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75章

第75章

        他说这话也没看何均还站在身边,只管自个儿十分高兴。一边就想向林景生那边去。

        手腕上腾地一紧,何均伸手拽住了他,眼睛却一直看着林景生,冷冷道:“你想要怎样?”

        燕承锦吃痛,抬眼朝何均看去,见他脸罩寒霜,目光凌厉冰冷,见燕承锦挣扎,扫了他一眼,眼中复杂纠结,隐隐带着羞怒和不甘。

        而燕承锦觉得自己这方也不算是骗他,顶多是何均一时大意疏忽,终于叫林景生逮着了机会而已。这个却能怪谁?不过他看何均着实气恼苦闷,加上自己心情甚好,也不去火上烧油地跟他争辩这些,只是将脸上喜色稍稍收敛,忍着笑低头去掰何均捉着自己的手指,一边道:“你抓着我干什么,放开。”

        何均心里正恼恨不已,看着面前一脸风云淡地说来接人的林景生,生吞活嚼了他的心都有,更哪里肯放开燕承锦如了他二人远走高飞的心愿。

        当下只把燕承锦往身后一拉,沉声道:“你回舱里去。”

        他还从未用这般严肃的语气和燕承锦说过话。可此时用出来显然也没有多少震慑效果。燕承锦既然想过要寻了机会伙同林景生跑路,自然也设想过何均得知真相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点怒气还在他预想之中,况且龙颜大怒他都见过不少次了,何均这点火气比起来就可谓是不足道哉。

        因此燕承锦还能抬头朝着何均一笑,轻飘飘地道:“我不。”又专心致志地使劲抽手腕。嘴里一边道:“何大人还请放手吧,不必再送啦!”

        何均冷着脸索性不加理会,探手则去摸身旁佩剑,虽然那一众随从不知被林景生使了什么法子放倒,但他一身武学也不是摆设用的,众然眼下林景生那方看似人多势众,他仍有信心要留下燕承锦并这一众人并非难事。至于林景生想从他眼皮子底下将人带走,这就做梦去吧!

        却未曾见林景生背后还背着柄银亮枪,此时反手取下来,踏前一步,枪尖一跳便朝何均臂上直指过来。他语气倒还十分平和,道:“何将军,此事你我二人相谈便可。不必牵涉王爷。何将军以为如何?”

        他那枪尖看着来势迟缓,然而吞吐不定之间却将左右上下都封往,让人避无可避。何均只得松开燕承锦侧身闪避。他本身也是武道行家,只看林景生露这一手,便知道这里头有真材实料而不仅仅是摆着好看的花架子。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倒由了轻慢之心,凝神准备应对,口中道:“你我有什么可谈的?”

        他扫视一眼那几个不知是中了迷香还是迷药的手下,轻轻一抖手中长剑道:“你既有备而来,莫非只与我说几句话你便会独自退走,只当这是一场误会?”常言道枪是百兵之贼,何均心里也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几句阴险,果然什么样人使什么样兵器,这贼人配贼兵么。

        林景生莞尔,见燕承锦得以脱身,抖腕收回银枪住甲板上一顿,整个人一扫书卷气,倒是显出几分潇洒之态,轻轻笑道:“方才已告诉何将军,在下是来接王爷的,要走自然我两人一起走。想来何将军轻易不肯,那便只有好好谈谈……说起来,我仰慕将军威名已久,正好今日讨教向何将军讨教一二。”

        虽然林景生方才那一手枪法颇显出神入化,但也不会让何均就此心生畏惧。何均哼了一声道:“正有此意。”他缓缓将剑抽出,想了想仍是道:“只是刀剑无眼,林先生若是心生悔意,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燕承锦在一旁揉着手腕,见他俩越说越不对盘,皱着眉头便要开口。

        林景生抢在前头柔声道:“桃桃,你退后些。我和何大人切磋罢了,点到为止,你不必担心何大人受伤。”

        燕承锦闻言,先是询问地看了看林景生,又抬眼看了看何均,他眼睛滴溜溜地在两人身上转了两个来回,也不知想了些什么,倒是乖乖地退了下去。只是又有点不放心林景生,回头叮嘱道:“那你小心些。”又转头向何均道:“何兄,点到为止哦。”

        休均脸色青黑,心里直骂林景生狡诈无耻,如此费尽心机地自不量力,想来是为了在燕承锦面前出风头,又先将话说明了让自己不好下重手收拾他,偏偏这字里行间还要乖张地占便宜,且说得好似他当真让着自己一般,况那边站着的桃桃担心的又哪里会是自己。

        再想起林景生柔声细语地叫燕承锦小名,那位居然坦然接受这称呼,然后还十分顺从地依言让开了,燕承锦脸上还替这小人十分担忧……何均这心里就跟长出个小喷泉似的,只不过这泉眼里并非清泉而只有酸水一股股地直往外冒。

        他这里脸色难看,对面林景生语气虽和缓,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客气。朝着何均微微一颔首道:“这话说出来何将军还请见谅,我虽久仰将军大名,但结识将军却是件不怎么愉快的事情。想来我与王爷结识在先,况且也是情投意合。若说桃桃承诺了不与我见面,此次却是我来见他,算不得他违背诺言。圣上金口玉言,既然答允春闱之后再予考虑,以此为借口出尔反尔本就不该。而何将军明知我两人心意,还要横插一脚,此举和横刀夺爱掳j□j子又有何异。”

        “……你想做郡马自有你为家族为功业的诸多考虑,我却是从第一眼看见他时便打从心里喜欢他,第一次见他知道这是我想要相伴一生的人,矢志不渝。我待桃桃的这份心意,并不比任何人低微一丝一毫。将军能给他的,我或许给不了,但我能给他的,必须就是我能拿出来的最好的。我人微言轻,想必这番话也没有人愿意听。何将军大约更当我是欺世盗名之徒,又觉得我没什么本事,这才千里迢迢赶来明接暗抢,行如此欺人太甚之举。却不知若我能胜过将军一二,何将军又当如何?”

        他这宣示直白而又真挚,几乎等同于最温柔的情话,完全不顾有旁人在场,或者说是正因为有旁人在场,才更应该如此坦然道来。因为这本就是他心中所思所想,坦然磊落,没有半分见不得人需要藏着掖着的地方。

        不说毫无准备的燕承锦强作镇定却满面浅粉桃色的娇羞怯态,也不说同样毫无准备的天麻与许维两者目瞪口呆与茫然懵懂。

        何均听来只恨得咬牙切齿。他想迎燕承锦进门确实有别想的考量,可纵然如此,谁又能决定他除此之外,对那个原本可能会成为他家少君的人,就不能够也是真心喜欢?但他之前也和燕承锦坦言过那些考虑——那只不过是想燕承锦并不是意气用事之人,必然会理智地考虑权衡其中利弊,自己的真正心意,只待他成了自家人,只然有机会得知。可谁知这却成了自个搬起来的绊脚石,凭心而论,只要是他能力所允许的范围内,他又何尝不是情愿将最好的一切送到燕承锦面前。

        但这话此时若是慢着一步跟着林景生之后再讲出来,却是明显地落了下乘。似乎许多事,他都只是慢着那么一步……

        何均看着燕承锦瞧向林景生那越发脉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的目光,满腔难言的酸楚苦闷,心下恼意渐渐生腾。林景生这番话只差没说‘我早就看你不顺眼!我想揍你很久了!’而对他来说何尝又不是如此!

        何均面色阴沉,心下虽又恼又妒得几乎抓狂,行事却越发沉着,一摆手中兵刃‘嗤’了一声道:“油嘴滑舌!胜负尚未可知,说这么多做什么。还是你就只会这些表面工夫?”

        林景生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径直笑了笑,道了声‘赐教’,也不谦让,提枪便猱身而上。

        他人生得斯文俊秀,怎么看怎么像个书生,一套枪法拿出来,却是走的刚硬威武的路子,大开大合磊落大气。那边何均也是沙场悍将,虽然手中佩剑并非是惯常用的最称手兵器,然而触类旁通之下也自成章法,两人心里都暗暗憋着一口真火,你来我往却竟在伯仲之间,一时半刻还决不出胜负来。

        若是自个的小情儿在场上,任是谁面上再装得镇定自如胸有成竹,心里还不担惊受怕得跟荒地里着了火似的。燕承锦自然不能免俗,况且林景生当日与他商定之时时间紧急,只知大体安排,许多细节没来得及一一筹谋,比如林景生今日打算和何均刀兵相见,他事前就并不知晓。

        虽说两人都道是讨教切磋,点到为止。可他真替林景生心里没底,来担心何均挟私报仇玩儿个阴招什么的,一时忧心忡忡。

        他心里自然是盼着林景生赢的。只是以他的眼力,一时之间却看不出孰强孰弱来,越发的徒生出几分焦虑。

        转眼见许维抱臂站在一旁,一手摸着下巴,居然看得颇为津津有味。

        燕承锦心下暗自磨牙,一面却悄悄挪过去他旁边,伸手拽了拽许维的袖子。

        许维回过头来,看见燕承锦颇为纠结的眉眼,若有所图的眼神,一愣之下居然难得地心思通透了一回。不等燕承锦开口,许维已经一脸为难,不赞同地摇头道:“王爷,背后偷袭并非正人君子所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