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第108章

第108章

        屋子里边,陆青桐忡怔了一会儿,默默抬手擦去了眼角泪痕,瞄见门口山茶巴在门口大气也不敢出地看着陆老夫人走远。她听见动静过来,却是被眼前一幕吓住了不敢进来,陆青桐打点起精神朝着她招招手,山葵这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她看到了方才的一幕,此时面对着陆青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嗫嗫了半天才想出一句话来安慰道:“小公子,你也别太伤心难过了,这事儿还真是谁都说不准的,不是也有大夫说你怀的是个男的么,日后要真是生出个男娃,那就都好了……”

        陆青桐勉强朝她笑了笑,是不是男丁还真是谁都没数的事,自己也就把她的言语当作宽心话听一听就算了。这几日陆老夫人找上燕承锦的事他也隐约知道点儿,如今就算生下来的这个是男丁,也比不上那位的孩子来金贵。

        从前他挨打受骂是等闲平常,挨上一两个巴掌这种事根本算不上什么。也是这些时日过得舒舒坦坦,纵然被人看不起,但明面上的却没有受过呵斥打骂,日子好过了不知多少倍。这才几个月的时间,陆青桐再回想起从前的生活,竟然快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所以今天对着陆老夫人一反常态地对他打骂,让陆青桐一时反应不过来,简直要以为自己在噩梦里又回到了过去。

        陆青桐明白自己进陆家的方式实在并不光彩,然而那个时候他也是走投无路。在陆家的日子过得安逸富足,吃的用的是从前连见都没见过,也忘了自己只是为了孩子谋条生路的初衷,只想着这日子若是能这般过下去该有多好,因此平时对着陆老夫人一向温顺巴结。此时这般遭遇,多少也生出几分心灰意冷的感觉。

        但他眼目前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只有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又强打起精神与山葵应付了几句,终究是兴致不高。

        山葵也想不出什么话来说,两人正相对默然时,门口那儿又有春桃探出头来晃了一晃。她目光在屋子里游走,似乎在找些什么,正好与陆青桐视线遇在一……

        春桃一惊一乍的,只得讪讪地站了出来,朝着陆青桐干巴巴地叫了声小公子。又转向山葵道:“我过来找老夫人,她有没有来过这边?”

        她和山葵从前都是老夫人的丫环,两人感情一直很不错。方才陆老夫人突然跑来没头没脑地又是打人又是打人的事,山葵本来还想和她报怨几句,看她脸上有些惊惶,口气又显得焦急,却是和平常大不一样,把话咽了回去,迟疑着道:“你怎么了?”

        陆青桐也看出春桃脸色不大对劲,亲自倒了杯水给她,跟着道:“……陆老夫人是来过,刚刚走了没一会儿……你不要紧么?是不是不舒服?”

        春桃正在忐忑不安,她方才回过神来,越想越觉得陆老夫人今儿不大对劲,她心里害怕得很,这事也不怎么该找谁说又该怎么说,经时见他两人问起,也巴不得有个人能帮着拿拿主意,。便把之前老夫人又哭又笑,摔了衣服在地上踩的事说了一遍。

        听他说完,三人也是面面相觑,山葵想到老夫人方才的举动,顿时也觉得怪异起来,道:“这……老夫人她莫非是想不开,得了失心疯了不成?”

        陆青桐倒比她两人都要稳重一些,连忙喝道:“不要胡说!老夫人近来心情不大好,难免有些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但心下也忍不住要这般想,只是绝不肯随便说出来罢了。

        山葵自知失言,住了口不敢再开口,春桃在一旁也不敢多说什么,但看她那样子,民是有几分认同山葵的说法。

        陆青桐三两句将春桃安抚住了,又让山葵也帮着出去找一找。然而他自己也是坐立不安,当然是陆老夫人一力做主将他留在陆家,若是陆老夫人出了事情,别人要将他赶出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他都到这个份上了,若真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了陆家,他已然无处容身,更别提怎么生孩子养孩子。

        其实即使陆老夫人真出了什么事,这家里轮到陆世青或是别的什么人来作主,若还要一分颜面,就只会刻意淡化此事,绝不会在风口浪尖上再大张旗鼓地把他赶出去,越发地落人笑柄。毕竟他肚子里的还是陆家的血脉,留也留了他这么久了,再翻脸不认人委实刻薄难看,陆家虽然现在还靠着王府的接济才过得这般风光,但多不多他这么一张口吃饭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他这辈子也就见不得光,日后什么名份地位什么的那是想也不要想的,顶多就跟府里多养个仆从下人一般。

        但凡事关心则乱,陆青桐有些小聪明,然而有限的经历和见识就摆在那儿,自然不会这般住深处去想。虽然觉得陆家也不大可能就此把自己扫地出门,但难免也是暗自惴惴,坐在房中也是六神无主心烦意乱,那孩子也不安分,偏在这个时候来添乱,在肚子里也是动得有些厉害,越发地使人烦躁。

        这头春桃山葵两人分头在宅院里转了一圈,却是到处都没见着陆老夫人的身影。还是山葵念头一转,又跑去向门房打听,这回倒是不久前有人看见陆老夫人拎了些七零八碎的东西,一个人从侧门出去了。

        门房见春桃一脸慌张,只以为她是做错了事而担心,想了想还好心安慰她:“你别太担心,我看陆老夫人还挺高兴的,方才都是一脸笑容出去的,你要只是打碎了东西这样的小事,小心认个错,老夫人大约也不会骂得太厉害。”

        看来陆老夫人那时的情形还不算太反常,至少门房的人就没有看出异样来。山葵两人更不敢随便吐露实情,勉强和他胡乱答了两句,只得回来寻陆青桐拿主意。

        陆青桐也是又气又急,对春桃道:“老夫人显然是不太对劲,也不知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来。你既然知道她自己一个人出门了,你不赶快去找,说不定还能追得回来,反而来找我做什么?找我又能有什么用?”

        春桃几时经历过这种事情,抖抖嗦嗦的连话也说不全。山葵比她稍好上一些,却也是一付六神无主的模样。

        陆青桐气归气骂归骂,看这两个丫头谁不能指望的模样,却也不能当真撒手不管。这种事他一时也不敢向旁人说,陆老夫人是从他这儿出的,生怕一个不好他便要担上莫大的责任。况且心里也还存着一线希望,陆老夫人只是一时受了点什么刺激而使得行为有些激动反常,若是他三人出去与人说陆老夫人发了疯,回头老夫人却什么事儿也没有,得知这些话只怕会跳脚,头一个不放过的就是他。

        他一味催着山葵让她和春桃一同去找,山葵不知是不是也想明白点儿其中的利害,站在那儿挪不动脚,被催得急了,苦着脸吞吞吐吐地道:“……就我和春桃两人,老夫人要是不财跟我们回来,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陆青桐气得笑了:“她要真是……她不肯回来,你们两个人,就算是拖也该把她拖回来!”

        山葵想起方才陆老夫人抽人的那狠劲,脸色越发跟苦瓜似的,畏畏缩缩地道:“那我可不敢!”

        陆青桐也实在拿她两人无法,又怕这一耽搁,陆老夫人这时候整个一神志不清的,放她一个人在外头耽搁久了,还不知会不会又闹出什么。这两天陆老夫人暗地里闹腾的是什么事,他也不是一点儿也不知道,还真怕陆老夫人当真找到那位的府里,再弄出点什么不可收拾的祸事。

        一念及此,陆青桐也有些慌神,他身边除了一个山葵,再没有别的贴心得用的什么人,一番顾虑没有人能够商量,这时便来不及再多想什么,只得道自己也跟着她两人一同去寻,那两个丫头平时就被陆老夫人折腾得怕了,这时陆老夫人又是这般反常,她两人见了陆老夫人必定不敢作声,自己虽然心里也有些忐忑,却还有勇气敢壮着胆在一旁劝劝。再者陆老夫人是不是真发了疯颠这回事,没有亲眼看个实实在在,也委实是心里没底。

        当下也顾不得天色暗沉,与山葵二人就一道出了陆家,一路问了几人,倒也有人见着这么个妇人,给指了个大概的方向,果然是朝着陆青桐心中所想的那边街道去的。

        陆青桐心中骇然,当下也不敢有所延误,三人一路顺着那些人指点的方向找去。所幸陆老夫人神志时昏时醒,走得也是时快时慢,或许还有昏了头走错了路的时候。

        三人紧赶慢赶寻了半天,在天将近全黑满街都上了风灯的时候,总算在一个道路口见着了陆老夫人的身影。此处距陆家已有大半个时辰的路,而离着林景生的府邸却只隔着三四条街的距离。

        陆老夫人这时倒是没笑了,但也不比她笑的时候好多少,她两眼茫然混沌,春桃去前面拦她,她也跟有大认识春桃这个贴身丫环了似的。

        此时这老妇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痴痴呆呆的,身上衣裳还算齐整,但原本今日她在地上撒泼时也滚了一身灰尘,这时更不知从什么地方蹭得许多污泥,头上发髻也散了一半,乱篷篷地披散下来,裙摆下隐约露出一只鞋尖,另一只脚上却只穿着袜子,鞋大约在路上跑丢了一只,原本洁白的袜子上黑黑黄黄一片,也不知踩到过什么,她却还无知无觉。幸而她不哭不闹的,有人见了也只当她是个乞婆。中原平泰多年,京城又是富遮之地,但乞丐也是偶尔可见的。

        这条路上商铺也不多,这时天色近晚又是满天乌云堆积,闷雷声伴着天际一道道明晃晃的白亮闪电绵绵不绝,眼看一场大雨将至。店铺摊贩都已经纷纷收摊打烊,行人也忙着归家,大街上难得见着几个人影,倒没有人对她围观好奇。

        陆青桐一路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一大半,他就怕来得迟了陆老夫人已经跑到林景生府上去出丑现眼,此时终于暗暗松了口气。他从前整日劳作惯了,这几月来饮食也好,身体底子不错,走这段路虽勉强支撑得住,却也觉累得不轻,腿疼腰酸的十分不舒服,肚子也闷闷地坠着,时不时还隐隐隐约约地作疼上一阵,一路上走来十分难熬,心里早已经隐约后悔出来这一趟了。

        但眼下看陆老夫人这情形,还真是个失心疯犯了臆症的样子,不过总算赶得上将人拦了下来,也不算白跑这一趟,眼下只有先将人哄回去再慢慢打算。当下小心打量着她的神色,一边堆起微笑试探着道:“……老夫人,天不早了,我们回家去吧?”他也不敢问陆老夫人在这儿做什么,生怕这一问倒叫她勾起点什么来。一面示意山葵和春桃上前去拉住她。

        陆老夫人神志这时显然不是太清醒,然而两个丫环上前拉她。她却不肯依从,两手一甩要推开两个丫头,鼓起眼睛道:“你们是谁,来拉我做什么!我这是要去……我正要去看我孙儿去呢!……我这就走……”

        陆青桐一听这话,显然还是疯的,朝那两个丫头使着眼色让她们拉住了人不让她再往前边去,一边轻声哄道:“老夫人你记错了,你孙儿在家里呢,不是这条路……”

        陆老夫人闻言顿时跳着脚道:“……骗人!你又来骗我!你们全是骗子!我家里那里有孙儿!我孙儿……王爷是我家的少君,我孙儿在王爷肚子里头呢!”

        远处有人匆匆经过,见大雨将至他几人却站在街头不找地方避雨,朝这边好奇地张望了一眼,倒也没听清陆老夫人说些什么,又急着归家,急急忙忙跑过了。

        陆青桐却是被吓了一大跳,这番话要是传了出去,说不得是一场天大的麻烦,当下也只能顺着陆老夫人的话道:“好好好,可现在天都快黑了,等你过去王爷都已经睡了,王爷家的人也认不得你,不会放你进去的!咱们先回家去,明天才去看,好么?”

        陆老夫人道:“门房怎么会不认得我?林景生是我的侄儿,我去过他家好几次了,他们家门房见了我那一次不是恭恭敬敬的,还请我去厅屋里坐着吃茶呢……王爷……王爷在他家……”一边说着脸上却是也露出些迷茫的神色来,眉头也越皱起紧,似是很想不通燕承锦明明是自已家的少君,又怎么会住在林景生家里。

        她若再想起燕承锦已经改嫁了林景生这件事,也不知是会正常些还是会更加不可理喻地闹起来。陆青桐忙截住了她的话头,放软声音好言好语地道:“现在咱们什么都没带,空着手上门也不好,总得准备点东西是不是?而且现在天都快黑了,他们又不知道你要过去,等你到他们家王爷已经睡了,门房不会让你进去的。”

        陆老夫人看了看手里,她出门时提在手里的零碎点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光了,只剩一根麻绳还捏在她手心里,陆老夫人将那麻绳举在眼前直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倒似乎是认同了没有东西不好上门这种理由,混混沌沌的脑子里也隐隐约约觉得门房不会让她进去的这话似乎也是真的。

        但她已经疯颠的脑子里却也不肯就这么随着陆青桐回转家里,也不管地面腌脏,索性无赖之极地往地上一坐:“我就要坐在这儿等着,不让我进去,总也有他出来的时候……”

        春桃和山葵要去拉她,她便要抓了地上的枯枝败叶去丢两人。

        正僵持间,远处一道明晃晃的闪电打下来,紧接着‘轰隆隆’一个极响的炸雷响在耳畔。不等人回过神来,豆大的雨点已经噼噼啪啪的落了下来,天色墨一般地暗沉下来,就算街角有官府提供的风灯还亮着,却也只能照出几个模糊的影子,就连面对面都要看不清面目了。

        虽是夏天,那雨点却也是极冷的,而且既大又急,打在身上也是隐隐生疼。陆老夫人被雨一淋,似乎也觉出这滋味不大好消受,老实了许多不再闹腾,灰溜溜半推半就地任由着春桃两人将她拉至街边房檐下避雨。

        陆青桐跟在她们三人后头,扶着肚子慢慢地也挪到房檐之下,看那台阶上还算干燥整洁,也顾不得许多便靠着墙坐了。方才那炸雷响起之时,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是受了惊吓,一时作动起来,只觉肚皮被撑得紧绷僵硬,肚中一股绞痛乱窜开来,一时只疼得他几乎闭住了气。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揉了一会儿也就缓解许多。

        也听大夫说过,临近产期是总会有种种不适,这般的疼痛这几日也经历过几次。按大夫推算他分娩之日总还有小半个月,因此陆青桐对此也并不如何担心,如今的问题反而是如何哄着陆老夫人回去。现在这般大的暴雨,就算陆老夫人肯走他们一行人也是走不得了,更何况这里距离陆府那么远的距离,现在他腰酸肚子疼全身不舒服的,光是想想还要再走回去都觉得够呛。

        但现在街上店铺全打了烊,放眼望去整条街上也就他们四人,连个行人的眼子都没有,更别说想雇辆马车或是桥子什么的。陆青桐就算是有点儿主见,要比那两个遇上事就乱成一团的丫头强上一些,但毕竟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此时此地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陆青桐倒想让一个丫头回去报信让人来接应,偏偏那闪电一道道地打下来,陆老夫人似是有一些惧怕,这个时候在两个丫环中间,一手紧紧抓着一个放也不放,那两个丫头胆子更比她还要小些,平时也是害怕闪电打雷的,这时候要她们一个人走回去,她们那里敢。若说让她两人回去,陆青桐此时可没有自信一个人能拉得住再发起疯来的陆老夫人,只得作罢,且等着雨小些再打算。

        唯一还称得上庆幸的是陆老夫人此时总算是消停了一些,倒也不再如何闹腾,只是嘴里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雨声哗哗的响着,三人听不清楚也没有多少心思去听。

        方才几人外面的衣服就几乎全淋湿了,此时大雨来势汹汹,几人虽努力避在房檐下,还是有细小的水雾溅上来,寒意侵入肌肤,越发让人觉得濡湿难耐。

        在隆隆雷声和连绵雨声的交织里,陆青桐坐在台阶上望着从房檐上几乎成串地垂下来的水珠出了会儿神。没有闪电的时候,檐角高挂的灯光也只能照见附近一小块地方,稍远一些的地方便只能看见周围房舍隐约的黑影,大雨仿佛将他们四个人隔成独岛。

        陆青桐转头望望一旁狼狈不堪几乎算是丑态尽出自己却混然不觉得陆老夫人,突然有种莫名的疲倦涌上心头。他茫然了片刻,无可奈何地转开头,靠在墙上闭了眼稍作休息,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也不知陆家这时候有没有人发现他们不在府中,是否会出来寻找,更会不会找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似乎如今的境地也只有如此百无聊赖地期盼一二了。

        他正努力克制着身体上的不适,默默地算着陆世青要多久才会发现陆老夫人不在府中,进而发现不对劲而出来寻找,匆然听得一旁春桃和山葵几乎同时惊呼了一声,忙睁眼看时,陆老夫人已然放开两名丫环的手冲到了出去,而大街一队车马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近处,这雨声太大,盖住了马蹄声响,他竟没有发觉。而两名丫环原是被陆老夫人抓着,闭着眼都是缩成一团,这时她突然放了手,始料未及之下也没反应过来。

        透过雨帘看清来人挑着的数个牛皮所制的宫灯式样,陆青桐心里已生出不好的念头,一时竟不知所措地呆滞了片刻,再想让两人拦住陆老夫人已是不及,只能眼看着陆老夫人冲到街心正中。

        雨声里似乎谁也没有听清陆老夫人喊了些什么。但提着灯笼的一行人仍是吃了一惊,都停了下来,好在对方只是策马徐行,没把这黑咕隆咚突然冒出来的人当场踩死在马蹄下。

        一行骑卫身上都披着蓑衣,然而蓑衣下的手已然齐齐按上了刀柄。更有人已然拨出一半锋刃来。

        当先领队一人眼力却好,隐约看清突然冲出来这人是个妇人身影,摆手示意众人暂且戒备,自己一手提了刀,别一手取过个灯笼上前一声断喝:“什么人!”

        这时正好一道闪电打下来,卫彻借着这光亮瞧见眼前这妇人面容,犹自有些不敢相信地提高了灯笼照着又确定了一番,再看清她身上形容,神色就有古古怪怪起来,这娃娃脸的侍卫头子眯起眼,皮笑肉不笑地问道:“陆老夫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30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