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107章

第107章

        陆祈年原本是忍无可忍才抽她嘴巴,下手也没想过留力,此时一张老脸上左右各一个通红鲜明的五指印,拿手帕捂着也不能完全遮住。

        陆老夫人胸怀本就不算宽广,自陆世玄去世后,她心下哀伤怨愤,便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满腔郁郁无从发泄,脾气就开始刁钻古怪起来,近日心绪不佳,动辄易怒,下人往往因一点小事就挨了责骂,都有些苦不堪言。

        今日瞧见他形容狼狈,更怕她把无名火撒到自己头上,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竟连个主动上前问候一句的都没有。也只有平素服伺她的丫环春桃实在没法躲开,打了水来,小心翼翼地服侍着她梳头洗脸。

        所幸陆老夫人只顾着自己满腔怨恨屈辱,那心火一股股地腾腾上升,越想越是钻了牛角尖,只想得整个心窍都痴迷了起来。

        小丫头没挨骂倒是庆幸,见她先只是捂着脸咬牙切齿地发了会儿呆,也没怎么着。便手脚利落地收拾着水盆出去了,也没多大会儿的工夫,等端水去倒了回来,就听见她嘴里开始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念叨着些什么。小丫头没听清楚,叫了两声老夫人她也不理会,便偷偷去打量她的脸色,又被吓了一跳,陆老夫人那表情一会儿似哭一会儿又似笑,原本还算端庄大方的面目五官都有几分扭曲,显得说不出的怪异起来。

        要换作别人只怕要瞧出不对劲了,这个春桃本性却是个极为本分憨直的乡下丫头,陆老夫人正是看中她温顺老实的性子,谅她不会学那些偷主人首饰换钱的不规矩手段,才放心地让她贴身服伺。

        小丫头这时也没想到别的,就呆呆地站那儿看陆老夫人唱戏似的自个变了会儿脸,转眼才瞧见陆老夫人不知怎么蹭得一身灰土,全身上下脏兮兮皱巴巴,只怕自个又要挨骂,忙又翻找出干净衣服来,战战兢兢地要给她换上。

        陆老夫人一眼瞧见了那件用暗纹平绸新做成的罩衫,辟手就将衣服打落在地上,跳起身来尖声叫道:“谁稀罕那人的东西!”然后还觉得不够解气,又不顾体面地蹦跳着往衣服上踩了几脚。

        小丫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看着她。陆老夫人这半年来喜怒无常,常常因为些微小事便对旁人大发脾气,却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失态过。

        其实陆老夫人此时心里已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只觉得如此仿佛就跟踩了某人的脸面一般,心中很是高兴,不由得哈哈地笑了两声,也不管一旁惶惶不安的丫环,径自走出门来。

        陆老夫人在院子里兜兜转转,带着鲜明巴掌印的脸上又露出笑容,这情形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但她除了笑得古怪一些也没有别的引人注目的举动,平时她要做什么也没几人敢管,这时其他人又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事,仍旧没人上前来招惹她。

        她走了两圈,似是想起什么,又晃晃悠悠地穿过两个院落,住陆青桐住的偏院里走去。

        当初陆老夫人看重陆青桐腹中的胎儿,燕承锦搬出陆府没几天,就偷偷地给原本住在破落柴房里的陆青桐挪了地儿,当然她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终归没把人住正院里领,只是将最西边一个僻静小院收拾了出来安置陆青桐。虽然房子不大,但胜在单门独院的清静秀丽,又比下人住的大通院强得多了。

        陆家下人不多,陆青桐那点事也就完全瞒不住,旁人口上虽不便说什么,但大多数人私下对他还是有些看法的,之前陆老夫人对他十分照顾之时,下人纵然私下打心里看不起他,也只是暗地里嘀咕几句,明面上也不好显露出来,别管心里怎么想,对他也总算是一直客客气气的。

        前几日出了那桩事情,陆老夫人失望之余,对陆青桐便明显地冷落起来。若不是如今当家的陆世青按照林景生的吩咐,让家中众人待他一切照旧,只怕免不了有人落井下石,陆青桐的日子要更难过一些。

        但从前不怎么有人往来的小院,如今更是冷寂下来。只有一个当初被派来照顾陆青桐的丫头还在。陆青桐自知自己夫根无基,哪怕是下人他也是和声细语地好文言相对,只是旁人都不带搭理他,只有这个丫环年纪小心思也还单纯,陆青桐每日里只要有了什么好处不忘分她一分,却也将她笼络住了,到如今也只有她还尽心尽力的照顾着陆青桐的起居。

        陆老夫人过来的时候,偏偏这丫环去了旁边小厨房里烧水,如今旁人没过来冷嘲热讽就是好的,饭食是按时送过来的,不过想要时时刻刻有热水势茶伺候着这样的侍遇也是不用指望着的。这天气热得人不动也是一身汗,全身上下都是黏黏糊糊的,每天要是不洗个澡便全身都不舒服,但陆青桐如今想要热水洗澡这样的事儿,就得让秋葵自已个动手烧水了。好在角落里就有口浅井,木柴也是不曾短少过,这才没变成一桩难事。

        这天白日里烈日炎炎,到得傍晚却越发闷热得叫人难受。陆青桐只觉得胸气短腰背酸疼,似乎连肚子都要比往日沉坠了几分,整个人也没什么胃口,喝了两口米粥就在床上躺了一会。

        他是面朝里歪靠着。隐约觉得有人进来,只以为是去烧水的山葵,心下正奇怪为何这般快就将水烧好,只是此时身上困倦无力,实在不想起身洗浴,便道:“水先放着吧,要么你先洗,我等过会凉快些。”

        却半晌没有听到人回答,陆青桐也没有怎么在意,昏昏沉沉地正要睡过去,突然听得屋子里突兀地有个声音嘻嘻嘻地笑了起来,顿时把他吓得一个激凌,睡意也不翼而飞。

        陆青桐撑着身子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去,却见到是陆老夫人正正地在床前头站着,脸上是欢天喜地的笑容,眼睛里简直都要放出光来,直勾勾地就光盯着陆青桐彭隆高耸在身前的肚子了,还是那样嘻嘻地笑着,伸手就往陆青桐肚皮上摸来摸去,口中还不忘念叨着道:“奶奶的乖孙儿,可想死奶奶了!”

        陆老夫平日也常把孙子挂在嘴边,可也从来显现过这种狗见了肉包子似的热情。更何况几天前才刚刚闹出孙儿变成孙女的传闻,陆老夫人对他已然是爱理不理,别人还没对陆青桐怎么着。她却就跟忘了当初陆青桐是她自己个一心指望着的,每日城总要朝着西院的方向指桑骂槐地咒上两句。

        现下见她又这样巴巴的贴了上来,一幅恨不得往陆青桐肚皮上亲上几口的模样。与其说陆青桐是受宠若惊,还不如说是毛骨悚然,完全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本能地就抬手往肚子前面一拦,颇为难堪地道:“陆老夫人,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陆老夫人被他一拦,这才不悦地抬起眼来,定定地盯着他看了半晌,看那样子似乎才终于认出了他似的,竖起两道细长的眉毛来:“是你?”

        陆青桐莫名其妙,却只能顺着她的话答道:“陆老夫人,是我……”

        谁知话还没有说完,方才还笑咪咪地一口一个乖孙地摸着他肚子的陆老夫人就跟变戏法似的,刷一下换了个凶神恶煞夜叉似的嘴脸,跳起身来啪地就住他脸上抽了个嘴巴,恶狠狠道:“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了,每日里吃我的用我的,见了我来,竟还直挺挺地躺着,一点儿规矩礼节都没有,果然是个没教养的东西!”

        她对自己做的事也不是太清楚,只瞧着陆青桐明显是懵了的神色,隐约记得自己似乎也挨过了打,现在在陆青桐这里报复了回来,心里只觉得快意。也不等陆青桐说什么,接着拍着手又道:“连个儿子也生不出来,你说说要你又有什么用?”

        陆青桐这时已经坐起了身来,脑子里仍是一头乱麻,听她这么说,心里只觉得憋屈得难受,他这样的身份在陆家毫无地位,到这个时候也只得忍气吞声,低声道:“老夫人,前头大夫也说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再等十天半个月孩子生出来,也许是个男的……”

        他说这话时自己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只喃喃的轻不可闻。与其是为了说服陆老夫人,倒不如算是给自己个心理安慰。

        那边陆老夫人也不知听到没有,又不怎么理会他了,拍着手笑道:“孙儿,奶奶的乖孙,奶奶这就来看你……”转身摇摇晃晃的出门扬长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掩面,其实我才是最希望能够多更快更早点完结的那一个,可叹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一章写着自己都觉得有种暗挫挫的猥亵,这感觉真是……

        再忍这老太婆一两章,就快把她打发掉了。

        嗯,最后,亲们晚安,扑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30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