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者们]优质男配的声控少女 > 第五十三章 金家内部会议·龌龊

第五十三章 金家内部会议·龌龊

        金会长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手来回地,摩挲着自己手里的拐杖。韩琦爱对于金会长这种什么话都不说,冷冷坐在沙发上的样子,想要靠近,却又不敢,只能站在远处,就这样看着……

        好在就在韩琦爱手足无措的时候,金叹很及时的出现了。韩琦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急忙迎了上去,抱着他的胳膊,一副紧张兮兮地样子。金叹自是知道为什么他父亲为什么会坐在沙发上,这副样子,安抚性地抱了下自家妈妈。

        金叹知道自家爸爸在生气他跟刘Rachel关系闹僵了,弄出刘Rachel要解除婚约的事情来。金叹放开自家老妈,在自家老妈有点担心眼神中,走到自家父亲面前,可这话还没说出口呢,就被拄着拐杖站起来的自家老爸,狠狠地一巴掌扇到了脸上。这一巴掌,一下就把金叹给打晕了。

        “oppa,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打孩子啊?!阿叹,看看,这脸都红了……”韩琦爱一下就冲了上来,踮着脚,仔细看着自家儿子的脸,看着那张明显红肿的俊脸,既心疼,又生气,对着金会长说话的分贝不由地提高了好几倍。

        “打他干什么?!”要不是韩琦爱冲上来,挡在金叹面前,金会长还想再抽他几巴掌,要把他抽醒了,“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好不容易才给他找到刘Rachel的这个保命符,没了刘Rachel,你还有什么本事能跟你哥哥对抗啊?!”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跟哥去争什么,在你们看来,刘Rachel给我的保命符,可我不喜欢,不喜欢!我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找自己所爱的人,你不是你们给我安排好的。”金叹发现他一点都不懂站在眼前的这个,给他生命,他应该称为父亲的人。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最简单的事情,在他这副父亲看来就这么复杂,就这么多阴谋呢。他从来都没想过要跟金元去争夺什么,可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懂呢。

        “你以为你说不争就不争了吗,你的存在对于金元来说,本身来跟他争夺帝国集团的。我才那么费心思给跟刘Rachel订婚,就是为了让你资本跟他对抗,就算是以后帝国集团到了金元的手里,你还能安安稳稳,衣食无忧地生活下去!”金会长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怒视着金叹,“可是现在呢,你把跟刘Rachel的婚约弄砸了。原本就抵抗不过金元的你,现在没了刘Rachel还有她身后的实力,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未来会怎么样啊你?!”

        “我不需要跟哥哥抵抗,没了跟刘Rachel的婚约,对哥哥而言,不是更没有威胁性吗,这样不好么?!”金叹觉得他跟刘Rahel解除婚约还不错,至少能减轻一下金元对他的敌视。可他说这些话时,心底那些钝钝很痛,却不知道为什么的会疼地异样就被他下意识地给忽略掉了。

        “你!”金会长一脸怒容,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朽木不可雕也!】,他这小儿子还真是一块朽木啊!

        “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嘛,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个叫Rachel的姑娘,还有她妈,看起来一副盛气凌人,跟高高在上的公主似的!”韩琦爱抱着自家儿子的胳膊,嘟着嘴,在一旁发表自己的观点。

        “想要当公主当不上,就说出那些羡慕嫉妒恨的话,还真是天生当小三的料啊……”,对于韩琦爱,郑迟淑一向都没什么好脸色,话怎么难听怎么说,该打击的,该讽刺的一项不漏!

        “你,你……”韩琦爱对于突然出现的郑迟淑,还有她的话给气得半死,一脸戒备地看着郑迟淑,语气很是不好地质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啊,虽然我住在这里,可这里名义上的女主人还是我。不要自己什么身份都不清楚,当了小三,还想上位,还真是可笑……”郑迟淑很是讽刺地勾了勾嘴角,冷眼,很是鄙视地上下扫了一眼郑迟淑,还有她身边的金叹,“还真是父母蠢,孩子也聪明不到哪儿去,蠢到家了……”

        “我让你过来,不是说这些话的!”也被郑迟淑给骂进去的金会长,眼神有点不悦地看了一眼正骂得上兴的郑迟淑,警告道。

        郑迟淑很是讽刺地扯了扯嘴角,也没有再说话。反正她已经把该骂的都给骂了一遍,不管是韩琦爱,金叹还有金会长。

        “朴家那边怎么说?!”金会长想起现在传的沸沸扬扬地有关金元跟朴冬篱的绯闻,下意识地伸手托了托鼻梁上的眼睛,眯着眼睛看向坐在沙发上,一脸悠闲把玩着自己指甲的郑迟淑,很是玩味地问道。

        “怎么说,还能怎么说,老爷子当然气得暴跳如雷,听阿福说,小篱现在还在祠堂跪着抄家训呢。”郑迟淑想起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很是淡定地说来出来。

        金叹对于自家父亲跟郑迟淑的对话,根本就没有兴趣,原本想要上楼走人他,在听到郑迟淑提到朴家,还有【小篱】这个称呼,就知道在说朴冬篱,就把想要上楼的脚给收了回来,在自家妈妈瞪得很大,意外地眼神中,找了个没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前一段时间让我给阿元安排对象,是不是就是知道阿元跟小篱的关系了?!”跟金会长当了这么多年夫妻,虽说是貌合神离,可郑迟淑怎么会看不出他那似笑非笑地神情代表着什么呢,郑迟淑很是讽刺地冷哼一声,“就是知道,才让我去当那个坏人,你还真是好算计啊!”

        对于郑迟淑这么直白的讽刺,金会长脸上还真有点挂不住,摩挲了几下自己手里的拐杖,有点尴尬地解释道,“我也没想事情会弄成这样……”

        “好在,那个帖子一经上传,就有人接手处理了,要是真的事情闹大了,老爷子让人彻查的话……”郑迟淑绝对不相信那个帖子平白无故地出现跟金会长没什么关系,“对于宥利姐这个最小的女儿,老爷子有多疼,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阿元做朴家的女婿也没什么不好,你就别想着出什么幺蛾子了,你那一套棋子论还是放在一边吧。”

        在朴冬篱跟金元的关系,还有以后有可能会结婚的事情上,郑迟淑跟金会长说话时,连平常她最拿手的兜圈子都没用,很是直白地告诉金会长别想着在金元跟朴冬篱的婚姻上做什么手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他拿来当棋子用的。就算是他想,也要看看对方是什么人,人家愿不愿意。至少朴冬篱这个人,就不是金会长能够控制得了的,更不用说她身后还有个朴家了。

        郑迟淑自是明白金会长会什么不想让朴冬篱跟金元在一起了,所以他才会让她去给金元安排相亲对象。幸亏现在她知道了,那样既得罪朴家,又在金元那里讨不到好的事情,她才不会做呢。拿她当枪使,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这是确定了吗,老爷子是相中阿元了吗?!”金会长自是知道金元要是娶了朴家的女儿代表着什么,要不然他也不会让郑迟淑给金元安排相亲,可这亲还没相上,金元跟朴冬篱的关系就被爆出来了。他先前做的那些准备,还有设想都白费了,比起那些他更想知道朴家的态度。

        “阿元已经被老爷子给叫了过去,看样子,应该是同意了。”郑迟淑比较想要朴冬篱变成她的儿媳妇,虽然跟金元不是太亲,可有朴冬篱这个她自己相中的儿媳妇,说不定她还能体会一下所谓的家庭的温馨。

        “同意了啊?!”金会长很是无奈地瞄了一眼坐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的金叹,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事情,还真是脱离他的掌控啊,两个儿子都是。

        “按着老爷子的那个性子,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把小篱嫁给阿元的。不过,我们可以先提前准备一下订婚,把小篱给定下来,阿元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定下来了,不是么?!”郑迟淑小时候也经常在朴家玩,朴老爷子的性子,她还是能揣摩出一二的。

        金会长当年之所以这么着急跟金叹订婚,金元一直跟那个叫全贤珠的灰姑娘纠缠不清,他都没有反应,就是希望金叹能够借助刘Rachel的家世,能得到跟金元对抗的实力。可惜啊,孩子不听话,一个要解除婚约,一个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找了一个家世背景连他都把握不了的女朋友,让他一直在下的一盘棋,彻底给毁了,毁了啊……

        郑迟淑看着金会长那张看似十分纠结的一张脸,很是舒心地勾了勾唇角,知道他这是盘算落空,心里落差有点大,一时接受不了。可郑迟淑还专爱干这种金会长心里不舒坦,她再上去补一刀的落井下石地行为。

        “阿元的事情,咱们先不说。金叹,这个怎么回事,Rachel会什么突然要提出解除婚约,是因为那个叫车恩尚的女人吧?!”郑迟淑很是讽刺地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的韩琦爱,还有冷着一张脸的金叹,眼神直盯心虚的韩琦爱,“我在学校里,可是碰到你自称是车恩尚的母亲,怎么,你当年生的不是儿子,而是女儿?!”

        “怎么回事?!”金会长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儿,挑眉看向一脸局促不安,在沙发上坐不下的韩琦爱,很是不满道,“你去学校了?!”

        “不是,我……”韩琦爱怎么都没有想到郑迟淑会在这个时候提到这件事情,面对金会长那既有压迫性的注视下,解释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敢做就要敢当!”郑迟淑冷笑一声,提醒韩琦爱,有她这个证人在呢,最好不要说什么谎话,“你那一脸自豪地去冒充人家孩子的妈妈,承担我们帝国高中所有孩子的野营费用的勇气去哪儿了……”

        郑迟淑每说一句话,金会长看向韩琦爱的眼神就冷一分,弄得韩琦爱都快哭出来了。金叹自是不会看着自家老妈受委屈,伸手把自家老妈给搂在怀里,打断郑迟淑那些讽刺的话,“我妈妈只是想看看我上学的地方……”

        “好了,都别说了,你以后别出现在那些公众场合,甭管以什么身份……”金会长及时打断想要跟金叹吵吵起来的郑迟淑,冷眼警告韩琦爱。

        自是理亏的韩琦爱虽然心里很是不满,可在金会长的注视下,还是无奈地点头同意。金叹看着自家妈妈这很是委屈样子,心里很是愤懑,无意思地,拳头攥得咔咔响。

        “阿元订婚的事,先看看朴家怎么说吧。还有今天要解除婚约的闹剧,你去跟Rachel谈谈,阿叹要是有什么做错的事情,他回去道歉的,让他们好好相处!”金会长看也不看金叹的反应,丢给郑迟淑这些话,就拄着拐杖,上楼了。连韩琦爱想要去扶他,都被他推开了,看得郑迟淑,心里不由地暗爽。

        “哥哥是真的要跟朴冬篱订婚吗?!”金叹及时喊出站起身来,想要转身离开的郑迟淑,有些着急地问道。

        “你还是先想想自己吧,Rachel可是一心想要跟你解除婚约,那个,女佣就是车恩尚吧,啧啧,你的品位还真不怎么样啊……”郑迟淑瞄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车恩尚,金叹可能没看见,可她可是一坐在这里,就发现了,那个一直在偷听他们讲话的女佣,很是嘲讽地笑道,“不是我说你,还真是父子天性,都喜欢楚楚可怜的灰姑娘。我得庆幸阿元跟你们不一样,不然,我还会被你们这种一边占着人家女孩儿的婚约,却跟那种灰姑娘爱得要死要活的恶心行为,而觉得自责啊。在外人看来,你做出这种事情,可算是我这个母亲没教好啊!”

        郑迟淑不知道的是,金元那个前女友也是灰姑娘来着,还是自尊心特强的灰姑娘。不然,她非被恶心死不可。索性,现在郑迟淑知道的是,金元跟朴冬篱在一起了。

        今天,金叹先被刘Rachel那一番,她不阻碍他跟车恩尚的无敌爱情,放他幸福之类的话给打击了一番,崔英道当着他的面,亲了刘Rachel更是把他刺激不轻。回到家,什么话都没有,就把自家老爸狠狠给扇了一巴掌,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

        这还没完,郑迟淑来了,先把他妈给讽刺了一顿,还说出了一个他不知道的事实,他最在乎的哥哥要跟他一直信任的人订婚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明明他跟朴冬篱的关系那么好,可为什么到现在,他连朴冬篱谈男朋友,订婚这种她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都一无所知。就连艾莉森,也不在理他。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呢……

        韩琦爱还以为自家儿子是被郑迟淑的话给刺激到了呢,想要走过去跟他聊聊,可她还没走过去呢,就被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默不作声上楼的金叹给弄蒙了。

        车恩尚从头听到尾,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她出来的时候,恰巧听到他们的谈话而已。可金叹现在的状态,让她有点担心啊。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刘Rachel竟然提出来了要解除婚约。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不由地冒出丝丝欣喜。知道金元要跟朴冬篱订婚的事,更是让她在欣喜过后,心里不由地松了口气。

        比起刘Rachel这个未婚妻,朴冬篱这个一直陪在金叹身边的人,更让车恩尚有压力。更重要的是,朴冬篱对于自己的不喜,还有厌恶,从来都没有掩饰过。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评价说,蛋蛋他妈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小三。我不否认这一点,确实很可爱。

        可我还是虐了,虐了蛋蛋妈,虐了蛋蛋爹,虐了蛋蛋。可我把这章,让我们老五一看,人家直接很是鄙视地白了我两眼,说这不是虐,是狗血。

        我也觉得有点,可毕竟没什么感情经历,也写不出那种能得到所有人认可的文章。不过,我会努力,继续再接再厉。

        在这2013年的最后两天里,谢谢你们一直陪着我,给我鼓励,给我动力,我会一直努力的,谢谢你们!

        ╭(╯3╰)╮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14/16718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