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57章

第57章

        燕承锦又把这位落难小贵族的长相和林景生暗暗比较了一番,觉得实在没有多少相似之处,心里松了口气,倒觉得自己着实多心了。

        “你是明达?”燕承锦已经从林景生那里知道他的名字,又摸了摸他的头发,小家伙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并没有让开,反而慢慢露出小狗被顺毛时的温顺神情来,黑润润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燕承锦。燕承锦看得有趣,又摸了两把,轻声问道:“你怎么自己进来了?”

        “我是明达。”这孩子大力地点点头:“另外一个哥哥说你还在睡觉,不让叔叔进来,叔叔让我趁着他们说话时哥哥不注意,偷偷进来的。你不要告诉别人。”想了想又说:“你是自己醒过来的,不是我吵醒的啊。”

        他说话的声音脆生生的,又清又亮,虽然还带了点口音,不过也能把话讲得清清楚楚。早已经引得天麻在门口探了头,燕承锦朝他摆摆的让他下去。微笑着点头道;“嗯,我是自己醒过来的。”

        明达就咧嘴笑了笑,又想到点什么,忙说:“我进来不是要做坏事,叔叔让我把这个放在房间里,说是给你个惊喜。”说着把背在背后的手伸出来,手里赫然抓着个青绿色的水密桃。往燕承锦面前一递:“婶婶,给你。”

        燕承锦先还笑眯眯听他说话,这句婶婶一出,脸上顿时有点儿挂不住,又不能拿个孩子如何,咳了一声道:“叫叔叔就可以了。”

        明达‘哦’了一声,倒没有多问,老老实实道:“我听见王妈妈他们在说,叔叔这次给我带了个婶婶回来。”他看了看燕承锦,又看了看手中的桃子,又要住燕承锦手里放。

        燕承锦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能看见桃子,他那时想吃的东西,到现在已经不再惦记,林景生真给他弄来桃子的意义倒是胜过了当真吃到口的意义。见明达一直看着手里的桃子,有点儿很是眼馋,便笑道:“给你了,你拿着吧。”

        明达有点儿心动,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又不大好意思地说:“我已经吃过一个了。这个是你的,我不要。叔叔说,我要听话,你才会喜欢我,不然你们回去的时候就不会带上我了。”他说这话时,露出点微微的不安,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他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

        燕承锦心里一软,想到去年西凌变故之时,他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受到的惊吓定然不少,仆从隐姓埋名带着他逃出来,这一年多吃的苦只怕比他之前几年加起来还要多。

        他对这孩子存了些怜惜,越发好言好语地和他说话。他平时哄惯了燕凌燕枳,有的是花样,明达年纪虽小,谁对他好却是知道是清清楚楚,很快就和燕承锦亲近了起来。最后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燕承锦的小尾巴,走到那跟到哪。而那个所谓惊喜的桃子,最后也进了明达的肚子。

        晚饭时按林景生的吩咐,备下了十分丰盛的宴席洗尘接风。

        燕承锦从前也不是没照顾过侄儿,应付起明达来也是游刃有余,吃饭时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给他挟喜欢的菜,还肯耐着性子听他颠三倒四地讲地叙那些他认为有趣的琐事,倒是把同桌的卫彻等人都晾在了一边。

        林景生和这个侄儿见面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他又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明达对这个叔叔也觉得有些陌生,反而对燕承锦十分亲热。林景生虽然也同样被燕承锦无视冷落了,但看明达对燕承锦言听计从服服帖帖的样子,他倒也乐见其成,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两人。

        他们倒是其乐融融,卫彻却忍不住暗皱眉头,觉得这气氛简直快要像一家三口了。燕承锦执意要和林景生在一起这事他没法阻止也就罢了,眼下还平空多出个小孩子来。就算看那眉眼模样显然不会是林景生的儿子,他们家王爷不用给人当后爹,可平空多出个干侄儿之类的。想必京城那位是万万不会乐意的。他想像了一下暴怒的皇帝漆黑着脸责怪自己没尽到看守的职责,只觉一阵小寒风飒飒地从后背刮过。

        再看杜仲冬青两人的眼里,也隐约有这个忧虑。

        卫彻辗转过了一夜,第二天不得不出这个头,拐弯抹角地去和燕承锦提了提行程,暗示皇帝的旨意是让他们到浜洲休养,这小地方衣食住行都不方便云云。

        庄子里环境清幽宜人,燕承锦踏踏实实睡了一夜好觉,原本已经略微滋润起来的脸色在听到卫彻的话后又耷拉了下去,他把自己恹恹地靠进椅子里,抬着手扶首额头道:“我头还晕,不想动,那儿也不想去。再说在那儿不都是为了休养,赶去浜洲还得一路奔波。我看这里就很看,有吃有喝的,总好过大老远跑到浜洲去住客栈吧。”

        他看卫彻又木起脸来,到底没说住下来就不走了,顿了顿道:“要不,再住几日?等我缓一缓再说。”

        “那里用得着你去住客栈,说不定圣上都已经替你安排妥当了。实在不行,大可以住到府衙里去,也总比客桡经。”卫彻道,看着燕承锦懒洋洋地作出一番有气无力的样子,分明也不是真的不舒服。忍不住道:“王爷若真是身体不适,不如就顺便到浜洲请个真正有本事的大夫看看。刘大夫的药吃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什么起色……”他早已经疑心是刘小老头儿医术不够精深了,只不过燕承锦不知为何弃了从小给他看脉问诊的宫中御医不用,偏偏信任这么个半路跑出来的草鸡郎中,对别的大夫都抗拒得很。

        他这话也是随口一说,燕承锦却睁大了眼,几乎是蹭一下就放下扶额的手坐直了身子,道:“现在头没那么晕了。”

        他与卫彻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一会,也觉得自己这举动有些过了,干笑了两声,慢吞吞道:“大概再休息两天,我就能全好了。本来也没什么大病,请大夫就不必了,刘老伯的医术还是很好的。”

        卫彻总觉得有那里不大对劲,抿着嘴也不说话。

        燕承锦略有些心虚,尽量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瞥见门口一个小小身影,大喜,朝着他招手道:“明达,过来过来。”借着这由头丢下了卫彻不理。

        明达本能地觉得卫彻似乎有点不太喜欢自己,不过卫彻天生一张娃娃脸,只要不是刻意横眉竖目,看起来都和善得很。因此明达也不是十分害怕他。

        不过他倒是个有些小聪明的孩子,见燕承锦与卫彻两从似乎在谈正事,他本来想等一会再进来的,却被燕承锦叫进来解围,这时也不说自己是来找叔叔玩的。想了半天干巴巴地道:“叔叔,我是来找我家叔叔的,他在不在?”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