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35第34章

35第34章

        燕承锦今日见多了温吞软绵的人物,总算是来了那么个爽利的客人,无疑精神一振,连他都没发觉自己心情竟是无端端好了许多。

        他平素也没有太多讲究,一时也没想着要先回房去洗簌更衣之类的,听到人就在前厅里,也没有多想就直接过去了。

        还在屋外就隐约听到林景生在和陆世青说话,他的声音向来十分温和,此时平心青气极有耐心地同陆世青道:“……几只山参,帐上也支得出,只是这人参不比别的,总不能拿来像萝卜炖骨头一样天天吃,猛然之间大补,反而不妥。而且也不是谁都适宜的……”

        燕承锦听得有趣,走进厅便笑道:“世青,陆府日后就指望你当家作主,看了这几天的帐,可有什么长进?”只决口不提文教人参一事。

        厅里的两人皆站了起来,陆世青的脸上有着微微的局促与不安,都有些不敢和对方的目光对视。

        却不知燕承锦如今是眼不见心不烦,反正为来跟前碍眼,他也只当不知便罢。于是没有理会少年的窘迫不安,转眼向林景生看去。

        却见对方目光和与往略有不同,正朝自己上下打量。目光不经意间同燕承锦撞上,神色间是不加掩饰的惊叹与赞赏。虽直接却也坦诚,并不曾让人心生不悦。

        燕承锦微微一愣,这才回想起自己竟忘了还是那身春衫的打扮,心里不由得尴尬起来。

        林景生收回心神,先垂下了目光,轻声道:“少君勿怪,在下还从未见过少君这般装束,一时有些惊诧失态。”

        燕承锦只觉得耳根有些微微发烫,此时不知怎地竟想起白日里皇兄那句不太正经的‘桃桃真美’来了。还真怪从林景生嘴里也说出什么让人恨不能寻个地缝钻进去的话来。可听他言辞得体,心里却又有点儿莫名的失落。

        但好在陆世青也没见过他这样子打扮,少年忍不住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我,我也没见过,这衣裳挺好看……”

        燕承锦不由暗恼,心下道好看的难道就只有衣裳不成?却也因为陆世青这一插言,窘迫淡去了几分,含含糊糊地就了一声。记起自己头上还盘了个简单的发髻,忙伸手扯下发簪,满头的发丝披散  下来,被他反手胡乱束了起来,这才略觉得自在一些。

        林景生静静侯在一旁,等他收拾妥当了,这才将帐册递上,把这几日盘查核对的结果娓娓到来。他这本是桩吃囷讨好的差事,难得林景生这人既有手腕又有胆识,对主家人却没有多少畏惧,不几日的工夫将各处亏空短少之处算得明明白白。

        燕承锦垂眼看完,他原本有心借此好生整治一番,介子此时心境时过境迁,只吩咐天麻从五府帐面上支些银两补下亏空,将帐册交还到陆世青手中,微笑道:“这便算是我送你一桩礼物,日后这些家事便凭世青你当家,可要拿捏得住。”

        他虽然称病离了陆府自回家休养,明面上却还是陆家的儿婿。今日这话里才真正透露出些去意。陆世青惴惴不安的神色越发浓重,一付泫然俗泣的模样。

        燕承锦定下的主意却是不会轻易更改,虽怜惜陆世要支撑陆家的艰辛,却也不会因此就将自己陷在其中不得脱身。只是转而向林景生道:“有劳先生多费些心思……”

        林景生原本在一旁安静听着,此时突然出声打断:“王爷……”他脸上带着些微歉意,然而说出的话显然是已经百般思虑过,出口之时毫不见丝毫拖泥带水:“王爷,在下此次前来还有一事,却是想向王爷请辞。”

        此言一出,显然连陆世青也没有丝毫准备,转眼惊愕地向他看来。

        前堂里静了一静,燕承锦温言细语地让天麻将陆世青带出去,这才道:“可是有人为难先生?”

        为难自然是有,不过林景生应付起来一向是游刃有余。因而道:“不曾。”

        燕承锦原本打算再留林景生在陆家两月,待陆世青行事渐熟不需协助再将将他另作他有。虽没有对林景生明言,然而平时言语之间也隐约透露了提携之意,与林景生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来,然而林景生却在此时突兀地向他请去。燕承锦在觉得宛然之余,心里就有了些微怒意,声音不禁微微冷了下来:“那便是本王亏待了先生?”

        “王爷待我甚是宽厚。”要景生思量着道:“只是前两人有故友上京应试,言谈间我突地也起了念头,想去试上一试,我学业已荒废多年,如今勿勿拾起,实在是□乏术管不了事。”顿了一顿又道:“在下多年漂泊,最近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些想安定下来的心思,便想着怎么也该博个正式的出身……毕竟将来,在下也是想要成家立业的。”他最后这一句却当真是心中所想。

        燕承锦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些恍然的无奈神色,他知道对方颇有才学,上榜想来并无问题,可是林景生对功名一直并没表现出什么热心,这时突然来和他说什么要去应试谋个出身,实在让他瞠目结舌且措手不及。然而毕竟有他提携是一回事,然而自己博取的功名却才是正经出身。对方有如此堂堂正正的理由,他心里微微失落,理智上却也知道实在没有理由阻止对方上进。只是听到对方提到成家立业之时,心里像被什么隐约一刺,然而想来如他这样百般不情愿的,最终也得与人成亲,林景生会有如此想法才是正常不过,自己委实不该不快,怔忡片刻之后悻悻叹了口气:“人各有志,便依先生。”

        林景生看了他一眼,见他眉间颇有萧瑟怅然这意,自己也跟着委实也有些难受,然而他他心里那些模模糊糊的打算,却是非如此脱去两人主仆的身份,一步步打开局面走下去不可,只是轻声道:“在下出了陆府,也绝不会向旁人提起王爷的事。”

        这事无疑是燕承锦最为尴尬之处,当下面无表情地咳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先生但凡有所需要只管开口。”

        “我也算小有积蓄,已在清水巷看好了一个清静院子……如果陆府还需帐户管事,我这里倒有人选可以推荐……”林景生看了看左右,突而轻声道:“若不嫌烦暄,在下安置好之后,还会上门来拜访王爷。”

        燕承锦听他竟连院子都瞧好了,显然是去意早定。自己那些打算都成了白费心思,他好意被拒,然而总不能阻了人家的前程似锦,不快之余心下委实不是滋味,也懒得听林景生再荐什么人选,他心里堵着一股说不出的气闷,然而这点涵养毕竟还有,半晌方慢慢道:“你愿来便来,荐什么人却是不必。”

        林景生倒是走得爽快,不出两日就交接了所有帐册,留下了自己新居地址,干脆利落地搬了出去。

        蒴在锦自他他请辞那日起心里一直怏怏不快,偶尔还会有些失神。可林景生从陆家离开那天,他也不管对方再三推辞,还是让冬青带了份厚礼过去送行。冬青心思细腻,能感到他这两天隐隐约约的不快,临去前还是大着胆子问了一句:“主子可有什么话要给林先生带去的?”

        燕承锦恨恨地暗想叫他什么也考不中最是活该。可话却不能这么说,不甚耐烦地挥挥手打发他。可冬青回来时,还是给燕承锦带了林景生的愿话:“他说他万一要是考不中,便还回来府上叨扰,让王爷造成给他留个差事……”

        竟像是猜到他想过些什么似的。

        不过燕承锦觉得他怎么也不会掉出三甲去,并只将这话随便听听,那里会当真。

        他心里始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恼意,加上近来容易困倦,除了偶尔进宫给太后请安,平时也十分懒动。

        如此又过几日,却是那日私出宫门被关了小半个月的小太子禁足期满,便迫不及待地来寻小皇叔撒欢。

        他这次倒不是自己一个人私自出宫的,除了几个便装的,他身后还跟了个尾巴似的靳定羽。燕凌一手里举着只绘得花花绿绿的老鹰大风筝,另一手捏着几个面人,想来是靳定羽许给他的好处之一。

        燕承锦看靳定羽不顺眼,可对这个侄儿却是真心喜爱,更兼这几日觉得府中沉闷,突然来了个叽叽喳喳的小太子,倒难得地平添了几分热闹喜庆,将令人烦闷的空气一扫而空。

        因此唤人给燕凌准备了他平素喜欢的各种点心玩物,逗他说话玩乐。至于靳定羽,就睁只眼闭只眼只当视而不见罢了。

        好在靳定羽倒还知晓分寸,巴巴地哄顺了燕凌跟过来,却是见一见燕承锦便觉得十分满足。这府里他平素也是惯来,对着燕承锦呆呆地傻笑了一阵,就起身径自去寻了府里一干侍卫比划。

        他不来纠缠,燕承锦倒也微微地有些意外,朝着靳定羽离开的背影多看了两眼。

        小太子爱吃甜食点心,伺候的宫人却怕他积食不消化,向来不许他多吃,他又最爱燕承锦府里这口味。正往嘴里塞着糯米芙蓉糕。看见燕承锦目光所指,挪过来趴在燕承锦膝上,含糊不清地笑:“定羽哥哥又去和人比划了,他想考武状元呢。”

        这话燕承锦已经在陆世青那儿听说过了一遍,面上微微一哂便要就此作罢。又见燕凌一双乌溜溜眼珠转动着望向自已,使劲咽下了糕点,笑嘻嘻地低声道:“小皇叔,你知不知道定羽哥哥为什么突然想当武状元呢?”

        这小太子聪慧机灵,好奇活泼,平时很是有些奇思妙想,说出来多半要被他父皇斥为荒涏胡闹,只有这个皇叔宠爱于他,每每有耐心听他畅所欲言,于异想天开处也不过一笑置之,必不会呵护于他。因此有什么消息秘闻,燕凌也总喜欢神神秘秘地来告诉燕承锦。

        燕承锦对靳定羽银样蜡枪头的成见颇深,先是不以为然地轻轻笑道:“你口中那位哥哥若能夺得状元之位,我朝也当真是无人了。”却又是知道眼前这精怪皇侄委实要算是宫中头一号的小包打听,忍不住又道:“他放着逍遥游荡的快活日子不过,怎么又想到要参加武试?”

        燕凌眨着一双杏眼,凑到燕承锦身边道:“皇叔上次嫁的叔夫是文状元,这次说不定要招个武状元给我做叔夫了。我听奶奶和父皇的意思,读书人多半体质孱弱,多病多灾,这次定要找那身体强健的,武人直爽干脆,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作怪。而且今年春试,说不定还能有几个世家子之外的新面孔呢,只要人品合适,也不必太过讲究出身……”

        燕承锦先是有些哭笑不得,后来顺着他的话却是醍醐灌顶般想到了什么,神情便是一僵。那念头乍起,却是令他自己都觉得荒唐,又收不住要去想上一想,这一想然后又觉得该是自己多心想得偏了,然而这感觉凭生仅遇,偏还不曾感到讨厌,顿时羞窘起来,百般滋味一时竟不知是惊是恼。

        太子小嘴巴巴的说了一气,停下来诧异地看着燕承锦:“皇叔你怎么啦?”

        燕承锦捂着发烫的耳朵,燕凌连叫了他两遍,这才回过神来将燕凌推开一些道:“别这么近地贴着我说话,痒得很。”说着话揉了两下将手放下来。

        燕凌精得什么似的,看到耳尖微微泛红,神色变幻不定,然而却也没有着恼的样子。小家伙便觉得皇叔嘴不不说,心里对这样的安排定然还是有几分满意的,厚着脸皮过来偎着燕承锦嘻闹,拍着手道:“说不定还会来个比武招亲什么的……皇叔,你给我挑个大将军做叔夫吧,到时候带我去骑大马,带我去打战……”

        纵然燕承锦心中乱跳,听他越说越没边没谱,总算是勉强把心神收回来,揪揪他的脸道:“胡说八道。”

        燕凌便老实了片刻,只是他对骑大马一事显然执念甚深,吃了两块糕点又想到了别的,摇着燕承锦道:“皇叔,今年春狩父皇已经答应我同去,你带着我骑马成么?我一定乘乘的不乱动就是……”

        燕承锦被他缠得没法,顺口便应了,然而转念一想,自己到时只怕是多有不便,接着便道:“不行……”

        他甚少这样出尔反尔,燕凌很是不解,偏头仰脸鼓着腮帮子只管纠缠,摇着他道:“为什么不行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