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32第31章

32第31章

        天麻嘀嘀咕咕道:“我要没听出林先生有这个意思……”又东扯西拉的,试图把话题转开去。

        样承锦也就是那么一说,药性慢慢发散,他整个人都昏昏欲睡,后来再听天麻说话都有点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天麻住了声,轻轻起身去端了热水来给他擦拭时,又拉了被子给他掖好,他也没什么知觉,倒是安安稳稳睡了一夜。

        有些话他倒是听进去了,只是也没做得让陆家太难堪,一大早上只字不提他想搬出去住些日子这回事。只是给宫里递了个信,过了午时,就从宫里来了掌事的太监传话,只说是太后想他了,接他去小住几天,和和气气地将人接了去。

        燕承锦鼠避猫似地躲了太后这许多日,这时想明白了也就老老实实的不躲不藏了。在太后寝宫中屏退宫人之后,拼着挨太后一顿训,除了有孕一事仍旧瞒下来,把这些日子别的事有挑着说了个大概,倒也天衣无缝。

        不论太后年轻时如何的强横厉害,但凡做娘的人对着孩子心总是软的。他这般坦率了,惹得太后又掉了一回眼泪,心疼他的境遇还来不及,没舍得再说一句重话,只管将陆家上下一通痛骂,就连皇帝也未能幸免——埋怨他眼花神聩,当初挑来挑去,却挑中陆世玄这么个不是东西的。

        皇上其实也冤枉,当初千挑万选,难得陆世玄又是自动求娶,这人是太后和燕承锦都亲睡在点了头才作数的。可如今太后在气头上,九五至尊也不敢顶嘴,陪着笑道:“当初朕选中郡马时,弟弟也是点了头的。”

        燕承锦扭过头去,垂着眼睛把玩着手里的茶盏,不理会他这话。

        太后护着小儿子,斥道:“尽胡说!”

        皇上只得由讪讪一笑作罢。

        太后便又慈眉善目地牵过燕承锦的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免不了也和皇兄一样要说上几句看着又瘦了之类的话,又是狠狠心疼了一番。最后说的话却是很看得开。太后抹了泪,牵着他的手轻声叹息着道:“哀家和先皇只得你们两个儿子,先皇又去得早,难得你们兄弟俩和和睦睦,恭顺懂事。如今这样,哀家多少也能算是儿女双全,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皇上自然笑着点头应合,瞄了太后口中儿女双全中的那位‘女’,显然并不认同太后的这种说法,正微微尴尬着,见皇兄似笑非笑地偷偷瞧自己,立记得狠狠瞪了一眼过去。

        太后涂着蒄丹的手搭在燕承锦手背上,和颜悦色地唤着他的小名:“桃桃?”

        燕承锦只得乖乖点头,附合了一声:“是。”他心里既尴尬又有点儿窝火,可不得不说,和家人这般亲密无间的说话,却是这些日子都不曾经历过,在陆家更是得日日小心处处谨慎,对陆老夫人之间也只是尊重却并不亲厚。一日日皆是过得冷冰冰的。比较起来,此时被太后苦中作乐地当作女儿,被皇兄玩笑般地看上两眼,反倒弥足珍贵。

        这般想,情绪倒也跟着松快起来。

        太后一直济目在他的脸上,见状也呈出口气,拍拍他的手背慢慢道:“你自己能想开了就最好待陆家仁至义尽也就够了,却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还这般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

        燕承锦只觉得太后这番话有点似曾想识,略一回想,帮后最初暗示他改弦易张之时,可不就是说的这话。眼看现在太后似乎又要旧事重提,燕承锦暗暗心惊,他虽然赌气地想过索性要另寻个更好的人,要把今后的日子和和美美地过下去,却还没有心理准备这么快就去面对这些,便不由得苦恼地盘算起要如何不着痕迹地先应付过去。

        然而他到底是白担心了一场,太后却不急,转了个话题道:“在陆家住得不自在,你就进宫来陪哀家,好好将养几日,看你这小模样,陆家把你给养得瘦成什么样子了。你从小到大的那些朋友,现在再往来也不方便,此外又没有什么说得上话的同伴。过几日哀家请几位尚书待郎家的哥儿游园,正好陪你解解闷。你也可以交几个密友有个说话的地方。”

        燕承锦难得笑了笑:“这个时节请人家游园还早了点,花不开树不绿的,有什么风景可看。请人家来吹冷风挨冻?”

        “西苑里梅花开得正盛,怎么就没有风景可看了。”太后斜睇了他一眼:“就算无景可赏,让他们来陪哀家说说话难道也不可以?你皇兄忙起来连个人影也寻不着,你又不是日日想见就能见得着的,哀家一个人很是寂莫……”

        皇上在一旁就插话打趣道:“太后这可冤枉朕了,朕有那一天没来给您老人家请安的。让娘连影子也见不着的却是某人,您偏惯着他舍不得骂。这是拿朕背黑锅呢。”

        太后笑着嗔他一眼:“……和你弟弟说正事呢,少来打岔。知道你事多,自去忙你的,用不着这个时候来表功。”几句话将皇上打发了,遂又转向燕承锦絮絮道:“娘知道你心有不甘,可至至于此,人哪能倔得过命去。你这脾气也太过固执强硬,能再圆融一些无疑更好,让你寻几个哥儿说说话,交几个同辈好友也不是什么坏事。你明晨堂弟也会过来,你小时侯曾见过他一面的,可还记得?比你还小着一岁,可如今人家都已经是二个孩子的爹了……”

        燕承锦便知道这才是太后的真正用意,从前逢年过节时,请官宦人家的公子小姐入宫同乐的事不是没有,请哥儿游园却还是首次。太后实在可谓用心良苦。燕承锦也知道自己也别个哥儿相差太多,那些大臣家里的哥儿只怕难得有谈得来的,对这所谓的寻人解闷并不热衷,可看太后这般热心,也不好违了他的意。

        太后见他同意,显得很是高兴,她兴致颇高,提到宫里刚进贡了些春衣的布料,正好今日燕承锦来得巧,便叫了尚衣局的人来量了一番,张罗着要给燕承锦做些新衣。

        这些看似小事,难得太后高兴,燕承锦也就由得他折腾,如此一番忙乱下来,已然到了傍晚。太后又留他吃了晚膳,花色皆是从前他喜欢的,又知他最近脾胃不好,都做得十分清淡,燕承锦心情轻松了些,倒也能浅尝几口,没有当场反胃。

        小太子晚膳后过来请安,这孩子和他老子都没有跟这个皇叔亲,立刻搂着燕承锦就不撒手了。

        燕承锦也就籍着送他回宫,从太后跟前告退出来。

        燕凌一路就叽叽喳喳的,诉说他前一日是如何的罚面壁不让吃饭,亏得燕枳偷了两块糕点来给他……又问起皇叔要不要把那个坏人给咔喳了,到时候他要去看……

        燕承锦只感叹这孩子大胆且满脑子奇思异想,孩子是无心之语,却实在不想提及有关青桐的话题。抚着燕凌的头顶道:“小凌今年又比去年长高了不少,新衣可得做得大些……”借此将话题引开,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解闷儿。

        燕凌年纪虽不大,但他消息却极为灵通,听皇叔说到过几日游园的事,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疑惑道:“……游园?没听说请了哪家的小哥儿,我倒知道父皇请了好几家的公子们……”他记性好,掰着手指如数家珍地一口气报了好几个人的名字,燕承锦大多都是知道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偏偏燕凌还想了想,恍然大悟地拍手道:“我知道了,太后退奶奶其实是想让再给我挑个皇叔夫吧?那些什么哥儿,都是用来做幌子的?要不,皇叔,我偷偷去问问太后奶奶身边的郭姑姑?”

        燕承锦忍无可忍在他脑门上敲了一记:“你都快成了包打听了。有这许多精力,怎地不用在读收上。”

        小太子不甚服气:“谁说我没把精力用在读书上的。我的书读得可好啦,太傅前几天还夸了我聪明。”

        燕承锦却实在没心思和这位聪明却没聪明在正道上的小毛头多说,把他送回宫里去。转身就去找皇兄理论。

        皇上倒是承认得挺大方:“这也是太后她老人家的意思。”不无同情地看了看燕承锦。“其中大多数人你从前又不是没有应酬资产过。难道你如今竟是见不得人么?说实话这些人若说是作郡马,朕还嫌他们配不上。这般游园,太后虽有牵线搭桥之意,却敢不全是为着你。那些哥儿出身宝贵人家,顶着这个哥儿身份却都低了人一等,太后有意名正言顺地促成几对,有皇家作主赐婚,日后旁人也要高看他们一眼,如此示范天下,旁人也不会再盯着你不放,日久或能让世人改观。你将来想做事改嫁,也会容易些。”

        燕承锦思量着这般用心,不由得哑口无言,

        皇上却又瞄了他一眼,道:“桃桃,不过话说回来,到时候你若是看中了谁,只要情投意合,朕当然也不会阻挡。”看着燕承锦脸上飞起一层又气又恼的薄怒,皇上十分满意——皇上趣味独特,见了这个弟弟,总忍不住想要撩撩拨拨地逗上几句。

        等撩拨够了,见燕承锦真要恼。皇上这才收了戏谑之色认真道:“朕的话你不妨先考虑考虑,反正还这次不见面,早晚也还有下次,你自己的夫婿,朕给你自己亲自挑的机会,你反而不乐意?总共还有几天时间,你先想一想,要是真不想和那些人打资产,到时寻个籍口不来就是了,太后难道会让人去绑你不成。”顿了顿又叮嘱燕承锦道:“你到时不来也就罢了,可不要说是朕给你出的主意。”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