呢。

        靳定羽虽有些醉意,心里却还有些明白,晃晃头勉强清醒了两分,睁大眼睛拉住冬青道:“冬青,你好好和我说说,那时到底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遇刺的?皇上和你家主子兄弟两一向都很要好,太后又那么疼他,就算后来知道了他是郡王不是亲王,承锦的年纪也稍大了些,也没道理那么匆匆忙忙地就赶着把他许配给姓陆的啊,怎么也不等……”他见冬青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只好把怎么也不等着我回来这句话咽了回去。

        冬青被他缠得无法,又知道他的性子是个没分寸的,若是在自己这里问不出什么,一定会想法设法再向别人打听,怕只怕他到时候说不定对着谁也像今天这样透露一下他对燕承锦的心思如何如何,皆不是连累着自家王爷跟着他一道丢人显眼。况且很多事知道了却不能说也不是件很愉快的事,今天靳定羽不依不饶地问起,又看他有几分醉意,只怕听过了也记不得,想了想,便将自己知道的挑几句告诉他。

        冬青叹道:“王爷在朝中朋友不少,得罪过的人也不少……”

        靳定羽瞪着眼睛道:“难道是他得罪过的人心怀不满而报复?这人是谁,你说出来,我去杀了他全家!”说着一付跃跃欲试的样子。

        冬青怒道:“你还要不要听!”

        靳定羽忙扶着头道:“我喝多了一时没控制好,我再不插嘴了,你再往下讲,你说你说,我这儿听着呢。”

        冬青这才接着道:“要是知道是信做的,还轮得到你来动手么?那有嫌疑之人是被人收买的死士,刚查到他头上那人立即就自尽了。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好在那些人只是想表示警告,所用的便非剧毒……”

        靳定羽只隐约是知燕承锦遇刺,不慎伤了喉咙,一直不知道其中细节。今天听冬青描述当时情形,不由得也是阵阵后怕惊顫。他听冬青提到这是有人警告,便沈得冬青大约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却不敢再打岔,收敛了心神再往下听。

        冬青看出他的心思,微微苦笑了一下,着着往下说:“是什么人在背后谋划也仅是个猜测,这范围也实在太广,且又没有真凭实据,陛下虽然心里有个大概,却也不能拿他们如何……皇上与王爷策划多年,想要重新丈量田亩,清查吞并,削农赋增商税,浚通运河修筑水利,借机将漕运与盐铁这一块收在手中,其中利益牵涉甚广,这些人都有可能心存不满。”

        靳定羽服子昏沉,但稍稍一想,冷汗都要下来了,这何止是牵涉甚广,这一下子只把把天下的士绅豪族大高刻都得罪了,就连朝中众臣,多半也出自士绅人家。关系到这些人的切身利益,存着铤而走险的心思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冬青说范围太广,实在是有动机的人也太多了。

        冬青道:“王爷虽无大碍,偏偏在这时被大夫检查之时验出他本是个哥儿……哥儿连抛头露面的都少,历朝历代更没有那一个能站到朝堂之上,这对某些人简直是天赐良机,那一段时间弹劾的折子就跟雪片似的,说什么的都有,都能把人给埋了,……”

        靳定羽听得紧张,一时也忘了自己那不再插嘴的保证,忍不住道:“他的脾气我知道,怎么会甘心这样任人摆布,就算从前没有先例,他也定然是想做这史无前例的第一人……”

        冬青也没有怪他多言,闻言不禁莞尔,然而再想到当时的局面,却又有些笑不出来了:“何止是王爷自己有这个念头,就连皇上也这个想法,别的不说,河工的疏通整治已是多年的筹备,皇上举国之力,已投入了无数的账财力进去。若是有所耽搁,便要关系到来年的旱涝民生,况且这时皇上若有所退计,只怕几年之内就很验证再重提此事。王爷在这个位置上,竟是一步半步也退不得的。但群情汹涌,风头浪尖之上的滋味,纵然是皇上,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冬青转眼看了看靳定羽,见他茫然地睁着眼睛,也不知听他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没有。

        冬青也不去与他遂一分析,只说了个大概:“不论是皇上还是王爷,都急切地需要一个契机来缓和局面。王爷的婚事也是情非得已下的无奈之举。皇上需要拿出一个交代,王爷需要一个人物站到前台来作为缓冲。这人的身份一不能低,二不能有士绅豪族的背景,与朝中群臣最好也不要有太过密节的往来,人品性情与能力都要要经得起考较。郡马是新起之秀,家境一般,在京中无甚根基,年纪又相当……他条件是合适,但朝中条件合适的也另有其人,不是他并是别人,不过这可不是皇上擅自指婚,赐婚还是他在太和殿外跪了三个时辰,向皇帝求来的。”

        顿了顿又道:“你别又瞪眼睛——虽然另有合适的人远,可这种事不比别的,皇上也不愿王爷太过委屈,对方心甘情愿总比强行下旨要好得多。王爷脾气比不得别的哥儿温顺,而且必须是正室,且不得娶妾这一条,也算是条件严苛,别有所图的人多,真心愿意的人却少。自从王爷的身份真相大白之后,多前很多关系密切的朋友也不好得怎么来往了。就是有几个无甚偏见的,都是多年的知交好友,彼此知根知底,王爷也提不起别样心思。郡马有能力,状元加上郡马的身份,委以重任也合适,皇上太后都觉得妥当,又问过王爷的意思,这才把婚事定下来。”

        “以他状元的身份,自己又有能力,虽没什么背景后台,只需踏实勤勉,假以时日也能飞黄腾达。旁人或许认为他与王爷成婚是走了徢径,但其实于迎娶郡王于他不过是锦上添花,对王爷来说却有雪中送炭的意味。”

        “纵然没有感情基础,却也有恩义在内。王爷一直心存感激。郡马愿意正位相待,许诺永不纳妾室。所谓投桃报李,王爷也想努将他的家人当作自己家人看待。不论底下有什么样的缘由,他顶着陆家少君的名头,便想着要尽到少君的责任,旁人如何,那是旁人的事。况且王爷大风大浪都经过来,陆家这点事,充其量只会让王爷烦恼,并不够让他感到委屈。你对郡马多有不敬,只会让王爷难作,王爷很不喜欢这样,你以后别再说了。”

        说完再看靳定羽,后者洒劲上来,坐在椅子上两眼发直,这番话也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

        冬青也不管这许多,叫来小二,替本来说要请客的人付了饭钱,架着靳定羽亲自把他送回家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