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51章

第51章

        许维只是性子耿直克板,人也有些单纯,但这不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至少这让他能更敏锐地感觉到某些真相。

        虽然燕承锦没有直接让他滚蛋,不过许维凭着近乎动物的直觉,纵然隔着门板了能感觉里头那位散发出来的幽冷怨念。

        他又不知道自己错在那里,却也明白这是王爷不痛快了。加上带他下去外间铺床叠被的天麻也是一脸的古怪,总有些欲言又止。

        许维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敢大无畏地在外间住下来。不过他又觉得卫彻那防范宵小的话也很有道理,最后抱了铺盖决定睡在燕承锦舱室外头,好方便照应。

        虽然有被褥铺垫,睡甲板和睡床上毕竟还是有区别的,再加上船身晃晃悠悠,耳边不声潺潺,许维十分的不习惯,又苦恼着王爷对自己的莫名怨念,还要提防可能存在的风险,这一宿翻来覆去,睡得实在不怎么安稳。

        所幸一夜安然无事地过去。

        许维横竖也睡不踏实,倒是最早一个起来。拿木桶提了半桶江水上来洗漱一番,在甲板上练完一套拳脚,一轮红日这才慢悠悠地跃出江面。其余众人也纷纷出门活动洗漱,船上的伙计张罗着起锚扬帆,将船驶出了临泖。

        天麻出来一趟,端了些热水进去,大约是里头燕承锦也醒过来了。许维想到又要和他照面,偏偏又无处可避,好生愁苦。他在门口候着燕承锦,横竖无事可做,便想了想今天早餐吃的会是什么。

        他正在吃油条好还是吃烙饼好这两者之间犹豫着,身后舱门打开,燕承锦慢慢走了出来。

        许维吓了一跳。如果说昨天的怨气还只是许维隐隐约约的直觉,那燕承锦今天面对着许维的脸色实在是实质上的青白了,他微微地抿着嘴,目光明明从许维身上扫过,却跟没有看见他一般,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许维没想到都委屈自己出来睡甲板了,还能招他这么大的不满,一时之间有些无措,看着燕承锦走过来,许维低下头去,苦涩地喃喃道:“王爷,我,我不是……”然而他既不知道对方怨念因何而来,自然更不知该怎样和燕承锦解释才能得他谅解,声音就小得连他自己都要听不到。

        燕承锦果然跟没听到似的,带着天麻从他身边直直走到甲板最边上。他扶着船栏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回过身来问许维:“你说什么?”

        他脸色依旧不好,不过问这话的时候脸上只是单纯的疑惑。

        许维却总算是明白自己似乎是想得多了,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讪讪道:“我没说什么。”

        他依旧小声,而且那神情就跟受了谁的欺负似的。燕承锦纵然没打算大清早就眼他计较什么,看到这样子也实在称不上心情愉快。皱着眉道:“你方才到底在想什么?”

        许维见他揪着不放,心里微微地一慌,脱口而出道:“我在想今天早饭吃油条还是油饼……”

        天麻在一旁不禁偷偷笑了笑。燕承锦倒还忍得住,板着脸瞪他一眼,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神色微微变幻,似乎终于忍耐不住,转过身去扶着栏杆弯□咳了几声。看他那样子似乎有些反胃,可又什么也吐不出来。

        许维想不到自己一句话能有这样的效果,正自惶惶不安。那边燕承锦已经直起身来,他似乎依旧很不舒服,眉心紧紧蹙着。天麻扶着他,也是忧心忡忡,却先回过头来先对着许维解释道:“没什么事,不要紧的。”转头又劝燕承锦道:“主子,你还是回去休息,把早饭送过来在舱里吃吧?”

        燕承锦勉力平缓着呼吸,良久方才长出口气,低声道:“不必。”

        虽说林景生设法跟来一路同行,但两人能够见面的机会还是屈指可数,虽在一条船上,也不能够时时地见得着这一日三餐就成了光明正大的理由之一。燕承锦不想平白地放过。

        天麻知道很难说得动他,只好不情不愿地作罢。他默不作声的跟在燕承锦后面。用幽怨的小眼神无声地向燕承锦控诉。

        燕承锦心思早不在眼前,自然视而不见置之不理。

        三人来到船舱正厅中,一行其余人都已经到了,只等着他们落座。

        船上比不得别处,饮食都较为简单,不过早上吃得却不是许维惦记的油条烧饼之类。昨天买得黄花鱼还剩得一些,便用这些材料熬了鱼粥,另外炸了金黄的馒头,佐以几碟酱菜,倒也香气诱人。

        燕承锦见那馒头油汪汪的,光是看着就有些发腻,就只端了看起来还算清爽的鱼粥,可勺子敢一搅,鱼肉的鲜味扑鼻,却弄得他一阵反胃。

        他扶着勺子的手一顿,眉头刚微微一皱,别人还同怎么样,林景生便有所查觉,仔细看了看他,出声问道:“王爷是不是……晕船?”

        燕承锦被他一语道破,微微一僵,见林景生眼中极为关切,只得不情不愿地点头,点了两下又觉得这样子也会让头更晕,于是又停了下来。然而到底很是不忿,悻悻地道:“我以前从来不晕船!”

        他脸色实在有些太过糟糕,这话便显得没有什么说服力。见众人的目光都呼啦啦地一下子全围到自己身上。燕承锦多少有点不自在,当下嘴硬地又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晕过船。”

        从小到大都没晕过船又有什么用,关键是你现在晕了。

        许维十分关心地问道:“王爷,晕船很难受么?”这娃这还是第一次坐船出远门,倒是个怎样也不晕的。

        燕承锦被他这么一问,本来刻意忽略的感觉似乎更难受了,不禁又赏了他个白眼。晕船这滋味,谁晕谁知道了。

        这一晕还就一发不可收拾,试过了各种偏方士方都没什么效用。本来早饭时他嫌那鱼粥腥膻,另熬了清粥也只吃了两口就没胃口,这一整天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再到后来两天变成吃什么吐什么,就连喝一口水都会吐出来,最后吐无可吐,他又觉得饿得难受,更兼有头疼头晕目眩耳鸣种种不适,只觉得全身上下都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吐得烦闷暴躁,更兼饿得头晕眼花,连带着众人也跟着忧心忡忡,林景生挂心之余,关切之情时有掩饰不住,好在众人如今心思都放在燕承锦身上,倒是没怎么在意。

        要说晕船这回事,吐啊吐啊的也就习惯了。燕承锦自个也懂这个道理,唯有无可奈何地忍耐着,盼着早一点儿挨过去。

        他在船舱里躺得气闷,这日让天麻搬了张矮榻到甲板上,趁着清晨太阳还不如何灼烈,出去透透气。

        可透不透气的显然没有什么用,不多时反胃的感觉上来,这么反反复复地折腾,他几乎是连奔到船舷边去吐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是勉力地翻了个身伏在榻沿上干呕。

        他这两日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自然是什么也没吐出来,只平白地连咳带呕,将自己痛苦地蜷成了一团。

        林景生已然忘记了避嫌这回事,这几日总尽可能地陪着他,这时正坐在旁边有一句没有句地陪着他说话。

        见他半个身子都几乎探出榻外,实在很担心他摔下去,一手抚着燕承锦的背,一手就伸到他身子底下去拦着,一边轻声问:“要喝水——”

        话没有说完,两都都是同时一怔。

        他的手正好垫在燕承锦腹部。手掌下那个柔软部位的某处,传来一种细微的轻柔的颤动,像风拂过平静水面,又像飞鸟的羽毛穿过细柔的芦苇,轻快得不可思议,转瞬就无迹可查。

        然而它真真切切的,微弱又顽强地传递出它存在的讯息,不容忽视。

        其实那一刻林景生也说不上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他只是突然很想去亲亲眼前这人,不过想到一直虎视眈眈的许维,以及随时可能出现天麻冬青卫彻一干人等,理智在最后一刻还是拉回了他。表面看来林景生只是愣了短短的一瞬,随即也只是扶住燕承锦轻声道:“起来些,别趴着。”

        燕承锦目光有些恍惚迷茫,不过他还是顺从地艰难挣扎着翻过身来,在榻上侧躺着,喘息着蜷成一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