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68章

第68章

        何均之前只见过林景生一面,对他的记忆停留在一个较为稳重镇定的斯文读书人,当然他那个不为人自的身份再加上胆敢招惹皇上的弟弟,于是何均又给他添上了险恶诡诈的印象。

        现在见他敢于这般直视自己,且那目光依旧不卑不亢,并不曾有过丝毫的畏惧和不安,微微有些出乎意料,倒没再把这人简单看作只凭花言巧语骗人欢心的登徒子一流。

        卫彻一看两人这架势,心里早已叫苦,略想了想,松开了手中的孩子。明达和他相处了几日,这时虽被他捂住口不让通风报信,倒也并不如何恼他。只是跑过去和林景生站在一处,试图用他的小身板把门口堵得严严实实,摆出一付如临大敌的阵式。

        林景生神色微微缓和了下来,低头摸了摸明达的脑袋,轻声道:“你还去一旁玩会儿吧。”

        明达却不大愿意,想了想,扭身跑进门去,偎在了燕承锦的身边,仍是朝着门外张望。

        “何大人,卫彻。”燕承锦也觉出气氛不对,实在是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动起手来。不好看还在其次,能不能赢虽然有卫彻作证向他保证过林景生功夫很好,但燕承锦依旧怕他吃了何均的亏。“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在那儿站多久了?”

        何均闻言,换了一付笑脸对着燕承锦道:“从王爷说我阴险卑鄙那会儿就来了。”说着叹了口气道:“我怎么就阴险卑鄙了?”

        燕承锦一窒,本来还要斥责他背后偷听行为的话语,也一下子就卡了壳作不得声。

        林景生在一旁道“背后偷听这种事,本就算不得光明正大。”

        何均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背后说人是非,难道又是君子所为。”

        两人针锋相对,彼此看对方都不甚顺眼,刚刚有点儿缓和下来的气氛又显得剑张弩拨起来。

        燕承锦闻言倒是有了说词,哼了一声道:“我是哥儿,本来就做不了君子。”同时朝着卫彻递眼色,让他想办法把何均先给弄别处去。

        何均却极不识相,只当没看见燕承锦的神色,话锋一转仍向着林景生道:“虽是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但该避讳的地方也要留心一二。你与王爷独处一室,日后传出去难免有损彼此的名声。”

        他这话虽是对着林景生说的,但话里意思却将燕承锦也给绕了进去。燕承锦与林景生相识以来,虽然彼此情投意合惺惺相惜,但一直发乎情止乎礼,除了偶尔牵牵手之外,实在没有丝毫越矩的地方。

        此时何均这话无疑有质疑他行为不端的意味。但他与林景生独处却是事实,偏又辩驳不得。脸色不由得微微变了。

        林景生似有所查,回头看了看他,以眼神稍稍安抚一下他的情绪,转过头去对着何均疾言厉色:“我与王爷向来光明正大,不曾有过分毫冒犯,你在外边听了半晌,我们说的可都是正事?”

        何均也不置可否,淡淡道:“我不过是提醒你瓜田李下的道理,若问心无愧,何必这般激动。我与许维换了房间,就暂在在对面,过来寻王爷说一声。”

        燕承锦本来还跟被激怒的猫似的怒气勃发,跃跃欲试地很想朝他那张还算俊美英气的脸上糊几爪子,又被他的话给一堵,再看他若无其事地谈起正事,实在不好发作。瞪了他一眼撇过头道:“不劳费心!”

        何均也不在意,笑了一笑不再言语,只是仍旧在门外站着。

        燕承锦皱眉道:“你还不走?”说罢想起自己所在的并不是自己的客房,本来若没有何均那番话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虽然百般不情愿,却也不好再坐着不动,又怕再呆下去,这两人再一言不合起来。只得安慰了孩子两句,又同林景生交换了一个依依惜别的眼神,慢吞吞走了出去。

        院中除了燕承锦原本的几名待卫,何均又将自己带来的人手安j□j去,于门外值守。燕承锦看着那一张张严肃得不带表情的脸,心下大感扫兴,看也不看何均卫彻两人,扭头自回了房间。

        他方才与林景生话说到一半就被何均打断,这般情绪波动,倒是让向来安坐很少全自动的胎儿微微有些燥动不安。燕承锦回了房间后便往床上一仰,伸手摸了摸它,除了觉得自己比平时丰腴了一些,身上多长了些肉,看起来暂时还没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可是他也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小东西就会越长越快,直到让人再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他原本还想过在外面多住上几个月,最好能拖到等孩子生了再回去。眼下有何均这样跟着,这些念头都成了泡影。且何均又有许多帮手助他成事,而林景生只得孤身一人,实在是势单力薄。

        他思来想去,终究没想出个百无一漏的万全之策,盯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最后悠悠地长叹口气。

        谁知未音还没落,就听见一人轻声笑道:“王爷怎么了?”

        燕承锦吃了一惊,猛然从床上撑起身子,难以置信地瞪了来人半晌,这才黑着脸道:“你怎么进来的?”

        何均道:“我敲了门,大约是你没有听到。”

        燕承锦怒了:“我没听到你不会再敲一次么?刚刚是谁说瓜田李下的!你凭什么进来!”

        何均微微笑道:“我却是不要紧的。”话虽是这样说着,他终究是只是在屏风隔开的外间站着,十分守礼地没有进内室一步,而身后的房门也大敝地开着,倒是颇为坦荡。

        燕承锦被他一而再的不知进退给惹急了,也不去仔细琢磨他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张牙舞爪地发作:“你出去!什么叫做你就不要紧,你难道其实不是男人是公公么?”

        何均一怔,他倒是毫不在意燕承锦的出言不逊,反而哈哈笑道:“王爷这话说得可真是口无遮拦!我若不是男人,圣上又怎么会将你托付于我。”

        燕承锦刚出口就有些后悔自己把话说得太精俗了,但何均后一句话,立即就将燕承锦那些窘迫给丢到九宵云外去,惊讶道:“你说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