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74章

第74章

        何均看他笑容明媚,不由得道了声好,不觉就想去拉他的手。

        燕承锦不着痕迹地往旁边一闪,将手往背后一背,站定了笑:“那还不快去雇船?”

        何均只得将手收回去,这时才想起来问道:“你不怕晕船了?”

        燕承锦已经等不及的左顾右盼,连声催促道:“只这么一小段路,不要紧。”

        何均心里闪过一丝疑虑,可看看人来人住的山道,再看看眼前的湖泽,虽然也有人船支往来,可湖面这么宽广,就算两船在湖上相遇也只是一擦而过,各在各的船上,谁能听得他与燕承锦说些什么呢。

        如此一想,到底是心里的私念占了上风,招手叫过一名下属前去雇船。岸边有专为载客的简易舢板,也有稍大些供人游湖的有舱有室的大船。

        易缜要图个清静又避人耳目,自然选的是后者。

        随着船老板一声吆喝,船只晃晃悠悠地离了岸。何均陪着燕承锦站在船头上看了会儿风景,随着两岸边景物越来越远,满眼渐渐只剩嫩绿的芦苇摇曳。

        燕承锦上了船之后,仿佛是过了兴奋的劲头,不再像方才在大街上那般东张西望,反而安分下来,十分沉静地望着眼前一片绿草碧波出神。

        何均对着他的侧脸看了好一会,使眼色将下属们都打发到舱内或是船舷另一面去,这才轻咳了一声,唤燕承锦道:“桃桃,船上风大,咱们到里面去坐坐吧,要不然一会儿头又晕了。”

        燕承锦被他格外温情脉脉的语气弄得打了个寒颤,回过神来看看四周,只见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卷送着薄薄的水汽,正是舒适宜人,那来的风大一说。

        再看何均讪讪地站在一旁,似乎对自己这般说话的语气也很是不习惯,脸上表情不大自然,不过神色间也有种异样的持着。见燕承锦朝自己看来,何均觉得脸上微微有点发烫,不过还是坚持着道:“桃桃,去舱里坐坐吧。”

        燕承锦见他这样子,显然是有话要和自己说。他虽然满心不想理会何均的想法,但看他神色已是下定了决心,只怕自己就算不进去,他也会在这儿就把话挑开了。这般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的,却是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得尴尬。

        再一想自己正好也有些话要和他说明白了。也好免得他心里还存着些侥幸的别样想法。于是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随着他进了船舱正厅坐下

        就连天麻在上了茶水之后,也被他打发出去和许维守在舱门外,不过虽是两人独处,燕承锦却刻意将舱门敞开着。

        何均见他一改平时的不拘小节,如此警惕小心免得瓜田李下地落人口实,不由得微微苦笑,真正到了四下无人能够私语之时,他反倒暗暗有些紧张起来,这年月成亲讲究的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他们这样当事人自己面对面详谈可少见的很,何均更不是情场老手,一时间也想不到该谈什么,竟有些张口结舌不知怎么开口,掩饰地端起茶杯一连抿了好几口,才干干地叫了一声;“桃桃……”

        他在纠结沉默的时候燕承锦也在琢磨着,那位却不想他这般瞻前顾后的,很快便拿定了主意,何均才叫了一句就被燕承锦打断:“何兄,说过了不要叫我桃桃,这称呼太过亲昵了,除了与我最亲近的家人和长辈之外,不是谁都可以这么叫的。你我一场知已,我不希望闹得不欢而散。”

        他眼眸清澈,神色坦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恼窘迫,反而磊落得让何均心里生出自惭形秽的念头来。

        自从皇上亲口暗示他与燕承锦的联姻之后,何均心里已经下意识地把燕承锦看作早晚的自己人。便也学着皇上这般叫他,一来是有心与他更为亲近,另一个却也是喜欢看他那因此气愤的样子,此时想来,此举还是有些过于轻佻草率了。

        何均倒也坦言承认:“是我一时疏忽了。”

        燕承锦看他神色间不见有多少歉意,也不指望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何均恼怒成怒而心生退意,而除去皇兄那倒霉催的烂主意,何均这人作为朋友还是十分不错的,他也不想就此变成仇人去了。

        因此不管何均心里盘算了几宿的话是倾慕告白还是因循善诱的劝说,他都不想让何均有说出来的机会。因此一见何均还要张口,立即就抢在了前头。

        “你那日所说皇兄的打算,我仔细地考虑过了。”燕承锦笑盈盈道:“皇兄无非是担心我找不到好归宿而已,而何兄那些考虑也有点儿道理,何兄一心为国,人亦是青年才俊,要什么样如花似玉的良妻美妾能没有呢,如今为着皇兄的一句话和天下苍生,要迎我一个又是二头的哥儿进门,且又不让你再纳妾,实在是太可怜太委屈你啦!而且我一直把何兄当朋友,想来想去都实在不好意思去你家当个将军少君荼毒你。”

        燕承锦把一番话说得又急又快,丝毫不给何均插言的机会。偏偏语气又十分的轻快活泼,话里话外也不提何均半个字的不好,让人半点恼意也提不起来。

        何均听得哑然失笑,半晌才摇头沉声道:“我不委屈。”过得片刻又道:“委屈的是王爷吧。”

        燕承锦坦然地顺着他的话点头:“是哦,反正我是决不进你家的门。虽然你说的那些都有点道理,明面上看起来这桩婚姻也合适,不过我不喜欢你。纵然人人都说我和林景生不合适,可我偏偏喜欢他。我们在一起既不伤天害理也不是国法难容,怎么就不行,大不了,哼哼,大不了……”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看了看何均,转了话题不再说下去。“你担心何家受猜忌,这也好办,请皇兄再认个干弟弟干妹妹,你娶了就是。”

        也不等何均答话,燕承锦自顾自地摆手:“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事是皇兄做主,你只要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其它详细的以后再慢慢商量。”

        他把话一股脑地说完了,倒也十分轻松,坐在椅上没心没肺地看着何均,笑嘻嘻问道:“这钟山寺怎么还不到?”很是干脆利落地表示他不想再谈这事了。

        他这话虽说得客气却直白,大意无非就是我不喜欢你你别纠缠我,何均哭笑不得之余倒也不觉得太过难堪。偏偏自个极喜爱的又他这活泼泼爱憎分明的性子,不似妇道哥儿人家扭扭捏捏,只是燕承锦把这话说在了前头,他心里虽没绝了这个念头,但思忖许久的那些缠缠绵绵的情话此时似乎就不适宜再说出来。

        何均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失落,却并不全然灰心,毕竟燕承锦有一句话说得极正确,这事儿还得皇上作主,别人谁说了都不算。纵然你不情愿又如何,到时候旨意一下人进了门,纵然他心有不甘伤心哭闹又能如何,自己只需百般体贴抚慰,来日方长,总有能哄得他回心转意春暖花工的一日。

        这样一想,何均心里多少沉静下来,放了杯子道:“钟山寺离得也不远,顶多再有一柱香的工夫也该到了。”一边说着话,就抬眼朝船舱外看去。

        这一望之下,何均却微微一惊。何均长久以来养出的眼光,对地形地貌之类的十分敏感,此时近处还是满眼碧绿的芦苇,远处还能看到半山腰处的钟山寺探出的一角飞檐,可是这角度看起来却似乎不太对劲,似乎他们的船并不是向着那个方向去的。

        心里的疑虑刚刚升起,船身微微一晃,随着轻轻的‘呯’的一声,似乎被什么给撞了一下。

        耳边传来天麻轻微的低呼,此外却没听到他的下属喝问什么。

        何均心知有异,虽然天麻的声音里除了惊讶之外并不显得太过慌张,但何均琮是低声吩咐燕承锦道:“你乖乖留在舱里。”自己纵身就出了船舱。

        他们说话的时候,所乘的大船不知什么时候驶进了一片隐密的水湾,四面的芦苇层层叠叠遮得密不透风,不远处几艘小船不松不紧地将他们的大船隐隐围在中间,而其中一叶小舟当先靠了过来,刚才的响声就是小船靠上来时发出的。

        小船上的人一撑船竿,轻盈地跳上了船头,一抬手揭了头上头笠,底下露出一张平和沉静的熟悉面容,朝着何均微微一笑道:“何大人,久见了,王爷承蒙你照应这几日,如今我来接他。”

        何均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简直难以置信他竟有本事轻而易举地设下这样的圈套来,还能这般轻描淡写地和自己说话。

        再游目四顾,这艘船的船家已经不知去向,而他那几名下属歪歪倒倒地靠着舱壁滑坐在甲板上,不过身上无伤无血,呼吸也还平顺,显然仅仅是昏迷了过去。一船的天麻神色惊愕闪烁,许维则是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的茫然不解,最后他将目光投向了何均身后,迟疑地道:“王爷?”

        何均猛然地回过头去,燕承锦那里肯听他的乖乖坐在船舱里,这时正扶着舱门朝这边看来,显然他对林景生的突然出现也不曾料到,脸上也是十二分的惊愕,那般吃惊诧异的表情全然不似作伪。这让何均心里微微地好受了一些,总算这两人不是互相串通一气布置好的埋伏。况且来钟山寺的提议还是自己提出来的。

        不过下刻何均这种自我安慰就被燕承锦的话打破

        “你怎么来得这样快!”燕承锦惊讶过后则是一脸的欣喜:“我还以为,这次能出来透透气就不错,还得以后再找几次机会单独外出才方便你下手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