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66章

第66章

        不过卫彻也不好对着何均诉苦,再者何均这种说话的口气,隐约是替燕承锦向他道辛苦,这也让卫彻很有些不自在。虽然明白皇帝大约很看好何均给他作弟婿,可这事能不能成还得两说呢,那位从前固执起来就不是任人拿捏的主,如今更是长本事了,若是惹急了他,他说不定能真给你私奔了去。

        这些话卫彻全藏住了没说,只将这话题轻轻带过。

        何均又道:“今上不放心王爷身体,还派了名太医过来,走得慢了些,大约还有两天才能到,我看王爷的气色还好,并不象大病的样子。”

        说起这个来卫彻也有些奇怪,燕承锦那时的样子看上去是真不好,可这下了船没有几天,眼看着就又能活蹦乱跳的了。也不怪何均有此一问。不过仔细想想燕承锦大概是真晕了船,倒不见就是特意装病想跟着林景生留此地。不过卫彻对随行的刘郎中的医术也实在有些不大放心,对皇上此举差没什么异议。

        林景生把明达带到房间里,打水给还在抽抽噎噎的小孩擦干净脸,见他情绪缓和下来,好声好气地问他究竟怎么了。

        明达回想起来,自己竟是被那个人看一眼就吓哭了,觉得大失面,吱吱唔唔了半点,倒是把今天跟着燕承锦出门的所闻所见说了。他人还算聪慧,虽然大人的说话有些听不太懂,却胜在记性极好,总能照原样说上大概。

        林景生也不打断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明达听完之后,见自已叔叔也不作声,在他的心目当中,那个把自己吓哭的坏人叔叔想把燕叔叔叫回家去,林景生听了也应该生气才对。他疑疑惑惑地抬起头去看林景生,

        林景生见他的头发有些凌乱,拿过梳子解开他的发髻正要给他重新梳一梳。明达仰起脸来,正好看到林景生微垂的目光落在自己头发上,看上去似乎并不与自己一道同仇敌忾的着恼。

        知道皇上从京城派了人过来,林景生多少也能猜到皇帝的用意。要是燕承锦那位兄长能轻易就善罢干休,那才是令人奇怪的事情。因此纵然这消息令他略为不快,但也在意料之中,他本来就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理准备,因此他脸上倒还把持得往。

        不过这在明达看来,叔叔那平静得几乎看不出表情的脸可就称得上是无动于衷了。孩子心里仍旧觉得十分的不舒服。想了想小声地道:“那个叔叔还叫燕叔叔桃桃……”

        林景生给他梳头的动作瞬时一顿。

        明达觉得自己头皮被扯得生疼,不由得小声叫唤起来,有些委屈地去看林景生。

        “对不住对不住,一时没注意。”林晃生醒过神来,忙松开手里握着的头发,一边向明达道歉,一边伸手去揉了揉明达的脑袋。

        明达觉得他的叔叔的眼睛一暖之间似乎闪过些冷光,若不是自己叔叔,他觉得也是很吓人的,吸着鼻子愣了一小会,嘟喃了两句‘好疼’之类的。算是原谅林景生了。

        林景生又安抚了他两句,重新拿起了梳子。明达却一声欢呼:“燕叔叔。”

        林景生顺着他的目光抬头看去,燕承锦神色有些古怪地站在那儿,一手扶着门框,一只脚在门槛上蹭来蹭去,眼睛朝屋里看着,却是要进来又不进来的样子,扭扭捏捏的。他微微地抿着嘴,也不知是刚刚来还是已经在那儿站了许久。听见明达叫他,他抬头朝着林景生勉强笑了笑,讪讪地道:“我过来看看明达怎么样了。”

        他其实在门口站了也有一会儿工夫了,却是过来的路上突地想起个事,何均受皇兄的指派前来,名义上是护卫他周全,但看那作派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身份又不同许维,皇帝塞许维过来的时候说的是给他做贴身待卫,这好歹是燕承锦的下属,许维凡事还得听燕承锦的。但何均那武显将军的身份,若要较真起来,并不比如今成了哥儿的燕承锦低多少。燕承锦总不能像对付许维那样让卫彻把他收拾一顿赶得远远的。

        何均这人不光脸皮厚,更可恨心志坚韧,他既然肯来自然就是想好了主意,只怕燕承锦赶也赶不走他。

        燕承锦想到何均显然接下来有些日子要膏药似的跟着自己了,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和林景生解释,若是什么都不说,又怕生出什么误会来。心下一时有些犹豫起来,在门口俳徊了一会儿,又叫有达说到何均称呼自己小名的事,一时之间尴尬窘迫,当真回头去掐死何均的心都有。

        明在倒没看出他的异样来,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没事了。”

        燕承锦却有点儿心神不宁的。见林景生一直没有说话,不由得有点心慌意乱,对着明达胡乱地点了点头,眼睛依旧不安地瞅着林景生。

        林景生瞧着他眼里那巴巴地神情,转念一想就明白他的顾虑所在,只觉心里一片柔软温暖,好笑之余又有些心疼。放缓了声音道:“小孩那有一天不哭几次的,没事儿。你不用担心他。”顿了顿笑道:“你在门那儿站着做什么,进来坐吧,我从昆布那里问出些东西,刚才本来就要和你说,被明达这一哭给耽搁了。”

        燕承锦‘哦’了一声,这才走进来坐到椅子上。

        林景生转头对明达道:“我和叔叔说话,你自己去院子朝左玩一会儿吧,不要跑出去。”

        明达听到自己刚才的哭闹耽搁了大人们的正事,心里正有些内疚不好,立即乘乘地答应了一声,刚要住外走,又想起件事情来,眼巴巴地看着燕承锦道:“燕叔叔,我以后是不是能改叫你桃桃叔叔?”

        燕承锦傻眼了,一时意不知说什么才好。

        明达对此显然十分执念,满眼期待地看着他道:“桃桃叔叔?”

        林景生咳了一声,对明达道:“小孩子家没规矩,桃桃是叔叔的小名,你一个小辈当然不能这么叫。”

        明达看了看燕承锦微微发红的脸色,把到口的话咽了回去,闷闷道:“那我出去了,就在院子里玩,不走远的。”说着去桌上摸了燕承锦弄来给他玩的弹弓,不再打扰两人,哒哒哒地跑出去了。

        房间里没了孩子的声音,一下子清静不少,燕承锦从桌上明达的小玩物中拿了一件,低着头心不在焉地把玩,等了半天不见林景生说话,忍不住抬头看去,却见他也正定定地看着自己有些出神,那目光是极温存而充满着爱慕的,静静地仿佛潭水一般,能将人整个吸进去。燕承锦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两个人傻乎乎地对视了一阵,又同时回过神来,都轻轻‘啊’了一声,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有些好笑。

        这么一搅,气氛奇异地轻松下来,燕承锦也把方才的不自在抛开了一些,问道:“昆布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林景生却又不答他这个问题,伸过手来将他拿在手中捏来捏去的玩偶抽出去,将他的手牢牢地握在自己掌心里,轻声道:“何将军是你哥哥派来的?”

        燕承锦心里一突,按压着那种不可名状的不安,将何均领了对旨的事大致地说了一遍。虽然他也提到何均是来护送他路上的安全的,但皇帝没有明说的意图,却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因此燕承锦说完了,就一直暗暗紧张地盯着林景生脸上的表情,就跟生怕他恼了突然翻脸似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