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49章

第49章

        一顿饭吃到后来,大多数人都有些食不甘味。

        刘大夫明哲保身,落座之后就一心一意低头扒饭,心无旁鹜目不斜视,压根不去看席上的眉来眼……也不管失不失礼,扒完饭就推说晕船起身辞席。

        瞧这小老头儿面色红润,那胃口好的——晕船这话谁信哪!可燕承锦就愣没看出什么,还十分关切地让他多休息。

        几人心里暗地里都十分羡慕刘大夫,毕竟谁都不想觑探王爷的隐密情思。坐在这儿看着那位主眼中掩饰不住的喜意还自以为无人知觉。众人揣着明白装糊涂,要装作一无所知的同时还要保证席面上不冷场。这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其中最为镇定的人还得数林景生,他也不管别人是否看出端倪,又或者是洞悉了众人不会揭穿燕承锦,席间照样举止得体言笑宴宴,也多亏得他,这顿饭才得以表面上和乐融洽地吃完。

        天林已经不忍再看自家当局者迷的主子,惨不忍睹地转开眼去。在场的都不是白瞎的。没准现在全都想歪了。又一想这也不能算咱们想歪,你和林先生本来不就是那么个意思么。转念又想到若是别人都知道了,起码这事就不再是自己一个人需要苦恼。这里除了王爷就是卫彻最大,这等事合该就让他操心头疼去。

        如此一想,倒也自暴自弃地放松下来。

        饭后,燕承锦自认为十分自然地邀了林景生去甲板上走走,把其余人撇在了客舱里。

        一干王府下属连同两名皇上指派的侍卫围着桌子面面相觑。只有许维白长了一付好皮相,偏脑袋是榆木做的,根本看不明白前局势,本想出门去继续当值,一看众人都还坐着不动,脸上似乎都带着点苦相,大惑不解道:“你们难道都没吃饱?”

        卫彻冲他瞪眼睛。那一通收拾至今余威尚存,许维轻易不敢拂他虎须,顿了顿闷声改口道:“那咱们都坐在这儿干什么,是不是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卫彻心情不佳,住他身上拍了一巴掌,无力道:“这儿没你事儿,你快出去跟着王爷。”

        许维这人性子耿直,倒也不介意卫彻的态度,只是觉得这位待卫头头未免有些喜怒无常:“卫统领你不是让我不要离得王爷太近的么?这船上地方实在不大,我实在没办法离得太远……”

        卫彻这次提脚要踹他。许维忙往旁边躲了躲,看看卫彻脸色不对,迟疑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认命地出去了。

        剩下几人也不好聚这儿揣摩商议主子家的那点儿私事,各自讪讪地散了。

        不过天麻被卫彻留了下来——这些日子燕承锦身边总是只带着他一个人,这些人中只怕也就是他最清楚。冬青杜仲两人看了他一眼,没问什么就走出去。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又一起在宫里当差,情分与兄弟手中一般无二,但现在剩下这以人里就以卫彻为首,有什么事便先由卫彻做主。

        天生一付娃娃脸的卫统领冷一面孔来的时候,也就显得不那么和善。天麻被他冷眼瞧了半晌背上便很是冒了一层虚汗,他也知道到了这时候再瞒不住,只好干干地:“那个,卫,卫统领,我也不知道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心里怎么想的又不会和我说……你干嘛不自己去问他……”

        眼见卫彻扫过来的目光又冷了两分,天麻急忙道:“不过我看王爷和林先生,他两人似乎是当真好上了……”

        这事今天但凡是有点眼力见的都看出点端倪来了,此时从天麻口中得到证实,卫彻还是有些惊诧。

        天麻顶着他惊诧的目光,只好嘿嘿地干笑了两声。卫彻皱着眉头想了想,干咳一声:“……其实林先生人也还行,学问也有,他还是大有希望在会试中能中个名次的……只要王爷自己高兴,咱们做下人的也没什么好说的是不是?不过他们这样子私下会面总有些不妥,传出去难免落人口舌。天麻,主子与你亲近,你就该好好为他着想,你私底下劝劝王爷,请他将心意禀明了皇上太后,再正大光明地往来……”

        天麻讪讪道:“……就算我劝,也要王爷他肯听啊,你又不是不科长,王爷是多有自个儿主意的一个人……那个,万岁,万岁他已经知道了,万岁好像挺讨厌林先生,很不高兴来着……王爷为这事差点和万岁闹翻了。这次出来,其实就是万岁为着不让王爷和林先生见面,才想方设法把王爷送出京城来……”

        卫彻这下也没话说了,皇上可谓用心良苦,可万岁爷本意是让他两人分开。可现在瞧瞧,好么,两人到底还是凑一起了,而且还真正是天高皇帝远,都快要给整出私奔的架势来了。横竖王爷为着这事把万岁都给顶撞了,自己这些人再来个十个八个去劝只怕那位如今也听不进去。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块儿没辙。

        卫彻很是头疼,不管那两人之前有事没事,现在都算是违了皇帝的心意了。皇帝自然不会真把自家弟弟如何,却定然把这口闷气迁怒到旁人身上,他这个统领头子监护不力,更是首当其冲的难辞其咎。

        卫彻也不是没想过从林景生那头入手,可据他对林景生的了解,那人看上去温和斯文,然而实在聪慧过人,凡事思虑详尽,这次既然来了,就定然将方方面面都仔细想过,只怕更是轻易劝不动。而且碍着燕承锦,现在也不能真拿他如何。

        卫彻无可奈何道:“成不成咱们也要试试,要不然将来怎么和皇上交代……我先把这事回禀皇上,看看万岁的意思如何……”

        天麻苦着脸呐呐地应着,正要出去,又听卫彻道:“你最亲近王爷身边,可要多留点神别出贫子,凡事分分清重,不要一昧的替王爷瞒着。这样不好……”

        卫彻心思甚细,见天麻脸色都微微变了,警惕道:“怎么,你还有事瞒着?难道王爷和林先生他们已经……”说到这里卫彻的脸色也要变了。

        “我的卫哥,话可不能乱说!王爷和林先生都不是没分寸的人,我敢拿性命发誓,这绝对没有的事!”天麻小脸煞白煞白的,灵机一动道:“我只是觉得我之前是非不明,一味的偏帮王爷隐瞒大家,实在太不应该,现在我知道的都已经全说出来了……”心里却是呯呯直跳,心想那个石破天惊真正要命的秘密还连皇上也不知道呢!天麻犹豫了一下,到底在他心目中卫彻的份量不及燕承锦,他还是没违背燕承锦的话把实表吐露出来。

        不过卫彻正心烦着呢,也没有留意到天麻脸上小小的纠结,挥了挥手,天麻就逃也似的出门去了。

        且说燕林两人上了甲板,慢慢走到船头去。

        燕承锦心下满是喜悦,又碍着这儿毕竟不是太隐秘的地方,有些话便不能说得太过明白。转念想到林景生竟报了武举,自已皇兄虎视眈眈地准备要涮林景生一个跟头,可林景生压根就没报文试。哪怕皇兄就是把士子们的卷宗翻出花来也没用。想到这里忍不住就有些乐不要支。自己轻轻地笑了一声。

        林景生侧头便见他一张脸上笑意盈盈十分畅快,白皙脸宠上因为喜悦泛着些浅粉的绯色,难得见他这样粲然笑开,整个人竟都是极为明艳的,真可谓是色如春花。林景生心下也觉得意动,跟着微微一笑。不过他到底足够冷静克制,毕竟没忘记了要紧事,笑过之后轻轻叫了燕承锦一声:“王爷……”

        听他的口气似是有话要说,燕承锦‘嗯’了一声,也学他一般侧过头来看他,这动作有几分慵懒,然而神色却活泼。

        林景生心里不禁一软,可有些话该劝还是得劝,缓了口气轻声道:“王爷,再往前是临泖镇,等到了那儿住一晚,明天王爷还是想个说词回京城去吧。你如今的身体,实在不宜远行……”

        燕承锦脸上的笑凝住,片刻后愤愤转头:“我不回去!”

        林景生也没指望着一句话就能说得动他。只是好脾气又耐心地道:“听话,以后你要去哪儿都成,只现在不是能由着你性子来的时候……”

        他这样好言好意的劝说,燕承锦是一点儿也不怕他的,反而有些委屈,又有点儿窘迫,悻悻道:“回去了皇上也一定会把我关在宫里,你都不知道我能出来这一趟有多困难。好不容易出来了,谁要急着回去自投罗网呢。我身体一向还好,水路又平缓,实在没什么可担心的。而且这贪墨河工款项这事背后牵涉重大,我不亲自去看看不放心。”他先还有些赌气,微微撅着嘴角,说到后面却开始认真,目光微微地灼然明亮起来。

        林景生看着他为着证明自己身体不要紧而不稳中有站着笔直的身姿,江风吹着他的衣袂向后翻飞,纵然天麻给他多披了一件袍子,依旧把他高挑挺拨的身段勾勒出来,腰还算得上是细,肚腹看上去也还是平坦的,还没有彭隆出来。

        燕承锦顺着他的目光朝下看了看,随即狠狠瞪了林景生一眼,不过脸上那层绯色似乎更艳了些。他小声道:“这些事我现在还能做。反正我是是不会半途而废地回去的。”说罢扭头东张西望地去看岸边晃荡的芦苇,就是不看林景生,只把一头素绸高高束起的青丝对着他,摆明了一番你不用多说你说什么我都不听的样子。

        这般手段实在有点儿孩子气,但林景生一来舍不能对他用手段,二来大约也是迷了心窝,那么聪明理智的人偏还真就拿他无可奈何,沉默了一会儿,咬牙低声道:“……难怪你皇兄叫你淘淘,你小时候一点没少淘气,指不定要多让人头疼就有多让人头疼,把你养这么大可真不容易。”

        燕承锦听他不再执着此事,也就转过头来朝他笑了笑,乐得顺着他的话漫不经心转开了话题:“哦,你听错了,是桃子的桃,不是淘气的淘,我小时侯乖巧得很,现在的燕凌燕枳都没法比。是皇兄自己喜欢吃桃子,非要说我长得像桃子!我那里像桃子了!”

        林景生也算是和小太子打过交道,对燕凌那鬼灵精怪的性子颇有了解,这两人毕竟是叔侄,只怪本性上多少还是有些相似。虽然燕承锦现在知书识礼举止得仪,但要说他小时侯乖巧之极和燕凌没半点同样淘气之处,林景生可不相信。又听他说自己不像桃子,脑子里不知为何却是想像了一下燕承锦日后若是穿着一身粉白素净的衣裳,再挺着圆鼓鼓的肚子,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红霞笑盈盈站到面前,一眼看去可不就是一个粉白透红甜密多汁的大桃子。

        当下忍着笑道:“仔细想来,皇上也没有说错,你确实很像一只桃子。”

        “我到底那里像桃子!”燕承锦大恼,更看出他的脸色不对,皱眉追问道:“你笑什么?不许笑!”

        林景生绷着脸,眼中却仍带着浓浓笑意,正色道:“我没笑。桃桃。”

        燕承锦盯着他看了一会,觉得他很是言不由衷,偏又没捉着他什么把柄,只好恼恼地再道:“不许叫我桃桃!”

        林景生果然住了口,只是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燕承锦被他看了没一会儿,只觉心跳似乎急了些,有点儿挺不好意思,张了张口正想说点什么,只见林景生目光越过自己朝身后看去,脸上也在一瞬间便调整成了那种恭谦有礼的微笑。

        燕承锦微微一愣,扭头朝身后看去。

        尽忠职守任劳任怨顽冥不化的英俊侍卫也站在身后甲板上,目光灼灼地正朝着这边张望。燕承锦觉得他那眼睛似乎都要一眨不眨了。

        燕承锦心头大恨,背对着林景生,暗暗朝着许维用力丢了一记白眼。

        许维脚步朝旁边挪了挪,终于将目光转开。

        燕承锦略觉解恨。一旁林景生轻咳一声,道:“王爷,江上风大了,进舱里憩着吧。”

        有许维在这甲板上杵着,两人留在这儿也是没法说话,便只好各自回舱。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