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28第 27 章

28第 27 章

        这人是被起早出摊的小贩发现报官的,本来这失足落水也不算什么大案,但他父母兄弟都不在京中,一时无人收敛,尸首仍留在府衙里。燕承锦也不惊动旁人,只寻了负责此事的小吏和仵作来问明情由,亲去看了尸首,也没找出什么端倪,这才松了口气。

        他心下厌恶此人做下的那些暗里勾当,虽没有恨之入骨,对这人的死却也生不起多少怜悯。只是看在陆家一点薄面上,回去后吩咐了管家陆琨来料理这人后事,起码让他体体面面的下葬。

        这人的死在别人看来或许就是一段时间内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对于险绝知道些内情的人来说就如同某种意义上的震慑,让他连表面上的镇静也要维持不住,神色间闪闪烁烁带着种莫名的惊恐。

        燕承锦倒没有更多的精神管他这些,几句话把陆琨打发了下去。

        燕承锦有点后悔亲自去看尸首了,他觉得自己这真是在自找苦吃。

        不管那人生前长相如何,只要他成了一具腹胀如鼓面目浮肿的尸首,想来都不会好看到那儿去。燕承锦从前也便非没有见过死人,比这狰狞可恐的也有不少,但不知为何,这次那张发白肿胀的脸却总在眼前挥之不去。他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吐过两次,现在是实在很不舒服。全身上下都提不起力气来。其实他这段时间劳心劳心,全凭一股毅力支持着,这两日的事又实在出乎意料,眼下看似都大致解决了,一口气松下来,反而觉得疲倦不堪,就算他再不肯服软,也终于觉得有些难以支撑。

        这种情形到了傍晚时也没什么好转,燕承锦对着面前的菜肴,实在一点胃口都没有,饭菜都已经是极清淡了,但他依旧只觉得反胃,在反复吐了几次之后,胃里一直是烧灼一片,到了现在他都分不清那感觉究竟是麻木还是疼痛了。在天麻忧心忡忡的目光里勉强动了动筷子,却连吃到口中的到底是什么也分辨不出来,最后实在咽不下去,只好放了碗筷,让人将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菜收拾下去。

        天麻还想劝,看他心绪不佳,只好将话忍了下去,冬青看了看燕承锦的面色,轻声道:“等会儿要是想吃什么,让他们做了宵夜送来,反正咱们这边有小厨房,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又顿了一顿,自作主张地报了两样吃食。

        燕承锦一支手肘搁在扶手上,横过来看似随意地按在胃上,另一手揉着眉心,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

        冬青便只当他同意了,自行下去吩咐。

        天麻是知道燕承锦的情况的,见他虽然没有表现得太难受,却到底不放心,等冬青出去之后,凑天燕承锦跟前小声道:“王爷不舒服么?我去和林先生说一声,晚上让刘大夫悄悄地过来一趟?”

        天麻无心一说,燕承锦却是微微怔了一下,他醉得颇为特别,清醒之后也十分以众不同。别人醉酒之后,多半就记不清自己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他却是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醉时不受自己控制而已。本来今天诸事纷扰,他早上醉来到现在也没来得及他经回想此事,但这时被天麻一提,他却是将昨夜的情形都点滴不漏地记了起来,本觉得自己言语突兀已经够尴尬了,更想到轻得如羽毛一般拂开自己头发的手,当时不觉得什么,此时回想起来,心头却仿佛若有还无地多了点什么,顿时觉得心跳都似乎急促了几分,整个人都颇为不自在起来,在椅子上稍稍挪了个位置,一时竟忘了怎么去接天麻的话。

        好在天麻也没发现他的异样,只当他沉默便是同意。

        燕承锦得以暗暗收敛思绪,也就慢慢镇定起来,看着天麻收拾碗碟,又想起件事,问天麻:“那个人……青桐那里,都是谁在照应着?”

        天麻这小厮护主护得十分厉害,早把青桐恨得入骨,今天已经在心里翻来覆去把人往死里咒了好多遍,他对青桐十分不屑,好不容易忍住了没去踩上两脚已经是好的。那里还会去管他有没有人照料,但现在燕承锦问出来,天麻也不好把自己情绪发作出来。扁扁嘴道:“那些事是杜仲哥安排人去做的,主子要是想知道的话,我一会儿去问问他?”

        这照料其实也就是监视软监的意思,杜仲做事沉稳,必会把人手安排妥当。燕承锦也不是真要细究守卫是谁,闻言没什么表示,沉默了一会,指着桌上两道菜道:“你让人照这个再做一份,给他送过去,看看他还有什么需要,只要不出格的,都可以满足他。”

        天麻面露不忿,低低地叫了一声王爷,脚下不肯挪步,这些饮食看似平淡,在厨下还不知花了多少工夫,单是那一道药膳汤食,前前后后就有七八道工序。天麻是情愿倒了去喂狗,也不想便宜了那个无耻东西的。

        燕承锦当然能明白天麻所想,他对青桐自然说不上善意,然而以他的性情为人,看不上青桐的同时,却也不至于使那些卑微龌龊的主法,在吃穿用度上有所克扣授人以柄,反而落了下乖。这番道理天麻不明白,他也懒得去解释。只是道:“他不会在府中长住,等风头平静一下就另寻地方安置他,就这么几天而已。这些日子让人在他的饮食上仔细些,别出什么岔子,也不要让人有闲话可说,知道么?去吧。”

        天麻见他不曾改变主意,眼珠一转道:“知道了,我让他们再做一份,我亲自送去。”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非要往菜里吐口水,等见着那臭不要脸的东西,还要怎么着的骂他一番。

        他从满心不情愿一下子变得十分积极,燕承锦略显疲倦的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眼,转念一想也懒得多说,由着他去。

        于是天麻便自去了。

        燕承锦又坐了片刻才从花厢里出来,他虽然颇感不适,但皇室生活这么多年静摄珍养的习惯,,知道这时立即去睡并不太好,他便沿着回廊慢慢踱到书房之中,准备寻两本杂书来打发一下时间,谁知才坐下来,刚刚才出去的天麻后脚跟着就进来了。手里还拎着个食盒,显然是还没来得及给青桐送过去的饭菜。

        燕承锦疑惑地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

        天麻面色十分诡异,像是迟疑又像是不甘,但他向来不习惯隐瞒自家主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忿忿又不甘地对燕承锦说道:“王爷,陆老夫人过来了,王爷,你要见她么?”他知道燕承锦对老夫人一向做到尊尊敬敬,平时向来都将老夫人照顾得十分周到。这两天虽暗生龌龊,但毕竟他是个作下人的,如今老鸨人人还是第一次亲自上门,天麻纵然觉得她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心里一百个不情愿让她见到燕承锦,但他也是知道自家主子性情的,不敢自作主张地将人拦回去,但仍旧不甘心地又试探地道:“你要是不想见她,我这就去想法让她回去。”

        燕承锦微微有些意外,倒是不理会天麻意见用事的把人打发走的提议。:“老夫人来了,在哪儿呢?”

        天麻听他这话里的意思,知道他这是要见对方了,只好不情不愿地道:“在院子外面等都会呢。我这就去让她进来”

        燕承锦本想出门去迎,可刚想站起来,可胃里突地一股抽痛,只让他眼前发黑,只得又坐了回去,实在是力不从心,只好仍在桌前端坐,也顾不得这样对待长辈有些不大恭敬了。

        老夫人带着一个中年仆妇,来得倒是很快。她见燕承锦仍是目光恍然地坐着,连起身也不曾,似乎也不大在意几人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有如平时的恭顺。脸上微微地变了神色,倒不是不满,反而微微地透出些不安与畏惧来,她似乎是至此才有些明悟,眼前这个一直一直忍让恭顺的人,除了是陆家的少君,还有着另一重让人不能忽视的身份与气度。

        燕承锦刚忍过一阵细密绵长的疼痛,气色并不怎么好看。他这时再看见陆夫人,不由得有种心灰意冷的感慨,他对着这妇人仍保持着出于对长辈的尊敬,见老夫人有些呆滞地站在那儿,燕承锦从椅子上微微往前欠了欠身,开口淡淡地叫了声‘娘’。然而心境却又与昨日十分不同,毕竟某些事终究是让人冷心。

        但燕承锦除了显得冷淡些,也没有表现出太过咄咄逼人,仍旧很温和而有礼地请坐,让人送了茶水上来。

        老夫人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这样站着多少也有些失体面,倒还是惴惴地坐了,那名仆妇不敢坐,仍旧在老夫人身后站着。燕承锦这才看见她手里捧了个匣子,似乎是檀木做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燕承锦也懒得去琢磨,听着老夫人一反常态地和絮絮地说了好些寒喧客套话。老夫人终究是平时很少做这样的事,这时勉而为之,也是十分的牵强为难。燕承锦应付了一阵,只觉得面对着她这付面具似的牵强笑脸也实在是件不堪忍受的差事。

        叹了口气道:“老夫人,你今天究竟为什么来找我,还是直说了吧。”

        陆夫人脸皮纵容不够厚,被他一语道破,老脸上忍不住一红,犹豫了片刻,向中年妇人示意,取过她手中的木匣,当着燕承锦的面打开来。

        她表现得十分慎重,令燕承锦也不禁有些好奇,探着身子朝盒子里看去。

        这一看却险些耀花了眼,盒里是金银打造的首饰,其间还镶以玉石和珍珠,乍一看倒颇为寻常大户人家的富贵和喜气,燕承锦隐约在其中看见了发钗耳五还有手镯等物,似乎是一整套的饰物。

        燕承锦对这些东西一向既不了解也不感兴趣,只扫了一眼,便把目光投向了陆夫人。

        陆夫人有点讪讪,颇为不好意思地讪讪道:“少君,这是陆家儿媳代代相传的饰物,当年婆婆交给了我……这些日子以来,实在多亏了少君……这在少君看来或入不了眼,不过是老婆子一片心意,还请少君收下不要推辞……”

        燕承锦瞧着这套大俗大喜的传家之宝,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转念闰想,猜出老夫人这般举动背后的用意,面上微笑着,眼中却是一冷。

        陆夫人没瞧出他神色间细微的变化,果然接下去喃喃地央求道:“……你把这些东西好好收着,今后陆家的当家说话的正室便是你,任凭谁也威胁不了你什么……陆世玄对不住你,但看在陆家骨肉的份上,你就饶青桐一命吧?他也就是个可怜孩子,从小吃苦……”

        燕承锦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还能保持着平静的了。他心里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愤怒所淹没,但要细想,又觉得这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他当日过门的时候,老夫人给他的是一对红珊瑚的手镯,想必置办的钱,还是从他嫁妆里出的。这本来没什么,他知道老夫人从一开始就对自己不太满意,不肯将传给儿媳的信物给自己,这本来不什么,他也不见得会去计较这些,

        若是老妇人在昨天没出这档事之前将东西拿出来,他或许会把这看成陆老夫人终于认同自己而感到欣慰。但是现在拿出来,而且目的显然不是那么单纯,这举动难免就有些变了味。陆家的儿媳,陆家的正室,在陆家的地位……真当他是为的就是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他觉得是简直是种另类的屈辱。

        燕承锦都觉得自己是给气到头脑发昏,才会在那时说出那样的话来。

        他起身把匣子合上推回老夫人怀里,佩服自己还能笑得出来:“老夫人不必把这么有意义的东西给我,我也不能收。还是留着,日后世青迎娶弟妹的时侯,留着给儿媳妇吧,至于我,如今我还是陆家的少君,却未必会一直是陆家的少君。”

        他面对着不知所措的老夫人,心时竟觉得有畅快无比,也因此没管住自己的嘴巴,后面的话不过脑子似的就出来了。

        “……我知道老夫人想让我改嫁是为着我好,想必是怜惜我还年轻。我又没能给陆家留下一儿半女的,也不好意思一直懒着陆家,霸着这个名头不放。日后从陆家出户也是两说。不过我想来是命硬的,何去何从就不必再费心,我是不想祸害陆家各位亲友了。也算好聚好散。”

        他也不管老妇人的目瞪口呆,凭着一时意难平,洋洋洒洒地将这一番他要改嫁的意思表达完毕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